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修真门派掌门路 齐可休

第六百八十八章 白山对齐云

    “老祖……”

    五阶洞府终于打开,楚神通等强撑着陪笑,刚将甘夏一行送至门口,就有他甘家金丹不顾礼数地凑上前,附耳对甘夏传音。

    “噢?齐休?”

    甘夏听没几句便两道银白长眉一皱,训斥那报信金丹:“你哪儿混听来的谣!齐休明明一直和我等待在这齐云山中,难道他还有身外化身不成?!”

    “哎呀!老祖……”

    那甘家金丹神情急赤白脸地,不顾正被老祖责骂,继续叨叨叨传音。

    甘夏越听脸色越凝重,扭头看看楚神通,又看看早在门外候着的执法峰修士和天地峰蔡家来人,最后对楚神通一拱手说:“好像我等闭关这几日,外边生出许多麻烦事情……楚师弟,我先走一步,回头等大家忙完再找机会聚吧。”

    “事急从权,无须多礼了。留步,留步……”

    又拒绝了楚家人相送,裹起族中修士,直接往他甘家的甘云峰飞去。

    刚才治疗齐休不偕,反倒在用神识探入他识海后,被他那怪异病症吸得损了一丝丝神魂本源,甘夏本就气不太顺,现在又听报信金丹说白山不但已攻破碧湖宫、又正联合青莲剑宗、南林寺、天理门等齐云外敌突袭黑山,阵前还有位‘楚秦掌门’公然为白山作证,与齐云、三楚决裂了。

    而门中焦急忙慌地找自己去黑山前线时,自己反而在楚云峰内给真·楚秦掌门齐休治伤!

    偏偏还正好是自己图谋下一任庶务峰主事,急欲找机会立功表现的当口!

    “这楚家也着实邪乎,楚震当年伏杀高广盛那事虽然我也点过头,但后来楚神通、楚红裳又把裴家的裴恭领进了君旋山秘境,不管裴恭是不是真的不走运挑中了死门而身殒,反正结果是两位元婴后期修士先后在他家手里折了。”

    甘夏心中开始嘀咕:“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同为元婴后期的我,以后还是少掺和他楚家的事了……”

    思虑及此,待降落在自家的甘云峰峰顶大殿之前,他放下众子弟后便把双手负在身后,回头问甘不平:“我怎总见着你回山打搅?灵药阁那边差使不忙吗?”

    老祖这句话一问出来,甘不平就知道自己张罗回来这桩赚楚家人情的事情办得岔了,连忙堆笑:“老祖您还不知么?阁中生意上向来事务繁杂,我平日里是一刻不得闲。此番若非楚家不停请托到我这……”

    “嗯。”

    甘夏不耐烦听他辩驳,当着一众族中子弟的面命道:“那就忙你的去罢!”

    “是。”

    众目睽睽,甘不平只能灰溜溜告退。

    他本是甘家众金丹里的一等机灵人,常年执掌灵药阁在齐云南部、整个白山以及南楚门、南疆御兽门、白山御兽门等广大地域的生意,平素很得甘夏宠爱,没想到却因为这件人情小事而吃了大挂落,看样子,族中地位日后也要连带倒霉。

    “我怎么就贪他三楚楚秦这点灵花灵草生意了呢?”

    下山途中他越想越冤枉,越想越后悔,趁左右无人,干脆抬手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现在南下去黑山已晚了,我家和甘家等峰头领到的命令是再次发兵往西,填稷下城防线的空。佐笙,你速去集兵,弄好我们就随蔡家出发……”

    楚云峰这边,应付完执法峰和蔡家的询问、传令,楚家子弟也已汇报完毕,大概把黑山那边的事态了解过,楚神通是又惊怒又惶恐,跌坐在蒲团上双手一摊,“楚秦门应是被白山人裹挟了,顾叹又在黑山阵前露了相,这……这可如何是好!?”

    “我哪知道……”

    他性格如此,当年齐休就敢攥他的衣领,楚青玉在他面前渐渐也皮了,嘟嘟囔囔地抱怨:“无影那次我就说要报予红裳老祖,请她出关主持,您不让,齐休这回您又要我瞒着,都听你的现在好了!她被陆掌门去亲自叫出关去黑山领军布防,肯定甚么都知道了。我们这儿呢?无影无影嘛被拘上白山成了我齐云对头,顾叹顾叹嘛叛了,齐休齐休嘛还晕着,咱们这么长时间啥事都没干成,一团糟!刚甘家老祖走时好像也很不高兴……我丑话说头里啊,红裳老祖回头肯定把什么气都撒我身上,我受不住,必定实话实说,反正一切都是老祖您拿的主意……咱俩且等着挨她尅吧!”

    楚神通被唠叨得脖子缩起,脑袋耷拉着,一个屁都嘣不出来。

    两人加个躺着挺尸的齐休,愁云惨雾,相对无言。

    一直熬到楚佐笙回来禀报说齐云楚家军阵已召齐,这才出山,领军往庶务峰那边的聚兵旗下赶去。

    “蔡道友,白山和齐云派、南林寺、黑风谷四家平分双山宗之地这话,是你说的罢?”

    黑山那边还在文斗,司空宙拿住蔡渊话头,冷笑反诘:“那么具体怎么个章程,你可有想法?”

    “哈哈!简单得很!”

    蔡渊手背一拍手心:“白山之地归你白山派和南林寺,这死亡沼泽区域,归我齐云与黑风谷……”

    “好贼子!无耻之尤!”

    连白山之地都要计算在内,蔡渊这种平分办法简直在耍无赖,司空宙闻言大怒,“两军阵前耍嘴皮子上的机灵,堂堂齐云道门,天地峰座下元婴,便是这种家风么!?”

    “嘿嘿,我齐云忍下碧湖宫那档子过节,已经很吃亏了……”

    蔡渊笑嘻嘻还想东扯西拉,天光忽然一亮,长庚星再现。

    白山之主还是一贯作风,巨大的柱状星光二话不说,兜头向齐云浮空城的大阵护罩射下,看具体方向,竟好像是往南楚军阵中央的红玉屏风处去的。

    天上天下,化神威压,众人无不骇然。

    “贾长庚你又发什么疯!?”

    可惜瞧不见红云屏风后那位艳名远播的南楚元婴楚红裳真容,伴随一声断喝,北方飞来道无匹剑气,一剑便架住了长庚星光。

    齐云城主田尝来了!

    “御兽门诸道友气傲,前次在九星坊我不好插手,不想反纵容了你!”

    田尝这柄剑,划空威势应不如以剑成名的青莲剑宗化神聂疯子,其晋阶化神的时间也较聂疯子晚数千年,但看上去挡住轮回转世不知多少次的白山之主这一击没什么问题,很轻松,喝骂之声由远及近,“怎么,真以为青莲剑宗和南林寺、天理门诸师兄肯为你这白山邪物强出头么!?”

    一柄剑,一道光在天上你来我往,纵横追逐,直教天地变色,连在场众元婴都不见其人,只闻其声,纷纷仰头,边观望边感慨这化神之威,此生恐怕触之不能了。

    齐云这边的低阶修士们自然是欢声雷动,直感与有荣焉了。

    飞剑星光拉锯了几个回合,东北的齐南城上空,一只青木巨龙又张牙舞爪地大现于世。

    “恭迎南宫老祖!”

    这下齐云人就更欢腾了。

    本来嘛,自家那么多化神老祖,被只有一个光杆化神的白山派打上门来这事儿,怎么想也太滑稽了!

    田尝来时那声断喝蕴含的化神威压是往白山诸人方向去的,司空宙等十一座元婴法相虚影都被吹拂得黯淡了些,即便有他们护着,顾叹、古熔等金丹被震慑得身体快弓成了小虾米。

    “南宫木不是在渡天劫么?他还敢出手!?”

    顾叹心说上次死亡沼泽出现异象时,南宫木好像只远远看了看,并未参与,这次可能依然是做个样子而已,“不过圣尊此番着实有点欺人太甚,南宫木忍不下这口气的可能也是有的……”

    结果就是南宫木仍然在虚张声势,任凭田尝和白山之主斗法,他那只青木巨龙只在齐南城上空摇头摆尾,遥遥权做助威而已。

    “田老祖千万小心啊,圣尊他还有上一世的心宿法门,在九星坊前,能相斗御兽门喀尔威明及其伴兽双化神都不落下风的!”

    顾叹运起灵力,苦苦支撑,真实内心到底更支持齐云一方些,田尝毕竟是齐云众化神里最年轻的一位,不免有些暗自为田尝担心。

    ‘轰!’

    果然,白山之主下手就是又快又狠,天上心宿群星刚亮起,来自其中大火星的星陨火球便轰然砸下,如烈阳般直击天边一个空处。

    田尝竟也是以虚影前来的,面目模糊的巨人身形在那空处现出,又出一掌,遥遥抵住那颗大火星陨。

    “贾道友啊贾道友,你此一世,戾气未免有些太重了……”

    这时,又有一仙风道骨的老道,远远从西北稷下城方向前来,念一个字,距离便大近一截。

    “陈老祖!”

    “恭迎陈老祖!”

    有认得的齐云修士又朝拜恭迎,原来齐云庶务峰的陈老祖也到了,其一袭齐云锦袍,面相和蔼,语皆带笑,看起来就颇为可亲。

    只见其一指点去,长庚星光便被定住在半空,瞬间帮田尝分担了一半压力,令其能撤剑回守大火星陨。

    加上光旁观不动手的南宫木,齐云这边已三化神齐聚,白山一行人胆气愈发泄了。

    见他来,白山之主又闷声不响地施展手段,长庚星光闪烁,粗大光柱又一化二,二化四,道道致命星光铺天盖地向其卷去。

    “哈哈哈!”

    庶务峰陈老祖朗声大笑,口诵曰:“百世贪求逆天道,星落银花怒未消……”

    当头而来的星光便应声弯曲,从其身体上下方绕过,他一脚踏去,以星光为阶,拾级而上,从容得好似吟诗访友,“一误骤起诸般恶,悔之已是路迢迢……”

    他像宽厚长者般教训起白山之主来,“兵戈好动,悔药难寻啊我的贾道友!你我身具大伟力者,一念有误,便是此界亿兆生灵涂炭,切莫走错,莫走错啊!”

    “啐!陈悫你专心盘弄你的俗烂大道就好!也配来教训我!?”

    一个声音从天而降,白山之主终于说话了。

    可惜他不发声还好,这话一说,顾叹、古熔等第一次听到他声音的白山金丹们心中顿时咯噔一下,一是这句还击庶务峰陈悫陈老祖的话太没水平了,简直令圣尊大人的格调哗哗直掉,二是这声音未免太年轻,听上去不过位十来岁少年人的,调中的怨忿之气也一样显得不成熟。

    那咱们跟着您,怎么可能斗得过齐云这些老狐狸?

    “哈哈哈!”

    陈悫果然得计般大笑,“岂敢岂敢,我这番肺腑之言,怎能算教训你呢?”

    说不教训,手底下可狠,他直踩着星光冲破云层,转瞬去到了罡风之上,身形自然也消失在下方众人眼中了,更加爆裂的化神斗法声音愈发轰隆隆连绵不绝。

    幸好各位化神都比较体恤‘下人’,斗法均无波及下面两个阵营。

    “我家聂师兄遭齐云天地峰座主所害,失踪于此山左近,贾道友今为此山事而来,恕我李元瑛无法坐视他遭尔等道门败类埋伏!以多欺少!”

    一声女子清喝,又有道碧悠悠剑光,也是从西而来,瞬发即至,剑气赫赫,威势远比田尝那柄足,一剑孤鸿,仿佛能涤荡万里,笔直向陈悫老祖处射去。

    来人应是青莲剑宗化神李元瑛,也就是聂疯子的师妹,一袭青莲道袍,美妇相貌,却已是满头霜白。

    这下对上自己之前的分析了,只是不知南林寺和天理门的化神在哪?

    顾叹已无法欣赏天上几位化神存在相斗,抬眼触及那道道剑光星光就感觉会当场瞎掉,心志被夺,神魂被同化掉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他觑空向南林寺和天理门那两位元婴后期修士处窥探不休。

    齐云天地峰在闭死关,齐南南宫木在渡天劫,秘境座主从不出山,今天若是南林寺和天理门各出一化神也到场,齐云派剩下的诸化神存在若不倾巢而出,恐怕难以守住这黑山了。

    而仓促之间,齐云派做得到吗?

    陈悫老祖由稷下前线赶来,那么稷下前线怎么办呢?

    更别提那边对峙的还有稷下城、明阳山两家化神势力……

    那么黑风谷化神会不会来呢?

    继续这么你一下我一下加码添油,黑山一战不会被打成此界的众神之战罢?

    顾叹胡思乱想再次猜中,黑山这个添油之处果然又有新化神前来。

    不过这次便是最后定鼎,一方漆黑铁尺还是从稷下方向飞来,只听‘铛铛’两声便将李元瑛飞剑荡开,然后又迎上长庚与大火,双星光芒瞬间黯淡下来。

    就像在九星坊斗喀尔威明和那孔雀伴兽,双处星座各退至天边一角,苦苦支撑。

    连带着天空也黑了,仿佛已入夜一般。

    “我已与大周书院巡察使谈过,白山派屡次行使人祭邪术,不为我正道所容,贾长庚!领着你的人滚回白山!听候我与大周书院日后发落!”

    “刑老祖!恭迎刑老祖!”

    应是齐云执法峰刑铣刑老祖的铁尺,其手段似乎又远在场中诸化神之上。

    这已是齐云派来的第四位化神了!

    巍巍齐云,刑铣呵斥声音无比威严,令人完全生不起抗拒之心,就连青莲剑宗化神李元瑛也一下子退到极远处才敢回嘴:“刑铣!你这执法峰座主好个黑白颠倒!你齐云天地峰害我聂师兄,你齐云派与黑风谷外道奸妄沆瀣一气,哪还配自称为正道一份子!”

    “哈哈!素闻齐云执法峰刚直不阿,从来秉持公正,当年你家元婴长老楚震在我白山地界擅用魔刀一事又怎么说?怎么?楚震有天地峰座主护着,你就不敢管装看不见了?”

    司空宙也帮着自家圣尊老祖攻心,又提起了楚震当年事,“大家谁也别笑谁,谁也别自以为比谁正义些罢!”

    “哪家小辈,如此目无尊长!”

    不料传说最守规矩的刑铣反不顾及身份,一铁尺往白山诸人这边扫来,直接以大凌小!

    顾叹等只见那黑色铁尺越来越近,先是眼前好像立起了一座黑色巨碑,然后整方天地漆黑一片,竟无一处可让人容身了。

    “刑铣你敢!”

    圣尊的喝骂远在天边,但帮不上忙,愈发显得如小儿般无能狂怒。

    “齐云执法峰有什么敢不敢!”刑铣霸气应道。

    顾叹眼睁睁瞧着前方的司空宙法相被无边黑暗吞没不见,连声惨呼都没发出来!

    脚下踩着的星图自然也湮灭了,局势瞬间!瞬间崩塌!

    白山……败了!

    全完了!

    “圣尊啊圣尊!关键时刻,您和那老几位原来都是一样货色啊!?”

    古熔那边也亲眼目睹了自家离火盟老祖虚影的湮灭,“我金丹圆满,结婴在即,大好前途被你带到这儿来送命啊啊!”

    圣尊指望不上了,老几位更自身难保,他只来得及扯起堂弟古铁生,降下遁光往白山老家跑,两侧眼角的泪水都被吓出来了,嘴巴也不再有把门的了,一路逃命,一路狂骂。

    他金丹圆满修士遁速快些,古铁生专心御剑飞在他身后,勉强才能跟上。

    “兄长?”

    不过忽然眼前一花,刚还在前边边骂边飞的古熔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这到底是什么鬼展开!?

    这叫什么事儿嘛!

    天理门化神人呢!?南林寺化神人呢!?

    齐云稷下前线的庶务峰陈老祖和执法峰刑老祖都来了,那什么稷下城、明阳山牵制他们的化神呢?

    白山跟你们这些正道人士结盟是倒了血霉啊!

    太快了,太快了!白山金丹们各显神通,自家老祖也不要了,纷纷逃命去也。

    熊十四、熊甫亭跑得比自己还早一步,顾叹更管不了别人了,御剑仓皇逃窜。

    一直逃到远远能看见楚秦之地的陆地,顾叹才松口气。

    “幸好刑老祖没为难咱们金丹小辈……”

    逃命的诸金丹心情逐渐稍稍平定,顾叹这边正好遇见了燕沐云,相伴而行,燕沐云惊魂未定地问:“顾掌门,以后……我们该怎么办?”

    “呵呵,你燕归门分封三代还有点保障,我楚秦就难啦!”

    顾叹之前脑子不停算计,想得太多,现在白山败了,他反倒懒得立刻去思考了,顾掌门?呵呵,命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总之逆来顺受,由齐云捏扁捏圆,最多……哎!不过一死咯……咦?燕道友?沐云!?沐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