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10297章

    众人争论不休,其中多数还是觉得不可置信,画面中的五座坟墓,大概率只是五座空坟。

    毕竟真要说前五行走被一起团灭,这事儿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正常人都不敢相信,就算是大祭司张希圣撕破脸亲自下场,也不太可能打出这样的战果。

    真要是有这样的能力,以祭司系和行走系之间的矛盾,行走系早就已经被扬了,何必等到现在?

    唯独林逸,却是深深皱起了眉头。

    自从上次在海神殿分别之后,他就再也没跟狼灭几人联系过,只知道他们要去做一件十分重要且十分凶险的事情。

    以他当时的认知,就跟眼下在场其他人一样,压根不觉得有谁能够同时威胁到狼灭众人,毕竟他们可是五个人一起联手。

    狼灭本人坐二望一自不必说,其他几人都是资深的一线顶层战力,尤其第二行走清夫人,乃是全海域最接近天花板的寥寥数人之一。

    这等阵容,想翻车都难,更别说直接被人团灭了!

    可是从眼前这五座坟墓中,林逸分明感受到了狼灭五人的气息,那种隔空传递过来的气息,竟是格外真实。

    当然,这还不能排除是大祭司故意搞障眼法的可能。

    但以林逸对这位的了解,搞这种毫无意义的花招的可能性,实在不大。

    不过,林逸倒也并不觉得狼灭五人真的就这么团灭了,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遇上了真正的麻烦。

    如果自己这边不做反应,任由狼灭五人自生自灭,那说不定真就没了。

    此外更加耐人寻味的一点则是,卡在这个微妙的节骨眼,大祭司突然弄这么一支海神箭过来,背后到底有什么深意?

    底下众人议论纷纷。

    “这还有什么好想的,肯定是为了下马威啊。”

    “不错,今天这个登顶仪式要是顺顺当当结束了,林逸的个人威望必将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恐怕都会超过大祭司本人!”

    “一山不容二虎啊,偌大的海域,也容不下大祭司和林逸两位巨头!”

    对于这一类猜测,林逸本人却是不置可否。

    大祭司此举也许确实有警告示威的意味,但其真正的用意绝不会这么粗浅。

    “嘿嘿,人家这是在钓鱼啊。”

    姜小尚看到这一幕顿时来了兴致:“五座坟墓明摆着就是鱼饵,你要是想伸手拉他们一把,妥妥就会陷到人家准备好的坑里面,顺手就给你埋得严严实实。”

    林逸揉了揉眉心:“可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一方面是出于义气,毕竟人家狼灭几个上次还为了自己出手干仗,现在要是见死不救,未免有点说不过去,也不符合林逸的性格。

    另一方面,哪怕抛开个人感情不谈,单是冲着唇亡齿寒四个字,就不能放任狼灭五人自生自灭。

    姜小尚幽幽看着他:“那你可得想清楚喽,人家老阴逼忍了这么久才出手,背后的手笔肯定小不了,以你现在的身板是不是能够罩得住哦?”

    “你这么劝我,是不想让我插手?”

    林逸转而目带深意的看着姜小尚,以这货之前表现出来的尿性,向来是唯恐天下不乱,这次倒是有点反常了。

    姜小尚眼神一闪,随即咧嘴一笑道:“我倒是巴不得你搞点大动作出来,不过你要是就这么一头陷进对方挖好的坑里面,那就太蠢了,注定了只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林逸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

    “他打他的,你打你的。”

    姜小尚眼神一厉,给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主意:“直接去找老阴逼,直捣黄龙!”

    “你这主意出的……”

    饶是林逸都不禁眼皮一跳,他现在虽然说不惧那几位海域天花板,尤其刚刚突破晋级,底气更是足了不少,但真要说直接就跟大祭司这位海域第一人动手,还是有些猝不及防。

    不过仔细一想,却也未尝就没有道理。

    不管怎么说,能够将狼灭五个人整成现在这样的,背后都必然逃不过大祭司的作用,而且他要说一点代价都没有付出,那种可能性更是直接为零。

    换而言之,眼下极有可能正是大祭司最虚弱的时期。

    刚刚突然冒出这么一支海神箭,未尝就没有虚张声势,故作强硬的用意!

    毕竟按照正常展开,林逸如今统一了四海,坐上了四海共主之位,下一步就该盯上海神殿了。

    他的背后有海神神谕背书,如今更是盛传他才是真正的海神第一代言人,至少在名义上,林逸入主海神殿可谓是名正言顺。

    四海共主若是再加上海神殿,那可是妥妥的海域皇帝了!

    大祭司张希圣,是横亘在林逸面前的唯一阻碍。

    想到这一层,林逸干脆也不再犹豫,当机立断:“那就干他!”

    于是,在全场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中,林逸二话不说当即带着亲卫营直扑海神殿。

    在察觉到林逸的动向后,众人集体懵逼。

    “就因为人家射来一支海神箭,直接就要带人去干他,咱们这位四海共主脾气这么大的吗?”

    “我去!那可是大祭司啊,林尊主这有点飘了吧?”

    “飘个屁!不服就干,这才是大好男儿该有的风采,妈的老子必须赶过去给林尊主捧个场!”

    一时间,场面一阵混乱。

    林逸上门挑战大祭司的消息不胫而走,短短不到一天之内,就已传遍四海,惊得各方势力集体失声。

    什么叫弄潮儿?

    这特么才是真正的弄潮儿!

    随便兴起一个念头,整个海域都要为之震动,各方大老都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红衣女子跟在林逸的队伍中,看着林逸的背影,心下惊涛骇浪。

    她虽然自知已经不是林逸的对手,但至少在她的认知当中,林逸应该还没有那个胆子正面跟天花板交手,不然就不会无视她带来的那两封战书。

    可是现在看来,她完全想错了。

    林逸这都直接去找海域第一人开枪了,会怕她背后的那两位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