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要名垂千古 姐姐的新娘

第一百三十章 暂时的平息与新的开端(5000字)

    “乌希尔顾问!麻烦你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威纶将军紧盯着战场监控仪中出现的数具…巨像?巨神兵?巨型人形机甲?

    这一刻威纶将军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在战场上出现的东西…

    平均身高四米形态各异的巨像在战场上四处践踏的景色,可远比那位有着黑色噩梦之名的少女要更具威慑性。

    “应该是某位武将力量的投影,但按理说数量不应该有这么多…”孙见遥一时间也无法说清战场上突然冒出的这一堆‘巨神兵’是从何而来!

    但威纶将军也顾不上听孙见遥说清楚这群巨神兵的来历了。

    威纶将军冷静了下来立刻给这群突然冒出的‘巨人’冠以了巨像的称呼,并且调动起了手下的士兵开始用重火力围攻起了这数只巨像。

    战果还是极为喜人的!这群突然冒出的巨像像是没有视觉,乃至于没见过现代武器一样,威纶将军调整部署之后很快就用重火力击毁了一只巨型。

    “报告!A81机组成功击毁了敌军的一台巨像!”

    “很好…这东西也是可以用火力摧毁的,A3,A4阵地…”威纶将军开始调集手中的兵力时…

    “报告第四步兵营遭到了敌军奇袭!”

    “报告!A3阵地的弹药补给被敌人截断了!”

    “A5的弹药储备也被敌人摧毁!”

    “……”

    威纶将军在听到这一连串的战损汇报时,他逐渐意识到一个真正让他开始感觉到战栗的事实。

    那就是这些巨像不止有自我的意识,他们的战术战略还不在他之下,甚至远胜他一筹,从巨像出现在战场上的瞬间,他在战场上所有的布置似乎就已经被对方掌握在手中。

    这种下棋时敌人永远是胜你一筹的感觉,让威纶将军感觉到了战栗。

    威纶将军看着战场监控仪上显示出的一个全身缠绕着火焰的巨像,在对着镜头露出了近似于微微一笑的笑容之后,整个战场监控仪彻底被大火给焚烧殆尽。

    “报告长官!有一小股敌人正在快速接近指挥所所在的方向。”

    这个汇报让威纶将军彻底感觉到了心头一凉。

    一位身着淡金色教宗长袍,负责护送孙见遥离开的男人走入了指挥室中。

    “乌希尔女士,这一战结局已定,我们该返回议会述职了。”那个男人沉声说。

    “狄奥阁下,这是上面的…决策吗?”孙见遥问。

    “我们不该为单一的登天遗迹暴露过多的非世俗力量,且收容了那枚里瑟探员提供的将星意识,我们此行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攻下那座登天遗迹是司马妙女士和美联邦方的独断决定,我们没必要参与到底。”

    这位名为狄奥的男人细心的向孙见遥分析出了现在撤离的利弊,这一切的谈话也都被威纶将军也听在耳中。

    “美联邦的独断是什么意思?顾问女士…我希望你…”威纶将军站起身刚想找这两人讨要一个说法,结果指挥所中就只剩下了面无表情的里瑟探员。

    里瑟探员做了个手势告诉这位将军,狄奥已经推着孙见遥的轮椅离开了这里。

    但在同一时间银铃也和张辽还有曹孝一同杀入了敌军的指挥所。

    指挥所的守备力量远不如前线阵地要多,所以当银铃和张辽联手摧毁掉了这里的弹药储备时,这处指挥所就彻底丧失了一切战斗力。

    银铃也在这期间看见了正准备上车离开这里的孙见遥。

    “想跑?”

    银铃看见孙见遥背影的瞬间,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想要抓住她。

    但在这一瞬间那位沉默寡言的护卫狄奥瞳孔突然变成了深金色,头上也冒出了暗淡的光环。

    在银铃靠近的刹那,他的手臂上环绕着奇异的铭文突然亮起,紧接着是数道光束射向了银铃。

    “这小女娃娃!”

    曹孝此时距离银铃最近,他在第一时间就感知到了危险冲向了银铃,替银铃挡下了这一击!

    可这一击所造成的伤害是由飞将的将星所有者张辽来承受的,所以曹孝的虚影在被这数道光束命中后,他虚影表面上覆盖的盔甲就尽数崩裂,庞大的身躯也控制不住倒在了地上。

    “你是什么东西…”

    银铃看着对方头上的光圈,准备冲上去解决掉他时,又是秦镇的声音再次拦下了银铃。

    “别冲动…那家伙很棘手!现在还不是和他开战的时候!”

    秦镇因为以光球的状态待在孙见遥身边的原因,能更清晰的感觉到那家伙的将星…可不是普通的将领级别的。

    还有对方动用将星力量所表现出来的意向是…天使还是什么?但不管怎么说…银铃在这里和对方开战,就算能赢也只会被后续跟上的美联邦部队捡一个天大的便宜。

    “这是第三次了…让我就这样看着他们离开。”

    银铃很听话的止住了自己的步伐,狄奥也没进一步找银铃麻烦护送着孙见遥上车后,银铃目送着那辆车缓缓的离开。

    “那就把你想见我的心情攒到下一次吧,还有先试着接受眼前的胜利怎么样?”

    秦镇和银铃交谈的期间,负责指挥这次战役的威纶将军今天也经历了人生中最耻辱的一件事,那就是在美联邦的土地上…向一位报告中仅有十七岁的少女宣布投降。

    不管如何秦汉的黑龙旗终于再次光明正大的飘荡在了东洲的土地之上。

    ……………

    威纶将军那一战后美联邦暂缓了派兵的计划,他们在琢磨着投入上十亿美元的军费来打一个占地仅有两千平方米的小镇是否值得?

    答案是当然不值得,因而美联邦对殷族人的小镇暂时进行了封锁处理,当然这一前提是殷族人小镇的天门领域不再扩张,没有再威胁到临近城市的趋势。

    虽美联邦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承认殷族人小镇的独立,但短暂的和平还是在这座小镇降临,让殷族人有了一段能休养生息的时间。

    溶洞遗迹内的部份文物,也因为导弹的冲击而被损毁了,但好在还有不少文物也得到了保留。

    在季院长的领导下溶洞遗迹里的文物勘探工作依然在继续,路浅溪在修复溶洞遗迹的文物之余,她也在琢磨着怎么申请到世界各地去搜寻和调查其他的登天遗迹。

    当然…路浅溪现在还处在琢磨的阶段。

    至于在秦镇这边…赤壁之战的煞气爆发促使远魏,江东,华中三国联合拯救黎明百姓后,江东和远魏的关系就缓和了不少。

    只是江东地区环绕的煞气依然没退去的迹象,众将能做的只能尽可能的让护送其中的民众迁出到其他安全的地方居住。

    继承了魏武王将星的张青然在夏侯惇,曹孝这两位宗室大将的支持下,荡平了远魏国内反对的胜利成功的以女子之身登上了新一任远魏统治者的位置。

    中原的司马家和吕家也尽数的被连根拔起夷灭三族,不过部份只是误认了庸主,却极有才干的将领还是保住了性命。

    在华中,远魏,江东三方势力达成了联合的意向后…在荀令君,郭隼还有周瑾的召集下,三方的治国能臣还有众将汇集在了江城,为中原今后的未来该走向何方而商讨了三天三夜。

    秦镇当然也在这个会议之上,还是作为主持者和决策者的身份。

    这场会议讨论最多的还是对外征战的决策,毕竟如今让中原众将联合得最紧密的原因…还是外敌当前。

    让秦镇有些以外的是在这场会议中,郭隼一直都在竭力主张以守为主,先修养生息一段时间再商讨对外征讨之策。

    “如今中原连年征战,再加上江东煞气浸染导致中原民生凋敝,王上!只需要给微臣五年,不…三年的时间即可!定能让中原再回文景盛世,富国强军那时再向外征伐,以报家国之仇也不迟!”

    郭隼在大殿上的主张也得到了荀令君为首的一众秦汉天子派重臣的认同,秦镇也直接将郭隼的主张设立为了今后中原发展的提纲…

    虽确立了以民休息,让中原休养生息的国策,但现在整个秦汉王朝还是存在一些尚需却解决的问题。

    例如…谁来继任那个空缺出来的‘天子’之位统领众臣?

    但不管是江东,还是华中,就连远魏中的各大武将文臣,都在刻意回避和忽略这个问题。

    一是如今外敌当前,内斗是在自杀这一点,不管是远魏还是江东众将都已经深刻的意识到了。

    二是秦镇的治国贤能已经让如今江东代表的势力周瑾服气,荀令君也不介意拥立秦镇,现在真正有异议的是以夏侯惇,曹孝为首的远魏武将集团,他们比起秦镇更加愿意拥立张青然。

    因而秦镇想要当今中原局势真正稳定,还真要迎娶张青然这位义妹…让她稳坐自己王后娘娘的位置,远魏的武将集团才会真正的安心。

    可这样又会导致江东势力集团的不满……周瑾可是一开始就以孙仁能继秦镇正室之位为条件,才同意配合秦镇执行那危险的公子献头之策。

    所以秦镇现在不得不维持江东和远魏之间这微妙的平衡,一旦解决不好…那秦镇真有可能成了影响中原命运的千古罪人。

    在众多思绪的侵扰下,秦镇结束了这一天的朝堂会议,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来到了一处隐秘的后花园中散心。

    “没想到当上了一国之君还会被政治婚姻困扰。”秦镇捏了一下花园中盛开的花朵心里百感交集。

    “王兄王兄!政治婚姻这词…有何含义吗?”

    许久未见的秦天子在这时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但这座花园秦镇本来就是为了秦天子所建的,她会在这里秦镇并不意外。

    “天子无需了解此事,本王只要一日不死,你这辈子都不会有此困扰。”

    秦镇用手揉了揉秦天子的脑袋,从秦天子定居在江城开始,秦镇就决定让她开开心心的做一个园艺宅女了,而秦天子确实对养花和培育花种有极大的兴趣,因而这一整个花园都是为了她而建的。

    “嗯…对了王兄!荀令君让我做好决定后,就将此物交付于你。”

    秦天子突然将手伸入了自己的胸口中摸索了几下,然后掏出了一枚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将星。

    “天子将星…你们的将星都是可拆卸的吗?”秦镇看着这枚将星微微挑了一下自己的眉头,按理说将星这东西对多数武将来说相当于自己的性命。

    他们的将星一旦碎了或者离开了身体,那和古人说的筋脉全断,功力尽废变成了一个只能躺在床上的废人。

    但魏武王和天子的将星怎么…全都是可拆卸式的?

    “天子将星本就是能传给后人,只是能力因天子个人功绩而不同,比起我的无能,王兄更加适合以天子之名带领秦汉走向新生。”秦天子说。

    “你这个年龄在被诸侯压制的局势下能活下来已经算很好了,至于这枚将星。”秦镇接过了秦天子手里拿着的这枚发光的天子将星说“我会让它冠以比天子而言,更加适合我的称呼。”

    “更加适合…对了!王兄…近日天子将星的状态有些怪异,我总能听见奇怪的低语声,不知王兄是否也会被这将星中浮现的怪声所惊扰到。”

    秦天子也没去细想更适合秦镇的称呼是什么,转而提醒起了秦镇近日天子将星的怪异之处。

    “怪声?”

    秦镇听着秦天子的这一提醒,用力握住了手心中的天子将星…这种可拆卸式将星握在手里的感觉,像是握住了一块璞玉。

    没过多久秦镇就从这块璞玉中听见了秦天子所说的怪声。

    “蛮人来袭,阵前粮草缺乏!请求王上派兵增援!”

    “王上西洲阵地南线被破告急!”

    “恕臣下无能未能守住此疆域…”

    “可有人听见末将呼喊?”

    一瞬间…一大堆嘈杂的声音涌入了秦镇的意识之中,让秦镇直接捂着脑袋跪倒在了地上呼吸困难的地步。

    “王兄!”秦天子看见秦镇这突然崩溃的样子瞬间慌了,但秦镇直接抬手让她不要过来。

    秦镇仔仔细细的听着如同洪流一样涌入自己意识的声音,逐渐明白了这些声音来自于何方。

    这是来自这四百年间秦武王出征后…留守于秦汉边疆最前线将士们的求援声!

    在四百年前秦武王出征天下九洲,建立了纵横整个西域的天门版丝绸之路,甚至远及东洲。

    可天门的运作仅维持了十四年的时间,十四年后的某一日,世界各地的天门突然断开后再也无法运转。

    而一众在王朝最前线的边疆镇守的将士们,一瞬间就陷入了如同孤岛一样的境地。

    秦镇盘腿坐了下来,仔仔细细的消化着天子将星中的每一封来自前线将士们的求援信,又或者是告家书,亦或者是慷慨就义时的辞世词。

    这四百年间有太多的英雄战死在了帝国的边疆。

    天子的将星恐怕应是有联结天下诸侯王的能力,而在中原之外的领域信息,也仅有这四百年一次的龙脉连接的奇观才能接收到。

    所以在秦镇接手这枚天子将星时,才能陆陆续续的听见这四百年的时间里,传承了一代又一代镇守边疆将士们的留言。

    但这里面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秦镇一时半会梳理不完,在秦镇升腾起这个念头时,秦镇随身携带的简书突然微微的震动了起来。

    “还有这功能?”秦镇打开了简书,发现它将天子将星里蕴含的信息全都梳理成了文字记录下来。

    秦镇在接触到这枚天子将星时,简书上也多出了一个同名的应用,只是现阶段这个‘天子将星’的应用好像只有接收远方将士的求援信。

    而四百年积攒下来的记录也多到让秦镇望而生畏的地步,秦镇将这一系列信息翻阅到了最末尾,发现最近的一条求援信竟然是两个小时前的。

    “可联结?还有…可附身?”

    秦镇点击了一下两小时前的求援信,竟然弹出了一个‘联结’的选项,旁边还有个‘附身’的选项,但现在秦镇还是选择‘联结’。

    没过多久秦镇耳边就传来了一个断断续续,分不清是是男是女的声音。

    “竟然真的…有回应,父亲他的坚持是对的吗?”

    这个声音听起来还有一点奇怪的口音,可还是比较标准的汉语。

    在秦镇和对方沟通时,秦镇能感觉到对方也是有将星传承的,只是现阶段对方的将星异常的暗淡,都有秦镇第一次和赵怜接触时的那种足以将一位绝世名将拖垮的暗淡程度了。

    “不止有回应,或许我还能实现你一些愿望…”秦镇面对这个不知道是镇守哪一处秦汉边疆的后代,很奇怪的有一些心情和对方开一些小小的玩笑。

    “愿望?我父亲告诉我…我的将星能带我…回到属于我们一族真正的故土…一片被记录为秦汉的土地,但你现在的回答…更像是一个神灯精灵?”

    这个时代就有神灯精灵的传说了吗?秦镇也没在意这么多,继续询问起了对方。

    “我确实是秦汉之民,若你想返回故土的话,如今大汉将士定然会前去护送你回国。”秦镇说。

    “……我现在可能活不了多久了。”但另一方的声音却听不出任何高兴的情绪。

    “活不了多久?能否将你那一侧的情况详细告知于我么?”秦镇赶忙问。

    但对方沉默了一小会,还是简简单单的回了一句“没什么可说的。”

    “……”

    秦镇真想问她‘你爹没和你说过,这通‘电话’是直接打到秦汉天子哪里去的吗?’

    “至少能否将名字告知于我?”

    秦镇没有向对方施压,因为如今天子之名出了中原就不管用了。

    “……我的族名为秦娅,这是父亲给我留下的名字,而我另一个名字叫科希娅·波拿巴,这是被世人所知晓的名字。”

    “波拿巴?”秦镇怎么总觉得这个姓氏有点耳熟。

    “这是我母亲的姓氏。”

    “让我猜猜你出生在科西嘉岛?”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

    秦镇听着对方已经带着略显警惕的质问声,轻揉了一下自己的眉心。

    虽秦镇这段时间没怎么了解仙武战汉时期中原以外的国家历史,但岛国的战国时代在这个时期就已经展开这事儿就足够离谱了。

    而现在来看…这位出生在科西嘉岛的‘怪物’,似乎也已经在欧洲地区的一个王国斩头露角。

    但秦镇在历史上却查不到和她有关的任何信息,是因为关于她的历史被抹去,所导致的将星暗淡,还是本身这位波拿巴就和秦镇印象里的那位相去甚远?

    可不管怎么说…

    “虽有些突然,可你想做皇帝吗?”秦镇问。

    “什么…意思?”对方被秦镇这突兀的一问给问得略微有些懵。

    “字面上的意思,登基称帝成为你所属国家人民的皇帝,乃至整个欧罗巴的皇帝!征服欧洲让整个西方世界臣服于你之下!”

    “要是真有那么容易就好了!狂人的妄语谁都会说…”

    对方似乎对秦镇的回答有些失望,她现在大概以为自己的将星传承联结上了哪个疯子吧。

    “我能帮你实现这个愿望,只需要你做一件极其简单的决定。”

    “什么…决定?”

    但她还是被秦镇言语给深深吸引住了,而秦镇也说出了一个极其简单的条件。

    “那就是…召唤我。”

    秦镇话音落下后,那边传来了长达数分钟的沉默。

    可能现在对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果然你不是什么秦汉之民,而是神灯精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