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亮剑当战狼 寂寞剑客

第398章 大胜仗

    “开火!开火!”

    “重机枪中队,开火!”

    “北村君,组织兵力夺回战壕!”

    “高泽见君,注意西南方向的防线!”

    毛利广博挥舞着军刀,连续下达命令。

    在毛利广博的指挥下,日军竟然隐隐有了越战越勇的迹象,一度甚至还组织了两次反突击,试图夺回整个营地中间的野炮兵阵地。

    很遗憾的是,两次反击均以失败告终。

    毛利广博便果断放弃反击,转而安心防御。

    因为毛利广博比谁都清楚,宇多田大队和谷村大队正在快速回援,只要他们在这里坚守两个小时,就有机会反败为胜。

    即便大半个营地已经失守,

    即便前沿指挥部已经遭到摧毁,

    即便师团长也已经为帝国捐躯,那又如何?

    只要他们能在这里坚守两个小时以上,胜利就属于他们!

    当下毛利广博又大吼道:“诸君,请务必坚守两个小时,宇多田大队和谷村大队正在快速回援,只要我们坚守两个小时,最终之胜利就将属于我们!”

    “大日本帝国板载!大日本皇军板载!天皇陛下,板载!”

    说到最后,毛利广博开始喊口号,周围的鬼子也跟着高喊。

    一时之间,鬼子的士气空前高涨,火力也似乎变得更加迅猛。

    然而现实很快给了毛利广博残酷的一击,把他的信心击得粉碎。

    正当聚集在战车营地的鬼子一边射击一边高喊口号之时,阵地上陡然响起“轰轰轰轰轰轰”六声爆炸!

    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还有耀眼的红光猛然亮起。

    四辆九五式轻型坦克和两辆仿维克斯装甲车一下被打爆,化成烟花。

    伴随着红光的亮起,更有巨大的冲击波以及大量金属乱流像铁花似的猛然绽放。

    在冲击波和金属乱流的肆虐之下,处于爆炸范围几十米内的鬼子瞬间倒下一片,只是这一波炮击,就至少干掉了上百个鬼子!

    毛利广博也被波及,被扩散开来的气浪掀翻在地。

    甚至还有一道金属乱流从他的脸颊划过,就差那么一点,这道高温高速的金属乱流就要射穿他的头颅。

    “八嘎牙鲁!”

    毛利广博灰头土脸地爬起身,顾不上庆幸或恐惧,心下只有愤怒以及焦虑。

    愤怒的是八路军居然抢了他们的野炮来对付他们,焦虑的则是,八路军在掌握了这么庞大的炮兵集群之后,皇军的局面恐怕就很不乐观了。

    不过即便如此,毛利广博也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大日本帝国只有战死的军人,只有为国捐躯的武士!

    “高木君?高木君?!”混乱中,毛利广博嘶声怒吼起来。

    不远处,一辆九七式中型坦克的炮塔顶盖向上翻起,一个戴着皮帽的坦克兵从炮塔中钻出来,高声回应道:“有!”

    毛利广博铿地拔出军刀。

    又以军刀指着前方野炮阵地,嘶声怒吼道:“命令,战车第二中队立刻向野炮兵阵地发起反突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摧毁所有的野炮!”

    “绝不能把一门野炮留给八路军,不允许!不允许!”

    “哈依!”戴着皮帽的高木直人猛一顿首,就要缩回到炮塔中。

    然而就在这时候,又是轰的一声,那辆九七式坦克的炮塔便猛的炸开。

    在耀眼的红光以及四下激射的金属乱流中,塔克的炮塔、安装在炮塔上的47mm口径主炮以及前射重机枪还有站在炮塔中的坦克中队长高木直人,一下被打碎,只在坦克顶部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开口。

    “八嘎!”毛利广博的脸色垮下来。

    这仗没法再打了,八路军太无耻了,居然拿75mm野炮的平瞄直射来打击他们的坦克以及装甲车,关键八路军还是以暗打明。

    八路军的炮位隐藏在黑暗中,无法锁定。

    而日军的坦克以及装甲车却处于开火状态,没办法隐蔽。

    所以,即便日军坦克的47mm口径主炮甚至37mm口径主炮都可以从五百米甚至一千米的距离,对八路军的炮兵构成威胁,但是由于光线的缘故,他们的主炮只能盲打,能不能命中只能单纯凭运气。

    “可恶!真是可恶!”

    毛利广博恨恨地想道。

    要能有几发照明弹就好了。

    只可惜,辎重营地也失守了。

    “曳光弹!快用曳光弹指明目标!”毛利广博冲到一辆仿维克斯装甲车前,拍打着车身装甲,一边冲观察孔大吼,“用曳光弹!”

    车窗打开,一颗脑袋从里边探出来。

    “大队长,没有曳光弹了,已经全部用完了!”

    在刚才的战斗中,装甲车一直在用曳光弹给坦克作引导。

    “八嘎牙……”毛利广博破口大骂,然而最后一个音节还没有骂完,陡然又是轰的一声巨响,只见那辆仿维克斯装甲车的侧身位置猛的绽裂开一个巨大的豁口,伴随着金属乱流的激射,一道有形的冲击波便以豁口为中心往外猛的扩散开来。

    破了个大洞的仿维克斯装甲车一下就被冲击波掀翻在地。

    距离爆炸中心不远的毛利广博更是像一片树叶般飞起来。

    不过在飞起空中之前,毛利广博的身体就已经被数以百计的破片以及金属乱流射成了血筛子,毛利广博几乎是瞬间就丧失意识。

    便宜了这个小鬼子,死前毫无痛苦。

    ……

    最后一辆仿维克斯装甲车遭到摧毁。

    王野当即扭头吼道:“小灰灰?小灰灰!”

    然而,没有人回应,还是魏大勇提醒道:“队长,小灰灰去一营了。”

    “哦,我给整忘了。”王野一拍脑门又道,“和尚,你赶紧过去通知天狼中队还有暴狼中队,现在可以发起进攻!再让二营、三营保护好坦克!”

    “团直属队和县大队就别动了,守住辎重营地就好。”

    “是!”魏大勇答应一声,当即甩开大长腿飞奔而去。

    南边,在炮兵营地和辎重营的中间,天狼中队、暴狼中队抢到手的十一辆坦克还有六辆仿维克斯装甲车就停泊在那里。

    本来有十五辆坦克和十一辆装甲车。

    但是鬼子炮兵的反应速度也是不慢,在发现战车第一中队沦陷之后,便毫不犹豫地将炮口压下来,对着战车第一中队的坦克还有装甲车就是一通狂轰滥炸,其中的四辆坦克和五辆装甲车闪避不及被打成了废铁。

    还损失了二十多个特战兵!

    所幸这时候赵刚带着警卫连率先冲进炮兵阵地,紧接着王怀保也率领二营的官兵冲杀进炮兵阵地,与鬼子炮兵展开了白刃格斗,鬼子炮兵这才没有时间再发炮,要不然剩下的这十一辆坦克和六辆装甲车多半也是保不住。

    然后,王野的命令就到了战车中队:原地待命。

    杨浒跟冯祥和坚决服从王野的命令,因为开战之前李云龙就下过令,枪炮声一响,包括他李云龙在内,全团都得听王野的命令。

    李云龙虽然是团长,可是王野比他更了解现场情况。

    而且说实话,李云龙也觉得王野的战术指挥的确要比他高那么一点,所以这一仗由王野来指挥更加合适。

    杨浒跟冯祥和正等得有些不耐烦时,魏大勇过来了。

    “耗子,屠夫!”魏大勇喘息着喊道,“队长命令,可以开始进攻了!”

    “得嘞!”杨浒和冯祥和闻言同时打了一个响指,然后同时往前猛一挥手大吼道,“坦克中队,前进!”

    好家伙,天狼中队和暴狼中队合并成坦克中队了。

    霎那间,一直就没熄火的十一辆坦克以及六辆仿维克斯装甲车就开始向前行进。

    从辎重营地到右侧战车营地也没多远,顶多也就三百米,很快就到了,但只见,二营还有三营的战士们正在围攻鬼子的战车营地。

    实际是独立团的三个主力营加警卫连,四面围住鬼子战车营地在猛攻。

    但是之前因为鬼子有坦克还有装甲车,火力强劲,而独立团这边的坦克和装甲车却迟迟不见投入战斗,所以处于下风,久攻不克。

    但是现在,鬼子的坦克装甲车已经被炮兵给摧毁。

    独立团自己的坦克装甲车也开了上来,二营、三营和警卫连的战士顿时来劲了,当即一个个端着步枪,跟到坦克还有装甲车后面。

    王怀保更是跳到坦克上面,对站在炮塔里的冯祥和发牢骚:“耗子,你狗日的,怎么到了这会儿才过来?”

    “那我有什么办法。”

    冯祥和道:“队长不让过来。”

    “王参谋也真是的。”王怀保没好气道。

    但是发牢骚也仅止于此了,其实王野不让冯祥和他们驾驶坦克、装甲车参战的原因,谁都知道,道理也很简单,杨浒、冯祥和他们虽然勉强也会驾驶坦克,也会操纵车载机枪还有坦克炮,但是跟鬼子的专业坦克兵相比肯定远远不如。

    真要是跟鬼子打坦克战,估计一个回合都撑不住。

    那这好不容易才缴获的坦克还有装甲车就白瞎了。

    正因为这,王野才不许杨浒、冯祥和他们贸然参战。

    只有等炮兵那边干掉了鬼子的坦克和装甲车,才允许杨浒、冯祥和他们参战,这下,鬼子已经没有了坦克和装甲车,也就没有还手之力。

    独立团这边有坦克有装甲车,也就成了虐菜。

    真是虐菜,战局发展到现在,彻底失去悬念。

    只见十一辆坦克和六辆仿维克斯装甲车一字排开,从将近两百米的正面一路往前推,王怀保和孙彬带着二营、三营的一千多名战士尾随保护。

    只见十几挺7.7mm口径的前射机枪猛烈开火,形成十几道耀眼的火舌,向着鬼子战车营地横扫过去,聚集在战车营地的鬼子步兵、工兵还有炮兵便一排排的倒下,有些鬼子见机得早提前躺下,但是也没什么用。

    因为坦克、装甲车直接从他们身上碾过。

    就算没被坦克、装甲车碾过,也不能活。

    因为在坦克以及装甲车身后,还跟着数以千计的八路军。

    王怀保拎着一把驳壳枪,弯腰跟在冯祥和那辆坦克后面,很轻松就突入到了鬼子的战车营地,一个鬼子突然冲过来,王怀保抬手一枪正中鬼子面门。

    鬼子便啊地惨叫了一声,在子弹的冲击下往后仰面倒下。

    “噗噗噗!”一道火舌突然飞卷过来,是一挺九二式重机枪。

    王怀保下意识地一闪身,子弹却打在坦克前装甲上,丁当作响。

    “别开炮,耗子,用机枪打!”王怀保拍了拍坦克的后装甲,想提醒冯祥和。

    然而已经太迟了,只听嗵的一声响,一发37mm口径的穿甲弹已经呼啸而出,视野中红光一闪,便看到那挺九二式重机枪已经被炸翻在地上。

    跟着被炸飞的还有守在重机枪阵地上的好几个鬼子,都打碎了。

    12.7mm口径的重机枪弹都能把人体打碎,更何况是37mm口径穿甲弹?因为这根本就是37mm口径的巨大型子弹。

    坦克继续往前碾压过去,王怀保缓步跟进。

    很快,一具具血淋淋的断肢残躯就从坦克的履带下吐了出来。

    有些鬼子甚至还没断气,身体仍还在抽搐,伤口也还在冒血,这种情况,王怀保一般都不予理会,一是不想浪费宝贵的子弹,二就是想让鬼子多遭些罪,这些畜生自打来到中国就没干好事,就该让他们尝尽各种痛苦然后才死。

    王怀保不仅自己这么干,还要求战士们跟着这么干。

    “都给我听好了!还有能力反击的鬼子就用刺刀捅,没能力反击的就不要理会,让他们多遭些罪,总之不能让这些狗日的死得太痛快。”

    “是!”战士们轰然应诺,果然不再理会垂死的鬼子。

    很快,鬼子的战车营地就被凿穿,整个营地也就不到三百米宽,又能冲多久呢?

    又过了没一会儿,张大彪也带着一营的战士扑过来,两下会合,王怀保终于找到机会奚落张大彪,哈哈笑道:“老张,你怎么才进来啊?”

    “艹!”张大彪就一个字,话都不想跟王怀保多说。

    王怀保却不依不饶的跟着张大彪,假装递烟实则显摆:“老张啊,今天这仗我们二营真是打爽了,我王怀保这辈子就没打过这么爽的仗,爽死了!”

    “爽死了吗?”张大彪黑着脸道,“你不是活得好好的?”

    “哈哈,老张,这是谁惹你不高兴了,一张脸拉这么长?”王怀保好不容易逮着这个机会又岂会轻易放过?继续往张大彪的伤口上撒盐,“你告诉我,是谁?我替你出气,非揍这个兔崽子一顿不可。”

    张大彪心说特么的就是你这个兔崽子。

    但这话不能说,说了那岂不就是认怂?

    当下张大彪黑着脸道:“日本天皇惹我不高兴了,你去揍他一顿去。”

    “日本天皇啊?”王怀保愣了一下道,“这个真就没办法,揍不着。”

    张大彪哼了一声,骂骂咧咧地走了,好像是在骂日本天皇,好像又是在骂别人,反正就是一脸很不爽的样子。

    ……

    张大彪恐怕是独立团这么多营连级干部中,唯一不高兴的。

    其他的营级连干部,哪怕是一营的连长们,也是兴奋不已,道理很简单,这特么的可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胜仗!

    “老牛,我们赢了!”

    “哈哈,我们赢了!”

    “他娘的,做梦都不敢想哪!”

    “老单,快掐我一下,看是不是在做梦?”

    “驴日的,这下咱们独立团可真是发大财了,哈哈!”

    好些个营连长聚集在一起,互相热情的熊抱,互相祝贺欢呼。

    消灭了这么多的鬼子,缴获了这么多的大炮,还有坦克以及装甲车,还有这么多的作战物资,够他们吹一辈子牛。

    不过最高兴的还是李云龙。

    “老赵,老刑!哈哈哈哈哈!”

    李云龙在人群中看到赵刚和刑志国,一下飞奔过来用力地抱住赵刚,放下赵刚又一把将刑志国给抱了起来。

    赵刚和刑志国也是放声大笑。

    两人脸上都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兴奋之色。

    “老李,祝贺你啊,祝贺你打了这么大一个胜仗!”

    “哈哈,也祝贺你,你可是咱独立团的大政委,你是最大功臣!”

    “老李,这次的战果可真是不小,光是消灭的鬼子只怕就有三四千之多,缴获的武器弹药更是不计其数哪!我们这是给鬼子放了颗惊雷哪!”

    笑声中,一个大煞风景的怒骂声毫无征兆地响起。

    “干吗呢?干吗呢?一个个的都他妈的在干吗?唵?”

    伴随着怒骂声,王野气急败坏地冲了过来,带着一脸怒意。

    “小王?小王!”李云龙赶紧招手,笑着说,“快过来,快过来!”

    “团长,有话我们回头再说。”王野却一摆手说道,“现在有更要紧的事!”

    顿了顿,王野又冲周围的营连级干部大吼道:“全都听好了,赶紧抢修防御工事,准备迎击鬼子的反扑!”

    “反扑?不会有反扑了。”

    李云龙摆摆手道:“钓饵都被我们吃掉了,那两个大队不敢来了,来了也是送死!现在我们独立团是兵强马壮,还怕他区区两个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