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京都泡沫时代:从变卖亿万家产开始 人狼预言家

第一百五十八章 住友的变化

    无论之前是多么高傲冷艳的女人,在将身心都交付给一个男人后,她都会变成一只温顺的小猫咪。

    宫泽薰面对北原苍介时,完全看不到昔日那种上流名媛的冷傲气质,倒像是一个能忍受丈夫任何举动与暴力,低眉顺眼的小媳妇。

    北原苍介从她嘴里了解到这件事后澹澹一笑,轻轻揽住她的腰肢说道:“是好事啊,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女孩就姓宫泽,男孩就姓北原,无论男女,都让他/她继承你们宫泽家的家业吧。”

    “嗯!”宫泽薰摸了摸还没有丝毫变化的肚子,眼神里充满着期待与希冀。

    这可是她和北原苍介的孩子!

    未来一定会像他/她的父亲一样与众不同,超凡脱俗。

    “苍介,我、我过几天可以来找你么?”宫泽薰忽然红着脸问道。

    北原苍介愣了下:“当然可以了。”

    “我我是说晚上的时候。”宫泽薰的声音渐渐变小了,脸上的红晕更加艳丽。

    北原苍介恍然大悟。

    “你已经怀孕了,这样”

    “可、可我想要了”

    不远处的宫泽喜一瞥了眼沙发上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心里感慨万千。

    此刻的他们像夫妻,也像情侣。

    但即便是这种时刻,也要支开北原苍介真正的女人们,说起来,自己的长孙女更像是人家养在外面的金丝雀。

    换做以前,无论是谁,宫泽喜一都绝不会认同这种丢脸的事情。

    可现在,他反而希望两人的这种关系能更持久一些。

    宫泽薰没有可能成为正妻,那必然是千野凛的位置。

    要是和其她女人一样,即便有名有分,终究地位不高,他宁可长孙女以这种形式与北原苍介在一起,无名无分,就能让他有愧疚感。

    愧疚越多,自家得到的利益越多。

    只是可惜了宫泽薰

    宫泽喜一摇了摇头,无奈苦笑。

    任何时候,自己这种以利益为先的思考方式都改不了,是时候该改变了啊。

    上次吃亏,就是因为纯粹理性判断,放弃了北原苍介,差点就把自己家族都给毁了。

    他和北原正雄又聊了几句,听到宫泽喜一决定余生不再涉足政坛,北原正雄颇为遗憾。

    宫泽家现状比较尴尬,家里的第二代还没完全崛起,第三代能扛起重任的只有宫泽薰一人,如果宫泽喜一能复起,会给北原家带来巨大优势。

    可惜他这次是真的放下了。

    “太遗憾了,如果阁下愿意复起,未来的内阁必定有您的一席之地。”北原正雄感叹说道。

    宫泽喜一摇了摇头:“我已经老了,其他两个老家伙都下了地狱,我能活在人间,就是最好的回馈,就不再奢求什么了。未来,还是他们的时代啊。”

    他扭头看向沙发上的两人。

    一个小时后,宫泽喜一带着恋恋不舍的宫泽薰离开了雪月庄,前脚刚走,叽田一郎就带着叽田园子拎着一大堆礼盒走进了大堂门。

    来的都是达官显贵,即便身心有些疲乏,北原正雄夫妻也得打起精神来迎接。

    看到叽田园子也是一副非常黏着北原苍介的样子,比起宫泽薰更加开放,毫不矜持,甚至有些隐约引诱的味道,北原美惠的脸色渐渐变得古怪起来。

    她偷看丈夫,北原正雄先是苦笑,然后正色点头。

    示意她,之后还有不少这样的事情,你该习惯。

    北原美惠因为身体不好,此前一直住在青森县老家,偶尔会到东京和长女北原丽子同住,和儿子基本没有交集,就是定时电话联络。

    小时候,北原苍介是三个孩子里最粘她的那个,一直到学生时代,因为和父亲关系不好,北原苍介总是在母亲面前哭诉。

    直到送他去东大读书,北原美惠对儿子的印象还停留在时常哭哭啼啼,不够坚强,有些木讷内向的样子。

    几年不见,北原苍介变得她都有些认不出了。

    但她还是非常开心。

    因为儿子终于长大了,长成一个比爸爸妈妈都要优秀许多的男人。

    叽田园子很大胆,与北原苍介暧昧互动后,还敢过来与北原美惠搭话,但她也很聪明,知道做事有度,绝不惹北原苍介不悦。

    这个女人,完全将自己的身体和魅力当作武器来用了啊。

    北原苍介有些感慨,从她的身上,他看到了许多熟悉面孔的影子。

    比如最初的井上桃,后来的樱井惠子,酒井美惠子等等。

    每个人都在成长啊。

    一小时后,北原苍介亲自起身送叽田一郎两人离开,宫泽喜一他们走时,他都没有这么做。

    北原正雄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猜到儿子是对叽田园子产生兴趣了。

    走到豪车前,叽田园子大方的索吻,随后独自钻到车里,将空间留给父亲和北原苍介。

    叽田一郎拿出一根香烟,先是递给北原苍介,却被他摇手拒绝了。

    “戒了,凛有了身孕,我可不能在家抽烟,干脆就戒了算了。”北原苍介笑着解释,他本来也没什么烟瘾,抽烟很多时候是为了纪念一些东西,比如遥远的过去,“您也戒了吧,对身体不好。”

    “哈哈,好的好的,我也想多活几年,等你和园子的孩子们绕着我跑呢。”叽田一郎哈哈大笑,将香烟塞回烟盒,随后压低声音,凑到北原苍介跟前,“苍介,有件事,必须得和你说一声。”

    “请说。”北原苍介也收起了笑容。

    “前几天,住友财团内部进行了一轮大清洗,和你说的一样,叽田家在住友的势力几乎被清理干净了,和我们关系不错的几家,也基本被排除在权力中心圈之外。”

    叽田一郎脸上神色暗澹,他辛苦经营了几十年,好不容易成为住友银行的住友的太上皇,没料到就这么一次,就被人摘走了桃子,成为边缘化人物。

    这种大起大落的人生让叽田一郎颇为感叹,他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搭上了北原苍介这条线。

    “意料之中。”北原苍介点了点头,等待后续。

    叽田一郎再度压低声音:“问题是,来接手住友盘子的人,既不是其他声势显赫的家族,也不是内部元老,而是一个新人。”

    “新人?”

    北原苍介低头看他。

    “住友家族来的一个年轻人,名叫住友茂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