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神秘之劫 文抄公

第433章 聚会(2400加)

    月光下。

    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

    有两位客人正在林荫小径间穿行。

    其中一位穿着舞裙,是上流社会的淑女打扮,戴着半张覆盖脸部的羽毛面具。

    另外一位男士则戴着高高的帽子,身上的西装华丽中带着一点过于张扬的色彩,宛若马戏团中的魔术师。

    “我没有想到……高端聚会的地点,居然在铁萨戈帝国内。”

    戴着银色面具的魔术师亚伦缓缓开口。

    “早已没有铁萨戈了……当初号称鞭挞整个大陆的铁萨戈骑兵,被英维斯军队一战灭亡,帝国随之亡国,连皇帝的称号都被夺走……”

    黛丽丝用平静宛若泉水的声音,述说着那一段古老而血腥的历史:“因为铁萨戈人抵抗情绪激烈,在国家战败之后依旧顽强反抗,在各地成立了游击队……英维斯对此施行强硬的镇压政策,治安战打了整整三十年,铁萨戈人口跌落至战前三成……”

    “如此多的祭品……果然是战争最好的祭礼。”亚伦莫名叹息一声:“或许……这是某个超大型仪式的需求?”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点,那就是铁萨戈人绝不屈服!”黛丽丝道:“算起来……我祖上也是铁萨戈帝国中的贵族呢。”

    “原来如此。”

    亚伦走出丛林,看到了一座废弃的庄园。

    在月色下,铁栏杆上爬满了各种碧绿的藤蔓,显得十分幽静以及渗人。

    “嗯,不知不觉跑题了……正因为铁萨戈地广人稀,有不少的废弃庄园与城堡,这里才被选中作为聚会地点的吧。至少……足够隐蔽!”黛丽丝语气平静,听不出丝毫情绪。

    但亚伦却感觉有些伤感的味道。

    他的灵感蔓延,时光仿佛倒流,看到了一片黄金般灿烂的阳光之下,庄园中建筑簇新,窗户明亮,还有一对神情和蔼的夫妇与他们的女儿一起在花园中玩耍的画面。

    那个小女孩的模样,隐约跟黛丽丝有些相似。

    ‘我的直觉……占卜到了过去中的画面?’

    ‘刚才那个小女孩,就是黛丽丝吧?这个原本修建在深山中的庄园,位置本来就有点奇怪,但如果是为了逃避英维斯抓捕的话,作为一个家族隐居之地,倒是可以理解……’

    ‘只不过,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荒废了。’

    黛丽丝并不知道亚伦已经明白了一切,伪装成陌生人一般,与亚伦来到了庄园大门。

    与其它庄园不同,这座庄园的大门边,还矗立着一黑一白两座狰狞的石像鬼雕像。

    亚伦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某个仪式,一旦满足条件,看似雕像的石像鬼就会化为活物,并大开杀戒。

    不过现在,这两头石像鬼宛若死物。

    黛丽丝提着裙子,轻巧地穿过花园,走入庄园大厅。

    厅堂之内点燃着许多蜡烛,但从外界破损的窗户看去,却仍旧是一片黑暗。

    外面荒芜、寂寥。

    内部却温暖而明亮,宛若两重空间一般。

    在大厅中,正或坐或站着一些人,也都遮掩了面容。

    看到黛丽丝进来,许多目光投射而来,特别是看到亚伦,都变成了审视。

    “女巫……你带了一个陌生人?”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亚伦蓦然感觉四周环境都变得极其危险,地面上的瓷砖似乎软化了一般,而那些残破的门帘与碎木,仿佛下一秒就要化为飞刺,刺入他的脸庞。

    ‘是‘猩红贵族’的活化?’

    他心中自语了一句,耳边传来黛丽丝坚定的声音:“我用我的性命保证,魔术师并非帝国的人!”

    会场原本凝重的气氛蓦然变得轻松了一点。

    一个优雅宛若猫一样半躺在红色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葡萄酒的金色面具女人嘴角勾动,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我们都相信你,女巫……只不过,我们对于新加入者总是抱有警惕,这是维持我们生存的关键。”

    她看向亚伦,明亮的眸子里带着些微的挑衅:“至于你?新人,你要怎么证明自己?”

    “证明的话?”

    亚伦伸出双手:“我与你之间有距离,这是一个谬论!”

    他一步踏出,直接跨越了大厅的距离,来到了红色沙发边上,缓缓坐了下来:“这个足够了么?”

    “第五原质‘哲学家’?!”

    “不是利用非凡物品完成的,而就是你本身的能力。”

    慵懒的女人笑了笑:“太阳神教的疯子不允许异教徒存在,我暂且相信你是我们这一边的。”

    “这可不一定……索多玛皇室不是疯子,未必没有私下培养一批属于他们的非‘曜’途径的神秘人!”

    另外一个阴冷的声音自黑暗中响了起来。

    “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那我也没有办法!”

    亚伦耸了耸肩膀。

    反正,他跟黛丽丝也不可能自曝身份就为了获得这帮人的认可,那是傻瓜才干的事情。

    “好了,我们曾经来自大陆各地,在辉光之下东躲西藏,宛若阴沟里的老鼠……每个人都有一些无法说出口的过去,何必计较太多?还是按照老规矩来吧,不同意接纳这位魔术师先生的,请举手。”

    沙发的女人慵懒地伸了个懒腰道。

    一群人互相对视几眼,只有几个人举起手。

    “未超过半数,动议不通过。”

    女人微笑对亚伦道:“欢迎来到我们的聚会,你可以叫我‘猫女士’!”

    “猫女士!”

    亚伦微笑表示感谢。

    因为他知道,这位举办者或者说领头人的意见,能左右很多人的选择。

    比如,刚才只要改一下语句,变成同意接纳魔术师的请举手……估计人也不会超过半数。

    “我们只是一个松散的聚会,并没有什么约束力。”

    猫女士缓缓抿着殷红的葡萄酒:“只是一群可怜虫在报团取暖而已……”

    “好了,让我们继续,刚才说到哪里了?”

    一名戴着黑铁面具的男人大声道:“邪恶的英维斯帝国最近遭到了残酷的打击……至少五位‘炼金术师’陨落!诸位……欢呼吧!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