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神秘之劫 文抄公

第938章 收徒(6000补)

    "来了!

    亚伦心头一个激灵∶"这就要开始查验根骨、资质了么?"

    齐妙一手中的宝镜,名为"洞烛犀照",乃是峨眉一件大大有名的宝贝,能照见弟子资质、根骨、甚至能看福运、机缘、有无魔气·……向来都是甄别弟子所用。

    "我先来!"

    方晓龙跃跃欲试,第一个上去。

    齐妙一只是微笑,洞烛犀照镜中宛若有一道烛光,照彻方晓龙内外。镜子当中,顿时出现一个跟方晓龙一模一样,栩栩如生的人影。

    人影头顶,有五色光华浮现,运转不定,最终化为一片纯白云霞,中吐微红。方晓龙一头雾水,却被白梅老道叫了下去,换了方镜上来。

    这一次,镜中小人的气象又大为不同,云雾蒸腾,其中隐隐有一枚土黄珠子。

    白梅道人望着这一幕,暗自点头∶"这两人,虽然也有几分修道资质,但都是一般,方镜稍稍好些,有几分内秀…."

    就在这时,亚伦脸色激动,走了上前。嗡!

    那宝镜放出玄光,将他内外照彻。

    只是将要照到"演天蛊"时,这蛊虫微微一震,就有一股玄奥波纹扩散,掩盖了许多根脚。

    "这齐妙一真人,是看不起我呢?

    若是七炼演天蛊,还有可能被看破几分,但我已经将蛊虫八炼,却是不惧了….亚伦感受到镜光入体,若此时他体内还有法力,那的确会有冲突,被发现破绽。

    而此时,则是坦坦荡荡,凛然无惧。"嗯?"

    齐妙一望着镜中景象,却是幽幽一叹,问道∶"资质尚可,年岁稍大·最要紧的,你已失了元阳?"

    "这破镜子果然看不透我·亚伦心中吐槽一句。

    既然看不透他,那所见的,自然是辛辰的资质与根骨。

    这人能被金道人收为徒儿,修道资质自然是有的,甚至比方晓龙两伺都强一点。

    此时听到这问,只能做出脸红的尴尬之色∶"这个…在下一时好色而慕少艾

    "什么?"

    ··

    旁边的方晓龙与方镜却是一惊,暗自有种说不出的羡慕与嫉妒∶"玉哥竟然已经品尝过了男女之事?是谁?村东头的花姐姐?还是镇子上磨豆腐的李寡妇?"

    想到村子里所有半大少年的梦中情人一朵花可能被方玉摘了,方晓龙就心里酸酸的.

    "唉…原本你资质还算尚可,虽然年纪稍大,但若辛苦修持,也未尝没有一番功果,却失了元阳,不仅修炼进度不如同辈,于凝结金丹上,更会横生波折!"

    齐妙一叹息一声,看向白梅老道∶"师弟·……你自决吧!"

    这三人身家清白,资质都是一般的低劣,齐妙一却知晓白梅道人要偿还因果,必要收一个或者几个徒儿,就让他自决。

    反正峨眉家大业大,收一两个不成器的徒儿却也没啥,最多不传本门高深心法,也就是了。

    话说回来,纵然白梅老道,其实也没学到峨眉多少高深传承。倒也不甚要紧。

    峨眉真正在意的,是命中注定,将要拜入峨眉,一世成仙,带领峨眉横扫一界,举派飞升的"一仙"!

    这次大开山门,实际上也是算到天机运转,"一仙"已然降世,才派出许多长老寻访良才美玉,广收徒弟。

    "这…

    白梅老道在三个少年之中左顾右看,暗暗叹息。

    三人之中,资质以方玉最佳,奈何失了元阳,根基有缺。

    另外两个,却是一般的低劣,方镜稍稍好些,却也强得有限。

    他想了想,又瞥了一眼方玉,暗道∶"这少年虽然失了元阳,几乎不可能成就金丹·…但峨眉弟子,也不是人人都能成就金丹,难得他一路知书达理、善解人意、又成熟稳重…·.

    白梅老道想到这里,已经有了决定,拿手一指亚伦与方镜,,正要开口。

    忽然,从虚空中就走出一人,喝道∶"且慢!""嗯?

    亚伦望去,就见这人作头陀打扮,头上戴着一个发箍,似是佛门修士,一手剑遁之术却来无影去无踪,颇有几分无形剑遁的风范。

    这让亚伦莫名就联想到了太清无形剑诀,以及自己那一口灵宝无形剑!"此界或许跟大乾修仙界也有些关系?"

    '我还知道,两派一山三道之中,就有-个玄天道呢,也不知跟玄天教比,又是-个

    如何?就在亚伦思索之时,白梅已经叫了起来∶

    "原来是苦头陀师兄,不知师兄有何指教?"

    峨眉道佛双修,并不拘于任何一教,因此弟子中也有和尚尼姑,并不是一件多么稀奇的事儿。

    就连峨眉供给各位剑仙按落飞剑遁光的平台,都叫做万佛金顶!

    苦头陀面相凶恶,扫了亚伦一眼,叫道∶"此人年纪轻轻,就不守规矩,又失了元阳,如何堪为我峨眉弟子?若按我之见,师弟可将他们送到交好的门派与散修门下,做个徒儿童子,也就是了……

    这苦头陀性情桀骜,更看不惯峨眉收了许多资质不堪的弟子,弄得乌烟瘴气。实际上,他连白梅这个师弟都不太想要。

    一把年纪了还未结成金丹,这师弟扔了也罢!"这……"

    白梅拿眼去瞧看掌教真人,却见齐妙一笑而不语,显然对此也是不太当回事的。

    他叹了口气,指了指方镜,喝道“既然如此,老道就收了你这个徒儿,至于你们二人44

    白梅想了想,问道“老道有一好友,在东海仙洲潜修,不知你们可愿去拜师”

    方晓龙眼巴巴地想要拜入峨眉,不料谁都看不上他,正失望中,听到还有一条路子,连忙叫道“我愿意”

    “在下也愿意。”亚伦心中叹息一声。

    实际上拜师峨眉不成,一个白梅的散修朋友,他还真看不上眼。

    但普通人仙缘就在眼前,若是推辞不要,反而有些扎眼,因此只能答应下来。“暂且先敷衍一番,然后找个机会逃走便是……

    对于没有拜师成功,亚伦心中虽有遗憾,却并不偏激与绝望。

    毕竟在这么漫长的人生中,失望的事情他经历多了,便可以淡然处之。“只是这账还是得小本本记上,等我成道那一日,再慢慢讨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