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品丹仙 八宝饭

第四十五章 捂脸而奔

    老吏大致翻了翻那堆衣物,没再发现旁的物件,向庸季禀告后,一把火将衣物烧了。

    庸国毗邻百越、靠近蛮荒,南边来的修士中多有手段诡异者,如巫蛊之术就令人防不胜防,遇到重犯时,为防衣物中有什么阴人的东西,通常都是如此处理。

    诸如寻龙尺、盗天索、龙骧铁爪等诸多法器,也全都送进火里焚烧,盗天索在火堆中化成灰烬,寻龙尺和龙骧铁爪也被烧得发红。

    焚烧过后,寺吏才将后两件贼物取出来,放在一边。

    嗅了解药的魏浮沉终于悠悠醒转,睁开眼转了两圈,望着眼前的庸藏和庸季,心中就明白了这回栽了!:.

    庸季调侃道:“你这贼子倒也好本事,挖掘地道竟然直接挖进了我廷寺大牢,莫不是准备认罪悔过,洗心革面来了?”

    魏浮沉动了动四肢上绑缚的铁链,发现是大牢中常用的封锁真元的法器,心中暗叹,本想盗丹疗伤,如今看来,丹没得到,伤势又得加重三分,只是不知这回再施展本命道术,境界会不会跌落炼神?

    但和降为炼气相比,逃命才更为要紧,命都没了,谈什么修为?

    老寺吏取出根鞭子,鞭梢上带着倒刺,刻意向魏浮沉亮了亮:“寺尉问你话,说!”

    魏浮沉目光投向周围,看见了旁边地上搁着的寻龙尺和龙骧铁爪,口中回道:“说甚?”

    冷不防眼角余光里一晃,右肩上传来一道刺疼,疼得他汗毛都倒竖起来,却是老吏直接赏了一鞭。

    “寺尉问,你是不是洗心革面、悔罪自新来了?”

    魏浮沉哭笑不得:“不是,怎么可能?”

    话音刚落,腰身处又挨了一鞭:“大胆!我家寺尉当面,尔敢不洗心革面?”

    魏浮沉欲哭无泪:“这是问话吗?你这分明就是打人立威啊。”

    那老吏冷笑:“知道就好,如今可愿招了?”

    魏浮沉道:“我招!容我喘口气……”

    他不敢再耽搁下去了,老吏的目光分明又往自己下面挪了几分,因此口中默诵一诀,顿时引发气海中一阵颤动,气海上方高悬一道符文,闪烁起明亮的金光。

    身为炼神境修士,自有本命法器,魏浮沉的本命法器比较特殊,是一道本命符,符名“方寸符”,平时于气海中温养,需要用之前,以真元外画一符,置于左近某处,危急之时,可激发本命原符,缩地成寸,由地下遁至藏符之处。

    这符厉害之处便在于可冲破阵法限制,不怕真元拘束,堪称一绝,自炼成之后,已经连续助力魏浮沉逃生两回,一回是与刺客丁甲之战,二回是项城被稷下学宫行走捕拿后逃离项城,这一次,是第三回。

    因为这一神效,当年入炼神境时,才选择了这一珍贵的法符与神识相合,而非他最喜爱的龙骧铁爪。

    但如此奇符也有巨大的弱点,每一次发动时,都要付出代价,忍受经脉损伤之痛。与丁甲大战之后,耗时三年才有了起色,项城逃亡,连番受创的魏浮沉已经无法依靠自我修行来恢复了,不得不四下寻访奋脉丹,而这一次,还不知会伤成什么样子。

    法符启动,魏浮沉心中大定,向老吏、庸季、庸藏等人冷笑:“知道我是谁么?我乃大盗……”

    又一鞭子抽了上来,老吏斥道:“不许提问,只许回答!”

    这回果然抽在了他刚才预料之处,顿时疼得一哆嗦,同时也气得眼前发黑我是提问吗?顶多算是自问自答好吧!

    但时间已不允许,法符金光已经外放,方寸符突破真元封锁,将节制五行链挣脱,魏浮沉最后来得及做的,就是伸手向地上的龙骧铁爪和寻龙尺一招,将这两件东西收回手中。

    在金光闪耀中,魏浮沉身形消失,消失前,他抓住最后一瞬间的机会,叫到:“我乃大盗……”

    下一个瞬间,已然遁至城外,出现在一棵大树下,正是他刚来上庸时埋符之处。

    “……魏浮沉!”

    对着漆黑的城墙和寂寥的黑夜,魏浮沉遗憾的叹了口气,名字还是没报出去啊。

    随着这声叹息,一口鲜血飙射而出,他险些站立不稳,扶着身旁的大树不停喘息。

    还好,境界没有跌落,只是伤势又加重了三分,至少要将养数月才能调动真元了。而最为残酷的现实是,这次对经脉的损伤达到了极限,他的斗法实力将会严重下降,如果天底下要评出最弱的一批炼神修士,他魏浮沉必然榜上有名,且名列前茅。

    一阵夜风吹过,魏浮沉低头看了看,不由大为沮丧,衣衫又没了,这该如何是好?好在如今正当深夜,夜幕便是最好的衣衫,穿着这身夜幕之衣,魏浮沉双手捂脸,认准正东方向,迈步疾奔。

    廷寺大牢,老吏探着身子,小心翼翼来到魏浮沉消失的原地,用鞭子挑起地上的节制五行链,看了看,向后禀告:“贼子……跑了?”

    庸季和庸藏面面相觑,同时问道:“这是什么妖术?”

    老吏哪里知晓,就当没听见了,走到魏浮沉挖出来的盗洞口看了看,招手叫过来一名年轻寺吏:“下去看看。”

    下去之后,自然一无所得,现在庸季和庸藏要面对的问题时,某个贼子从他们两个眼皮子底下莫名其妙逃走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这个贼子,他刚才说自己是谁?”

    “大刀?”

    “刀是百越的姓吧?我记得元司马麾下就有个门客姓刀。”

    “似乎是。”

    “会不会是百越某部盯上了申大夫?或者申大夫的芒砀山,令百越人眼红了?”

    “此言有理!大为有理!”

    “此事我以为不宜张扬出去,动静闹得太大,反而令贼子太过警觉……”

    “不错,暂时你我知晓便是,先问问申大夫,毕竟人是冲着他来的,或许他知道些什么,到时也好有的放矢。”

    “今夜加强北坊的巡查,多派人手。尔等都去,但不许吵闹喧哗!”

    “在此之前,都不许说出去,尤其你们几个,谁传扬出去,谁就自己离开上庸吧!”

    “两位大夫放心,我等晓得。” 为你提供最快的一品丹仙更新,第四十五章 捂脸而奔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