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品丹仙 八宝饭

第二百二十二章 坐忘堂前

    大批在人群中围观的看客顿时吃了大亏,骇然变色,惊得想要四散逃走,却听最前面的陆通叫道:“肩吾!你疯了?敢对学宫修士出手?陆某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也要和你斗上一斗,护我学宫正气!”

    高珮脸色肃然:“大祭酒所言不差,高某愿助大祭酒一臂之力!”

    宗采也来到陆通身边站定:“算我一个。”

    “还有我,王嘉!”

    “乐某敢请领教大奉行高招!”

    “乐韦兄别忘了小弟,弟韩凤愿助一臂之力!”

    陆通是大祭酒,修为在资深炼虚门槛上多年,虽然不及肩吾,但有众多炼神巅峰的人物和他并肩作战,有他们顶在前面,顿时就让很多人安心了不少,逃走的脚步变慢,纷纷回过头来,期待着陆通能为他们出一口恶气。

    我好端端的看个热闹,找谁惹谁了?被你肩吾来这么一嗓子,此仇不报,看个热闹助个威总行吧?

    皇甫由大急,叫道:“王兄、乐兄、韩老弟,你们为何也要凑这个热闹?”

    三人凛然道:“大奉行行事不公,我等不服!大丈夫生于当世,顶天立地,见有不公,自当挺身而出!”

    皇甫由道:“三位仁兄,为一区区孙五,值得么?真让大奉行出手,你等哪里挡得住!”

    三人哈哈笑道:“既为孙五,也为学宫,更为天下修士,大义在前,安敢惜身!”

    此言一出,当即引来一片欢呼赞颂。

    肩吾脸色极为难看,于他而言,什么高珮、宗采,甚么王嘉、乐韦、韩凤,虽说都是炼神巅峰,谈不上蝼蚁,但翻掌之间便可平定,唯一可虑者,便是陆通。

    陆通修为虽然低了自己半阶,但一生精研各家功法道术,斗法上有独到之处,极为难缠。

    自己稳赢是毫无问题的,可再要加上这五位炼神巅峰,就比较棘手了。坐忘堂门下,只有皇甫由可与他们相提并论,但皇甫由一上,对面势必涌过来更多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自己这边门下绝不可能挡得住那么多人。

    何况于坐忘堂前大打出手,绝非肩吾之愿,真要到了启动六爻铅水阵的那一步,事态就完全失控了。旁人可以不必考虑之后的事情,他却要想着怎么收场。

    陆通压根儿不给他考虑的时间,当即向前踏出一步:“肩吾,你放不放人?”

    高珮、宗采、王嘉、乐韦、韩凤等人紧跟在后,一齐向前迈步:“放人!”

    他们身后,是更多的修士向前迈进:“放人!”

    还有大量围观者,虽然不敢迈步,却敢随众大喊:“放人!”

    一时间,坐忘堂前到了紧要关头。

    肩吾也顾不上别的了,单掌一托,点点萤光自身边突兀出现,汇聚于掌心之中,旋转成一团光芒四射的雷球,雷球转动之间,散发出狂沛的真元气息,震慑人心。

    “陆通,莫要逼我出手!”肩吾最后提醒道。

    陆通一笑,口中吐出一页彩书,书页上飘荡出一堆奇异的文字,个个泛着金光,他向肩吾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将陆某驱出学宫么?今日便是你的机会!”

    肩吾点了点头:“如此,便了结吧!”

    正说时,脸色一变,抬头看向堂前一棵大槐,树梢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位白衣少年,丰神玉骨,双袖在风中轻摆,好似翩翩起舞。

    坐忘堂前无风,那风是他自己刮的。

    肩吾和陆通都同时住手,各自皱了皱眉。

    陆通先问:“朱使,何故至此?”

    来者正是四大镇山使之一,受学宫供奉的化形猪妖,地位堪比学宫奉行。

    山猪使慢条斯理道:“我听说丹师殿那个小丹师孙五来学宫了,前年他帮我孵化的妖丹长得还不错,却也有些小问题,正要寻他来帮我看看,只是他也不来拜山,左等也不到,右等也不到,朱某人睡了两觉,还是等他不到,只好出来找找。路上听说他被大奉行拘了来,敢问是何罪名?”

    陆通顿时放心了,这是一伙儿的,当即:“议事都没有召开,哪里有什么罪名?不过是恃强凌弱,见人家门主不在,趁机欺负后辈罢了。朱使,陆某正是为此而来,你我正好联手,把人抢出来!”

    山猪使问道:“大奉行,此言可真?”

    肩吾冷着脸道:“彼等小辈于议事审案之前勾结串联,意图串供,前番连大奉行已遣人拦阻,这孙五却强行闯出,吾不得已而为之。朱使,你等四使镇山即可,学宫之事莫要插手,这是百年前就立下的规矩,若是没有别的事,就请回吧!”

    山猪使歪着头想了想,道:“不对不对,连大奉行若真遣人拦阻,凭孙五这点微末修为,哪里闯得出来?可见连大奉行那边,也不是真拦……”

    人群中顿时有人高叫:“孙行走被他们打伤了,却始终刚强不屈,他们担心酿成大错,才不敢阻拦!”

    山猪使不悦道:“把人打伤了?那我家窝里那群猪崽怎么办?谁来看顾?”

    肩吾快要失去耐心了:“朱使,外间事务你不要多问,回你后山逍遥自在就好,没人扰你,否则……”

    山猪使打断他:“说起后山,正有一事不解,我那几个哥哥托朱某人要个准话,仙都山兽园灵山数峰,到底还是不是我等说了算?今后学宫会不会随意任人乱闯?”

    肩吾心下一凛,认真对答:“今日之事,只是从权,之前怎么样,之后照旧,不会变!”

    山猪使问:“之后会不会也有从权一说?”

    这句话正打在关节处,更有当众讥讽之意,肩吾顿时语塞,面皮被当众撕下去的同时,一股邪火也窜了上来:“朱使,学宫之事,轮不到你们干涉!速速离开,莫要自误!”

    山猪使道:“朱某人非是干涉学宫事务,实是为后面几座灵园诸峰相询。三位兄长都在考虑,是否搬离仙都山。”

    犹如一记重拳,打在肩吾胸口上,他当然背不下迫使四大镇山使离开的罪名,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却又不好退让,若是语气中退让半步,气势一弱,对面的陆通是个疯子,说不定真就以为有机可趁,鼓噪冲入。

    正进退两难之间,外面一阵大哗:“连大奉行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