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道大圣 莫默

第九百零二章 灭神

    眼见陆叶完好无损庚武王才松了口气。

    不愧是被司主选中的人!

    方才那般局势下,他居然敢独自一人跑到这里来,别的不说,单是这份胆魄,就超过了自己的其他队员。

    “庚师兄。”陆叶轻轻喊了一声。庚武王颔首,抬眼打量场中局势,眉头皱起。

    心中冒出了一个跟陆叶同样的疑问,宁鹄为什么不逃?

    还没想明白,便听宁鹄那边厉喝:“师兄,事到如今,你还没看透吗?”

    安墨风嘴角溢血,手捂在胸口处,开口道:“不管怎么说,你先放了子言,他可是你看着长大的!”

    那被宁鹄提在手上,叫做子言的年轻修士也艰辛开口:“大长老,饶命!”

    宁鹄徐徐摇头,痛心疾首地望着安墨风:“师兄,你太让我失望了!当年你我资质相差仿佛,可我如今已是神海,而你呢?依然止步真湖,宗内的修行资源是你用的更多一些,可如今却是我的修为更高,你可知为何?”

    安墨风叹息一声:“老门主曾说过,资质上,你要强我一筹的。”

    “放屁!”宁鹄怒斥,“那老东西老眼昏花,连我是万魔岭暗子都看不出来,还能瞧出个什么?我今日便来告诉你,为什么我可以普升神海,而你不能。”

    这般说着,他猛地往前踏出一步:“因为你总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从未想过自己去拼一把!一代一代又一代,你总

    令领仙强山普升上三品之列21你1你牙是过,求人不如求己,你莫要忘了,你才是

    仙霞山的宗主!”

    洪钟大吕般的怒喝让安墨风微微失神,回想自己这数十年,似乎正如宁鹄所说的那样。

    在意识到自己久久无法踏足神海之后,便将希望寄托在了底下的弟子们身上,自身失去了拼搏和上进的念头。

    宁鹄又开口道:“上一代你将希望寄托在那姓钟的小子身上,结果呢,才刚晋升云河便早早夭折了,这一代你将希望寄托在子言身上,他运气比姓钟的小子要好,如今已是云河三层境,可你又怎能保证,他不会过早夭折?哪怕他真的一路平稳地修行到了真湖九层境又怎样?你能保证他就一定可以普升神海?”

    “我可以的大长老!”那叫子言的年轻人大声喊着,“我一定可以的!”

    “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宁鹄淡淡开口,手上一用力,子言立刻无法出声,他抬眼看向安墨风:“师兄,你是有晋升神海的可能的,只是你的心性和锐气已经被磨灭了。”

    安墨风叹息:“如今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自然有意义!”宁鹄忽然笑了起来。安墨风陡然察觉不妙,惊问道:“你要做什么?”

    “斩断你心中的期望和念想,你就只能靠自己了!”

    话落时,宁鹄手上一用力,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子言的颈骨被捏碎,眸中的神采迅速暗淡下去。

    虽说宁鹄之前大开杀戒,杀了数十人,但谁也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会对子言痛下杀手。

    因为往日里,这爷孙二人的关系是极好的,子言几乎可以说宁鹄看着长大,一力教导出来的,宁鹄算得上他半个师尊!

    便是如此,宁鹄说杀便杀了,狠辣干脆的令人惊速。

    丢破布一样将子言的尸体丢在一旁,宁鹄厉喝:“师兄,能不能保住仙霞山,就看你自己了,你可要快一些!”

    话落瞬间,便朝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扑杀过去,神海境大修如此肆无忌惮的出手,那些仙霞山弟子怎能抵挡,瞬间死伤一片。

    “住手!”安墨风身边几个身上有伤的长老勃然大怒,再不顾彼此间实力的差距,纷纷朝宁鹄冲去,欲要阻扰。

    安墨风本人却仿佛傻了一样,站在原地,眸光混沌而又混乱。

    “阻止他!”

    另一边,几乎在宁鹄出手的瞬间,庚武王便一声令下,率先冲杀了出去,小队众人紧随其后,立刻加入战团。

    一时间,大战迭起,灵力激荡。算上仙霞山的真湖境长老和甲三小队的成员,在场真湖境共有八人,其中庚武王还是个真湖九层境,如此阵容,倒也勉强可以跟宁鹄斗上一斗。

    但依然有些不是对手。

    一个大境界的差距是极为恐怖的,所以即便陆叶这边占据了人数上的优势,场面也处于劣势。

    好在甲三小队几人配合默契,这才没有出现人员上的伤亡,尤其是实力最强的庚武王,一身实力全开,几乎凭一己之力牵制了宁鹄三成的精力。

    陆叶没有甲三小队彼此间的默契,所以尽量都不去打乱他们的配合,再加上他修为最低,所以自大战开始便在外围游走。

    并非惜命,而是在等待机会。动用手中那件异宝的机会!

    宁鹄一直没有催动神念,并非不能,而是哪怕作为神海境,催动神念的消耗也是极大的,尤其他还只是一个神海两层境,此为了r出自然不会贸然再动用自己的杀手锏。

    这就给了众人纠缠他的机会。

    但战况不可能一直这样持续下去,短短不到半盏茶的激战,仙霞山两位真湖境长老已先后扑倒在地,生死不知。

    甲三小队这边,庚武王七窍流血,康更是爱到了术法的反噬,体内灵力紊乱,一时难有作为,沐筝这涸女修就更不济了,小队中除了陆叶之外,就属她修为最低。

    方才一时不察,被宁鹄一拳轰在腹部,已经飞出了二十丈远,此刻正背靠在一面墙壁上,不断咳血,显然已经没有余力再战。

    反倒是修为最低的陆叶状态最好。一来他一直在外围游走,绝不与宁鹄硬碰硬,没有给他重创自己的机会,二来凭借月返和御守灵纹,他最起码能在如此大战的余波保自己不失。

    苦等的机会一直没有到来,己方阵容却要先崩溃了。

    —旦等庚武王等人被重创到没有还击之力,那所有人恐怕就只能洗干净脖子等死。

    “队长,律法司征调的人手再不来的话,我恐怕要先走一步了。”萧入云一边怒吼一边艰辛抵挡宁鹄的狂攻,手臂上骤然传来清脆的声音,却是臂骨被打断。

    他之前虽然主张即刻退走,甚至在陆叶动身时阻拦,更不惜动用卫令,但真的战斗起来却是丝毫没有含糊,有好几次都替陆叶挡下了攻击的余波。

    “再坚持片刻,人已经在路上了。”庚武王回应。

    似是这句话让宁鹄感受到了危机,他眉头—皱,没了继续纠缠下去的心思,下—瞬,神念涌动,化作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朝庚武王轰去。

    而就在他动用神念攻击的一瞬间,苦等多时的陆叶睡子一亮,也同时催动了神念,手中一柄几乎透明的无柄小剑攒射而出。

    灭神剑!

    这件花费陆叶足足两万六千点战功兑换来的异宝,才是他敢来对抗宁鹄的底气所在。

    灭神灭神,灭的就是神念!

    他不清楚这件异宝到底有多大威能,再加上己身与宁鹄之间的修为差距巨大,所以一直不敢轻易动用,也一直在等待。

    等待宁鹄催动神念的那一瞬间!

    灭神剑化作一道锐利光芒,瞬息间便掠至宁鹄面前,破了他的神念攻击。

    宁鹄不由闷哼一声。

    这就是神海境神念交锋的凶险了,神海境虽然诞生神念可在对敌的时候也轻易不会催动神念攻击,因为很容易给敌人可趁之机。

    宁鹄也没想到,在场修为最低的小子居然有针对他的手段,这一时不差之下,神念被破,脑海骤然—疼。

    原本他一道神念攻击是冲庚武王去的,真要完全施展出来,哪怕庚武王修为不低,也必然要失神当场,生死难料。

    然而在神念被斩破之后,庚武王只觉脑海微微晕眩了一下,便相安无事了。

    反倒是宁鹄那边,强忍着神念被斩破的疼痛,抬手就夹住了灭神剑。

    见得此幕,陆叶心都凉了。

    这是他用来对付神海境的依仗,是他花费两万六千点战功从战功阁内兑换出来的异宝,本对其抱有莫大指望,谁知结果竟是这样。

    就在他以为灭神剑名不副实的时候,被夹住的异宝本体上,骤然斩出一道细小剑光。

    剑光斩进宁鹄的额头处,却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反而像是无形之物,在与他接触的瞬间消失不见。

    可宁鹄却仿佛像是被人迎面轰了一锤子,脑袋猛地往后一扬,身形踉跄后退,不自主地松开了灭神剑本体,同时口中传出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突发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却也知道,那必然是陆叶祭出的宝物的功劳。

    庚武王对战机的把握妙到巅峰,几乎在宁鹄身形后退的瞬间便欺身而上,双拳贯出,灵力爆动。

    轰地一声

    宁鹄干瘦的身躯飞了出去,半空中口喷鲜血。

    一道道剑光追星赶月一般追了过去,却是康远桥的飞剑。

    陆叶也提刀在手,一招繁星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