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穿越有点早 青铜老五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大戏

    见到娄晓娥出来,楚恒连忙对她招呼道:“诶,正好娄姐,我朋友给我送了点汽水,你搬一箱回去。”

    “不成啊,恒子,我这有急事,你等京茹回来了让她搬吧。”娄晓娥僵笑着冲他摇摇手,猛地加快脚下步伐,慌里慌张的从他身边匆匆走过。

    “这一个两个的,可真是有意思,给东西都不愿意要。”楚恒有些懵了,奇怪的看着娄晓娥仓惶的背影,挠挠头抹身往回走。

    进屋后,他便把事情抛到了脑后,忙从五斗橱里拿出他从一位病友圈大佬那里顺来的祁门红茶,给方玉春泡了满满一大壶。

    俩人喝茶闲谈了一会,忽有一道高挑的身影从大门外走进来,正是轧钢厂的厂花于海棠。

    方玉春坐的位置冲着窗外,抬眼一瞧竟然是她,扬了扬眉道:“唉?这不于海棠嘛?她跟你一个院啊?”

    “于海棠?”楚恒都好几天没见到那姑娘了,闻言回身看了眼,正好于海棠也往他这屋里望着,俩人瞬间就对视上了。

    于海棠笑眯眯的对他眨眨眼,转过了头继续往里走。

    他也礼貌的对姑娘笑了笑,便迅速转回身,对方玉春说道:“她不住我这院,不过她姐姐在这,估计是来串门的,你怎么还认识她呢?”

    那姑娘跟许大茂那点破事,他是只字未提,楚主任一般不爱在背后说人是非,除非忍不住了。

    “嗐,我也是前一段才知道这姑娘,是我大哥孩子看上她了,就托我找人去给说的媒,可这姑娘连人都还没见,直接就给拒了。”

    方玉春抿了口茶水,无奈的叹了口气:“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我那侄子要模样有模样,要工作有工作,人愣是瞧都不瞧一眼。”

    “女人心海底针。”楚恒听后咂咂嘴,也很好奇这姑娘到底在想什么,放着那么老些俊后生不选,偏偏看上了二婚许大茂!

    真不知道他到底哪好。

    难道就凭那三寸不烂之舌?

    那这可就太肤浅了点!

    嗯,也可能是那姑娘见识少了点……

    此时,正在被他们谈论的于海棠已经来到后院,姑娘站在许家门口往里看了眼,便气势汹汹的拉开门走了进去。

    许大茂这时候正在家里呼呼大睡着,刘海中上回因为被于海棠顶撞了的事情,已经给他放了长假,他现在除了睡觉也没旁的事做了。

    于海棠进屋后,就径直的来到床边,她低头看着睡得跟死猪一样的男人,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伸出手就在他腰间软肉上狠狠拧了一把:“你还有心思睡觉!”

    “哎呦喂!”

    许大茂顿时就惊醒了,他痛呼着坐起身,苦着脸看着面带不悦的姑娘:“你看嘛啊这是?谁又惹你生气了?”

    “除了刘海中还能有谁?今儿他又跑去广播站找我絮叨他儿子那事了!”于海棠气呼呼的坐到他身边,扭头问道:“你不是说有办法收拾他吗?到底真的假的?”

    “老东西,真特么找死啊!”许大茂一听也来气了,狠狠咬了咬牙,说道:“你放心,我这头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不出两天,我保准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真的?”于海棠有些不信了,这家伙前几天就说要收拾那老头,到现在都还没动手呢。

    “你就等着瞧好就行了。”许大茂嬉皮笑脸的贴上去,胳膊顺势揽住姑娘纤细的腰肢:“诶,你可别忘了你的承诺,等我收拾了那老家伙,你就嫁给我。”

    “我说话向来算话。”于海棠一把拍掉他的手,起身就要离开:“那我就回去等你好消息了。”

    “你急什么啊,待会再走呗。”许大茂万分不舍的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等你收拾了刘海中,什么事都好说。”于海棠娇媚的白了他一眼,就潇洒的离开了许家:“接着睡吧你。”

    “啧,这妮子。”

    望着那窈窕的背影,已经离婚多日的许大茂顿时就有点压不住火了,哪还能再睡下去。

    他下床抽了根烟缓了一会后,鬼鬼祟祟的炮到门口瞧了瞧,接着便紧紧锁上家门,回屋里钻到床底下,从地下挖出来的暗格里拿出之前被他藏起来的半袋金银珠宝跟钱钞。

    “哗啦啦。”

    许大茂得意的翻了翻包里的东西,沉吟了一下便从包里拿出四根最小的金条出来,然后就重新把包塞回了床下暗格。

    他看了看时间,见已经不早,抹身把金条装进一只小袋子里,又把袋子塞进提包,便匆匆离开了家门。

    “叮叮当当!”

    正在家里跟方玉春聊天的楚恒突然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金属撞击声,下意识的回身看了一眼,见那动静是从许大茂身上发出来了,眼睛顿时就是一亮。

    等了这么久,大戏终于要开始了么?

    又能再捞一笔了,好开心!

    ……

    翌日,晨光熹微。

    楚主任吃过早饭后,就悠悠闲闲的离开了大杂院,计划着等会做完了交接就去找连老头,让他带自己钓鱼去。

    中院的刘海中刘组长此时也刚好吃完饭,公务繁忙的老头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思考着今天的工作事项,准备再接再砺,再创辉煌。

    怀揣着升官的梦想,老头斗志昂扬的出了家门。

    没成想他刚一到单位,就被李富贵给叫了过去,然后就稀里糊涂的降了职,从组长变成了副组长。

    至于说理由,可能是因为左脚先进的门,也可能是因为多喘了口气,谁在乎呢?

    而与之相反的是,他这头才降职,本该休假在家的许大茂却突然升为组长,而且还好死不死的正管着他!

    这对老头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

    “刘副组长,多日不见啊。”

    就在刘海中想着要去求李富贵给他换个小组的时候,许大茂突然来到了保卫科,满脸阴笑的与他说道:“你猜我接下来会说什么话?”

    刘海中此时还没有适应调转过来的身份,狠狠拍了下桌子,便指着这货怒斥道:“兔崽子少在我这阴阳怪气的,我冲锋陷阵的时候,你还特么不知道在哪呢,赶紧给我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