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界第一因 裴屠狗

第344章 徒手撼飞剑!(为上仙齐天加更)

    弓开满月,箭出连环!

    杨狱的反应动作何其之快,十分之一刹那的时间,他已然迸发气血,催动真罡,层层巨力勃发之下,射出了天意四象箭!

    风!

    这一门入手时间最长的箭术,直至此时也未至大成,风雷雨电四箭之中,杨狱仍只悟出了这一箭。

    然而多日修持,他在这一箭上的造诣,已几近大成!

    四箭迸发,更比音波更快!

    沧海不及抬头,气爆不及炸开,四道箭矢已裹挟着滚滚浊浪,犹如贯日长虹,坠落而下。

    砰!

    察觉到天意四象箭的瞬间,沧海已催发真罡、气血,欲要硬抗四箭,并趁机催发百步飞剑拿下此獠。

    【讲真,最近都在用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四道分明锁定了自己的箭矢,竟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之下,陡然折返!

    “这是?!”

    沧海动容,瞳孔收缩,在这一瞬间,他居然也感应到了百步飞剑的气息。

    百步飞箭?!

    他心中一震,旋即目眦欲裂,大吼出声:

    “好胆!”

    然而,他的怒斥明显不会比箭光更快,几乎只是惊鸿一瞥,那四道箭矢已齐齐折返,携雄浑大力撞在了他的飞剑之上!

    轰!

    气血交融,心意相连,这一下撞击,直好似一颗落雷炸响在眼前,哪怕是沧海,都不由恍了一晃。

    却正看到抛飞的飞剑,以及自空中俯冲,探向自己飞剑的手掌。

    “要夺我飞剑?!”

    刹那间,沧海反应过来,不顾心神受创,干脆无比的发出长啸:

    “斩!”

    为了这一口飞剑,他耗费了半生的心血,将其生生推到了千锻的高度!

    其锋芒之声,纵是大宗师乃至于武圣,若敢伸手去抓,他也可斩断其爪子!

    然而,

    又是然而!

    就在他催发剑诀,欲要吞吐锋芒的同时,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瞬间降临,隔绝了他对飞剑的感应。

    什么?!

    望着气浪呼啸,罡气滚走的长空,沧海的心神有着刹那的空白:‘我的剑!!’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沧海大剑师果然好爽,那杨某人也只好却之不恭了!”

    白鹤展翅,气流翻涌,却无法阻拦声音的垂荡。

    “你……”

    听得这话,沧海面色一白又是一红,再也忍不住,张口吐出一口滚烫晶莹的逆血来:

    “杨狱!!!”

    怒吼声响彻全城,音如落雷,久久不息。

    唳!

    白鹤长鸣。

    “如此锋利?!这口剑,只怕已有千锻之数了……”

    鹤背之上,杨狱翻转手掌,剑痕深可见骨,几乎将他手掌切开。

    以芥子空间取物,必要真个接触,中间哪怕隔着自己的真罡,也是不成的,是以,他这次取剑,还是挂了彩。

    不过,以他此时对于体魄的操纵,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伤口就在缓慢蠕动中弥合大半,只留下一缕剑意所在无法痊愈。

    “千里送剑,真好人。”

    听着身后传来的怒喝,杨狱心中舒畅,但也不及与他纠缠了,因为余灵仙又逃了。

    这一月追逐中,他倒没真个与这位圣女交手,是以也不知其武功到底如何,可其遁逃的功夫,实在是独步无双。

    其中,有数次都避开了他的千里锁魂,正如此时,短暂的耽搁,他已失去了余灵仙的气息。

    作为一个常年躲在阴影之中的教派,怜生教的藏形匿迹之法,比之六扇门、锦衣卫都要高超的多。

    若非如此,以裕凤仙的手段,也不至于大半年都无法追上余灵仙。

    但杨狱也不慌,驱使赤眸白鹤下降,同时喂了大黑狗一粒丹药。

    换血层级的增加,武者可以强化体魄,而狗,同样可以,甚至于,这种强化比之武者自身还要来的立竿见影与夸张。

    狗的嗅觉,比之人类高不知多少倍,整体灵敏度更是超乎想象,而这大黑狗明显知晓自己的天赋所在。

    数月里,血气层级攀升之后,选择强化的,皆是嗅觉!

    如今,这头大黑狗的血气层级不过相当于‘气血如虎’,然而它的嗅觉,却足可于刹那间,嗅到方圆二十里之内的任何味道!

    是的,任何味道。

    无论是一千种,还是十万种!

    ……

    ……

    易容乔装、缩骨易形、气息改易、蒙蔽感知、气味掩盖……

    奔行之中,余灵仙用尽了教中所传授的所有法子,更丝毫不吝惜自己的内息、气血,发足疾行。

    然而,哪怕是这样,她心中仍是有些忐忑,不知道是否能瞒过身后那比狗鼻子还灵的杨砍头。

    甚至于,她都不知道自己能去哪,该去哪……

    呼呼!

    狂风之中,余灵仙有些迷茫,一时间有种天下之大,自己却无处藏身的可怖错觉。

    传说中六扇门的四大神捕,只怕也不如此了。

    过去的一个月里,她不止一次的认为自己已经摆脱了追踪,然而结果就是一处处据点被端……

    白州的几个据点,甚至有人怀疑自己背叛了教派……

    “沧海大剑师的百步飞剑独步龙渊,以其宗师手段,哪怕杀不得此人,至少也能阻拦一二吧?”

    余灵仙心中有些迷茫,不确定。

    该往哪里去?

    要不要去?

    焦虑迷茫之中,已是数日过去,这几日,她昼伏夜出,专走人多的地方,避免一切可能暴露的可能。

    “三天不曾看到赤眸白鹤的踪迹,我难道真的甩掉他了?”

    望着遥遥可见的白州州城,她心中惊疑,陷入犹豫。

    “余师妹还是留步吧!”

    突然,她的耳畔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一个身着素黄罗裙的清丽女子自一处林中转过,望向余灵仙,惊疑中带着嘲讽:

    “听闻有高手精准无误的端点了我六个据点,我还道教中出了叛徒,却原来是师妹带的路!”

    “林师姐……”

    余灵仙止步,认出来人,却正是总领白州教派事宜的圣女‘林素荣’。

    林素荣言辞锋利,带着怀疑:

    “听闻你这一年中,带着人端掉了你自己在青州的三十多个据点,我还不信。却不想,你又跑来祸害老娘!”

    “……”

    余灵仙一时有些无从辩解,沉默了一瞬,方才道:

    “你说是,那便是吧!”

    她本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面对这位一向与自己关系不好的师姐,就越发不想说话了,身累心也累。

    “老母座下二十七圣女,被人端掉老巢加下辖所有据点的,你还是第一个。牛师妹在云州那般恶地,都比你强!”

    林素荣冷哼一声。

    话音未落,远处就传来呵斥声:“奶奶的林素荣,老娘如今叫林文君!你再敢叫错,撕了你的嘴巴!”

    话落人到,一袭薄纱,娇柔妩媚,却正是怜生教云州圣女林文君。

    “林师姐也来了?”

    见得她,余灵仙面色方才缓和,勉强有了说话的欲望。

    “撕我嘴巴?”

    林素荣冷笑一声,却也没有刺激她。

    “余师妹,上次一别这才多久,怎么就混的如此狼狈?”

    见得灰头土脸的余灵仙,林文君心情大好:

    “听说你被人追杀了一年有余,真是可喜可贺……”

    “换你是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余灵仙心中气恼,却也不愿在此和她们争论,沉声道:“还是换处地方吧,此处不是说话之处。”

    林素荣两人对视一眼,也没反驳,嘲讽归嘲讽,她们此番要做的事,多个人帮衬总归是好的。

    “回总舵吧,这几日舵中无甚人,倒也适合交谈。”

    林素荣提议。

    “……换处别的地吧。”余灵仙下意识的环顾四周,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她。

    “呵呵!”

    见此,林文君直接嘲笑:“余师妹真被吓到了?”

    “那人,非同小可。”

    余灵仙面无表情。

    “不来也就罢了,来了,正好擒下来!听说那杨狱手里有道果,正好瞧上一瞧!”

    林素荣轻弹手指,转身离开。

    余灵仙微微犹豫,还是跟了上去。

    不过,林素荣话说的很慢,却也并未带两人前往总舵,而是就近寻了处据点进去,这是一座建立于城外的庄园。

    “呼!”

    直至此时,余灵仙方才松了口气,心中稍松。

    足月的追逃,哪怕有丹药进补,她也着实是筋疲力竭了。

    “前几日,老母有法旨传来,要我召集三州高手……”

    林素荣瞥了一眼余灵仙:

    “可惜,青州怕不是只有你一人了,齐龙生貌似早死了……”

    余灵仙心中发堵,却也发作不得,只得顾左右而言他:

    “老母法旨何在?”

    “法旨自然是阅后即焚。”

    见余灵仙如此不符合往常的神色,林素荣心中反而越发好奇了,她的印象中,这位师妹可从未如果柔弱过。

    当即就问道:

    “那杨狱到底武功多高,能将你吓成如此模样?听说他曾接下魏正先双掌,莫非已是熔铸百经的宗师?”

    林文君也饶有兴趣的托腮听着。

    因怜生教在青州的据点几乎全毁,对于青州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她们也知之甚少。

    “宗师……”

    余灵仙顿了一顿,神情复杂:

    “他尚未炼成气血熔炉……”

    “什么?”

    两女对视,皆瞧出彼此的惊愕与怀疑:

    “那他有何本事,能将你追杀到如此境地?”

    不怪她们两人不信,事实上若非亲身经历,余灵仙自己都不信。

    她们二十七人,是从无数人中挑选出来,天赋最佳的女婴,用尽诸般宝药栽培,且得老母亲自传功的。

    放眼天下,也足可道一声天赋一流。

    裕凤仙也就罢了,此人疑似出身张家,更悟出了不败天罡,余灵仙不敌也就罢了。

    还有人能以同阶之身,将其追杀到如此惨淡的境地?

    “他……”

    余灵仙张口欲言,突的升起警兆,熟悉的声音又自飘忽而来。

    “圣女这是要借杨某之手铲除异己吗?”

    音随风落,人也至。

    杨狱立于堂屋之前,环顾屋内三女,神情微妙:

    “也不是不行,不过,得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