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界第一因 裴屠狗

第724章 无上之争

    “人亡,道消……”

    大佛山巅的风,似乎有刹那的停滞。

    梵如一立于石林之间,神情微妙,有着遗憾,也有着期待。

    从秦末直至现世,三千余年间,强者层出不穷,可真个可称呼无上大宗师,对于后世产生巨大影响的,只三人而已。

    陆沉、达摩、邋遢道人。

    无数后人都有过猜测,以种种论证来评定三人的高低。

    可那,总归是猜测而已。

    如今,他却可见证这两尊无上大宗师的碰撞了。

    只是……

    看着山巅风中的老僧,梵如一心下有着淡淡的可惜。

    即是可惜自己没有了与这位禅宗大宗师交手的机会,也是可惜两人并没有平等交手的机会。

    眼前的达摩,纵然灵智不昧,可终归早已坐化于两千多年前,纵然于这幻境生灭间有着莫大的增进。

    可比之虚空之中的那位陆先生,就……

    “仙佛尚有灭度时,天地也难脱劫数。陆某自也有人亡道消之日,这并不算什么,你也不必危言耸听……”

    虚空之中,似有一方道台若隐若现,他自云端垂眸,轻哂:

    “可惜,你看不到那天了。”

    呜!

    佛音禅唱高亢到了极点,竟也似神哭鬼嚎一般,那无形大手,直如传说中的天龙探爪,威势雄浑到不可思议。

    遥隔云海长空,山林大地都为之震颤。

    “阿弥陀佛!”

    淡淡的金光交织重叠如浪般不住翻涌着,达摩双手合十,心意合一,迎着那至刚至强的千古第一神掌。

    他面无波澜,只是望向北方的眼神中,有着不易察觉的涟漪:

    “老衲已然,看到了……”

    ……

    ……

    轰!

    这一刹那,天地在杨狱的眼中,都变了模样。

    荒野、灌木、山峰、云霞、寒风……

    目之所及的一切,此刻都以极度缓慢的速度运作着,而随其凝神,万物似在此刻剥离的外相。

    凭借着佛像上莫名的加持,杨狱第一次,看到了仙魔幻境的深层奥妙。

    一重重的光影交织纠缠着,罩在现世的天地之上,如水中倒影,真实而又虚幻。

    ‘这就是悟道吗?’

    杨狱心中泛起了这个念头。

    同时,他竟然捕捉到了散逸于虚空天地之中的各种逝去的信息!

    恍惚之间,他只觉自己变成了前世的接收机,能够轻易的捕捉到各个不同频率下,不同时代,不同人在同一处地方传递的‘信息’。

    那是,存在过的信息!

    在这信息的灌输之下,他已然快到极点的思维,又高速运作起来。

    杨狱甚至觉得自己的颅内有火在燃烧。

    这不是错觉!

    这是,思维与外来信息高速碰撞之下,燃起的思维之火!

    如此状态之下,杨狱只觉自己站在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高度,在俯瞰自己。

    “天意四象……”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天有四季之时分,人有生老病死……”

    “四象万象,万象四象,合冬入拳,称不得四象,合生老病死,春夏秋冬,四灵变换,方才是四象,拳……”

    “天意,天意……”

    “天意,如刀!”

    ……

    天意四象箭、老母想尔服气录、老母劈山精诀、金刚不坏身、不败天罡……

    霸拳、神拳、天罡拳、青龙九杀、三杀剑法……

    曾经学过的,浏览过未曾真个习练的所有武功,都似化作了薪柴,供给那思维烈火,让其熊熊燃烧不灭。

    【劈山精诀:第九品】

    【神拳:第九品】

    【天罡拳:第八品】

    【三杀剑法:第八品】

    【百步飞剑:第九品】

    ……

    思维的剧烈碰撞之下,一门门武功,接连突破,彼此之间的精髓在碰撞、在互补。

    过去的两年多,他多次尝试,也只勉力捏合在一起的诸般拳理,在此刻,尽入火中。

    并在这熊熊火光之中,真正的有着融合之倾向。

    ‘悟道……’

    莫大的悸动在杨狱的心中泛起,且迟迟不退。

    咔擦!

    直至某一瞬间,他的耳畔传来一声铜镜碎裂之声。

    那是其手掌托举的无面目佛像在开裂,如未烧制好的陶俑,自头颅至脚下,尽是斑斑碎痕。

    也是虚空!

    刹那回神间,杨狱看到了眼前虚空在开裂,并四向扩散,无尽蔓延。

    近处的灌木野草、远处的高山巨石、更远处的城郭与车马……直至,极高处的天空!

    无可计数的裂痕,横七竖八,纵横交错,覆盖了整座仙魔幻境……

    “幻境在

    崩灭?!”

    杨狱心头一震。

    此方仙魔幻境之根本,在于达摩与其慑服的三妖,是那位佛门大宗师的精神意志,与道果。

    正常来说,幻境的消失,是如迷雾渐渐稀薄,这碎裂……

    “出事了?!”

    念头一闪而逝,伴随着佛像的寸寸开裂,杨狱从无所不知的‘悟道’之境跌落下来。

    霎时间,无可形容的巨大空虚充塞了他全部的心神与感知。

    让他几乎咳血。

    但几个刹那,他已然稳住了心神,强自忍耐着因巨大落差而显得空虚的悸动。

    借着那未有全部散去的异种气机,他极目眺望,看向了幻境碎裂的源头,

    大佛山。

    他,看到了一只大手。

    一只似有似无,好似罡风云流交织而成的巨大手掌,从龟裂如蛛网般的天穹上探下。

    于大地之上投射出足可囊括群山的莫大阴影!

    “这是……”

    分明是于冥冥之间的感知到的,杨狱却觉瞳孔都在剧烈的收缩着。

    恍惚之间,在那龟裂的穹天之下,翻涌的云海之间,他好似看到了一方道台,盘坐着一尊朦胧的身影。

    朦胧的雾气缭绕间,其五官面目不可见,只依稀见他体魄修长,青衣长发,一双暗金色的眸子,现出重瞳之相。

    云雾间,他的身影似有似无,可其人的气息,却真个苍茫混洞,如地似天。

    似大佛云中卧,若神临九天,一臂轻抬,五指按压,就似神龙探爪,日落中天,不疾不徐,却恐怖的难以形容!

    好似在他这一按之下,群山大地都要齐齐下陷,地覆天翻!

    “大日如来神掌!”

    一个念头还未闪过,杨狱立身之山林已经彻底破碎,没有留给他反应的时间,整个人已被一股无形气机排斥了出去。

    气机加身的刹那,杨狱心头一震,这气机,他十分熟悉,正是来自于那位佛门大宗师。

    “他……”

    跌出幻境的刹那,他极目遥望,借助那佛像之上流溢而出的最后一缕气机,他再度看到了大佛山。

    看到了那盖覆穹庐的巨大手掌下,那渺小若尘埃的灰衣老僧。

    他,似也有所察觉,合十双手,微笑点头,似在告别。

    “阿弥陀佛!”

    ……

    ……

    砰!

    似是撞破了什么无形的屏障,戒色闷哼一声,收回了空抓的手掌。

    斑斑裂痕之下,是大片翻涌的迷雾,这方仙魔幻境之中的草木、山林、乃至于云海天空,全都在以极快的速度消失。

    他极力想要留下,想要抓住什么,却仍是被无情的排斥出来。

    一步而已,已是两重天地。

    “祖师……”

    纵然早知有这一天,戒色仍是止不住心头酸涩,眼前似被薄雾笼罩住了。

    但他还未来得及伤感,已是陡然扭转身子,避开了按向自己肩膀的手掌。

    “踏雪无痕?!”

    身后传来惊咦之声。

    戒色转身,就见得山林前后,以大蟾寺虚静大禅师为首的一众和尚,江湖武人,尽数在列。

    而看其模样,似乎远比自己回来的要早许多?

    “戒色!”

    一手落空,那老僧怒目而视,厉声呵道:

    “戒色!你竟敢偷……学我大蟾寺绝技?!”

    那老僧惊怒至极。

    踏雪无痕,乃是大蟾寺三十六绝技的上十二绝技之一,千年之前,大蟾寺惊变后,寺中也失却了此门绝技。

    此刻见得戒色使出,如何能够平静?

    只是他到底知晓他是从何处学来,怒火上头,也还是将‘偷’这一字咽了下去。

    “踏雪无痕!他竟然学了踏雪无痕!”

    围拢而来的一众和尚,不止是大蟾寺,无量宗,烂柯寺的和尚,也多是色变。

    千年之前,大蟾寺分家,无量宗、烂柯寺,其实都是禅宗祖脉分支,而伏龙寺,不过是旁系别支。

    甚至根本没有资格分到达摩祖师亲传的诸般神功绝技。

    “祖师亲传,尔等何许人也?也敢有所质疑?”

    话落,以戒杀老僧为首的伏龙寺十数人,尽皆现身,护在戒色左右周身,皆冷然看向那怒斥的老僧。

    “你!”

    那老僧勃然大怒,正欲发作,就被虚静拦下。

    “虚一师弟,不可造次!”

    轻斥一声,虚静平复心神,道:

    “大师误会,祖师传功,我等怎敢有丝毫质疑?只是这踏雪无痕,我寺中失传多时,陡然得见,心情不免有些激动罢了。”

    “那,是贫僧误会了?”

    戒杀哂笑一声,却也不想多说,一抖僧袍,作势欲走。

    呼~

    山林间有风声呼啸。

    “阿弥陀佛!”

    虚静合十双手,其身后诸寺僧众,也都立身不动,虽不发一言,却也未让开道路。

    “呵~”

    戒杀冷笑:

    “怎么,诸位是要将我伏龙寺众僧,全部留在此间吗?”

    “事关宗门传承,禅宗兴衰,老衲也别无他法,还请大师见谅……”

    微微一叹,虚静看向伏龙寺众僧,或者说,戒色:

    “自千年前寺中大乱以来,我禅宗每况日下,不要说重复当年盛况,便是与‘离宗’之间的差距,也越发巨大……”

    他叹息。

    身后的一干和尚,也都神色黯然,甚至包括了无量宗、烂柯寺众僧。

    两千年前,禅宗何其之盛?

    达摩祖师东渡重洋而来,肃清天下妖邪,传播精义,那时节,不说寻常信众,纵然帝王将相,也不乏虔诚信徒。

    中原十道地,几无可比肩者。

    然而,千年之前,寺中大乱,不知名人士打破山门,肆意杀戮抢夺,最终,不但使得三宗分家,也失却了诸多神功秘籍。

    以至于,其后千年始终难以恢复元气,甚至于近两百年来,被以梵如一为首的‘离宗’压的喘不过气。

    “离宗……”

    戒杀眉头微皱,正要说话,身后的戒色,已然从黯然中回过神来。

    “师尊,诸位大师。”

    十数年风霜,曾面如冠玉的小和尚,已颇有几分沧桑在脸上,他微微躬身,走出师尊的庇护。

    “承蒙祖师看重,传授禅宗绝技,但晚辈愚钝,不堪重任,这诸门绝技,自不会藏私……”

    话到此处,一干和尚神色都有变化,戒杀微微皱眉,对面则多有喜色。

    “我等惭愧……”

    见那小和尚转身从包袱中掏出笔墨书写,便是之前怒斥的虚一老和尚,也不由动容。

    伏龙寺众僧虽都皱眉,但也无从阻止。

    此刻山林前后,大蟾寺、无量宗、烂柯寺的和尚多过他们二十倍,且其中不乏高手。

    一旦动手,几乎没有任何胜算……

    “阿弥陀佛!”

    看着奋笔疾书的小和尚,虚静微微躬身道谢,却又不由得看向山林深处。

    此刻,进入此方仙魔幻境的武林人士,多数已然出来,却还有两个未见踪影……

    而那两个人……

    想着,他还是开口道:

    “此地喧闹,不是书写之地,不如先出山林,寻一情景所在,再慢慢誊写?”

    “不必了……”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短短时间,戒色居然已经放下了笔,站起身来。

    “这是?”

    虚一老和尚忍不住前踏一步,目光如电,扫过纸张,就见得上无文字,歪歪扭扭的画着一堆小人,

    先是一愣,旋即大怒:

    “你敢戏耍我等?!”

    “虚一师弟!”

    虚静发天龙吟,震动山林,压下所有的杂音。

    看着戒色,他面色微缓:

    “小师傅,祖师传承于你,本与我等无关,只是,事关我禅宗安危,不得不厚颜相求……”

    “祖师传承了几多神功,老衲皆无贪恋,只想问一句,小师傅,可曾学得‘现世达摩经’?”

    “嗯?!”

    闻听此名,不要说大蟾寺的一众僧人,山林前后的一众江湖武人,便是戒杀等大宗师也不由得色变。

    现世达摩经,是禅宗根本法。

    禅宗千年,不知多少惊才绝艳的大宗师因此法缺失无能更进一步。

    以至于,在这天变将至,灵炁浓郁省却往日十倍的四百年里,禅宗一脉,也只出了‘广觉’这一尊武圣。

    “现世达摩经……”

    微微一叹,戒杀也无法再说什么了。

    呼!

    无需任何默契,山林内外,所有人的目光已然齐刷刷的落在了戒色身上。

    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换血武者的目光,足可威慑虎豹,骇破人的肝胆,此刻千人冷望,饶是戒色已有几分修持,也觉眼前发黑。

    “诸位大师……”

    戒色步履维艰,大口喘着粗气,他推开了欲要护持的一干师兄弟,迎着众僧的视线,回望:

    “你们亲眼看到了仙魔幻境的破碎,看到了祖师存神之地崩坏,却为何,

    没有半点关切呢……”

    一叹之后,山林间陡然静了下来,落针可闻也似。

    这一刹那,戒色的脸上闪过莫大的失落,过去的月余里,他不止一次向祖师解释,回护过众僧。

    可此刻……

    “小师傅……”

    虚静苦笑着低头,饶是他阅尽佛经,此刻竟也无言以对。

    而他的声音还未吐露,已然被陡降的寒流所冻结。

    “因为……”

    自山林间腾起的雾气之中,传出了回答:

    “披上僧衣的,未见得都是僧人,也有……”

    “黑了心的蛆!”

    ------题外话------

    晚安……《从柯南开始重新做人》,李四羊新书,不走寻常路,把日常番写成战斗番,综漫同人文,开篇柯南,后续还会写死火海、龙珠、鬼灭、一人之下等多部动漫,总有一款适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