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长安之上(讨逆) 迪巴拉爵士

第739章 是慌得一批

    风雨欲来。

    杨玄依旧优哉游哉的。

    时至下午,节度使府中来人,请示了些公事。

    “刘公呢?”

    杨玄有些诧异,心想这等事儿,不该是刘擎处置吗?

    小吏说道:“刘司马视线模湖。”

    这是被下毒了!

    !

    谁干的……杨玄马上想到了镜台的好手,“来人!”

    “郎君!”

    林飞豹等人出来。

    一股子煞气令小吏哆嗦了一下,“副使,司马的眼睛肿了!”

    “嗯?”

    杨玄盯着小吏,觉得自己的智商被羞辱了。

    老刘大把年纪了,且此刻风雨欲来,他怎会如此不小心?

    小吏吞吞吐吐,杨玄怒了,“说!”

    小吏被吓了一跳,“最近有个女子爱慕刘司马,每日在节度使府外等候。刘司马的娘子怒了,带着人来,和那女子厮打。”

    老刘……杨玄不敢置信的看着韩纪,韩纪微微颔首,“老夫知晓,赫连燕那边查过,那女子确实是爱慕刘司马,并无疑点。”

    “那刘公的眼睛为何肿了?”杨玄觉得老刘这是第二春来了。

    这等事儿在长安会被传为佳话,正头娘子也会与有荣焉,看看,老娘的老公大把年纪了,依旧有小姑娘喜欢,

    哎!这该死的魅力啊!怎么就挡不住呢!

    骨子里,这是正头娘子咽下苦水后,给自己找的台阶……社会风气在此,她们只能选择欢迎。

    但这里是北疆,刘擎的娘子当初选择跟着他来吃苦,这便是糟糠之妻。

    糟糠之妻不下堂!

    而且老刘的老妻颇为彪悍,这一下,算是撞枪口上了。

    “刘司马去劝架,挨了两拳。”

    刘擎在半个时辰后来到了杨家。

    “天气热,家中没多少存冰,今日来你家蹭蹭。”

    老刘故作洒脱,但那青肿的右眼却深深出卖了他被赶出家门的事实。

    “让厨房弄几个好菜。”杨玄安排了好酒好菜,爷俩坐下对饮。

    刚举杯,一个虬龙卫进来。

    看样子是准备附耳说话,杨玄说道:“说!”

    虬龙卫站直身体,提高了嗓门,“城外来了两个镜台的好手,被百姓举报,周俭一人一刀,斩杀那二人。”

    杨玄:“……”

    他正想着让周俭献上个投名状,没想到这人这般自觉。

    杀了镜台的两个好手,以后,除非伪帝这一系滚蛋,否则,周俭便是长安的敌人。

    这人,知趣啊!

    杨玄不禁再度感谢老黄的推荐。

    虬龙卫没走。

    “喝一杯?”杨玄问道。

    刘擎蹙眉,觉得杨玄对护卫太亲密,太随意了些。

    仿佛就是一家人。

    正事儿说完了,虬龙卫笑嘻嘻的道:“不了。对了郎君,周俭的修为……”

    他竖起大拇指。

    不会是个上等好手吧!

    风雨欲来,一旦和长安闹崩,以后杨玄出入都得小心再小心。

    这等时候,他最想要的便是好手。

    屠裳这个级别的?

    杨玄问道:“多高?和老黄如何?”

    虬龙卫说道:“难说。”

    艹!

    赚了!

    赚大发了!

    杨玄举杯,红光满面的道:“刘公,饮酒!”

    刘擎也为他高兴,喝了一口酒水,“以后出行小心些,不但是北辽那边想要你的命,长安那边也是如此。”

    “就怕他们拿不走!”杨玄吃了一片烤羊肉,觉得火候老了些,厨子看来需要敲打一下了。

    刘擎抿了一口酒水,“两个镜台的来了,这是前哨。”

    “虚虚实实嘛!”杨玄笑了笑。

    “田晓和你玩兵法,老夫怎地想着就想笑。”刘擎捧腹大笑。

    老爷子,悠着点啊!

    杨玄赶紧敬酒。

    刘擎端着酒杯,“哎哟!乐呵的老夫哟!他和你玩兵法,却不知你早就提防着这一手,在城外撒了许多人马。这不是送死来了吗?哈哈哈哈!”

    杨玄微微一笑,“那些人久在长安,却不知这个天下。”

    不过,他不会轻敌。

    “来人!”

    “郎君。”一个虬龙卫进来。

    “告知韩纪,安排人去寻田晓等人。”

    “是隐秘还是……”

    “大张旗鼓的去做,别担心。”

    都要撕破脸了,他怕什么?

    虬龙卫出去,刘擎叹息,“你这是要逼着他们翻脸?”

    “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

    杨玄举杯,“刘公要好生养着身子,以后,咱们的路还长着呢!远着呢!”

    刘琴举杯,“有多远?”

    小崽子一直没和他说过自己的志向,刘擎有些好奇。

    “星辰大海!”

    ……

    田晓等人此刻距离桃县不过是一日多路程。

    本来会更早一些,可田晓早上让众人多歇息了一个多时辰,说是等人。

    “张毅二人应该来一个,人呢?”

    田晓勒住马儿,身后数百骑跟随,顿时马儿长嘶。

    前方是一条小河,河面上有桥,桥上有一个牵着牛归家的农夫。

    农夫扛着锄头,步履缓慢,却格外悠闲。

    鸟儿在空中飞过,叽叽喳喳的。一只鸟儿甚至落在牛背上,啄了几下,大概是觉得没啥好吃的,再度飞走。

    斜阳映照着这一切,让人不禁沉醉。

    田晓只是沉醉了一瞬。

    “有人来了!”

    远方来了一百余骑。

    马蹄声急促,百余骑停在了桥对面。

    人人佩刀,带着弓箭。

    为首的男子身后,两个背着麻袋的军士格外显眼。

    “田学士,那是王老二,杨狗心腹中的心腹!”身后,镜台的桩子低声介绍着。

    “我知晓。”田晓看着王老二,“此人据闻有些憨傻,对杨玄最为忠心。”

    “对。”桩子习惯性拍了一下马屁,“您真睿智。”

    “王守平日便是这般教你等的吗?”

    田晓摇摇头,忍住了粗鄙的评价。

    镜台能令百官色变,却不包括他这位皇帝宠臣。

    桩子干笑了一下,怒火不敢冲着这位发。

    镜台的主事方羽辙上前,“学士,要不,冲过去?杨狗胆子再大,也不敢冲着咱们出手。”

    田晓眯着眼,“长安太大,封锁不住消息。此刻杨玄定然接到了我等前来的消息。知晓我为何在半路滞留吗?”

    方羽辙摇头,真的不知道。

    “我在等杨玄的应对。他若是派人来动手,那么,便是有了反心。如此没二话可说,马上令人赶回去禀告陛下,准备大军进剿。”

    田晓笑了笑,“可上午风平浪静,说明他怯了。”

    这人,有些真才实学啊!

    众人暗自佩服此人的手段。

    方羽辙说道:“大唐立国多年,当今盛世,谁敢谋反?”

    田晓点头,“这等时候谋反,不用长安派遣大军,北疆的那些官吏,那些将士就能把他活擒了。哈哈哈哈!”

    他故意放声长笑。

    就是想试试对面的反应。

    王老二掏掏耳朵,“你喝多了?”

    笑声戛然而止。

    田晓并未恼怒,说道:“去个人。”

    一个随从策马往桥头去。

    “看看他敢做什么!”

    刚开始对峙是试探,此刻派人去,是进一步试探。

    方羽辙点头,对同伴赵久说道:“难怪被陛下看重。”

    赵久颔首,“这手段,进朝堂也能做一番事业。”

    前方,就在随从策马上了桥头时,王老二也吆喝一声,策马上去了。

    这座石桥不算窄,能容纳一辆马车同行,两匹马上去,小心些的话,问题不大。

    随从盯着王老二的手。

    传闻中,此人喜欢收割人头,身后两个披着麻袋的军士便是他的助手。

    所以,随从盯着王老二按在刀柄上的手。一旦他拔刀,没二话,咱跳河!

    剩下的事儿交给田学士来交涉。

    突然,一张马脸出现在他的视线内。

    王老二的战马突然冲着他的马儿龇牙。

    他的马儿有些慌。

    不!

    是慌得一批!

    “咬它!”王老二笑的很开心。

    战马真的张开嘴咬了一口。

    伊律律!

    马儿长嘶,带着随从滚落河中。

    噗通!

    水花捡起一大片。

    王老二勒马在桥头上,看着田晓等人。

    “这是何意?”有人不解。

    “没动手。”田晓微笑,“杨玄的心思,我猜到了。此人定然是胆怯了,但却不肯放弃权力,故而令人来示威,不,是耀武扬威。”

    “田学士,那咱们……”

    “不着急。”田晓笑了笑,“只等我等到了桃县,亮出身份,北疆军会如何?难道还能跟着他谋反不成?”

    我们是安全的!

    这个是底线!

    田晓说出了底线,大伙儿不禁心中一松。

    虽说来之前就做好了动手的准备,但谁愿意冒险呢!

    杨狗麾下数十大汉,据闻冲阵无双。

    为此,长安给了他们数百悍卒,便是要对冲杨狗的那数十大汉。

    加上镜台的好手,以及……

    方羽辙看了一眼在后面默不作声,浑身上下仿佛都笼罩着一层阴气的两个宫中老怪物,对此行的信心又多了几分。

    上次宫中出了个老怪物楚荷,被宁雅韵活生生捶杀。此次他们来了两个,这二人便是对付宁雅韵的利器。

    宁雅韵是杨玄最倚重的好手,他被两个老怪物拖住了,数十大汉被那些悍卒拖住了,杨狗还能如何?

    方羽辙心中一松。

    时光流逝,当太阳快要落山时,王老二策马回去。

    “走啦!回家吃饭!”

    “胆怯之辈!”有人骂道。

    随即众人过河。

    因为随行有大车,故而他们的速度远远不及王老二。

    天黑之前,他们只找到了一个村子。

    “今夜便在此宿营!”

    众人进了村子,有人去寻来了村正。

    “什么?”

    “我等来自长安!”

    村正茫然,用手指指耳朵,“小人耳朵不灵光,你说什么?大声些!”

    “我等来自长安!”

    “哦!你等来自哪里?广安?”

    交涉的小吏想吐血,喊道:“我等,来自,长安!长安!”

    村正抠抠耳朵,“小人听到了,不就是广安嘛!”

    “是长安!长安!”

    村正摇头,“知晓了,广安,广安。不过广安可和咱们没关系,诸位要借宿……”

    他看看众人,“抱歉得很,老夫不认识你等!”

    “给他文书。”

    “老夫不识字。”

    “长安两个字可认识?”

    “老夫只认得自己和妻儿的名字,哦!还有北疆二字。”

    有人骂道:“这人是故意的!”

    村正喊道:“有强人来了!”

    铛铛铛!

    村子里马上就传来了叫喊声,接着一个个村民带着各等兵器来了。

    青壮!

    老人!

    女人!

    连特娘的孩子都来了!

    还有一群狗,冲到了最前面,冲着他们咆哮。

    这村子,住不得了!

    “弄死几个!”有镜台的人冷笑。

    田晓摇头,“除非全数杀了,但凡走脱一个,杨玄就能借此闹起来。北疆,就会沸腾。而咱们,就成了罪人。”

    “走!”

    一群人出了村子,今夜只能露宿了。

    有人突然醒悟,“那王老二就守在桥上不让咱们过去,是故意的吧!”

    田晓点头,“这是让咱们今夜只能露宿!”

    村子里,村正叫来两个青壮,“你二人去桃县,见到官吏或是军士,就说有长安的消息禀告副使,赶紧去!”

    一个老人蹲在边上,油灯下,看着满脸的皱纹比树皮还粗糙,“村正,这些人,大概是陛下派来的。”

    村正冷笑道:“陛下又怎地?咱们北疆吃苦时,他在哪?”

    老人干咳一声,“那是皇帝呢!”

    “皇帝是皇帝,咱们也没杀人不是!他们来是干啥的?是想弄死杨副使。

    哎!你等想想,没有杨副使,咱们能借贷没有利息的种子钱?

    没有杨副使,咱们能买到低价粮食?

    做人,要讲良心嘞!”

    “狗皇帝!”

    “没错,狗皇帝!”

    山野小民,对皇权敬若神明。但当皇权站在他们的对立面时,这些山野小民会用最朴素的辩证法来决定自己的立场。

    简单!

    但直指人心!

    可肉食者啊!

    他们没心!

    所以,也猜不到这些蝼蚁般的小民在想些什么。

    第二日下午,当看到桃县县城时,田晓说道:“派个人去告知杨玄。”

    作为皇帝的使者,杨玄该出城相迎。

    有人过去,被军士拦截了。

    验证了身份后……

    “搜身!”

    官员大怒,“敢?”

    刀子出鞘,老卒狞笑道:“最近时常有北辽鹰卫扮作是大唐官吏来哨探,文书做的一模一样。你再哔哔试试?再哔哔,老夫就当你是北辽鹰卫。”

    官员闭嘴,举起双手,任由他们搜身。

    “这是下马威。”田晓冷笑。

    他不在乎这个。

    官员进城,直至节度使府,见到了杨玄。

    “迎接?”

    杨玄抬眸,官员看到了不屑。

    “让他自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