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李氏 死狗咦

第四十一章 输不起的战争和百年前后

    这是一次空前的灾难!

    这是一次输不起的战争!

    没有见一滴血的战争到底有多惨烈?这不是用任何词语能够描述出来的悲哀。

    第一阶段过程中,曼币的贬值预期形成。

    人们手中的财富为了避免即将到来的损失,于是开始疯狂的寻找着出口。

    消费大幅度上涨,各种奢侈品的消费程度显著提升。借贷金融在短时间内爆炸性上涨,形成了一种短暂的繁荣假象,而在这种现象出现后,大多数的金融机构都停止了借贷业务。

    第二阶段,在曼币改用浮动汇率制度后,象国的金融市场一度陷入混乱。

    民间出现恐慌性挤兑的同时,外汇市场曼币汇兑他国货币创有史以来最高记录,股市全面弹升,股价指数大幅度上涨。

    这种看似是牛市的背后,其实是一种极其惨烈的现实股市上涨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经济的繁荣和人们看好某只股票,而是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受到曼币突然贬值的影响,没有有效的渠道汇出或者购买贵金属,于是无奈只能投入股票炒作,使得股市大涨。

    第三阶段,全面的崩盘。

    国家对外支付能力缩水达八成,138家大型金融机构破产,占了象国金融机构的八成以上,其存款总额占全国总存款的五分之四以上。

    破产的企业达三万多家,六千万人的国家,失业人口达到930万以上。

    失业率暴增,同时由于物价大幅度上涨的原因,社会问题在短短两个月内井喷式出现,各种盗抢命案频发。

    紧接着,国家三大银行在汹涌的汇兑潮之下破产,各地的超凡者开始以最原始的武力来创造一个新的生态。

    近百年的经济增长化为灰烬,人民的财富被李明和国际游资洗劫一空,即使象国四季分明,但此时对于象国来说,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寒冬,而这个寒冬是会冻死很多人的。

    换一个视角来看的话,李明仅仅用原先九分之一左右(不考虑折损)的贷款就全部还了当初的借款,同时一大部分用来入股的投资,此时本体公司已经破产,在简单的操作下自然而然的变成了李明的资产。

    联邦内真真正正的康采恩还没实现,但是在象国内李明已经做到了全面把控所有的命脉资产。

    而这个时候,作为赢家的李明刚刚安排完未来公司的事情。

    超凡币生物认证机构的陆续上线,未来公司大幅度预算的拨款,还有各种的相关事宜,这都是迫在眉头的事情。

    “这次的事情快要告一段落,超凡币也公之于众了,所以大家也该忙起来了。”

    金钱大厦的十三楼中,李明向自己面前的各位一一做着安排。

    “小姝,这笔巨大的资金,我已经让李驭买入联邦币,尽快的促使联邦币的升值,紫钧他们借我们的资产也即将到账,大通曼哈顿银行现在除了储蓄之外缩小借贷业务,现在的目标是攒钱。”

    “余南,你这边还是想办法储备我们自己的武器库。”

    “李白夜,虽然黑水安保这边已经被政府插手,不过我们自己的私人安保体系也要建立起来。”

    “司司,未来公司和文仓的事情就交给你来统领了······”

    众人都接到自己的任务之后,唯独安仔李明没有做安排,于是发声道,“明哥,我呢?”

    李明呵呵一笑说道,“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做,为了炒起超凡币,我们要打造一个有趣的游戏。”

    “游戏?”安仔诧异的说道。

    李明点了点头笑道,“等尘埃落定之后,你这边会是重头,我准备了100期,每期一个亿的奖金来进行这个游戏,现在你要做的就是配合小姝,将超凡币部署起来。”

    听到李明的话后,鱼青雨随即开口问道,“这时候,要去哪里?”

    “象国,是时候可以摘取胜利的果实了。”李明哈哈笑道。·

    ······

    几个月时间,鲁迪全力的推进着反垄断法的施行。

    距离新一届的大选只剩下了半年的时间,而这个时间段便是争夺支持率的角力阶段。

    相比上一届竞选来说,原本没有什么对手的鲁迪,此时却遇到两名极其强劲的总统竞选人。

    一名是辉格党的竞选人,紫钧的父亲紫项明。另一位是共和党竞选人汤姆。

    虽然这个时候,鲁迪仍旧以百分之六十多的支持率遥遥领先,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厮杀才刚刚开始。

    面前的烟灰缸里的烟蒂已经隆起了一座小山包,鲁迪有些难过的咳嗽了两声,用沙哑的声音对身旁的幕僚长说道,

    “启动爱国者法案吧,时间不多了,也到时候分出个胜负了。”

    大选掀起后,很多的事情就无可避免。

    资本掀起的浪涛下,自己终究会成了一艘在海浪中被拍打着的孤帆。

    但是现在,我!鲁迪,不是别人,我是联邦的三军统帅!是整个联邦中权利最崇高的人!

    “但凡是企业,但凡是那些富可敌国的商人,我就不信他们能经得起查。”鲁迪在说出这番话时,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

    很多人年龄越大面相越是狰狞,而追究其原因,便是因为他们的心是混乱的。

    幕僚长脑海中突然闪过了这段不知道哪里看到的话语后,随即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安排。”

    税收、安全、保密、规章、制度、流程。

    拿着答案找证据,按照规章找漏洞总是能找到问题的,而这些被找到的问题在上纲上线和刻意发挥下尺度总会显得那么自由。

    看着幕僚长离去的背影,鲁迪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已经是在赌了。

    只有打得那些资本家退休,自己才能连任,才能够改变联邦的现状,才能够让自由之声和当初自己竞选时所说的誓言响彻在这片土地上。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就现状来说已经说不清了。

    再次试图抽出一根烟,可面前的烟盒里此时已经空空如也。

    鲁迪叹了一声气想道:或许正如李明那小子所说的那样,人最后都会在追寻自我满足的道路上寻找自己能够填满自己的欲望。

    ·······

    一张方桌前,叶公正半寐着,用筷子夹着一粒花生米放进嘴里。

    使劲嚼了一口后,叶公缓缓地睁开眼睛,朝着面前的灯光找不到的阴影处说道,“人找到了吗?”

    “找到了。”阴影中的声音回答道。

    “百年前,我们几家就杀过皇帝,所以不要太紧张,这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叶公抄起面前的酒壶放进了嘴里后,抿了一口缓缓说道,“百年后,我想杀个总统试试,所以大伙要帮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