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西游,我体内有九只金乌 可怜的懒虫

七七七 玉帝,玉的来历

    似这种天地隐秘,没有比当事人更加了解内幕的了。

    “哎,有什么好说的,无非是我被昊天那个狗东西给阴了。”

    提及远古旧事,刑天的语气突然变得愤愤不平起来,好似受了很大的委屈。

    “怎么说?”

    本来只是随口一问,可一听刑天这么说,姜尘显得更加好奇了。

    这里面,有事啊!

    “罢了,此事虽然丢人,但也没什么不好对人说的,今天有空,便给你说说,也好让你知晓昊天的真面目。”

    “什么傀儡,软脾气,都是假的,昊天也是一个老阴逼。”

    看得出来,这件事刑天憋在心里很久了,迫切的想要发泄出来。姜尘只是开个头,他自己就迫不及待的向姜尘道出了事情的始末。

    “这件事,得从当年为争人皇之位,蚩尤与轩辕大战的时候说起。”

    “彼时,蚩尤掌握九黎部落,更有不少炎帝部落的附庸追随,实力极为强大,远胜于当时的轩辕。”

    “不过,轩辕乃是太古人族先贤转世,得人族气运加持,为天定的人皇。是以,轩辕一方虽然势弱,但因为得到天命的缘故,获得了诸多势力的帮助。”

    “其中最强的,当要属以阐教弟子为主的玄门势力了。其次,就是以龙族为主的先天种族了。”

    “轩辕一方的势力虽不如蚩尤,但架不住他的援手多,所以,渐渐的,胜利的天秤开始向轩辕一方倾斜,蚩尤败势已显。”

    “蚩尤虽是炎帝后裔,但也是我巫族的后裔,见他被人如此欺负,我心中气不过,便带领巫族高手过来帮忙。”

    刑天说了半天,依旧没有进入正题,好似在单纯的讲史,但姜尘心中对他说的这些,颇为不以为然。

    刑天话里话外,都在贬低轩辕人皇,抬高蚩尤,无外乎再表达一个意思,那就是蚩尤比轩辕更有资格成为人皇。

    若是不知道的人听了刑天的话,或许会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但姜尘是人王,岂会被他三言两语的给忽悠住。

    事实上,就是没有轩辕,蚩尤也成不了人皇。很简单的道理,三皇乃是人族的基石,必然要是纯粹的人族出身。

    三皇中,伏羲天皇乃是圣母女娲的兄长,谁敢说他不是纯正的人族?地皇神农乃是人祖嫡系后人,轩辕人皇乃是太古人族大贤转世,他们三人象征着人族的正统,自然有资格成为人皇。

    而蚩尤,却是人族与巫族的后裔,他身上的人族血脉不纯,在那个时代,这就是他的原罪,所以,无论他多么的强大,也没有资格成为人皇。

    只有在没得选的情况下,似蚩尤这种出身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人皇。可既然有得选,那为何要选他?

    都说了,洪荒是讲跟脚出身的地方,蚩尤跟脚出身不行,这是先天上的劣势,错不在他,而是天意弄人。

    再说了,刑天只说轩辕一方有外人的帮忙,那蚩尤一方,又何尝不是呢?要知道,当年追随巫族的种族,在远古时代,可都是始终与蚩尤站在同一阵线的。

    双方都有外援,这种事,就大哥莫要笑二哥了。

    心里这么想是一回事,可姜尘也不会傻傻的说出来,蚩尤可是刑天的好基友,他说话的时候明显带了主观情绪,姜尘要是开口反驳,那才是大麻烦。

    “嗯,就在蚩尤与轩辕之间的战斗,愈发胶着的时候,昊天突然找到了我。他与我做了个交易,若他助蚩尤赢得最后的胜利,那我与巫族剩下的战士,就要为他效力一个量劫。”

    刑天继续开口,终于说到了事件的开始。

    “彼时,我怎么会想到,昊天身为一代天帝,竟然会开口说谎。所以,我犹豫再三,同意了他的要求。”

    “可没想到,我还是太天真了,蚩尤与轩辕对战的关键时刻,昊天答应的援兵非但没到,反而加入了轩辕一方,使得胜利的天平彻底偏向了轩辕一方,助他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说到这里的时候,刑天的声音充满了怒火,被昊天所骗,导致蚩尤战败,这是他的心结,至今没有解开。

    “接下来的事,你也知道了,我怒而杀上天庭,与昊天爆发了大战,最后将他斩杀。”

    刑天说完后,姜尘没有任何的表示,因为他知道,此事并没有刑天说的那般简单,他要听的也不是这些。

    这都是他知道的,也是外面所传的,他此次开口,自然是想问些与这些不一样的,否则的话,他为何要开口问刑天?

    “如你所想,这些都是传言,也不知是谁放出的假消息,事实与传言完全不符。”

    没让姜尘等多久,刑天开始说起了事情的真相。

    “当时发现自己被昊天骗了之后,我确实很愤怒,但我也只是愤怒,并没有因此失了智。”

    “昊天那是何许人也?在外人看来,他不过是一道童,只是运气好,这才当了天帝。”

    “可事实上,天下间的大神通者,尤其是当年的紫霄宫三千客,有几人敢小觑昊天?”

    “那可是陪伴道祖身边最长时间的人,在三族时代,昊天就出现在道祖的身边了,他跟随道祖的时间,甚至是比三清还要长。”

    “而论及资质,昊天也是先天神圣的出身,为混沌玉石所化,与那帝俊、东王公、伏羲一般,都是‘阳’的化身,天生的天帝。”

    “顶级的出身,顶级的传承,更是活了漫长的岁月,昊天的实力,就算放在紫虚宫三千客里,那也是一等一的。”

    “可以说,他的实力仅次于帝俊太一,什么镇元子鲲鹏之流,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说到这里,刑天突然朝姜尘问道:“明知道昊天这么的强大,你觉得,我会傻到跑去天庭,和他拼命吗?”

    听到刑天这个问题,姜尘忍不住一愣,刑天鲁莽吗?当然不鲁莽,真要鲁莽的话,他怎么可能从巫妖大战中活下来。

    论及仇恨,巫族与妖族的仇恨更大,刑天若真的鲁莽,根本没机会找昊天报仇,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和妖族残留的势力同归于尽了。

    由此可以看出,刑天是一个理智的人,并不会被骗的怒火,而作出一些不理智的事。

    要知道,在与昊天交手前,刑天也只不过是刚刚进入准圣大圆满的境界,在这种情况下,他只有彻底失了智,才会不自量力的去挑战昊天这个老牌的大神通者。

    “是啊,我又不傻,怎么可能跑去天庭送死呢?事实上,我根本没有朝昊天动手的意思。”

    “我之所以去天庭,只是打算随便砸几座宫殿,一方面是为了发泄怒火,一方面是为了警告昊天,这件事没完。”

    “只是后来,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砸完宫殿之后,我已经打算离开了,可没想到,昊天竟然一反常态的不依不饶起来,非要拉着我决斗,要与我决一死战!”

    说到这里,刑天的表情也变得古怪起来,就好似遇到了什么不解的事一般,就听他继续说道:

    “与昊天那一战,可以说是我这辈子打得最古怪的一战了。”

    “明明我的实力远不如昊天,他要是愿意的话,轻易的就能将我斩杀。可他偏偏和我有来有回的打上了数百个回合,这才一剑斩掉他的头颅。”

    “而这,也正是令我最疑惑的地方。昊天手里的那把神剑,我认得,乃是道祖所赐的顶级神剑,象征着天道的杀伐一面,威力近乎堪比先天至宝。”

    “这也就是说,只要昊天愿意,那一剑不仅能斩掉他的头颅,更是能将我斩杀,可昊天偏偏没有这么做。而且,他那一剑,好似故意成全我似的。”

    “其剑意斩掉我的头颅之后,并没有随之散去,而是散入我的体内,锁住了我周身关窍,使得我的气息难以外泄。”

    “也正是受这剑意的刺激,我的血脉才会发生蜕变,使得我一跃成为大神通者。”

    说到这里,没等刑天开口,姜尘已经忍不住开口接道:“所以,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更让你疑惑了。”

    “就算你修成了大神通者的境界,与昊天相比,你与他之间仍旧存有一个巨大的鸿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跨越的。所以,哪怕已经成为大神通者的你,依旧不是昊天的对手。”

    “然而,问题就出现在这里,明明不是昊天对手的你,却轻易的将昊天给斩杀了。”

    “别人只当这是昊天的大意所致,而身为当事人的你,却觉得此事处处透着古怪,就好似昊天故意为之。故意引诱你向他出手,然后故意死在你的手里。”

    “所以,你虽然赢了那一战,可却一直处于不解之中。”

    这一切,都是姜尘基于刑天的思路,顺着往下说的。而对于姜尘的猜测,刑天给予了肯定。

    “确实如此!”

    “作为一个为战斗而生的人,每赢得一场战斗,我都会为此高兴不已,可与昊天那一战,我本应该为此感到骄傲,毕竟我赢了一场理论上无法赢的战斗,可是,我却高兴不起来。”

    刑天却是很纠结,因为对他这种为战斗而生的人,最渴望的是酐畅淋漓的战斗,而非是充满了阴谋算计的战斗。

    “我想知道为什么?”

    姜尘知道,他即将接触到远古时代影响最大的那场战斗的真相了。

    远古时代发生了无数场战斗,可要说最具影响力的,那无疑是刑天斩杀昊天的那一战,此战影响极为深远,对后世的影响,还在逐鹿之战,与帝颛顼伐倒建木那一战之上。

    若非昊天陨落,使得天帝之位空悬,人皇何以代天帝统御洪荒天地,形成五行天帝的格局。

    可以说,昊天的陨落,对洪荒来说,影响无疑是巨大的,尤其是人族,更是在此战中得到了最大的好处。

    因为昊天的“让位”,人族方能连出五位天帝,强盛到以人族重新定义人道的地步,奠定了万世不易的根基。

    远古之前,提及人道,那就是天地万灵。可远古之后,提及人道,大都指的是人族。

    这无疑在说明,人族的影响力变了,已经强大到,可以重新定义人道的地步了。

    所以说,刑天斩杀昊天那一战,对后世,尤其是对人族来说,影响极为深远。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昊天他等不及了,他想要突破。”刑天调整好心绪,用凝重的语气说道:

    “那一战后,我复盘了无数次,都没能想通昊天的真正目的。直到得后土娘娘提醒,我方才知晓昊天的算计。”

    “还请前辈指点!”

    姜尘眼睛一亮,颇为配合的说道。

    “这就要从昊天的出身说起了,他的本体乃是混沌孕育的一块顽石,便是历经开天辟地的大劫,也没能将其打碎,反而让他孕育出了灵智。”

    “只是顽石出身,其本体太过坚硬,以至于他化形无望,后来遇到道祖,得其垂怜,这才以无上神通,强行将他点化成形。”

    说到这里,刑天顿了顿,语气古怪的朝姜尘说道:“但点化嘛,你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所谓点化,就是点悟开智,助化形的意思。寻常生灵,化形无望,着时候,就需要大神通者点化,使其化成人形,得以踏上修炼之路。

    这里的重点是,寻常生灵。昊天乃是混沌顽石,先天神圣的资质,自然不能归入寻常生灵的范畴。所以,对他而言,最好还是自己化形,这样才能以完美的姿态面世。

    得道祖点化,固然可以化形,但却使得自身有了缺陷,日后难以修成混元的境界。

    “石中有玉!若能破开顽石,便能得见里面的宝玉,昊天之所以设计于我,其目的,就是要借我之手,破开他的顽石之身,以玉体重新面世,以弥补自身的缺陷。”

    “顽石难以成道,但玉则不然,这近道之物。若能褪去顽石之身,成就无瑕玉体,那昊天距离成道,问鼎混元大罗金仙的境界,便不远了。”

    ps:这段剧情是我临时想的,没得大纲,所以写的比较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