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三月麻竹

第689章,米见的意外(求订阅!)

    芝士

    这芝士它正经嘛?

    呸,莉莉丝你这虎妞真是太不单纯了。

    张宣回短信:下了飞机,在回家的路上,你下课了吧?

    莉莉丝:我在宿舍,刚洗澡的时候发现皮擦伤了。

    张宣无语:用软膏涂下伤口。

    莉莉丝:老公你把软膏带走了。

    张宣:

    张宣:带走就带走吧,这东西不能经常用,是药三分毒,用多了皮肤过敏,有副作用。

    莉莉丝:我不管,我爱用软膏。

    张宣抬眼望向外面的街景,人都麻了,你怎么能是这样的莉莉丝呢?

    同莉莉丝发完短信,张宣继续往下翻看短信。

    找到一条米见的,点开:你是不是在乘坐飞机?打你电话关机,我爸妈和我舅舅舅妈来了,住在南锣鼓巷四合院里。

    张宣退出短信箱,翻看未接电话,果然有2个米见的未接电话。

    看看手表,03:23

    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天亮,他立马歇了回短信打电话的心思。

    前排开车的彭志勇这时问:“张总,是回公司还是回您家?”

    考虑到米见父母在南锣鼓巷,为了不打扰他们,张宣想了想说:“送我去烟袋斜街那边。”

    彭志勇点头,在前面的岔路口往烟袋斜街方向驶去。

    怎么有这么多未接电话?而且还都是陌生电话?

    张宣数了数,有11个。

    细细观察一番,发现这11个未接电话其实是两个座机打过来的。

    一个座机打了5次,一个座机打了6次。

    有人急着找自己?

    张宣想了想,回拨其中一个号码。

    电话倒是通了,可没人接,连着试了两次都人接。

    换一个号码拨过去,一样的情况,通了没人接。

    难道是公用电话打过来的?

    这么思绪着,他熄了继续打电话的心思。

    反正自己关心的人里,号码都有备注的,只要不是他们急着找自己,张宣心里就不慌。

    回到烟袋斜街,张宣直接洗个冷水澡就扑床上睡着了。

    等他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早上7点过。

    赵蕾正在院子里给花花草草洒水,旁边的石桌上摆放着一份早餐,还有一摞新鲜出炉的报纸。

    这也是她每天必做的事情之一。

    因为张宣大部分时间在学校,赵蕾的保护任务非常轻松,所以会时常根据他的需要多做一些事,以对得起那份足够自己一家老小吃喝不愁的高薪。

    跟赵蕾打声招呼,张宣洗漱一番坐在石凳上,一边用餐一边看报纸。

    同预料的一样,文慧获得李斯特国际钢琴比赛冠军一事瞬间成为了国内媒体的宠儿。

    张宣翻了翻,发现几乎每份报纸的头版都有这报道,虽然没照片,但妥妥也是一热点新闻啊。

    人x日报:中国钢琴奇才杨威国际。

    中国青年报:李斯特国际钢琴比赛冠军,中国人!

    阅读完这些新闻,张宣忍不住在念叨,要是文慧看到这些报道会怎么想?

    估计会担心自己的平静生活会被打破吧?

    还好这年头没网络,这些新闻报道过段时间就会泯然众人,不会带来太大的影响。

    仔细寻找了一番,当没有发现任何关于自己出现在荷兰的新闻消息时,他心里松了一口气。

    “嗡嗡嗡”

    手机响了,陶歌电话。

    电话一通,陶歌就问:“姐没吵醒到你吧?”

    张宣回答:“没,已经起床了,正在吃早餐。”

    陶歌开口:“那就好,马上就是10月份,轨迹奖快要颁奖了,你别忘记了。”

    “哎哟。”

    张宣一拍额头:“你不说这事,我还真就没记起来,是在美国对吧?”

    陶歌说:“对,美国。”

    张宣道:“9月份我到处跑,10月份我不想动了,打算好好写“人世间”,要不你帮代领一下?”

    陶歌说:“可以,叫姐。”

    喊就喊,又不亏,张宣立马放低姿态:“姐。”

    陶歌揶揄:“只要求我办事的时候,才会乖。”

    张宣:“”

    张宣回:“你求我办事的时候,要是也这么乖就好了。”

    陶歌戏虐:“我要是乖乖躺你床上,你敢碰吗?”

    张宣秒怂:“不敢。”

    陶歌道:“那不就得了,我除了这点事可能求到你,其他的事不都是姐帮你做?”

    张宣翻翻白眼,不做声。

    见他被呛地不说话,陶歌心头畅快地说:“姐手头还有事要忙,那挂了。”

    “成,挂吧。”

    相比于星云奖和雨果奖,轨迹奖明显还是差一些,老男人实在是不想再折腾了。

    吃完早餐,想到今天是星期天,张宣给米见打电话:“在忙吗?”

    “没有,我在南锣鼓巷这边陪爸妈,你是不是回来了?”米见问。

    “嗯,我半夜回来的,想到时间不早了,就没打你电话,我马上过来。”张宣如是说。

    米见说好。

    放下电话,张宣把报纸放里屋,喊赵蕾:“我们去南锣鼓巷。”

    赵蕾立即放下洒水壶,跟在他身后。

    烟袋斜街距离南锣鼓巷其实并不远,走路十来分钟就到。

    听到敲门声,米见赶忙过来开门,问:“你自己家不带钥匙吗?”

    张宣眨巴眼:“这也是你的家,你在家,我干嘛要带钥匙?”

    米见莞尔一笑,帮忙提东西,又问:“你从那边走路过的?”

    “嗯,想着不远,就走路过来了,这样还能锻炼身体。”

    说着,张宣迎面碰到了院子里择菜的刘怡和米沛、舅舅舅妈。

    当即热情招呼:“叔叔阿姨、舅舅舅妈。”

    “诶,回来了。”刘怡应一声,问:“你吃早餐了没?”

    扫一眼菜篮子里的菜,张宣笑说,“还没呢,就是来蹭饭的。”

    要是搁一般人说这话,那可能会被人嫌弃。

    但张宣这身份、这身价说这话,那就显得随意和亲热了。

    人家要不是真心想和你搞好关系,缺那点钱?会说这话?

    吃饭的时候,本来已经吃过了的张宣硬是又扒拉了两碗。

    “你慢点吃。”见他吃这么快,米见笑着给他夹了一快子菜。

    这一举动,张宣愣住了,刘怡和米沛愣住了,舅舅舅妈对视一眼。

    张宣愣住了,是因为今生还是米见第一次给他夹菜。

    刘怡和米沛愣住了,是感受到了女儿的态度。

    舅舅和舅妈对视一眼,那就是纯粹高兴了,有个张宣这样的亲戚,谁不乐?

    ps:求订阅!求月票!

    (大学朋友明早的飞机,今天陪了会她,所以今天就只能写这么多了。抱歉啦。)

    月末总结:这个月到现在已经更了27万字,平均每天9000字,不算多,却也不少,超过月初的目标24万字。

    哎哟,最近天气太热,容易犯困。有没有大老打个白银盟、或以上的提提神啦,每天更多少字,大老您点!

    不要问三月多少字完本,低于300万字,你来砍我头。

    大家月票投投,帮三月冲冲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