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终焉使徒 黄火青

第六百七十二章 威风侯

    云雨一时止歇。

    高岗上的壁垒上,众多水神家族子弟看着战局扭转,同样露出惊诧神色。

    机事不密,反受其害。

    云从龙的秘密融合在族内也只有极少数人知晓。

    在几位长老的命令下,几位云家青年从半山上奔下,将脱力的程雨凇搀回。

    “家主,夜帝以冰雪作战,面对共工或有不利,是不是让白灾先撤回?”

    远处,张乐圣问道,稍有忧虑。

    “不急,白灾有能级优势,可以再看看。”

    苏射侯沉凝片刻,回道。

    两山之间的低洼地,只剩下云从龙与白灾独自相对。

    “这两年,东洲处大争之世。”

    背负双手,少年朗声道,故作老气横秋。

    “蚩尤、鲲鹏、旅者三雄争霸;其余碌碌者只能缩头蜷尾,不敢稍稍做声。”

    “我年幼后进,本想效仿潜龙,不作出林之木。”

    “但你们水宗五姓步步紧逼,非逼得我下狠手!”

    云从龙怒声训斥,虽是第一次亮相,却没有丝毫怯场。

    “黄口小儿……”

    被一个小辈如此教训,白灾自是怒不可遏。

    “借偷袭得了一招,你莫非自以为胜券在握?!”

    他全身包括头盔都被厚实冰甲披挂,发出的声音格外沉闷厚重。

    “胜券在握?”

    云从龙双手抱臂,反问道。

    “以s级共工对a级夜帝,这不是当然的吗?”

    略带稚气的话音散开,衬得天野一片沉默。

    “不知所谓……”

    白灾怒声嘲道,自甲缝中溢出大片冻气。

    被旅者越级击败是他的荣誉不假。

    但不是谁都配与旅者相比。

    “你以为你是旅者第二?”

    半透明的冰面甲一白,遮去了白灾的五官。

    肃杀却更胜。

    “我当然不是旅者第二……”

    少年摇头道。

    “我只会是从龙第一!”

    他说得极其认真,让白灾好似看到了当年偃武祭上的自己。

    怒火燃烧起来。

    “你也配?!”

    白灾与自己的吼声一同离开原地。

    重伤损耗了他大半神通量。

    但即便如此,白灾所剩下的力量依然不可与寻常能级三初阶同日而语。

    每一步踏出,外溢的冻气便冰封数米,催生出无数冰棘。

    云从龙抽身飞退,发力阻拦。

    嗡鸣声乍起。

    泥泞地面中,多股纤细水线交叉迸射,如银色丝网横空。

    白灾来势不停,强硬撞入。

    压强达到四十万帕、速度超过三倍音速的水刀切在冰甲上,发出刮耳噪音。

    但足以切金断玉的水流冲击,只能在冰甲上卸下些许残渣。

    随着距离被吃进,一把十余米长的巨大冰刀以白灾右臂为筋骨,极速成型。

    “吾乃至寒,水何能当?”

    怒吼与长刀一同劈下。

    这一次,白灾贯彻了全部力量,用全部的精气神锻造为兵刃。

    但最后关头,寒冰再次选择不回应他。

    冰刀软化碎散为液体。

    与此同时,一道高压水线自云从龙指尖射出,轻易洞穿冰甲,击穿了白灾的心脏。

    “这水刀……”

    白灾踉跄倒退,看着新鲜红色在冰甲内漾开。

    “这水刀里混了冰砂?”

    他一语道破了招数威力暴增的原因,却因此越发困惑。

    自从夜帝附体,白灾便成为冰雪的主人,从未被背叛。

    “怎么?白灾阁下,有什么难以接受的吗?”

    云从龙的声音昂扬而跳脱。

    “共工乃天下水神,冰出于水,何能例外?”

    他说着,随手在五指间塑造出晶莹冰雪。

    应龙与共工作为东华大地上的水之主宰,分享了的水的不同权能。

    其中前者为水的净化、疗愈、封印。

    后者则是水包括水蒸气、冰在内的全相变化。

    “好了,白灾,退下吧。”

    这时候,苏射侯终于遥遥出声。

    心脏穿孔的伤势远不足以击杀夜帝使徒,但后者气息再次降低,已经与云从龙平齐。

    胜负再没有悬念。

    白灾捂着胸口,以防御姿态退出战场。

    云从龙没有追击他的注意力已转向数百米外,放置于苏射侯身边的那座木棺“水结界”。

    此时,水宗五姓子弟包括张乐圣、柳龙飞在内都已退出周围百米远。

    只有苏射侯一脸肃容,正引导蓝色水流,拔起棺木上的一个个楔子。

    随着最后一个楔子脱离,棺盖无声悬浮。

    自缝隙中,黑蓝色烟雾四面溢出,散入大气。

    以水结界为中心,周围数十米内的草木飞虫全都枯萎脱水,仅有身上闪烁着应龙辉光的苏射侯一人得免。

    被攫取的水分朝棺木飞快回滚,涌入黑暗缝隙。

    至此,一声悠长呼吸发出,徜徉在所有人耳畔,萦绕不散。

    “威风侯,请起驾。”

    苏射侯站在棺边,微微躬身说道。

    “是大公子吗?”

    馆内传出问话,其声音空洞刺耳,混浊得像是咕哝,听得水宗子弟背生寒意。

    “现在是何年何月了?”

    话语声中,一只五指纤长的手掌自棺缝中伸出,握住了边缘。

    “现在是3525年3月11日。”

    苏射侯答道,以双手掀开棺盖。

    自棺材中,坐起了一位瘦骨嶙峋、赤裸半身的中年男子。

    他面容看着并不苍老,只是双目混浊斑驳,但头发全然花白,干枯如冬草。

    能级三高阶的强横气息,霎时擎天立地、四面充塞。

    正是水宗五姓,传承a级神话生物天吴的申姓当家人,“威风侯”申易安。

    “大公子,不,家主……”

    申易安跨出棺材,在苏射侯面前半跪下。

    从后者的衣着和配器中,他已了然对方身份的剧烈变化。

    这种事发生过多次,申易安已习惯。

    “请,为我,施针。”

    申易安低头请道。

    在他头顶,一枚狭长金针自颅骨中浮出一半,上面缠绕着乌黑汁液。

    “请威风侯忍耐。”

    苏射侯催动应龙神通,握在金针上。

    幽蓝水光转动,涤净一切。

    而后他开掌下按,将金针全部按回颅内。

    当即,申易安的气息自能级三高阶滑落,稳定在中阶。

    他的双目也随之变得澄清。

    “距离上次出关已有两年,金针的效果又衰减了。”

    申易安起身说道,声音清朗。

    “算上这次,我只能再为家族效力两次。”

    “所以,敌人在哪里?”

    他清冷问道,目光转向西北。

    ps:歇了两个礼拜,天天不务正业,还真挺爽的。

    作息已调回正常,就是过敏还是老样子,每天晚上痒得慌。

    到现在关了差不多两个月,解封应该还早。

    我会努力恢复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