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霍格沃茨的德鲁伊大师 看书伤眼

754、灌药

    十多分钟后,小船靠岸了,斐许率先从邓布利多的肩膀上跳下,落到了那个光滑的岩石小岛上,然后恢复了人形就往岛中央冒着绿光的石盆跑去。

    邓布利多担心猫猫抢先一步去喝石盆里的药水,也连忙跳下船,追了上去。

    “你答应过我的,斐许!”

    即便福灵剂传来的启示是不会有意外发生,但邓布利多仍然是不放心,他一边往石盆跑去,一边扯着嗓子喊道。

    “斐许才不会说话不算话喵!”

    (`)

    然而猫猫只是抱着双手站在石盆边,看着那滩闪烁着绿色光芒的药水,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不过身后那不断甩动的尾巴,却表明了它的主人现在心情并不是太美丽。

    事实上,要不是斐许发现自己根本碰不到石盆里的药水,他其实是想要沾一点儿尝尝看的……

    斐许倒不是打算食言,他纯粹就是好奇想要试试看,而且没准就因此觉醒了能够治疗这个魔药的法术呢?

    哈利跟着邓布利多跑了过来,疑惑地看着他和猫猫,有点儿搞不懂这两人在说些什么。

    “伏地魔的魂器很可能藏在这里面,但是这些药水只能用喝的才能清空喵……”斐许指着石盆对哈利解释道:“邓布利多打算自己喝光它们,斐许被带过来,就是来帮他解毒的喵。”

    猫猫身后的尾巴甩得更快了,脸上也是一副臭臭的表情。

    “可是如果……如果它一下子就把你毒死了呢?”哈利连忙劝阻道。

    “哦,我相信它不会有那样的作用。”邓布利多轻松地说:“伏地魔不会愿意毒死来到这座小岛上的人,福灵剂也是这么告诉我的。”

    可哈利知道,福灵剂也不是什么事都能解决的,而且邓布利多是不是把伏地魔给想得太好了一点儿?

    “教授,”哈利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显得通情达理,“我们面对的是伏地魔……”

    “对不起,哈利。我应该这么说:他不会愿意立即害死来到这座小岛上的人,”邓布利多自己纠正道:“他喜欢折磨所有和他作对的人,还记得他在孤儿院时是如何对待其他孩子的么?”

    “而且,他也会乐于让来到这儿的人多活一段时间,以便弄清他们怎么能够穿越他的那些防御机关,最重要的是,弄清他们为什么如此渴望清空石盆。”

    “喵!”

    ∑()

    斐许立刻抓住了邓布利多话里的重点,“阿不思,你的意思是,我们拿到里面的魂器后,就能引来伏地魔喵?”

    “只是有这样的可能而已。”邓布利多解释道:“毕竟我在之前破坏的那几个魂器中并没有发现这样设置。更大的可能是,喝完石盆里的药水后,湖里的阴尸就会行动起来,将闯入这里的人给困在岛上,等待着伏地魔的到来。”

    斐许张了张嘴巴,还想要说些什么,哈利也作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可邓布利多却已经举起一只手,让他们别再出声。

    “毫无疑问,这种药剂肯定会阻止我获取魂器。”邓布利多说道。

    对于石盆内的药剂,他早已经和斯内普一起仔细分析过了,他们都认为它极有可能会是一种类似于失心药剂的魔药,只不过就算斯内普自己也还没能研发出失心药剂的解药,所以他也只能给邓布利多提供了一些常规的解毒药和几块粪石。

    因为那些解毒药没法提前饮用,所以邓布利多取出了一块粪石握在手中,继续向斐许和哈利解释道:“它大概会使我瘫痪,使我忘记我到这里来的目的,使我感到极度痛苦,无法集中意念,或者以其他方式使我丧失能力。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斐许……”

    他看向了一旁的猫猫,“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情。”

    “斐许知道了喵!你不用一直提醒我!”

    (`н)

    猫猫不耐烦地说道,身后甩动的尾巴将空气抽得呼呼作响。

    邓布利多又将目光转向了哈利,“你的任务和斐许一样,当我失去行动能力后,需要你和斐许来确保我不停地喝下去,即使你们必须把药水灌进我紧闭的嘴巴里。明白吗?”

    哈利迟疑着,望着邓布利多那双被石盆的光映得发绿的蓝眼睛。

    “你还记得我带你一起来的条件吗?”邓布利多又问道。

    “为什么不能让我来喝药水呢?”哈利问出了和斐许一样的问题。

    而邓布利多的答案也是一样:“因为我的价值比你们小得多。”

    哈利求助似的看向了猫猫,却发现他虽然一脸烦躁,却没有多少担忧的表情,甚至有心情对着自己挤眉弄眼……

    难道是因为福灵剂?

    哈利心中突然跳出了这个念头,虽然他自己并没有出现和邓布利多有关的预感,但既然斐许看上去这么轻松,那不是猫猫有把握治好邓布利多,就是他得到了某种启示。

    想明白了的哈利重新看向邓布利多的蓝眼睛,然后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教授。”

    邓布利多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举起魔杖,在空中旋转了一下,变出一只高脚水晶酒杯。他把水晶杯子放进了石盆的液体中,原本无论如何都无法触碰到液体,一下子就将杯子给吞没了。

    与此同时,邓布利多也将手中的那块粪石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将装满绿色液体的杯子举到了嘴边。

    “祝你们健康。”

    他含糊不清地说道,然后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在斐许感知中,邓布利多那原本就犹如风中残烛的生命气息立刻就变得更加飘摇起来,猫猫毫不犹豫地就往他身上持续不断地扔着各种治疗法术,邓布利多身上环绕着的翠绿光芒甚至都盖过了石盆中液体发出的那种瘆人的绿光。

    只不过斐许的法术,效果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好。

    就像猫猫的解毒法术无法对吐真剂等魔药起效一样,这种绿色药水的毒性更多的是体现在精神层面,斐许的法术充其量只能缓解一下邓布利多的痛苦。

    对于这样的情况,邓布利多其实也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他勉强地冲斐许露出一丝笑容,然后再一次把杯子伸进了石盆,舀起满满的一杯,又喝了下去。

    哈利担忧地看着邓布利多,随着一杯接一杯的液体喝下,他的状态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差双眼紧闭、面色苍白、呼吸沉重、浑身发颤……

    各种各样糟糕的情况出现在了邓布利多的身上,就算斐许已经尽全力施展着他的治疗术也无法阻止邓布利多的状况进一步恶化。

    喝完第五杯后,他踉踉跄跄地往前扑倒在石盆上,攥着杯子的手也松弛了下来,落入了石盆之中。

    “教授,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哈利上前一步搀扶住邓布利多,担忧地问道。

    回答他的却是一声干呕,邓布利多将他之前塞进嘴里的粪石吐了出来。

    “哈利!你继续给阿不思喂药喵!”就在哈利不知所措的时候,正在全力施展治疗术的斐许在一旁大声地提醒道:“不要浪费时间!你拖得越久,阿不思越难受喵!”

    “我、我知道了!”哈利咬咬牙,抓起石盆中已经盛满了的水晶杯,将送到了邓布利多的嘴边。

    “我不想……别逼我……”邓布利多呻吟着说道:“……不喜欢……想停止……”

    “你……你不能停止,教授,”哈利说:“你必须不停地喝下去,记得吗?你告诉过我,你必须不停地喝下去。来……”

    他把杯子硬塞到邓布利多的嘴边将药水全都灌了进去,然后又迅速舀起满满的一杯。

    “不……”邓布利多继续呻吟着,“我不想……我不想……放开我……”

    “没事的,教授,”哈利一边哄骗着邓布利多,一边用颤抖的手将第七杯药水灌进了邓布利多张开的嘴巴里,“没事的,有我呢……”

    邓布利多失声尖叫,凄厉的声音越过沉寂的黑湖,在大山洞里回荡着,同时还挣扎想要离开石盆。

    但哈利和斐许死死地摁住了他,继续狠着心,一杯又一杯地往他嘴里灌着药水。

    “不要了,求求你,不要了……”

    邓布利多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哭喊着,惨叫着。哈利有数次都忍不住想要停下来,却被斐许给狠狠地喝斥了。

    “你想让阿不思功亏一篑吗?!继续灌!”

    斐许咬着牙说道,并再一次加快了施放治疗术的频率。他虽然对邓布利多的意见很大,但只要决定了目标,猫猫就会变得非常果断,这是作为一名猎食者的本能。

    当哈利喂完第十杯的时候,邓布利多已经没有多少挣扎的力气了,他闭着眼睛,歪着身子靠在了斐许的身上,声音比任何时候都要痛苦:“我想死!我想死!让它停止,让它停止吧,我想死!”

    “把这个喝了,教授,把这个喝了吧……”

    邓布利多又喝了,可是刚一喝完,他就喊道:“让我死吧!”

    “喝完……喝完这一杯就行!”哈利喘着气说:“就喝这一杯……快要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类似的话哈利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但这一次他却没有撒谎,石盆已经见底了,隐隐能看到一个金色盒子的轮廓,他只要再舀起一杯,就能将它取出来,但在这之前,还需要邓布利多先将杯子喝空。

    邓布利多大口喝光了杯子里的最后一滴药水,然后,他不再发出任何声音,整个人软倒在斐许的怀中,好像死掉了一样。

    “不!”哈利丢下手中的杯子,冲猫猫大喊道:“斐许!快想想办法!你不是还有一招宁静吗?”

    就在这时,一个阴冷的声音从遥远的湖岸传来。

    “挂坠盒飞来!”

    ……

    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