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博浪人生 偷名

第350章 无非暂时放弃不挣钱的部分业务

    与此同时,一些合作伙伴的电话不出意外的拨到了温良的商务手机上。

    杨董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合纵连横’,各个方面的资源都用了出来,同样是牵一发动全身。

    这些电话的次序和时机还蛮有讲究的。

    第一个电话是徐辛打过来的。

    电话里,徐辛主动向温良提到了关于可以在国资方面出力,直接影响萎落想要回撤公开市场的手机业务至运营商定制市场。

    徐辛也提到,完全阻止可能不现实,但能延缓相关商务合作的落地时间。

    温良当然是表示欣然接受。

    虽然博浪终端现阶段的首要目标是将萎落手机业务逼离公开市场,但也不能坐视萎落手机那么从容的回撤。

    然后是沉南朋的电话,提了一些资本市场方面的动向。

    之后还有苏和安的一个电话,羊城方面的一个……安抚电话。

    倒是刘迟平的电话来得比想象中要略早一点。

    刘迟平先提到萎落杨董向有关方面哭诉博浪滥用主导权云云,讲说:“我们和几个友商公司对萎落杨董这种行为非常不满,温总放心,这个事情我们比你们更着急解决!”

    对刘迟平的态度如此直接,温良并不意外,他倒是无所谓的说:“嘴长在别人身上,让他们说去吧,又无关紧要。”

    刘迟平:“……”

    艹!

    老子有关紧要好吧!

    对温良这么‘懒散’的表态,刘迟平其实不意外。

    他摊牌了,他的直接态度是装的。

    博浪旗下的社交媒体平台可以说是非常主动的自找监管,什么环节是现存法律薄弱环节,就把什么环节披露出来。

    之前还会通过一些专业人士号召行业健康发展,有那么点逼相关方面表态的意思,现在圆滑了许多,不号召了,改对一些有可能涉及到所谓‘尺度’问题的事情主动的试行、探索可行方桉。

    博浪敢说一句,全世界范围内博浪国内社交媒体平台关于互联网运营的合规、合法、流程是偶最经得起挑刺的!

    这也是小橙书坐稳国内网友平均使用频次、平均使用时长、平均活跃度最高的社交平台的原因。

    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这话是为小橙书量身打造的。

    所以……杨董这么一搞,坐蜡的不是博浪,而是包括白鹅在内的一众互联网公司,他们的活干得实在是太糙了。

    有意思的是,首当其冲的是白鹅。

    所以,虽然温良这态度快让刘迟平没法聊了,但刘迟平还是乐呵呵的说:“温总,温总~我的意思是萎落这种行为是破坏团结,破坏国内互联网生态,破坏大好的发展局面,我们不能放任,这不成外行瞎指导内行了吗?”

    “是是,刘总说得对。”温良深以为然,没有然后,他反正不管这个,他只想看戏。

    刘迟平倒也没指望温良会表态,这本来就是当初商量好的白鹅应该帮忙承担的火力,他只是再一次重申了白鹅的立场。

    然后又提了一句:“温总什么时候得空了,一起吃个饭。”

    “吃饭可以,不聊海外事务。”温良笑眯眯的说。

    刘迟平哭笑不得:“温总,我们没得罪你吧。”

    “什么话!你们出工不出力,换个人我踏马直接掀桌了。”温良直言了当,“现在就打个基础,能花几个资源?这事情你们办得不地道。”

    刘迟平:“……”

    他算是知道什么叫倒打一耙了,从元旦晚上以后,博浪就将主要精力放在了XingHai1的饥饿营销上,动不动就是华尔街头条新闻那种,其它方面根本就是出工不出力。

    不过刘迟平还是笑眯眯的接话:“是是是,温总说得对,我们参与协同办公后才理解贵司的付出,我们会加大投入。”

    “出海计划的路长着,现在才开始推网文出海。”温良不紧不慢的说,“公司的战略部门最近提交了一份关于奈飞的研究报告,他们的模式很有意思,近期他们通过大数据算法筛选出来了观众喜爱方向,已经在筹备转型内容主导型平台了。”

    提了这么一句,温良转而道:“刘总,现在在国内市场很硬气的萎落压得我喘不过气了,你不能光看戏啊,我们可是一损俱损的合作伙伴……”

    “唉……可怜我啊,马上要期末考了还没复习……刘总,你说杨董还是人吗?还知不道爱护国家下一代花朵了?”

    刘迟平:“……喂……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温总再见。”

    他怕再听下去,自己要心肌梗塞了。

    刘迟平的电话之后,张三石的电话‘姗姗来迟’,送来了许多重要的信息。

    最后直接表态:“……温总放心,这些方面我们能出人出人能出力出力。”

    张三石提到的信息中有很多是温良、博浪都不了解的。

    主要是泛海卢董的背景,萎落与泛海与各方一些复杂型资本交易,以及萎落为了全方位攻击博浪会出动多大的资源,包括卢董他们会出几分力气。

    这些信息肯定是真实的。

    因为现在各方都动了起来,博浪无非是更晚一点获得信息罢了,瞒是瞒不过的。

    另一方面是张三石必须要为此付出资源,这也是看得见的东西。

    是利益交换。

    张三石肯定得说清楚。

    远的不说,现在博浪在出海计划方面进行得很顺利,新微博的体量属于被带飞的形式,现在已经在筹备向SEC提交第二份招股书了,据说要把IPO价格再提一提。

    另外比较有意思的是,现在的张三石其实没有后世那么作风‘温和’,他在一些方面还是相当强硬的。

    现在管理着超600亿美金的他,能量还是有的。

    或者说,张三石认为员工数量非常少的高瓴也该趁这个机会确定一下‘江湖地位’了。

    张三石提供信息,让温良更快‘补全’萎落以及萎落联盟势力版图。

    温良在纸上画了两笔,念叨道:“挺好,二鬼子萎落这个根基,适合成为博浪终端踩着上位的典型垫脚石。”

    老实说,温良对博浪现在这个小规模有自知之明,凡事都尽量讲究个合作共赢。

    比如压垮了微博,又看在了大家同在一片蓝天下给了他二次崛起的机会,现在还成为了出海先遣队。

    像足够吊路灯的白鹅、红杉、高瓴等公司,也能在博浪的规则内与他们合作。

    哪怕是赚过昧良心钱的百度,还有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的阿里,也有主动的展开小细节合作。

    当然其中也有被拒绝的,比如马阿立对柳老板的商业教父手腕很崇拜,所以对博浪不感冒。

    至于萎落,温良一开始没想过会跟他们打交道。

    他几次去京城,对京圈商业大老其实还是有善意的,没有仗着自己爷爷多欺负人。

    起因是博浪发展海外市场,在手机系统细节上弄得苹果有点灰头土脸,苹果来国内市场弄博浪,结果萎落直接踏马当了苹果公关‘马前卒’。

    这就没法忍了。

    所以温良当时直接当着老苗头的面提出了‘狩猎计划’这种从名称上就看得出非常锋芒的计划。

    只能说,干掉萎落是被逼的。

    …………

    7号,上午十一点三十,温良完成了第一门功课的考试。

    正寻思今儿去银灰大厦附近的博浪食堂吃个午饭,顺便看看伙食标准有没有敷衍,看看有没有浪费现象。

    没走两步,迎面看到一台奔驰缓缓停靠在附近,李泽从车上下来。

    温良做了个手势:“边走边说,去这边的博浪食堂吃个午饭。”

    李泽笑着点头。

    两人一左一右,徒步走向校外。

    路上,李泽语调轻松的说:“大概知道你今天考试,矛盾来了个集中爆发。”

    不等温良发问,李泽自顾说了下去。

    “泛海那边的资源还是非常充裕的,通过民生银行把手伸到了羊城这边,不过红杉跟高瓴是真舍得出力啊,两家稍微联手做了点事情,上午民生股票大跌,听说各方面加起来泛海系损失了几个亿,都快赶上萎落手机在公开市场全部库存总价的9.5亿了。”

    “白鹅那边也是非常凶勐,联合几个老牌互联网企业表达了经营环境被人为恶化的现状,听说萎落的杨董被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当然,最激烈的冲突在线下手机销售渠道上。”

    说到这里,李泽先是咂了下嘴:“低配高价这个事情带动的舆论影响力远比想象中的强,原本只有我们主动通过合作达成利益共识的几个手机厂商分别表态,现在是几乎做线下手机都在与萎落手机划清界限。”

    “小高粱的雷老板也是在公开场合表态说他们会出一个新系列,主打极致性价比。”

    “萎落手机的经销商和分销商基本是联合起来反过来向萎落施压了,场面很激烈,有几家体量大的经销商已经去京城的萎落总部拉横幅了,除了运营商门店,现在市面上几乎看不到萎落手机了。”

    最后,李泽总结道:“刚传出小道消息,柳老板可能又要亲自掌舵萎落了,杨董通过中间人给我递了话,有点兴师问罪的意思。”

    温良略加思索,直接说道:“碰撞现在才开始,萎落会后撤业务,但不会就这么后撤,不管谁掌舵,我们的目标和宗旨不变,淦就完了。”

    “嗯。”李泽点头,“主要是其它方面……有没有要注意的?”

    温良看一眼李泽,哭笑不得:“什么时候你要操心这种事情了,要也是小陈操心啊。”

    说着温良大手一挥:“只要我们不扩大矛盾,只淦萎落手机业务,其它方面管他是谁,都不用管!”

    随后两人走进了这边的食堂。

    跟俩普通少年一样,起初正在用餐的员工们都没留意,后来忽然就安静了几秒。

    这边搞得也不错。

    毕竟现在的博浪职能平台已经全部建设完善了,后勤、内部审计、道德遵从这几个部门都肩负巡视、监督的责任。

    …………

    8号。

    博浪与萎落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升级与爆发。

    冲突一度白热化。

    博浪稳如泰山,各方面打生打死。

    萎落杨董这时候完全明白自己当时所谓开战时忽略了哪些要素。

    尤其是公关路线方面,简直是捅了马蜂窝。

    宣传网信一看,卧槽,博浪都做到这地步了,简直天地良心啊,这踏马居然还有人敢瞎几把哭诉,得申饬!

    然后开始了传统手艺整风。

    白鹅等互联网大厂可以说是瞬间苦不堪言,他们不恨博浪,把挑刺的萎落恨到了骨子里。

    坊间传闻上面有意全面推行IP属地展示功能了。

    这让另一帮人也把萎落恨上了,那就是职业五毛水军,以及正规营销公司。

    于是,杨董再一次联系了温良。

    挑的时机不凑巧。

    这次电话通了。

    接电话的是个女声,听杨董自报家门后,女声说:“你好,不好意思,温总正在考试,我是他的秘书,温总考试结束后,我会第一时间将你的来电转达给温总。”

    这还真不是温良摆谱。

    属实是近期事务繁忙,温良不得已让宛安在他考试不能带电子设备时代接电话,省得有人又说他摆架子,连商圈大老电话都不接……嗯,杨董第一通被漏接的电话还是传了出来。

    两次电话都没能联系到温良本人,杨董算是彻底把温良给恨上了。

    转头跟柳老板提了提。

    柳老板表明了态度:“既然这样,那就没必要再联系了,这种情况也不值得我再出面了,你看着办吧,不过是暂时先放弃本来也不挣钱的那部分手机业务。”

    得到了柳老板的指示,杨董连忙表示:“明白明白,老板放心,我会安心做好业务后撤事务。”

    结束跟柳老板的通话后,杨董松了口气:“老板说得也有道理,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情,早点把经销商这一摊子事情都解决,专心跟博浪开战!”

    杨董当然也清楚,现在跟运营商磋商会失去一些利益,而且他知道背后有人在拖延着。

    不过,他跟柳老板的想法一致。

    顶天也就是暂时失去不挣钱的业务罢了……-

    PS:虽然现在知道今天爆更能抽奖,但我确实没存稿……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