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走进不科学 新手钓鱼人

第九十三章 浪潮中的幸运儿

    就在田良伟下令的同一时间。

    与科大校内肃然甚至可以说寂静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无疑是网络上的喧闹。

    这次科大没有对直播权进行限制,只要是进入科大校内的媒体机构或者说个人,都可以对整个消杀过程进行直播。

    B站、微博、某音、某手、龅牙

    可以说只要是直播平台,都可以看到各家媒体的转播入口。

    其中B站作为一个老牌二刺猿网站,虽然近些年一直被吐槽弹幕环境恶化,但若是与国内其他平台相比较的话,会员素质还是相对会高那么一丢丢的尤其是在开启等级屏蔽之后。

    因此自然而然的,b站的用户数一直都在增加,也有许多媒体选择在B站开设了直播间。

    咔

    CTO巩增辉推开技术部大门,径直走到了一位光头程序猿身边:

    “老叶,服务器的负载怎么样了?”

    “哦,是巩总啊。”

    巩增辉口中的老叶全名叶旭,是直播部门的技术主管,闻言连忙摘下耳机,摸着并不存在的头发道:

    “目前网站的真实流量已经达到了三千万量级,每秒访问人次大约在四十万上下。

    还好这次我们向企鹅总部申请了服务器扩容,否则科大出不出笑话我不知道,咱们估计得成为校花了。”

    “好家伙,三千万量级?”

    听到叶旭报出的数字,巩增辉的脸上顿时扬起了一丝喜色。

    随后他连忙走到技术台前,亲自看起了数据。

    极光大数据曾经发布过一份B站日活,也是目前公认最权威的一份相关统计,公信力甚至普遍认为要超过财报。

    按照这份数据显示,B站的日活最高三千七百,月活最高一点三亿。

    扣除掉掉广告的、麦片的、刷点击的账号,真实日活可能在两千二百万左右。

    拜年祭的峰值大概有四千多万,S赛决赛可能短暂的超过五千万。

    而眼下光这么一个科大直播,便将真实流量拉到了三千万量级,巩增辉怎能不喜?

    随后他打开微博,发现‘#中科大消杀#’的话题度已经窜到了第一位,背后还有一个血红色的‘爆’字。

    遥想上一次微博出现这种情形,还是在上一次呢。

    关掉手机,巩增辉继续对叶旭问道:

    “老叶,现在热度最高的是哪几个直播间?”

    叶旭飞快的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了几下,回道:

    “皖南团团的热度最高,接着是川省观察,第三是澎湃,第四嗯?”

    “第四怎么了?”

    “第四是个B站的个人用户,叫做‘我们阿森纳是不可战胜的’。”

    “个人用户?”

    巩增辉眉头一扬,有些意外道:

    “为什么他的热度能这么高?”

    叶旭又噼里啪啦了几下,很快抽取出了直播关键词画像,道:

    “这个up似乎是一位科大的学生,宿舍的位置正好在其中的一处消杀点附近,加上他原本靠剪辑吸猫的视频积累了两万多的粉丝,机缘巧合之下,直播就爆火了。”

    巩增辉闻言一愣,旋即了然的点了点头。

    纵观每次互联网历史,每逢大事之际,几乎总是会有那么一两个幸运儿从中脱颖而出。

    短暂的获得了千万级甚至更高流量的曝光。

    比较近期的例子就是不久前满洲里核酸检测中出现的鱼头人,当时被央视巧合拍下后爆火,三天阅读量超过了3.1亿。

    再远一点的就更多了,比如约定成书、拉面哥、信小呆、更久远的斗鱼兰姐等等。

    B站也有一位名叫LC苏拉的UP,靠着一部游戏视频吸粉百万。

    其中有些宛若昙花一现,有些则借此起飞,实现财务自由。

    王牧一不清楚自己究竟会成为哪一类人,此时此刻,这位科大的数学系男生只知道一件事:

    自己的手有点抖,心有点乱。

    直播间人气2734.5万,弹幕速度如同加特林哒哒哒的飘过。

    几乎每隔几秒钟,自己的粉丝数便会涨上那么七八个。

    而他所作的,只不过是将自己宿舍所能见到的画面传播到网络上罢了。

    王牧一,中科大数学系大二学生,出生在川省的一个普通家庭。

    相貌普通,个子170出头,这辈子除了高考成绩不错外几乎没有任何耀眼之处而且在考入科大后,这个唯一的特长似乎也变得不那么突出了。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标准的平凡人,却因着视角靠近现场以及极少的粉丝基础,短时间内冲到了全站热度第四,力压在了众多媒体头顶。

    人的命运,有些时候就是这么无常。

    安迪·沃霍尔曾经说过一句话:

    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

    这句话在网络上的争议很广,有些人认为是真理,有些人则视其为毒鸡汤。

    王牧一没资格去判定这句话到底对不对,但他很清楚,眼下的这番际遇,很可能是自己这辈子最难得的机会。

    因此他努力咬着后槽牙,争取让自己的声音不会失态,答谢的同时也在回应着一些弹幕问题:

    “没错没错,我在科大校内”

    “对啊,对面就是运动场,我们在七楼什么?清理?两天前就开始清理过宿舍了,现在宿舍里头肯定是没有蟑螂的”

    “感谢‘牧歌是个萝莉’赠送的喵娘,谢谢”

    “开门?我可不敢开门好伐,那天14号楼的事儿我还特意跑去看了,一堆蟑螂从水管道那儿爬出来,我是肯定相信科大这次能成功的”

    同一时间。

    科大东校区内,类似王牧一这样开启直播的学生并不在少数。

    有些人关注度高,有些关注度低,每个人的际遇各有不同。

    科大的网安部门很快也知道了这些学生的身份,不过校领导并没有关停他们的直播,只是通过班长告知对方,不要说出抹黑科大的言论,也尽量不要讨论敏感话题。

    与此同时。

    几大媒体的记者也都或主动或被动的穿上了防护服,开始趁着空隙做起了预热。

    几乎整个网络,都在等待着一个信号。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

    依旧是那间寝室,王牧一也逐渐适应了暴增的流量,开始聊起了一些杂事:

    “科大期末考试的难度还好吧,绩点其实”

    说着说着,他身边的室友忽然发出了一声大叫:

    “快看下面,保卫科的人有动作了!”

    王牧一闻言一愣,回过神后连忙站起身,拿着固定手机的三脚架便窜到了窗户边。

    只见此时此刻。

    离他们宿舍不远的运动场消杀点内,忽然走入了几位身穿防护服的安保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