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金色茉莉花

第三百三十五章 伤心加倍

    院中花香萦绕,石桌热气升腾。

    一道奇味酸酸鸡,一道泡椒鸡杂,一道酸辣大白菜,还有一个酸萝卜老鸭汤,都是宁清最喜欢吃的。

    陈舒看着眼巴巴的小姑娘,笑了笑,又回身端上一盆饭。

    这是一盆洋芋孔干饭。

    所谓孔干饭,便是饭不蒸而煎熟者,最初曰巩,音同孔,后巩字不读“孔”音了,便作孔干饭或箜干饭。做的时候将米煮至半熟,炒辅菜,然后将米倒入,插几个小洞,小火煎熟。

    陈舒用的常规做法,辅菜是小土豆、腊肉丁与四季豆,上面铺上米煎熟后,米饭粒粒分明,香味扑鼻。

    “开饭吧。”

    陈舒给她们每人盛了一碗,桃子也分了一小勺,笑着对她们说:“这是我记忆中的味道。”

    宁清淡淡的瞄了他一眼

    他的笑容里有些怀念。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

    桃子呜呜的和一坨酸萝卜做着斗争。

    刚刚它在吃鸭肉的时候,不知道谁那么缺德,往它的碗里放了一坨酸萝卜,比它的嘴还大。问题是这酸萝卜被炖熟之后又耙又软,它一口咬下去,小尖牙就全部嵌在上面,咬不下去,拔不出来,还滚烫滚烫的。

    但是又不能浪费。

    据它观察,除了那只叫陈半下的人类,其余人类吃饭的时候都会把碗里的东西吃完的。

    这可能是高等种族的用餐礼仪。

    桃子大人也是高等种族。

    不知过了多久。

    桃子大人终于在与酸萝卜的斗争中取得了胜利,在吃下最后一口酸萝卜的时候,它闪电般的抬起头,目光扫过左边的陈舒和右边的潇潇,眼神锐利。

    可恶!

    敌人比它想象的要狡猾!

    为防止等下碗里再多出一块酸萝卜,它脆生生的汪了一声,告诉他们自己吃完了,便果断转身下了桌,跑到屋檐下去将院子里的灯打开了。

    橙黄色的灯带沿着院墙、屋檐铺设,经过了院中的石板路,经过了柿子树,洒下宛如黄昏一样的光。

    石桌旁的小灯柱也亮了起来。

    陈舒瞄着旁边的柿子树:“你什么时候在柿子树上缠上灯带了?”

    “潇潇牵的。”

    “噢……”

    “姐夫是不是很好看?”

    “姐夫是很好看。”

    陈舒笑着说道,目光却瞄向清清。

    宁清双手捧着一个小碗,像是捧着什么珍贵的宝物,用手掌汲取着碗里透出的温度,她的神情好专注,沿着碗沿轻轻吹出热气,随即才低下头,小抿一口,便发出轻微的声音……细细看去,有那么一刹那在她的眉目间能看出一丢丢的享受来,只有足够熟悉她的人才看得出来。

    看来她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

    陈舒便也跟着开心起来。

    其实人与人的悲喜并非不相通,有些人便是这样的,你见她伤心,自己也开心不起来,你见她开心,也会忍不住被她传染上好心情,只需对视一眼就会笑。

    这时旁边传出小姑娘的声音:“姐夫,等下吃完我们出去跑山吧,我骑我的新车,你骑姐姐的旧车。”

    “那姐姐呢?”

    “姐姐伤心呢。”小姑娘语气正式,“伤心的人就该待在家里。”

    “伤心的人不是该有人陪着吗?”

    “桃子会陪着她的。”

    “那我们……”

    “我们去跑山!可好玩了!”小姑娘板着一张小脸,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像是个假人,“我刚才骑着我的小摩托车回来,路上好多人都在看我,我们出去跑山一定很拉风!要是姐夫你想,我把我更好看的、性能更好的新款车给你骑,我骑姐姐的更丑更老的旧款车。”

    “……”

    陈舒忍不住又瞄向了清清。

    宁清已经将刚才那碗汤喝完了,她站了起来,一手端碗,一手拿着勺子,轻轻荡开锅中上层的油花儿,将一勺没有油的老鸭汤盛进碗里,而她只专注于手中的事,像是没有听见他们的对话。

    一勺便装了大半碗,可她爱喝的,须得再加半勺才行。

    陈舒收回目光:“要不改天吧?”

    “……”

    小姑娘想了想,说道:“那今天我自己去,我先去探探路,看哪里好玩,改天我再带着你去。”

    “好啊,注意安全啊。”

    “我车技可好了。”

    “车技好是基础,除了车技好,还要心稳,不要跟那些鬼火少年斗气互飙,过弯也要慢,别压太狠。”陈舒只说了两句就停下了,但顿了一下,他又露出笑容,“还有,不要去人少的地方,路上遇到有人搭讪,遇到有骑车的叫你和他们一块儿玩,最好不要理他们,都是些鬼火少年……毕竟我们潇潇还是很漂亮的。”

    “什么是鬼火少年?”

    “就是……”

    陈舒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这时小姑娘盯着他,冒出一句:“就是酸奶姐姐那种吗?”

    “比她还更差点。”

    “知道了!”

    小姑娘顿时警惕了起来。

    随即开始期待今天的跑山之旅。

    等到她吃完晚饭,也收拾好了碗筷,心情好到用手甩着钥匙转圈圈,准备出门的时候,便见到姐姐拿着一把大锁刚好赶在她前面出了门,等她愣了一下,跑到门口时,那把大锁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车轮上。

    “!!”

    小姑娘整个人呆住了。

    姐姐转过身,当着她的面揣好钥匙:“等我‘重悲’修完了,你才能得到钥匙。”

    “!!!”

    小姑娘站在原地,手指上串着车钥匙,却甩动不起来了。

    回头看向姐夫。

    姐夫朝她摊开手,一脸“我劝过你了”的表情。

    小姑娘双手紧紧绞在一起。

    伤心的人变成了两个。

    ……

    次日,上午。

    陈舒坐在教室里,已经上完了课,却没有走。

    夏芸芸和带队老师正在给同学们讲述本次见习的具体安排与注意事项,并分发所需要用到的东西,包括对讲机和帐篷睡袋等等,此外同学们自己也需要准备一些个人用品。

    陈舒乐得坐旁边看热闹。

    他们将全班分成了几个小组。

    其中关冰香和宋仁投作为四阶修行者,被单独提了出来,不加入任何一个小组,其余人按实力来分,保证每个小组的人数、战斗力与其它各方各面的能力相差不多。

    每个小组至少需要捕捉到三头剑猪,带队老师会根据捕猎成果与过程中每个人的表现进行打分,本次见习也算是一门重要的课程,有学分,成绩计入平均绩点。

    难度还是挺高的。

    哪怕对于关冰香与宋仁投这两名四阶而言,也是具有一定难度的

    此时距离狩猎节刚过半年,剑猪数量还未彻底恢复,正常的四阶灵修虽然打得过剑猪,但要捕捉,首先要具备追上与制服剑猪的能力,这个有点难。

    对于其他小组来说,就更难了。

    他们中修为最高的也才三阶巅峰,单挑还不是剑猪的对手,要想捕猎,得充分发挥智慧上的优势,借助陷阱和大家的配合,还要避免遇到剑猪群。

    同学们一脸愁怨的表情。

    “刚刚讲的大家都听见了吧?明天早上八点到东门校门口集合,有大巴接大家去青山岭,不要迟到。”

    “啊……”

    一阵唉声叹气的声音。

    有机灵的同学已经跑来问陈舒攻略了。

    对此陈舒其实也有些无奈

    因为他从来没有攻略。

    要问怎么才能抓到剑猪?他的回答是找到剑猪,然后就抓到了,叫扛猪室友扛出去卖就可以了。

    陈舒想了好一会儿,才对他们说:“剑猪在青山岭没有天敌,所以如果之前没有与人类猎人接触过,它们在森林里是无所畏惧的,看见人也不会跑,可以利用这一点设陷阱。”

    “谢谢大佬……”

    “走了啊。”

    陈舒见班助已经离开教室了,便对同学们笑了笑,也起身走了。

    忽然间有些感慨了。

    本身他是打算慢慢享受大学生活的,而他一直也在这么做,除了去独钦耽误了大半年,除了两次狩猎节和武体会耽误了一些时间,再除开之前的禁地一行,他并没有长期旷课,甚至有时道德修养这种课他也去上。

    可即便如此,不知不觉还是大四了。

    一个学期本就不长,再混杂了一场见习进去,看似只有半个月,其实中间打断了一下,像休息似的,就会感觉一个学期过得快了很多。

    这个学期结束了,下学期再见习一次,大学生活基本就到此为止了。

    大五不上课,大家都去实习去了。

    “唉……”

    时光果然匆匆啊。

    陈舒感慨了下。

    “嗡嗡……”

    手机突然震动了两声。

    陈舒摸出手机一看

    忽然闭口立加入群聊。

    姜来加入群聊。

    陈舒停在原地,开始打字。

    青菜可可:欢迎群主大大的弟弟和这位姜同学加入群聊,我是一个师姐

    奶奶总说:我是一个师兄

    众妙之门:我是一个和尚

    青灯古佛:阿弥陀佛

    忽然闭口立:陈兄说笑了

    姜来:啊?

    姜来:要用网名的吗?

    看见这一幕,陈舒露出了笑容。

    像是又回到了之前,自己刚刚入群的时候,或者严苛绫刚刚入群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