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骗了康熙 大司空

第518章 枝繁叶茂

    秀云和曹春,几乎同时发动,要生产了。

    玉柱早早做好了准备,两间产房并排挨着,并各有一套稳婆班底。

    这个时候的稳婆,都是固定的班底。

    只是,上次的接生稳婆,居然想拿着从未洗过血迹的剪刀,用来剪断脐带。

    可把玉柱吓着了,当场做了补救。

    这次,玉柱更是未雨绸缪的把准备工作做在了前头。

    提前半个月,玉柱就把稳婆们都叫进了府里,并手把手的教她们,各种接生物件,应该如何消毒。

    这就在最大程度,尽其所能的减少了感染的机会。

    但是,受限于接生条件的简陋,若是肚内的婴儿姿态不好,呈现腿下头上的难产状态。

    为了避免一尸两命,玉柱也只能被迫选择剖腹取子,然后用绣花针缝合伤口了。

    为此,玉柱提前请了旨意,找了妇科医术最精湛的张太医,专门来府里坐镇。

    与此同时,玉柱还收集了大量防备感染的中成药,以及消毒用的蒸馏酒精。

    说实话,这些准备工作,纯属尽人事听天命,具体的就看两位夫人的免疫力和抵抗力了。

    抗住了感染,就可以活。

    抗不住,也只能怪命不好了。毕竟,在这个没有青霉素的时代,玉柱已经竭尽全力了。

    “啊……好疼啊……”

    “爷,肚子好疼啊……”

    产房里,曹春和秀云此起彼伏的喊着疼。

    “太太,我的好太太,时辰尚早,忍着点,别喊疼。若是现在就耗光了体力,等会就使不上劲儿了。”

    产房外头,玉柱放下手里的茶盏,重重的一叹。

    他若是个妇产科医生就好了,不仅懂得多,还可以准备的更充分一些。

    从喊第一声疼开始,到孩子出生,秀云总共只花了三个时辰。

    “哇哇哇……”当婴儿洪亮的啼哭声,传出之时,玉柱暗暗松了口气。

    “恭喜柱爷,贺喜柱爷,是个健健康康的小阿哥……”接生的稳婆,将襁褓里儿子抱到玉柱的跟前。

    玉柱一边伸手接儿子,一边笑着说:“赏,重重有赏。”

    “嗻。”吴江的身边,早就摆了两个大银筐,筐里全是十两一个官平银元宝。

    玉柱两世为人,最信奉的便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既要马儿跑得快,必叫马儿吃得好吃得饱。

    大把的银子赏下去之后,产房内外一片欢声雷动。

    这些稳婆最喜欢到豪门里来接生,不就是图的厚赏么?

    玉柱望着怀里双眼紧闭,皱皱巴巴的儿子,心里满意之极。

    嗯,生过两胎之后,秀云再难产的机率,就低很多了。

    玉柱抱着刚刚出生的儿子,不肯撒手,亲个没完。

    早就请来的四个奶娘,也不敢吱声,只得老实的站在一旁,默默的等着小阿哥饿得大哭之时。

    秀云喝了一小碗粥,沉沉的睡去。

    只是,曹春那边就有些麻烦了。

    “禀柱爷,曹太太的胎相不好,肚子里小阿哥的一条腿朝下。”稳婆担心出事后,吃不了兜着走,赶紧来禀玉柱。

    玉柱二话不说,拔腿就冲进了曹春的产房。

    由于玉柱的身份不同,稳婆们虽然发出了惊叫声,却没敢张嘴赶他走人。

    玉柱略微打量了一下,就见曹春躺在产床上,她的两条腿,分别搭在特制的木架子上,硕大的肚子格外的触目惊心。

    危急关头,玉柱也不及多想,一个箭步冲到曹春的跟前,抬手就去摸她的小腹。

    “柱爷,产房不祥……”有稳婆终于忍不住想劝玉柱出去了。

    “闭嘴。”玉柱没空,也没心思搭理她,仅仅奉送了两个字而已。

    那稳婆被吓住了,再不敢吱声了。

    玉柱顺着隆起的大肚子,完整的摸了一圈,确如稳婆所言,胎儿并未呈现出头下腿上的最佳顺产姿势,而是一条腿先朝下。

    客观的说,玉柱不是神,也是人。

    但是,值此危急关头,玉柱舍得给重赏。

    “能帮胎儿归位,并顺产的,以后就是胎儿的干娘了。”玉柱的话不多,份量却十足。

    玉柱是何等身份?

    曹春肚里的胎儿,若是儿子,则是佟家八房的嫡次子。若是闺女,则是玉柱的嫡长女。

    胎儿的干娘,也就意味着,全家老小从此脱贫致富奔小康了呀!

    脱胎换骨的阶级跃升!

    结果,几个稳婆七嘴八舌的出点子,提建议,别提多积极了,和方才的胆小怕事,迥然不同也。

    玉柱毕竟有过现代妇产科外久等的经历,他仔细的听了一遍之后,挑了个最靠谱的稳婆,让她率先出手,替胎儿复位。

    说实话,这年头的稳婆们,或多或少都有几手绝活,而且还是传女不传媳的那种绝活。

    只是,很多时候,稳婆们也是看菜下筷子的。

    主家若是吵闹不休,除非脑子进了水,哪个稳婆敢乱出主意?

    玉柱却是反其道而行,不仅悬出了重赏,而且镇得住场子。

    他的话令人信服!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努力之后,曹春肚子里的胎儿,终于归了位,顺利的生了下来。

    “恭喜柱爷,贺喜柱爷,是位金贵的小格格。”

    随着稳婆的道喜声,玉柱的嫡长女,顺利的出生了。

    秀云和曹春,都没有大出血的状况,仅仅是刚生产不久,导致的恶露不止罢了。

    玉柱长松了口气,吩咐下去,产房内外伺候的下人,每人赏银十两,稳婆每人赏百两。

    救了曹春的稳婆,名叫叶刘氏,她从此以后肯定要发达了。

    天上砸下大馅饼,让叶刘氏成了辅国公府嫡长女的干娘,这就意味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啊!

    玉柱又得了一子一女,还是老规矩,要请康熙起名字。

    第二天一大早,玉柱替老皇帝拉伸筋骨的时候,就把事儿说了。

    老皇帝略微一想,便说:“轩玉的弟弟嘛,便唤轩景。常盛的妹妹,又是你的嫡长女,便唤佳颖吧?”

    玉柱赶紧捧着哏的说好,把这两个名字夸得天花乱坠,人间少有。

    老皇帝被拍得龙心大悦,索性又各赏了一只皇孙及公主才可以有的雕龙琢凤长命锁。

    这也就是玉柱的马屁拍得好,赶上了康熙高兴的好时机,连女儿都有了名字。

    皇权专制时代,包括公主在内,皆只有姓氏或封号,而无名也。

    比如说,孙承运的老婆和硕悫靖公主,康熙唤她的时候,也是唤的封号悫靖或是更亲热的小九,一直就没有起过名字。

    玉柱的膝下添了一双子女,这可是难得的拍马机会。

    好家伙,来送礼的人们,差点踏破了辅国公府的门槛。

    送上门的礼物,辅国公府的知客们,都收下了。

    但是,等客人离开之时,知客们又会还以八成价值的物件,请客人带回去。

    庙堂之上,绝不仅仅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

    乾隆的发小讷亲,他当军机大臣的时候,故意在府门前拴了一条恶犬,以拒绝来送礼的人们。

    但是,就算是讷亲一文钱的礼物也不收,清廉如水,依旧还是把命丢在了大小金川。

    没办法,活该讷亲的运气不好,伺候的是伪装成皇帝的冷酷政治机器。

    玉府开枝散叶,添丁进口,肯定是喜事。

    人家来送礼了,也不好赶人家走吧?

    但是,玉柱的应对方法,却很巧妙。

    你送一百块来,我还八十块回去,只收了两成的礼。

    这么做的好处,异常之很明显。既接受了大家的道贺,又避免了借机敛财的恶名,可谓是皆大欢喜也。

    秀云连生了两个嫡子,她的地位已经异常之稳固。

    曹春生这一胎,凶恶异常,差点就丢了命。

    好在玉柱处置得当且及时,不然的话,小格格刚出生就没了亲娘,那也太惨了呀。

    玉柱的亲儿子和亲闺女,他们两个还没落地的时候,奶娘、丫头、婆子们就已经精挑细节选的定下了。

    按照惯例,玉柱的儿子和闺女,一视同仁。他们的身边,都是四个一等大丫头,八个二等丫头,三等丫头和粗使婆子若干。

    只是,三个儿子的身边,多了四个小厮罢了。

    玉柱有的是钱,花得起。

    只是,令玉柱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的玉府里,喜讯连连。

    玉柱最早的女人林燕儿,熬了好些年,终于苦尽甘来,顺利的生下了玉柱的庶长子。

    因嫡庶有别,再加上小轩玉的轩字,乃是皇帝所赐,别人都不能用,玉柱便给庶长子取名为秋明。

    林燕儿拖了八年,才艰难产子。据玉柱的估计,恐怕还是避子汤喝多了,受了很大的影响吧?

    接下来的一个月,玉柱又先后得了三个儿子,其生母分别为吉力娜扎、金吉善和杏娇。

    一时间,辅国公府里整天欢声笑语,气氛非常之好。

    然而,月有阴晴圆缺,侍寝次数并不少的杏蕊,肚子里却没有半点动静。

    据太医暗示,杏蕊的脉相很古怪,葵水一直不调,恐怕很难怀孕。

    玉柱是杏蕊的男人,他自然知道,杏蕊的绞功着实厉害,堪称千万级难遇的绝世名器也。

    唯其如此,杏蕊在子嗣方面,也就格外的艰难了。

    只是,玉柱这边接二连三的添丁,老四那边却陷入到了愁云惨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