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警察陆令 奉义天涯

第三十四章 抓小偷

    这顾客一听,火就上来了,直接就掏出手机,又扫码了90元,接着拿出锤子,当当当又砸了10个金蛋。

    还是没有中。

    “警官,这个绝对是骗子!”这顾客憋着的火就有些收不住了,和陆令告状。

    “是啊,你这不骗人的吗?他砸了20多个,连个手机都没抽到”,周围又有群众开始闹。

    “就是就是,当着警察面骗人!”

    有点群情激愤,这个老板倒是一点都不慌,挥挥双手:“诸位,各位,听我一句,这里面,我保证有电视机!这还剩下20多个,刚刚这位,已经砸了20多个空的了,在此之前,也有人砸了十几个空的!现在,就怎么多,他要是不砸,大家就可以包圆,保证有电视!”

    本来大家还都和刚刚那个顾客站一条线上,老板这么一说,立刻就有人跃跃欲试。

    这么多人,还有警察,这老板还敢保证,那应该没啥问题,前面有人垫了,后面自然是有人敢上。

    这顾客一看这个情况,也不顾着别的了,立刻道:“我先来的,我包圆!”

    说着,和老板核了核价格:“一共220,都是我的,先说好,要是没有,我把你摊砸了!”

    说着,这位咬了咬牙,扫码220元,然后恶狠狠地开始砸,结果砸到第七个,真的中了!

    这一下,周围人都沸腾了,然后老板也是不含糊,把电视机拿了出来,递给了这位顾客。

    这顾客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早知道他就一个个砸了,现在220元都付了,还有17个,剩下的肯定没有电视了,亏了!老板也不可能退他!

    不过,这里面还有手机!想了想,他就拿出锤子,泄愤式地全砸了,结果还真的有一台手机。

    这就是那种劣质的老人机,也就是几十块钱一台,电视看着倒像是那么回事,但是这顾客还是一脸不爽,总觉得自己吃了大亏。

    人群见大奖抽出去了,也就看够了热闹,看着老板正在摆新的,有三五个人还想试试,剩下的人都走了。

    看完这里的闹剧,陆令也就带着青山走了。

    “他这个怎么赚钱啊?”青山有些不理解。

    “一共60个蛋,他会提前砸开几个,让别人觉得已经有人参与了,而且没中奖,那么大奖就在后头。这60个蛋里,只有一台电视机和一台手机,剩下的都是几毛钱、一块多的小玩意,而且如果有人砸了几个走了,他会继续补上新的蛋。新的蛋肯定是没有电视机的,这样抽中电视机的概率就一直很低”,陆令道:“很多人觉得32英寸液晶电视多贵,实际上,你去某平台上看看,一些不知名的品牌,一台这么大的液晶电视,100多块钱。”

    “这么便宜?”石青山有些不解。

    “质量和画质足够差,成本就可以一直往下降。”

    “陆哥,你是怎么知道他这么操作的啊?”

    “看出来的。”

    “啊?”石青山有些摸不清楚,他完全没看懂。

    “这老板有他的生意经,这种不算骗子,所以看到咱们警察过来,也是丝毫不慌的。”

    “那那,要是有人第一下就砸出了电视,老板岂不是亏了?”石青山还是不理解。

    “做生意嘛,这种事自然能遇到,那就是运气不好呗。而且,他还能趁机拿着喇叭喊一波宣传”,陆令道:“这么一个大集,他要是运气好,能纯赚个五六百呢。”

    一天五六百,在这当地,绝对是高收入了。

    “那他好坑啊,这比彩票还坑!”石青山有些愤愤不平。

    “彩票?这可比彩票真实多了”,陆令看着石青山,笑道:“你数学怎么样?”

    “不太好”石青山挠了挠头。

    “那你得仔细听了。以福彩双色球为例,中一等奖概率是1770万分之一,一张是2元钱,也就是说平均每买3540万才能中一次。每买3540万,将有49%,也就是1730万进入奖池,这些开奖只能开出去1000万左右,剩下的就会存入奖池”,陆令道:“任何概率其实都是投硬币,到了一定的次数之后,就是固定概率。足够的次数会掩盖运气。所以,按理说,彩票的奖池会无限增加,但是每次到多少亿,总有人一次性买一个号几百注套走,这不符合数学规律,你明白吗?”

    很多东西,没那么复杂。

    复杂的概率也就是投硬币的复杂版,先进的核电站发电还是烧开水。

    “额”石青山并不明白,但是他觉得陆令好厉害,有些崇拜了就。

    陆令没有再多解释,正走着,他突然发现有个人在东张西望,而且看到陆令的时候,明显多停顿了一会儿,这哥们还是有点嫩,陆令就算是没抓过扒手,也知道这个人有问题,就主动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位胆子真的太小,看到警察径直走向他,撒腿就跑。

    陆令能惯着这个?

    喊了声“青山,跟我拦住他”,就一马当先地冲了上去,他已经默认这个人是小偷了。

    这小偷明显对周围比较熟悉,几个闪身就蹿出去很远,但陆令身体素质也不是很差,还是跟了上去,反倒是青山有些愣,过了三四秒才知道跟着追。

    陆令对小镇还没有太熟悉,但他知道这个小偷跑的方向是国土资源所的院子。

    国土资源所不是什么知名的单位,没几个人,甚至没有保安,只有一个大院子,院子里的屋也只有一小部分是办公用的,剩下的全是闲置。

    这种单位在这边还是比较常见,二三十年前可能还比较热闹,现在一个单位也就四五人,公家的单位也不能外租,很多屋子里就全是杂物。

    不过,到处都清扫得很干净。陆令从没来过这里面,院子里没有积雪,跑起来倒不担心摔倒。

    别看距离上次下雪已经快一个周了,没清理的地方照样还是雪。上京以南的地方虽然也下雪,但几天就没了,东北这边,下到地上没人管,那就能踏踏实实待到明年开春。

    这小偷跑的实在是太快了,陆令进来的时候,小偷已经不见人影了,而两个人最多只差了十五秒钟。

    这

    陆令看了看周围,这里起码有30间房子,都是30年以上的建筑。

    房子比较老,但是作为公家单位,定期的修理维护还是有的,而且门全部换成了铝合金门。这种铝合金门其实也不贵,好处是不会生锈,缺点就是这样一层门没有任何保暖作用。

    院子是个U字型,确切地说像是囗字型,有一侧有大门,大门两侧还是房子。房子是全联排,没有任何其他出口,而且墙也比较高,上面有瓦,想徒手攀爬可不容易。

    有人办公和居住的几间屋子,门里都有饭店那种厚毡布,而没人的屋子就是这种门,都关着。

    陆令看了看最近的一个房间门,扭动了一下,发现锁着门。

    看了看周围,院子空旷得很,到底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