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警察陆令 奉义天涯

342章 刘英供述(4k)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刘英和“牙”,是一种人。

    查了半天,最终发现,她俩这都不算竹马,因为她俩曾经喜欢的人,并没有一起长大、两小无猜,都是成年之后谈了一次恋爱,没有成功。

    也就是谈了一次恋爱分手了

    这特么的,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牙”对自己喜欢的人,还是有感情的,她算是被迫嫁给王洪宝的。但后来覃子舟的父亲也结了婚,这曾经的一对,就只剩下了利益关系。

    刘英更是实际,她主动分手并且选择了刘忠连,不仅如此,还迫害了杨丽。

    刘英聊到这,聊性就淡了很多,她似乎不想说自己是如何和杨丽搞好关系的。

    就连她这么不择手段的人,都确实觉得这个事做的不地道。

    “先聊聊村长的老婆吧。”陆令看刘英不想聊,就错开了一个话题。

    提到这,刘英谈性又起,讲了起来。

    陆令和燕雨,这还是第一次听有人对“牙”这么了解。

    “牙”在村里的开局,前面已经说了。刘英来村里之后,算是村里的矛盾高发期,但那個年代,“牙”就是权威,没有人敢惹。

    从刘英的话里行间,可以听出来,之所以杨丽不恨刘英,就是因为刘英祸水东引了。刘英了解了“牙”是什么人物之后,编造了故事,把所有的问题都转移到了“牙”头上。

    这要是别的人,估计不会信。可是杨丽也不是聪明人,最关键的是,“牙”确实还就是这种人。

    在这两个前提下,刘英转移矛盾变得非常容易,她摇身一变,成了受害者。

    她嫁给了刘忠连,这么多年来,也没什么夫妻生活,就是安稳地在农村生活,一直也不愁吃喝,平时就是种地、带娃。

    多年过去,村里稍微懂点内幕的,也都以为杨丽当年的事情,是“牙”宣传的。

    但即便是懂这种假内幕的,还是太少太少了。

    大部分村民,恨不得给杨丽扣上一个“淫”的帽子,因为不知道有多少人对她YY。

    谣言的传播需要土壤,而村里就是不缺这种土壤。在这种大环境的掩盖之下,刘英造的谣,反而没人关注了,大家乐得看到这样的情况。

    这种风气下,杨丽婚后过得更差了。

    王成是个老实人,风言风语一般也不管。他但凡是个有骨气的人,当年杨丽风评那么差,他也不会娶。

    村里的娱乐实在是太少了,但以前过得还算是安定幸福。

    这几年不一样了,自媒体的出现,让这个世界上,掩盖的贫富差距给彰显了出来。

    在五年前,村里没什么人知道劳斯莱斯、宾利,大家都只知道奔驰宝马,或者像王宝泰这种开二手皇冠,就是很牛很牛的了。

    然后,2015年以后,尤其是2017年以后,快手和抖音的兴起,村里人都开眼了。

    以前从未见过的豪车、豪宅,似乎遍地都是。

    在一些社交软件上,BBA属于鄙视链底端。

    这些东西,放大了村里的矛盾,激发了人们的欲望,却没有增长任何一个人的能力。

    东坡村本就是走私村,相对别的村会富一些,再加上风气不正、夫妻关系差,在这种风潮下,问题持续激化。

    杨丽开始当女主播,也被村里更多的人瞧不起,觉得杨丽人尽可夫。

    越来越多的人对杨丽感兴趣,加上这几年好几个人参与走私赚了钱,有人给杨丽打赏,有人给杨丽钱,杨丽也确实出轨了。

    村子就这么大,这样一来,关于杨丽的风言风语再次变多,王成头上的绿色都快蔓延到脚上了。这个时候的王成,还是个老实人,却成了炸药桶。最终,被点了一把火。

    “我们小时候读的很多故事,其实解读一下,都不是那么有道理。”陆令看着刘英,“你孩子也不小了,你看过一些寓言故事吗?”

    “看过一些。”刘英抬头看了一眼陆令。

    “很多故事,长大了再看,确实是毒鸡汤。比如说丑小鸭的故事,丑小鸭被人瞧不起,受尽了白眼,最终成为了白天鹅。小时候,让人觉得,被人瞧不起也要努力,要坚持。可是小孩子哪懂,丑小鸭能成为白天鹅,是因为它本身就是白天鹅。要是普通的肉鸭,它再怎么努力也没用,是这个意思吧?”

    刘英哪听过陆令所说的这种观点,但是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是,龙生龙,凤生凤,我们这种农村人,一辈子都是农村人。”

    “还有个故事,叫井底之蛙。这个故事还有个成语,叫坐井观天,就是说眼光小。可是,现在想想,井底之蛙其实很幸福,在井底这样的小世界里,它几乎是最强大的。它不愁吃不愁喝,这里都是小鱼小虾,还有一些小虫子、小飞虫给它吃,它过得很幸福。真把它从井里拿出来,有什么用?让它看看这个世界多么大,但是它又得不到,太残忍了。”

    “你是在说我吗?”刘英看着陆令。

    陆令轻轻摇了摇头:“不是我在说你。”

    刘英眉头皱了皱,似乎没听懂陆令这句话的意思,但慢慢地,她眉头展开了,坐在椅子上,没有继续说什么。

    终于,安静了数分钟之久,刘英点了点头:“还是你们文化人好,你说的真好。是,这就是我的命。我就是那个被人从井里拿出来,又放回去的青蛙。我也不是丑小鸭,我就是普通的鸭子。”

    刘英这句话说完之后,在场的三人都沉默着,都没有说话。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逝去,似乎谁都不在乎分针和秒针的转动。

    在农村这么多年,刘英和“牙”一样,折腾过、闹过,她俩一个最终遇害,一个对生活失去了一切的希望。刘英孩子出去上学之后,她更是过得像蹲监狱一样。

    燕雨和陆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讯问,就一直沉默。但他俩却似乎并不担心什么。

    燕雨偶尔看一眼陆令,看到陆令神色中的沉思与沉着,她也安定了下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三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体悟着刚刚的话。

    这世界有些时候真相真的很残酷,陆令正在想的,是之前的黄文颖。

    当时在沈州市的职业警察培训班,陆令曾经和所有学员做过一个游戏,叫黄文颖的人生模拟器。

    十次模拟,似乎每次都是最优解,却没有一次取得了什么成就。黄文颖学历不低、人也很聪明,最终的结局也不是那么好。

    似乎是普通人,就只能当普通人。

    普通人要想成功,要有眼光、有胆量还要有卓绝的气运。

    部分人成功后,觉得一切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而相当一部分大佬都明白时运有多么重要。

    不知道多少人成功之后,反而是更加相信神佛,有不少老板愿意给寺庙送香火,希望保持运势不跌

    运气到底是什么?没有人能说清。

    在没有时运的情况下,怎么模拟,都难、难、难!

    这样的沉默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派出所的办案区,热火朝天,又抓了一波赌博的,这对于派出所来说是很大很大的案子。

    没有任何一个派出所警察来这个屋子打扰他们。

    寇羽扬他们之前也听说了陆令等人抓了刘英,现在也都赶了过来,都在派出所里等着,也没人来打扰。

    终于,刘英像是想通了什么:“你们准备怎么处理我?”

    “你是说赌钱的事情吗?”陆令问道。

    “赌钱?”刘英反而是愣了一下,缓了一下,说道,“村里的事。”

    “村里的事,这几个人的死亡,有哪个,是你参与的?”陆令问道。

    “啊?”刘英愣了一下,“你们跟我说的不是和杨丽强丈夫这个事吗?”

    “这个事,目前来说,法律上,不会惩罚你。”陆令道。

    当初的造谣等行为,无论是哪一条触犯了法律,都早就过了追诉期了。

    “那你们找我干嘛?”刘英反而是有些傻眼。她节奏被带错了!

    “关于你们村长老婆的死。”陆令道。

    “这个事”刘英似乎是不想说,但是气氛烘托到这里了,她不说又觉得不给警察面子。她刚刚在这想了半天,警察都一直陪着她,她也觉得警察对她不错,也很尊重,还很懂她

    “杨丽都死了,这个事,我就跟你们说吧。”刘英叹了口气,最终开始讲述这个故事。

    很少有人知道,刘英和杨丽关系其实是不错的,但是表面上,刘英从来不和杨丽走得很近。究其原因,杨丽风评太差,哪个妇女要是和杨丽关系好,最终的风评肯定不怎么样。

    曾经,王凤来也和杨丽关系还行,结果不少人都开始造王凤来的谣,王凤来就躲得远远的。

    杨丽风评差、嫁给王成,刘英是始作俑者,刘英一直心虚,所以她必须和杨丽搞好关系,这样才能时刻清楚杨丽到底知道不知道真相,才不会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被杨丽阴了。

    杨丽痛恨“牙”,这种恨,与日俱增。但是她没有办法。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她不可能有办法能把“牙”弄死。

    当然,一般情况下,农村考虑事情,也不会考虑杀人这种方式。

    在杨丽家,杨丽比较占主导。王成是个老实人性格,娶了个漂亮媳妇还是比较宠着,平时教育孩子也都是杨丽在负责,所以杨丽和女儿王一雯关系很好。

    杨丽是很宠女儿的,我们客观评价杨丽,这个人其实本性并不坏。

    长得漂亮,是杨丽的原罪。

    杨丽的女儿王一雯被村里的张进修欺负,是一直杨丽在出头,她一直都很保护自己的女儿

    大概五年之前,老金的加入,让村里有了第二条走私的线。而且,老金和覃子舟父亲可不一样,跟老金合作,村里能拿大头。

    以前,村里就是打工党,赚点辛苦钱,现在是合伙人,能拿大头。

    这种情况下,“牙”在村里的地位,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降低。村里的能人、富户们,也不这么重视“牙”了,所以关于她的负面信息就多了一些。

    这些事情,杨丽都和刘英说,刘英也经常表达出对村长老婆的痛恨,二人同仇敌忾

    这个时候的“牙”,并不在意这个事,因为她搭上了组织的线。搭上这个线,她可能飞黄腾达,村里的小事,她也就不在意了。

    然而,“牙”怎么会知道,她和覃子舟父亲的信息,被上京的三只手给偷走了。

    组织这边正在想办法清理门户。

    于是,组织里的人,有人想清理掉“牙”。

    清理一个人何其困难,如果什么都不了解,怎么可能随便清理一个人不被发现?

    农村这种地方,普遍是氏族社会,外人想要侵入是非常困难的,有时候村里来一个外乡人,都会被很多人关注。于是,组织应该需要发展村里的内线。

    具体的方式,现在我们还缺乏必要信息。但是,有一天,杨丽来找刘英说了这个事。

    杨丽说,她女儿认识几个很厉害的人,说要杀掉村长的老婆。

    这种事按理说不能往外说,但是杨丽她太激动,她藏不住事,她没有任何人可以分享,就告诉了刘英。

    刘英一听也很惊讶,但是刘英能说啥?她反对?那不可能。

    要是“牙”死了,她害了杨丽一辈子这件事情,就彻底是迷,再也不会有人知道。

    所以,刘英倒是挺高兴。

    结果,刘英也没想到,没过多久,村长的老婆真的死了。

    “牙”的死,村里不知道多少人拍手称快,刘英却有些惶恐,因为刘英知道“牙”不是意外死亡,是被人杀的。

    刘英只是个农村妇女,听说一起谋杀案,自然是害怕的,于是她找到了杨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会不会被警察发现。她怕,她哪懂什么法律,她就是怕。

    杨丽也有些慌,但杨丽说她没参与,不用怕,是陶万宇等人办的。

    刘英就很不理解,陶万宇?为什么是陶万宇?

    陶万宇在村里是富户,陶万宇娶老婆也没遭到“牙”的阻挠,为什么会是陶万宇干的?这不可能啊。

    杨丽就说让刘英一定要保密,刘英是保密了,但刘英一直心神不宁。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过去,“牙”的死没有引起什么波澜,村里也陷入了平静,慢慢地,刘英也不在意这个事情了,只是,这几年,她过得越来越不好。

    她经常做噩梦,她一直觉得,是她害了“牙”。

    是因为她去造谣,才导致杨丽这样,最终导致杨丽把“牙”杀了。

    刘英一直都觉得是杨丽找人杀了村长老婆。

    所以,刘英的生活质量,再一次下降。

    直到今天,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大概也就是刘英的一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