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恭喜你被逮捕了 Iced子夜

第三百一十六章 第一次摘下面具的那个男人!

    星空中环绕流动的光带是一种无比壮丽的宇宙景象。

    然而此时此刻,当天空树广场上的众人在看到如此壮丽的景象复刻在眼前的时候,漫天流光溢彩的焰火下,人们脸上的神情却并没有那种欣赏这幅景观的想法,也不认为这是什么自然成型。

    在这个充满能力者的世界,天空树下的民众看到这个吊诡的一幕,脑海中纷纷不由自主浮现出了两个月前“天空树流血夜”一些流传着的新闻,进而心中不可抑制地涌起一种对于未知的恐惧。

    仿佛为了坐实他们的猜想一般。

    这时,天空树广场周围那些穿着警视厅制服的人开始组织靠近三个广场入口的人有序撤离,广场里面的人见状顿时心中一沉。

    真的出事了!

    不同的场景和心境之下,刚刚头顶那些流光溢彩充满了对和平盛世期待的焰火,此时却宛如一颗颗“死兆星”般在人们的头顶上空闪耀,广场上聚集的民众宛如热锅上的蚂蚁般恐慌了起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啊!”

    “你们手机刚收到市政短信没?说让我们赶紧撤离。”

    “赶紧撤离?让我们来的是他,现在让撤离的也是他,上面的那些混蛋根本就没把我们的命当回事吧。”

    “现在怎么办?那么多人要撤到甚么时候啊。”

    “不管了!我要先走!我还有孩子。”

    “”

    人性在生死面前很难禁得起考验。

    恐慌一旦蔓延开来,哪怕还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此刻天空树下民众都已经开始骚动恐慌了起来。

    “滋滋滋滋滋!”

    毫无预兆地,天空树三个广场的广播里陡然传来了一阵刺耳无比的电流声。

    那音量拉到最大的灾害疏散扩音器电流声的穿透力,瞬间让乌云下躁动的人群不自觉地原地抱头捂住了耳朵!

    等到电流声终于结束的时候,众人有些彼此抱头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茫然和尚未消散的疑惧!

    这时,天空树三个广场的扩音广播里忽然传来了一个温和的男人声音,听起来竟有一种抚慰人心的神奇效果。

    “大家晚上好,不要紧张,你们没有任何危险。”

    这个声音,现场维护治安的SAT的负责人队伍愣了下,转头对一旁的队员说道,“这个声音,我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旁边的队员也仰头有些茫然地看了眼不远处的天空树,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听上去好像有点是木村组长的声音。”

    “哪个木村组长”SAT的队长正要这么说,话却一下子卡在了嗓子眼里,脑海中忽然意识到了自己说了句蠢话。

    近两个月能能够被称为“木村组长”的,自然是出身财阀世家,前阵子靠着家族财力聘请猎兵维持新东京治安的那个第三侦查组的新任组长木村白拓。

    只是奇怪。

    木村组长都出差快一周了。

    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他的心中充满了不解,但广播里木村白拓的那温润柔和的声音却继续传来,让人莫名的心安了下来。

    “大家虽然没有危险,但在刚刚,我看到了你们的恐慌,有人能够告诉我,你们是因为什么而恐慌吗?”

    “其实不说我也能猜到,能力。”

    “是对能力的恐慌,能力代表着权力,对别人生杀予夺的权力,就像是政客和财阀对于普通人,就像是天人对于所有人能力。”

    “可一切本不该这样的,这个世界已经死寂了一千年,人们一千年的沉默让这个世界比地狱更像地狱。”

    “没有人生下来就在高天之上,哪怕他们是天人,而所谓的天人并非像是我们想象中的高贵神圣,他们同样贪婪愚蠢,他们制造压迫和恐惧,他们害怕反抗,空气中到处都是他们的声音,想要证明他们掌握着这个时代的话语权,却恰恰暴露了他们年老体衰的恐惧”

    此时此刻,天空树现场的的直播信号通过各种直播转播在极短的时间,呈现在十字大陆世界各地不同身份不同地位不同种族的人们的眼前。

    面对新东京天空树下木村白拓发出的声音,有人听了沉默不语,有人听了愤怒恶语,还有有人听了只觉得幼稚可笑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截然不同的神态和表情。

    然而这次天空树扩音广播中的那个温润柔和的声音还在继续。

    “无论是能力者还是非能力者,每个人的诞生都有属于自己的理由,造物主不会创造一个全然无用的人,哪怕他现在被人踩在脚下,踩进深渊,那么他也终将会从深渊中汲取到战胜恐惧的力量去改变这一切,那个时候他们终将明白,在尊严、金钱、权力和生命这几个选项里,力量才是永和不变的真理!”

    “如你们所见,这个时代秩序和规则已经摇摇欲坠,只有直面刀锋的力量和至死方休的决心,才能让我们和我们的国家这翻天覆地的浪潮中生存下去。”

    “我听到了,新的时代苏醒的声音!我听到了钟摆转过一圈的轮回!地位、家园、尊严曾经我们所失去的一切都将被我们找回!至于那些垂垂老矣在高天畏惧地窥视着地上的贵族天人

    逝者终逝,

    王不复王。

    你们,听到了吗?!”

    广播中的话语在不知何时随着夜色一起飘落细雨中回荡,原本嘈杂不安的广场忽然安静了下来。

    望着漫天绚烂升空的焰火,

    这些年来和之国发生的种种动乱和惨剧陡然一股脑的涌上脑海。

    那些惨死在天人贵族手中的人类。

    那些离奇失踪的青少年。

    那些发动游行示威倒在二重桥下的老人。

    甚至就连他们的脚下,两个月前,这里也曾在裁决司的狠辣下发生了轰动一时的“天空树流血夜”。

    他们麻木地习惯了如此。

    但一切

    本不该如此啊。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今天来到天空树广场上的聚集的大部人是年轻人。

    年轻不代表他们是盲信政府的傻子,只是从他们出生到现在的十几二十年来被压迫了太久太狠,近期和之国动荡的局势又让他们在家憋了那么多天,急需一个出来发泄的窗口,心中怎么可能不清楚才安定了没几天外出聚集潜藏的风险。

    但他们凭什么“承担”这样的风险呢?

    力量。

    对了,归根结底。

    还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力量?

    此时此刻,在某种悄然散开的领域的影响下,天空树下东西广场包括中间的塔楼广场上所有人怔怔地站在原地,脑海中莫名的浮现出了“力量”这个词汇,心中更是迫切涌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渴望。

    没错,镜花水月。

    这个领域不仅可以让自己成为“映于镜中之花,浮于水中之月”,更能影响领域中所有人的感官和判断,让人们的思维不自觉的陷入了被领域掌控者所主导的境况

    天空树,距离地面三百多米高的天望回廊上。

    木村白拓站在环形的玻璃天幕前,从高天之上宛如“造物主”般俯视着下方仰着头的民众,嘴角露出了些许温和的微笑。

    在他身后,猎兵小队七人背着沉重的黑色货箱,在听到木村白拓的话语后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和茫然的神色。

    他们接到了任务只是协助探索调查地狱世界,完全没有想到眼下居然被眼前这个雇佣他们的人牵扯进了某种让人难以置信的事件。

    副队长吉津一朗吞咽了下口水,和一旁的泰蕾莎与艾伦达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神中的复杂。

    刚刚这番公开的演讲

    如果没听错的话,应该无异于对天人和世界政府宣战了吧?

    可对世界政府和天人宣战?

    开什么玩笑

    他凭什么?!

    这个念头刚涌出脑海,众人想起了身后所背着的沉甸甸的货箱,心中顿时悚然一惊,脸色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这些果实都是存在着极高死亡率的“恶魔果实”,和恶魔做交易,大部分人都是直接暴毙!

    只有极少极少数人才能活下来。

    这个男人把国家的未来和所有人的性命,全部都赌在了这些果实上吗?

    不得不说,

    这是一场让人颤栗的豪赌!

    而他们,或许将会成为这场血腥历史序幕的见证者。

    亦或者是帮凶。

    可谁特么想卷进这摊浑水里啊!

    猎兵小队的众人脸色复杂,心头却又涌起了一种无力感,脑海中不由回忆起了刚刚在地狱世界中发生的那一幕。

    德川栗虎、坂本尊,以及那天趁着两败俱伤连斩两个九阶强者的白夜叉。

    居然在一个照面之间,提提被眼前这个男人全部困厄在了原地。

    边界之门终究会在再次关闭。

    如果那些人无法赶在那之前走出那片【天上人间】的话,恐怕就要永远的留在那个充满了死寂和绝望的地狱世界了

    就在猎兵小队的众人心情沉重而又复杂的时候,木村白拓那温润有磁性的声音却在天空树广场上无数民众内心一片茫然之时,再次在每个人的耳畔响起。

    “我听到了你们内心的渴望,现在,我将回应你们的渴望。”

    说完之后,木村白拓转过身对站在身后的吉津一朗温声说道:

    “吉津队长,麻烦你带着他们将这些果实搬进电梯里吧,下面会有人负责接手。”

    “啊?呃是!”

    吉津一朗难挡男人的注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硬着头皮应声道。

    接下来,那些被从地狱世界带回来果实第一批就被放在天空树的观光电梯中,一路向下,宛如送入了看不见底的深渊

    “荒唐!这个家伙疯了吗!”

    议会大楼,内阁总理大臣办公室,临时总理大臣小林信夫将桌子拍得哐哐作响,但一切却都已经于事无补。

    他有些颓然地瘫坐着背后的椅子上,心中充满了对于自己放权给木村白拓这个亲切可靠的男人的懊悔。

    他这位临时总理大臣临危受命,手中无人可用,被木村白拓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和慷慨解囊挽救国家危难的大义折服,以为这是位难得不一样的财阀世家继承人。

    现在看来,

    他岂止是不一样。

    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但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新任外务大臣兼临时总理大臣的小林信夫很清楚,木村白拓口中所谓的“果实”就像是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就永无止境。

    天空树一层,电梯入口处,叮的一声,下行的电梯抵达了。

    电梯门刚一打开,

    那一箱箱果实就被一群穿着藏青色防风衣的第三侦查组的人接手了。

    这些人赫然都是第三侦查组中木村白拓这些年所率领的第五番队的老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朝圣般的狂热与忠诚。

    “小心点!别磕坏了!”

    “是!”

    在这个充满了执行力的队伍运输下,黑色货箱中的果实很快被运送到了天空树一楼,堆在了广场上靠近天空树的民众身前。

    没有太多的言语。

    第三侦查组的人沉默地拆封货箱,将里面那一颗颗新鲜欲滴看上去金灿灿橙子,分发到了周围一群人的手中。

    人们接过后好奇地打量着手中的橙子,似乎难以想象这和广播中那个男人所言的力量所什么关系,但脑海中却仿佛有个声音在饥饿的疯狂嚎叫!

    “吃我!吃我!吃我!”

    终于,有人难以忍受这样直入脑海中的声音,有如贪婪的野兽般连皮都没剥就一口咬在了橙子上。

    霎时间,甘甜的汁液瞬间充斥着味蕾,整个人的脑海中有如敲响了洪亮的钟声般嗡的一下子怔在了原地。

    在这一刻,他似乎跟随着一个陌生人的视野,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以一种浏览幻灯片般的视角匆匆走完了这一生。

    而后

    有什么东西

    从体内生长了出来!

    广场后面那些围聚着的民众,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充满了诱惑的橙子被别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吃掉,感受着他们身上某种微妙的变化,顿时忍不住扑上却像是一群狂热的朝圣者般举着手喊道:

    “我的我的!”

    “我也要,我的呢?”

    “”

    一时间,下方的人群却像是疯了一样,鼻尖使劲地嗅着空气中那令人迷醉的甜美气息。

    几分钟之前,原本还在努力朝着广场出口撤离的他们,此时却疯狂地朝着天空树的风向潮水般一拥而上。

    天空树广播中再次响起了那个温润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木村白拓注视着第二批被搬上观光电梯的黑色货箱,轻声地说道:

    “大家不需要担心,今天来到广场上的每个人,我们和之国的每个人,都有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重新选择?你真的这么想吗?”

    毫无预兆地,天空树上传来了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

    蓦然间,木村白拓嘴角的笑意微微一凝,只见他身后的那圈淡蓝色的流转的光带中出现的两把万炼锋刃花纹的大快刀。

    一把刀镡上雕着着栩栩如生的俱利伽罗龙,另一把刀镡则宛如飞鸟双翼振翅欲飞,全都散发出杀意刺骨的摄人气息!

    双刀之后看不清人影。

    苍蓝色的焰浪就已宛如决堤奔涌的浩荡狂潮一般奔腾,驱散了周围的每一寸黑暗,将高空中偌大的天望回廊照耀的有如深夜中的夜明珠一般夺目璀璨。

    苍雷X苍炎!

    火雷神斩!

    轰隆一声巨响!

    天空树上唯一的观光电梯连带着刚刚搬上去的第二批果实。

    在这恐怖的撞击之下爆出了一团恐怖的光芒,无数玻璃碎片四溅暴射。

    伴随着火焰浪潮的倒涌。

    转眼间,果实也好,电梯也好,全部都消失在了天望回廊中。

    原本的电梯入口那里只剩下一片漆黑焦糊的空洞,以及一个站在空洞旁手持双刀戴着白夜叉面具的身影。

    猎兵小队的众人悚然一惊!

    他们满脸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突然从边界之门后杀出的东野原。

    他破开了木村组长的【天上人间】?

    后方,木村白拓微微低着头,额前的半长发被火焰的浪潮轻轻拂动。

    旋即,他缓缓抬起头来,脸上重新浮现出笑容对着东野原说道,“看来你的伤比我预料中恢复得还要快得多。”

    东野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他透过天望回廊的玻璃幕墙,俯瞰着脚下广场上那些狂热的人群。

    默默地感受着周围那宛如天幕般笼罩着广场上空能够影响人们情绪和感官的淡淡领域,眸孔中闪过了一抹浓浓的厌恶……

    “这就是你所谓的让民众自己的选择?”

    面对质问,木村白拓淡然地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我的领域从来无法改变人们内心的想法,只能引导放大他们内心最真实的渴望,给他们尝试的勇气。”

    说完之后,木村白拓看着东野原身旁的那漆黑焦糊的电梯,嘴角常挂着的笑意终于一点点敛去,声音低沉地说道:

    “无论如何你怎么想,但有一点你无法否认,我和所有曾经现在以及将来追随着我的人,我们都是‘做事’的人,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时代的改变在‘认真做事’的人反倒是你?我该如何称呼你呢?”

    “一个戴着面具的小丑?”

    “一个没有理想的恐怖分子?”

    “自以为做了正义的事情,可谁又会感谢你呢?难道你戴上面具藏头露尾不是因为你自己内心也很清楚,你在逃避这一切,逃避自己能力所带来的责任吗?”

    夜幕中,

    高空中细雨飘飘而落,新东京台的镜头十分清晰地给到了戴着白面獠牙夜叉面具的东野原身上。

    很多坐在电视前心情紧张的民众,都认出了这就是一周前在新东京人气很高的猎兵“白夜叉”。

    只是此刻,东野原却低着头,似是陷入了某种思索中。

    但很快,电视前的所有人就发现镜头下那个戴着面具身影重新抬起头,坚定地直视着站在他对面木村白拓。

    “不,我从没有自诩正义使者,也不认为自己什么道德家,更不觉得我自的能力要对和之国的未来肩负着什么责任,我从一开始就说过,如果我的所行所为勉强算是正义,那也只是兴趣使然的正义。”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觉得该做的事情,我认为正确的事情。”

    嗯,还能提升属性。

    白面獠牙的夜叉面具下,东野原的声音却前所未有的平静。

    他自问自答般继续说道:

    “什么是正确的?

    嗯,杀人偿命,罪恶要付出代价,善良的人要有善终,个人的宏愿哪怕再伟大也不该凌驾在任何人的生命之上。”

    “你说总有人要牺牲,那为什么不能是你牺牲?通过牺牲底层民众所建立的新时代,哪怕你描述得再美好。

    我也只觉得

    无比的肮脏腐臭。”

    听到东野原最后这句话,木村白拓的那张温和的面庞笑容终于全部敛起。

    他直视着东野原脸上的那张面具,嘴角露出了一个讥嘲的笑意。

    “说了这么说,无非是不愿承担道德负罪感的自私者的诡辩罢了,呵呵,甚至你连脸上的这张白夜叉面具都不敢摘下”

    “谁说我不敢?”

    东野原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霎时间,周围的空气顿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猎兵小队的众人纷纷诧异地看着东野原,又看了眼头顶高空中那架印着“新东京TV”的电视台直升机,证明着这一切都在电视直播镜头之下。

    这个不知为何隐藏了身份的男人,真的被木村组长三言两语就激得要自曝身份了?

    就在他们心中疑惑之际,

    东野原已经抬起手,放在了脸上那副大号的白面獠牙的夜叉面具下方。

    木村白拓嘲讽的话被打断,微微一怔之后,心中想到了什么,不由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熟悉的温和笑意。

    像是在等待着一出好戏。

    东野原没有玩什么犹抱琵琶半遮面,抬起手后,便干脆利落地摘下了脸上那副戴了快一个月的“白夜叉”面具。

    下一刹,空气在仿佛冻结了。

    与之一起冻结的,还有木村白拓的嘴角那刚刚翘起的温和笑意。

    东野原摘下了白夜叉面具。

    露出了

    一副暗金色的蜻蜓面具。

    木村白拓那张人畜无害的温和面庞上第一次露出了些许阴冷的神色,眯着狭长双眸,直视着戴着蜻蜓面具的东野原,声音无比低沉地说道,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然而与此同时,

    当东野原这幅阔别已久的暗金色的蜻蜓面具,通过新东京电视台的直播镜头呈现在全世界无数人的眼前时。

    霎时间,各大势力组织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