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忍界开始变革 红叶知玄

第二百一十一章 欺负老实人

    这个世界上的幻术大致有两种,一种叫做宇智波的幻术,另一种叫做……额,不提也罢的幻术。

    基于很早之前就做好的防幻术措施,羽原没费多少工夫就战胜了另一名上忍夕日真红,在幻术无法奏效的前提下,对方能发挥的实力相当有限。

    以非常正常的方式结束了这次战斗之后,羽原暂时也就没什么事情了,没兴趣看其他人战斗的他这就准备离开这里,然而在离开之前他突然注意到了下一轮参加战斗的人。

    对方具体身份不明,但是羽原知道这个人。因为他是整个木叶暗部的最高层控制者,至少也是最高控制者之一,用非官方的说法,应该称呼其一声“暗部部长”。

    此人暗部代号“兵主部”,除了火影之外,理论上暗部忍者都在其控制之下。

    没想到这样的人物也会来参加这种表演赛,羽原由此而驻足。他的暗部忍者身份并没有被抹消,多注意一下顶头上司肯定没错。

    兵主部的对手看起来是一名非常擅长体术的上忍,因此攻势非常凌厉,但这位暗部主官非但能在体术方面跟对方打的有来有回,甚至可以在高频率的攻防换手之中穿插遁术攻击,整个战斗风格凸出一个朴实、扎实、流畅,尽管他没有使用什么夸张的术式,但这种从容不迫的交手方式已经称得上尽显高手风范了。

    看着看着,羽原突然目光一凝,他左臂环绕在身前,撑住右手手肘继而伸手托住了自己的下巴,摆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原来是这么回事么……”

    他似乎是有所猜测,毕竟这件事对他来说并不难猜,因为就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对方已经使用了三种性质的遁术了。

    然后羽原开始忍不住地腹诽,他觉得自己有空的话应该搞一个专题调查,专题的名字就叫做……

    那些本该死在九尾事件却没有死的木叶忍者们。

    不知道为什么,羽原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某种自我满足感,就像自己不知不觉间干了一件大好事一样。

    搞清楚了一个小小谜题之后,羽原不再关注这场战斗的结果,带着莫名的满足感离开了这里。

    …………

    一直到了活动的后半段,羽原、卡卡西和油女志微之中都没有一个出局,由此可见,赤冕组织的上忍质量还是比较高的。

    这下可以说是谁先出局谁尴尬了,毕竟说出“你是我们之中最菜的”这句话和承受这句话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正常情况下,羽原以防御力著称,而油女志微则不用多说,他的招式非常适合非致命的竞技项目,所以综合看来,最先扑街的肯定是卡卡西。

    年轻人嘛,很容易扑街,过去卡卡西就老是扑街。

    不过所谓“正常情况”也不是百分之百发生的,总会有不正常的时候,比如这次。

    在下一轮的战斗之中,某些人的抽签运就不是那么好了,于是羽原VS旗木卡卡西的神奇局面就这么出现了。

    羽原事先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局面,不过对于除两人之外的人来说,此等情形肯定是乐见其成的,卡卡西自然不用多说,羽原也是新一代实力派忍者的代表,两人之间的较量自然值得关注……吃瓜群众的吃瓜心情,古今中外也没什么区别。

    没办法,毕竟是机会均等的公平抽签,羽原也只能认命,在走完了既定流程之后,他和卡卡西分别从两侧进入森林交战场地。

    就像前几次战斗一样,这次羽原也没有利用森林复杂地形的意思,他还是直接来到了战场的正中央,静静地等待着对手的到来。

    没过几分钟,卡卡西来到了他的对面。

    “卡卡西前辈,接下来的战斗怎么进行?适当对抗一下,然后皆大欢喜地结束,怎么样?”

    羽原的态度显得很轻松,他对接下来的战斗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进行了数轮战斗之后,他觉得这个时候已经可以退场了,抛开谁更菜的情绪化判断,输给自己人其实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稍稍放水,将胜利拱手相让,羽原也不会反感,设想一下,他都能把刺杀风影的功劳全推到卡卡西头上了,眼下的小小胜负又算得了什么呢。羽原本来就不喜欢那么高调,非木叶嫡系出身的忍者也不适合高调。

    什么,为什么卡卡西不用在乎这些?开玩笑,木叶白牙的儿子、金色闪光的弟子,跟羽原这种臭番薯烂鸟蛋有可比性么,人家是老木叶正旗木旗的。

    考虑到卡卡西的性格,羽原觉得自己的建议卡卡西没有理由不认可,然而事实却刚好相反。

    “不,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无意义的事情也得让它尽量变得有意义才行……我想试试看凭自己的实力究竟能做到哪一步,羽原,你是一个值得挑战的对象。”

    卡卡西反而摆出了很认真的态度。

    尽管他的说法偏向“来都来了,别浪费机会”的情况,但这更像是给自己找台阶的说法,他表现出的挑战心绝不作伪。

    自己的提议遭到否定之后,羽原先是楞了一下,接着他才笑了笑,“卡卡西前辈,你是这种热血的人吗?该不是被锅盖头粗眉毛的愉快小伙伴传染了吧。”

    这说法让某个人的身影立刻浮现在了卡卡西的脑海中,但他立刻摇了摇头,坚决否定了自己遭到某种同化的可能性。

    “跟热血不热血没什么关系,只是想确认一下自己的实力而已。”他说道。

    卡卡西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因为人生轨迹的变动,此时的他既没有经历无比灰暗的暗部时光,重视之人并未完全离世的情况下他也没有彻底摆烂,肯努力上进,自然会在意自己的实力层级。

    羽原说道,“卡卡西前辈这是把自己摆在了挑战者的位置?将我视作实力方面的上位存在没什么问题么,这大概率可是误判。”

    这种“谦虚”总让卡卡西觉得这是在调侃自己,不过卡某人也没有因此而生气,他已经比较了解羽原的性格了。

    “忍者不能自己欺骗自己,否则就是自取灭亡。”卡卡西明白血继忍者、大蛇丸的“改造生物”羽原的实力在自己之上,这没什么可否认的。

    既然卡卡西都这么说了,羽原也不介意认真活动一下筋骨,“虽然不能保证回应你的期待,不过提升一下战斗的对抗程度还是可以的。”

    鉴于卡卡西掌握了某些新术,羽原也想看看他的掌握程度。

    “既然如此,那就无需多言了。”

    卡卡西起先还担心羽原会糊弄自己,没想到其人也有靠谱的时候。

    这样的话,卡卡西也不用搞什么虚的了,他立刻开始了战斗准备。这种实力对战肯定跟真正的战场环境是不一样的,起码羽原不可能干扰卡卡西的战斗准备。

    只见卡卡西从身后的忍具包中掏出了一大把忍具,他手指之间捏着手里剑,掌心握着大量的苦无,而后随意将其抛到了周围,忍具或是刺入地面,或是钉在树干上。

    左手撒了一把之后,他右手又撒了一把,这些东西基本上就遍及四周了。

    毫无疑问,这是用来施展飞雷神之术的,而且卡卡西并没有使用特制的忍具布置飞雷神印记,反而将其刻印在了普通忍具上。尽管卡卡西的布置看起来非常流畅,不过羽原不觉得对方这就能熟练使用如此高等的空间忍术。

    “即便你能够熟练的进行空间跳转,但以你的查克拉又能支撑几次呢?”羽原说道。

    飞雷神之术强力却并非万能,羽原始终认为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卡卡西没有说话,他以实际行动回应了羽原的质疑。在高等级的战斗之中,卡卡西的查克拉量确实不算充裕,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得到了解决卡卡西有“存款”。

    他将一块又一块的查克拉结晶塞进了自己嘴里。

    一看这种情况,羽原干脆闭嘴,他光记着卡卡西的某些技能蓝耗高,一时间忘了对方能拿到蓝BUFF了。

    “有备无患,必要的时候最极限的速度肯定能起作用。”

    卡卡西深吸一口气,单指一勾已经是把一把查克拉短剑握在了手中,接着他迅速冲向了羽原。

    羽原提高警惕,霎时间精神紧绷了起来。在这场战斗之中,他占据着有利地位,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轻视卡卡西,现在的卡卡西掌握着两种时空忍术,这已经充分说明其人的威胁性了。

    当然了,解决卡卡西依然并非难事,比如说,在卡卡西使用飞雷神之术进行空间跳转的时候,羽原将对方跳转目标的苦无拧成麻花,飞雷神坐标的顺时损毁极有可能使得卡卡西当场表演一个大变死人……很明显,羽原脑子没病,他不会干这种事情。

    就在羽原思考着卡卡西空间忍术的掌握程度的时候,对方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卡卡西可谓是来势汹汹,他握着短刀的右手在翻转手腕的同时以锐不可当的声势突然下劈,动作轻盈又不失凶猛,其中的诡谲和凶险肉眼可见。

    羽原左腿后撤一步,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卡卡西的利刃,可卡卡西的攻击随即接踵而至,在短刀下劈的途中,他的左手猛然拍在了刀柄末端,劈砍的攻势瞬时改为进刺!

    几乎是下意识的,羽原侧过身体,顺势躲过了卡卡西的攻击,而且这一瞬间他又对体术加深了一点理解……脑子别多太多思考和判断,应该更相信瞬时的神经反射。

    卡卡西的短剑停在了羽原的身侧,他双手握剑,双腿交替向前迈出一步,接着利用肌肉积累起的爆发力瞬间上挑,直接从斜下方袭向了羽原的右肩……这样的连续攻击对于一般忍者来说几乎避无可避,结果也基本可见,敌人的整条右臂都会被切下来。

    且不论羽原能不能躲开这样的连击,好在他压根也不用躲,他的防御能力可不是吹的。随着一声金属撞击声,卡卡西的短刀斩进了羽原的腋下,接下来却不得寸进。

    羽原有些恼火,不为别的,对他这个不入门的菜鸟进行连续的体术攻击,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仗着自己皮糙肉厚,硬抗下卡卡西攻击的羽原不退反进,他向前抢出一步,然后瞬间伸出双手抱住了卡卡西的右臂,接着他右肩下压,双手交错用力。

    胳膊遭遇绞杀的卡卡西在剧痛之下条件反射般地松开手掌,于是一直被他握在手掌中的短刀随之掉落向地面。

    羽原抬起脚来踩向刀柄,这把削铁如泥的查克拉短刀就这么被他整个踩进了地里。他脚掌落地然后发力猛地提膝,袭向了卡卡西的腹部。

    卡卡西被一击命中,与此同时,他的左掌已经拍在了羽原的胸前,借助撞击和反推的力量,他抽出了被羽原钳制住的右臂,整个人斜向上倒飞了出去。

    羽原刚想趁势追击,某种特殊的呲呲声却传入了他的耳中,他顺着声音低头一看,发现一张起爆符贴在了自己的胸前。非但如此,这张起爆符的一角带着一根透明细线,线的后面还跟着一大串起爆符,一直从他的胸前延伸到了背后。

    这些起爆符已经全部处于引爆状态,串联还同时起爆,简直不讲武德。

    这一瞬间羽原已经明白,全部处理掉这些起爆符是不可能的,好在全防护状态下这种攻击对羽原而言不具备致命性。下一刻,剧烈的雷遁从他身上爆发出来,有几张起爆符被过量的高能脉冲击穿,变成了只能冒烟的哑炮。

    但更多的起爆符已经起爆,轰隆隆的声响几乎重叠在了一起。

    巨大的冲击力使得羽原整个人失衡,气浪将他向着卡卡西所在的方向掀飞。此时两人都身处于半空之中,而先一步浮空的卡卡西手中的印已经完成。

    一大团橘色的高温火球对着羽原当头砸了下来。

    羽原却不管不顾,更多的铁砂从他身后飘出,一团铁砂云像是一只巨大的手掌一样,随着它的一次挥动,巨大的火球已经被拍得七零八落。

    羽原的身体穿过残焰与热浪,他的双眼紧紧地盯在半空中的卡卡西身上,随后他左臂向前挥出,一团银色的金属直冲卡卡西而去。

    卡卡西能顺利使用飞雷神吗?羽原不知道,所以他想要确认一下……

    秘术·水银灯。

    一瞬之间,银光乍现。

    如果卡卡西躲不开的话,那他还是得表演一个大变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