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朕又突破了 老告

第六百九十二章 王见王,天帝人皇【求订求票】

    虚空,一抹流光闪逝,周边的空间层层塌陷收缩。

    一只手在流光后方时隐时现,每每已经抓住流光,但下一霎,流光便跳脱出去,再次消失。

    两者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僵持,在追逃过程中各展神通。

    这位初代天帝,技能点是不是都点在藏匿逃跑上了……赵淮中暗忖。

    那只手就是他幻化出去抓取初代天帝的。

    两者一追一逃,速度快到了超出念头捕捉极限的程度,时现时隐。

    光曦闪烁,已经出了神州浩土范围,在人间其他地界辗转追逐,荒野,山河,不同的人类聚居地,在两者的追逐间都流逝成为背景。

    倏地,前方逃跑的那道光曦,改变了方向。

    他跳出人间,进入阴界,而后是仙界。

    追逃的范围不断扩大。

    “初代天帝,你想过没有,你越跑,闹出的动静越大,越可能被钧空感知。到时他也参与进来,出手抓你,你该怎么应对。”

    这话一出,前方的光曦似乎有了一丝微不可察的停滞,喝道:“不要直呼他的名讳,不然他会生出感应!”

    初代天帝对钧空显然畏惧到了骨子里,提及其名讳,立即就有了反应。

    而就在其出现刹那迟疑之际,周边的虚空骤然收紧,无数咒文交织封锁了天地。

    光曦再次挣脱,跃出千百里外,却是发现周边的空间规则近乎毫无变化。

    初代天帝感觉中的行进千里,其实根本没挪地方。

    他立刻明白过来,刚才那一瞬的停滞,已经被赵淮中施展神通,以某种方式束缚,再难脱身。

    意识到自身处境,初代天帝演化的光曦,终于停止奔逃,露出了真容。

    一个老实本分的中年汉子,常人身形,穿着打补丁的短衫,裤腿卷到膝盖位置,赤足上沾着黑色的泥土,状如老农,肤色粗黑。

    “天帝藏身的本事,真是厉害。”

    “还是人皇高明,寡人隐匿万载,连钧空也不曾找到寡人,却被你寻到了踪迹!”

    中年农户的面貌变化,体外开始泛起浓重的仙光。

    他的脸容变得方正,英挺逼人,下颚留三撇长须,脸如冠玉,眼神内似乎藏着千丘万壑,深邃中透着威严。

    他开口自称寡人,瞬间气质尽显,和赵淮中分庭抗礼。

    咸阳宫的书房里,赵淮中从虚空收回手,面前的空间层层叠叠的收缩。

    他是在仙界抓住的初代天帝,而此刻收回手,万里时空都在一收一放之间。

    当赵淮中摊开收回来的手,掌中乾坤内,初代天帝露出了原身,落在对面。

    “刘琦,你去传令,朕有要事,任何人都不许靠近书房。”

    “诺!”

    刘琦快步下去。

    书房里点着一缕清香,烟气鸟鸟,气氛安逸。

    赵淮中做了个手势,示意初代天帝落座。

    他面前放着茶器,当即亲自倒了杯茶,隔空推送到初代天帝面前:“这是神农氏新种出来的雨后飞仙,天帝可以尝尝。”

    初代天帝虽然四处躲藏,颇为狼狈,但其实他是一代雄杰,有大功于整个人族。

    是他在远古时期,带领人族推翻了妖族统治。

    虽然后来证实,初代天帝能有所作为,成功崛起,和钧空的谋划,想在三界扶持一位代言人有关。

    但并不能就此抹杀初代天帝纵横远古,建立天庭,让人族就此崛起的功绩。

    所以赵淮中见到他,保持着适当的尊重。

    初代天帝也在打量眼前的人皇,看的非常仔细。

    在初代天帝眼里,人皇赵淮中身形挺拔,即便坐在那,仍显得伟岸逼人,压力如山。

    赵淮中的面容英伟,气质冷峻。

    给初代天帝印象最深的是人皇的眼睛,眼尾狭长,不显阴厉,却有种冷酷和照彻人心的从容,让人不敢直视。

    “天帝为何一直要躲,没想过站出来正面和钧空对抗吗?”

    赵淮中声音温和,听不出情绪变化。

    初代天帝澹然道:“你不了解钧空,以为能有此刻局面,与其对抗是你的谋划努力之功?”

    他自问自答:“或许是,但以我之见,更大的可能是钧空要利用你来开启仙台背后的秘密。”

    赵淮中不置可否,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你可知钧空曾经掌控过人间,并且让众生对仙台献祭,试图开启仙台,取出背后的东西。”

    仙帝娓娓言道:“可惜他最后失败了,仙台催动气机再造天地,破开了钧空的谋划。”

    赵淮中露出沉吟之色。

    初代天帝的话让他想到了之前,黄葫道人,羲皇,强良等三者隔空推送回来的石殿里的情景。

    那石殿里描绘的画面中,便有世界破碎,仙台破空而去时,钧空出手抓摄的一幕。

    那个世界,难道是现在之前的人间?

    赵淮中眯眼注视初代天帝。

    两人的关系颇为奇怪。

    赵淮中一手搞垮了天庭,夺权上位,两者无疑是死仇对头。

    但在对抗钧空的层面,他们又站在同一立场上,需要某种程度的合作,才能更好的应对钧空。

    “当初的人间地分九州,和仙界,阴间一样广袤,现在的神州浩土,不过是九州的主碎片所演化。”

    “你是说人间曾经因为钧空的谋划,崩裂破损,才成了现在模样?”

    “没错,钧空对某些事情的谋划之深,不是你能想象的。”

    初代天帝:“他曾经推演出需要一路修行仙台术,达到极高的境界,才能最终开启仙台,进入其内深处。

    他从远古就开始布置,阴间崩裂就是他放出的饵。

    因为仙台体系和三界的气机相连,他预料到阴间破碎,而后聚合完整,重新献祭,能得到仙台的认同,大有收获。

    所以阴间的破碎,而后由人皇你来搜集,献祭,进去取出某件东西,都是钧空的谋划。

    他到现在还未出手,只能说明你进入仙台得到的东西,依然不是他想要的。”

    赵淮中琢磨琢磨:“你胆子倒是比之前大了,敢直呼钧空之名,刚才还提醒朕不要提他的名字。”

    初代天帝冷笑道:“我直接称呼他为钧空,是因为只要被你发现,也就等于被他发现了。

    我已活不了多久,还有何顾忌?”

    “人皇你的天赋,修行速度,谋划带领大秦的前行,确是让人惊艳。

    钧空对你必定也有意料之外,算计失误的地方,不然不会是现在的局面。天地人三界几乎被人皇你一手掌握,这绝不是钧空愿意看到的。

    但他的谋划,力量也是你想不到的,即便你突破不朽,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初代天帝觉得钧空和朕同步发现了他的踪迹,活不了多久了?

    “人皇你身边必有钧空的安排,在时刻监控你的动向,就像他当初在我身边安插的人。

    我在咸阳宫,钧空必然已经知道,他……就要来了!”

    初代天帝仿佛被人从水里捞出来的鱼,有种窒息般的紧迫感,低声道。

    赵淮中:“你藏的太久,一旦被找出来,就觉得自己像是被剥光了,处于众目睽睽之下。

    其实你没必要这么担忧。”

    “你不懂,钧空绝不会容许我活着,泄露他的秘密。”初代天帝似乎略有些喘息。

    “我们来谈谈正事,你可知道仙台背后,到底有什么?”

    “不清楚,但应该是某种超脱不朽的东西,钧空的层次,只有超脱不朽的事物,能引起他的兴趣。”

    初代天帝反问道:“四皇九姓里有钧空的暗子,你挖出来没有?”

    “知生氏,有巢氏等几家已经除掉,但应该还有一个没露面。”

    “知生氏……”

    初代天帝呢喃低语:“钧空有一个秘密被我获知,所以他不会容许我活着。”

    “什么秘密?”

    就在这一瞬,赵淮中突然生出感应,伸手一压。

    面前的初代天帝旋即露出一抹颓然。

    原来两人一边交谈,一边斗心眼,暗中还藏着其他较量。

    初代天帝突然提及有一个关于钧空的秘密,吸引赵淮中的注意,让他的念头转移到思索和关注秘密上。

    与此同时,天帝的神魂本源悄然离体,想把眼前这个身躯当成弃子,再次脱身逃走。

    这位初代天帝身上还藏有特殊的器物,能帮他脱身。

    可惜赵淮中及时出手,恰好压制了天帝的谋划。

    在初代天帝的神魂本源离体前,赵淮中已经暗中祭出了混沌幡。

    天帝试图脱身,被混沌幡挡了回来。

    他叹了口气:“你想问什么,问吧。但我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置我?我若说出最后的秘密,利用价值锐减,你怎么保证我的安全?”

    “朕并非容不下你,将来,可以送你离开三界,自谋生路。”赵淮中坦然道。

    初代天帝:“这是你想从我这里获取消息的交换条件?”

    “可以这么说。”

    赵淮中把指端伸向初代天帝眉心。

    从初代天帝嘴里说出来的东西,远比不上自己探查他的意识来的更详细,彻底,也更真实。

    赵淮中伸手的速度并不快,初代天帝也没躲避。

    但就在他的手指,即将触及初代天帝眉心时,变故突起。

    有一股气息,蓦然出现,由远而近,在靠近他们所在的书房。

    赵淮中目芒遽盛:“钧空!”

    轰隆!

    咸阳宫剧烈晃动,破空来袭的力量,正是钧空所发。

    他真来了!

    赵淮中暗忖必是之前和初代天帝的追逃,引起了钧空的感知。

    而他立即催动混沌幡,抵御了钧空的攻势。

    回过头,初代天帝却是趁着赵淮中全力应对,混沌幡对虚空的封锁出现一丝缝隙时,抽身消失了。

    “你踪迹已露,出了朕的书房,是在寻死!”赵淮中暴喝道。

    “寡人的安危就不劳人皇操心了。”初代天帝的声音凭空传回,冷笑道。

    遇到危险,他当然选择相信自己,而不是相信赵淮中能稳妥应对。

    初代天帝,瞬间已是气息全无!

    “艹……这货是自己蠢死的!”

    赵淮中身形微晃,来到咸阳的一条街区,恰好看见一个人影,软倒在地,眉心龟裂,神魂消散。

    赵淮中走到近处,低头看向倒地的人。

    正是初代天帝再次变化,想融入眼前这人体内,进行隐藏,躲避赵淮中和钧空。

    可惜,天帝连同眼前的人,一起被钧空的力量隔空抹杀。

    赵淮中出现时,天帝身死,而钧空的力量正无声退去。

    他来到近处,从初代天帝的识海内摄取出一件器物。

    Ps:求订求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