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诡异仙 狐尾的笔

第四百二十五章 宁可错杀一千

    说到这,随着这位司天少监轻一挥手,他身后的人把一些纸张送到每一位人的手中。李火旺接过来,凑近了仔细看后,发现上面似乎写了一些地址跟模样。"这些都是疑似坐忘道之人,把他们带来,生死勿论。"

    “只要能认明正身,寻常坐忘道脑袋,一个脑袋,五十阳寿丹,官升半级。而三元跟四喜的脑袋,一颗脑袋,三百阳寿丹!官升三级!"

    “其中杀的人最多者,由司天监大人亲自亲受三甲子阳寿!”

    这话一出,所有人嗡的一下炸开了过去,如此力道,绝对是绝无仅有的。

    三甲子啊整整一百八十年!试问谁不想多活一百八十年!,而且还是不会变成入趟的一百八十年!本来之前心里有着打算隐藏实力的小算盘的人,顿时就放下一切顾虑,跃跃欲试起来。”去吧,老夫祝各位马到成功,加官进瞬了,对了,还有记住了,这坐息道愿贯满盈罪大恶极,你等这次围剿坐忘道,实乃为百姓为天下为殿下替天行道之壮举,所以宁可杀错一千,不可放过一个!””轰””上京城的东南西北四座城门伴随着轰鸣声重重地关上了。

    伴随着战鼓声,一些身穿重甲的军人纷纷上了城墙,浑身充满煞气的他们仿佛形成了四面巨墙,把所有的一切都封在了里面.

    那些本来应该用来对付敌人的巨餐跟武器,也开始调转过来对准了城内。

    雪还在下,把上京城落成茫茫一片,而一些黑色小点如同蚂蚁般,从监天司衙门方向逐渐向着四周墓延开来。

    眉头紧锁的李火旺骑着马,不断的敲打着马臀,让它向着城东角钱前进,跟在他后面的还有其他五人,他们同样看着手中的纸张。

    四周的房屋内,尖叫声哭喊声已经响起。

    一处贴着门神的木门被撞开,一位瘦弱的女人抱着自己概褓的孩子跟跑地向着外面扑去。可伴随着呼啸声,一把鬼头大刀从屋内飞速地追了上来。

    就在这干钧一发之际,那女人怀中的婴儿猛地嘴猛地一声坏笑,浑身骨头一缩,滑溜地从襁褓中钻出。紧接着他瘦小的四肢猛地一蹬,把自己母亲向着那把飞来的刀推去,而自己却借着这股反冲力逃生。"噗呲一声,那女人瞬间被刀尖入心,滚烫的鲜血融化洁白了鲜血,露出了下面暗色的地砖。

    一位脸上带着两道疤的女人气势汹汹地从屋内冲了出来,猛地把那鬼头大刀一拔,向着那在雪地中奔跑的婴儿冲去。"娘的狗屎的坐忘道有种别跑

    而那如同破麻袋般被扔在雪地中的母亲尸骸,除了李火旺却没有任何一人留意。“这一晚上会死很多…很多很多人”

    随着李火旺死死咬紧牙关,腮帮子逐渐鼓起。

    一路上各种充满血腥的一切在李火旺面前展现,双方都来真格的了,动静特别大。

    单打独斗也有,相互合作同样也有在,整个上京城如同一锅放在大火上的粥,逐渐从里到外沸腾起来。不知不觉中,他也到地方了。

    李火旺猛地从马背上跳起,重重撞在纸窗之上,冲进屋内。

    看着面前哭喊着抱成一团的一家三口,当李火旺举起手中紫穗剑时,却怎么也砍不下去。

    忽然一道寒光从破风的窗口中射来,"铛"的一声,火花四溅,那东西被李火旺直接挡掉了."这他妈是我的!滚一边去”双眼开始布满血丝的李火旺侧身嘶声喊道。

    李火旺回过头来,再次看向面前的一家三口的妻子,他收起了刀,从下摆的刑具包里掏出了一把匕首。"放心,我不杀你,但是为了确保你是不是坐忘道,我需要看看你的脸皮,看完之后我会帮你医好的。”惨叫声过后,李火旺放一锭银子,脸色阴沉地从屋内走了出来。好消息是那人不是坐忘道,而坏消息同样是那人不是坐忘道

    在一旁的木材迅速一借力,李火旺踏着窗沿翻身上了被自雪皑皑的屋顶。

    站在屋顶的最高处,李火旺看着面前混乱之极的上京城,可以说如果有十八地狱的话,那也不过如此了。

    那些在屋顶间腾飞跳穿的监天司跟坐忘道,无论是监天司还是坐忘道,他们双方从就没有考虑平民百姓,也是,他们怎么可能会考虑的到。

    而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仓促之间卷入了两者之间,无论他们做什么又或者不做什么,结果似乎早已经注定。也许理由仅仅是因为挡住了路,下一刻就会身首异处。

    李火旺此刻本应该去寻找其中的心素北风的,可当这一幕人间惨剧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脑子嗡嗡作响,根本停不下来。”轰!“远方的一处高耸的楼宇轰然被点燃了,如同一把巨大的火炬,替代了空中缺失的月亮,照亮了四周的一切。“人命在你们面前,到底算什么!他们都是人!活生生的人”李火旺指着整个上京城破口大写。

    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冷漠了,可是当这些事情出现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还是看不过眼。可骂完之后,李火旺心中又泛起一丝深深的无力感,他连自己都管不过来,哪里有资格管别人,

    “呜啊…呜吗”古怪的声音从身边响起,李火旺侧身看去,发现那是只剩半个身子的金山找。他流着血泪,表情悲愤地用手指着眼前的一切,嘴里呜吗地说着一些李火旺听不懂的东西。

    随后又传来了哭声,这一次是和尚,他一边哭着一边双手合十开始不断念着阿弥陀佛超度着亡者。"唉!你这是干什么,红中老大兵贵神速啊快别管他们了,咱们赶紧去找北风老大吧”

    李火旺看向说这话的红中,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冷意,紧接着他又把目光看向无头的金山找。她如同雕塑般站在那里,默默地面向着远处城墙之上的兵家。

    就在李火旺握紧拳头狠狠地给躁动不安的自己来了两拳后,三道人影响着这边冲来。两个女人,一个男人,看他们身上的穿着明显是来自地位不同的人。

    在他们的身后有着六七个人在追赶,而当他们看到李火旺后,顿时眼中一亮。"红中老大!你原来在这里!你快走我们给你断后

    100%

    说罢他们猛地站定,一脸决然的摘在了那些监天司跟李火旺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