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从噩梦开始 暗黑茄子

第七百六十二章 变态的想法就是不一样【5000求月票】

    人多力量大,而且没有了像是‘阿正’这样心怀叵测之人的捣乱,效率也提升了不少。这屋子里的犄角旮旯都没有放过,很快就有了新的发现。

    在一个桌子底下,找到了一个用报纸包着的东西。

    拿出来打开看,里面是一个工作证和一张合照。

    工作证污浊不堪,像是被水浸泡过,上面的字迹已经看不太清楚,照片也是扭曲变形。另外一张合照倒是完好无损,上面是五个年轻人在某个工厂门口。

    五个年轻人都很快乐,看得出来,他们关系很好,亲如兄弟。

    只不过其中一个人的脑袋被圆珠笔涂掉了。

    本来很正常的照片,也因为这个而显得有一点诡异,再加上之前发现的线索,可以断定,这个被涂掉的人,就是‘老五’。

    “五个好朋友,因为某种原因,其中四个人联合在一起,将另外一个杀害,并且沉尸河底,但那个人怨魂不散,回来复仇……你们觉得我总结的怎么样?”黑人说了一句。

    大家都说你总结的很好。

    “接下来,就是搞清楚地上的数字,还有那三个有编号的门是做什么的。”病秧子陷入沉思。

    林默也在思索。

    他这时候看了一眼那三个剧情角色。

    肌肉男和绿茶女紧张兮兮的东张西望,另外一个则是看着窗户出神,林默也看过去,窗户外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

    病秧子这个时候说,他以前玩过一款游戏,整个场景,就在一栋屋子里。如果打开门出去,会发现又进入到同样一个屋子。

    虽然看上去几乎一模一样,但实际上还是有差异的,有的屋子里有鬼怪,如果运气不好进入到这种屋子,下场就是死。

    没有任何幸免的可能。

    要求就是找到规律,进入安全的房间,只要连续六次进入安全的屋子,就算是通关。

    病秧子说,现在这个情况,让他想起了当年玩的那个游戏。

    “那你通关了吗?”黑人问了一句。

    病秧子点头,一脸自得:“当然,而且通关时间上,我排第三。”

    这个时候林默开口:“你说的那个游戏我也玩过,叫‘无尽的鬼屋’,规律是选择开门的时间,不同时间对应的门,会有不同的结果,而且这种规律每一次都会变化。”

    “对,对,就是这个,我当时想了两天才找出来规律,哎,你也玩过,那你速通榜排第几?”病秧子好奇的问。

    “第一!”林默实话实说。

    “真的假的?你是第一,是那个LM?”病秧子是真的吃惊了。

    在他们这种游戏圈子里,LM这个名字很响亮,很多游戏的各类排行榜上,都有这个LM的一席之地。

    绝对是恐怖逃生类游戏中的大神级人物。

    “对,我就是LM。”林默摊牌了。

    病秧子一下子激动了,就连黑人也像是见到偶像一样凑过来。

    在他们眼里,游戏大神就像是少女眼中的所谓爱豆,绝对偶像级的存在。

    接下来病秧子和黑人都表示让林默来主导。

    也就是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会儿也不是客气和谦让的时候,林默也的确有了一些想法,这个时候索性讲出来。

    “之前黑人总结的不错,不过那些都是相对比较好找到的线索,我们可以称之为背景故事类线索。这种线索是进一步推断游戏场景玩法的依据,也就是说,这个场景的通关要求是什么,更具体一点的讲,就是这里要求我们做什么。”

    “我觉得是躲。”黑人表达了想法。

    显然对方的依据是来源于海报上面的留言。

    我们必须躲起来,不然会死,就是这一句。

    “我也是这么想的。”病秧子点头,然后补充了一句:“而且肯定和地板还有门上的数字有关系。”

    三个剧情角色压根儿是打酱油的,当然也提不出什么有价值的观点和线索。

    林默索性也不藏着掖着,他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先问一下,你们觉得,照片上这另外四个人,死了吗?”

    这个问题似乎很简单。

    “应该是死了。”黑人说。

    “应该?”林默反问。

    黑人一想,不吭声了。

    他只是猜测,并没有证据,因为没看到尸体,也没看到血迹,

    “难道没死?可就算没死,又能怎么样?”黑人又问,倒是旁边病秧子似乎若有所思。

    “当然有很大的关系。”林默开始了他的讲座,他发现病秧子和黑人虽然在这个游戏里比自己先玩,排名、积分和对游戏的了解要超过自己,但那只是因为他们是先行者。

    实际上就天赋而言,至少黑人和自己不是一个境界。

    病秧子还好,但也差了一截。

    “玩游戏,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完成最终的‘目标’。现在我们并不知道这个目标,只知道一些这个关卡的背景设定,还有可能威胁到我们的存在,也就是老五,对不对?”

    几个人都是点头。

    这是已经摆在桌面上的东西。

    “之前恐怖屋的两个关卡,其目的就是找到出口,或者,等到规定的时限过去,就算是通关,对不对?”

    这也没错。

    “所以我这第三关,在我看来,要么是在这里做极限生存,熬到规定的时限,要么就是找到出路,是吧?”

    的确是这么回事。

    但接下来林默的话,直接颠覆了这几位的三观。

    “那这一个关卡,能威胁到我们的,假设就是老五。它应该是一个怨灵,我理解它,换做我被人害死,还尸沉河底,也会愤怒,也想报仇,对吧,人之常情。所以我觉得,如果另外四个人没死的话,倒不如咱们帮帮老五,把那四个人给找出来,让老五把他们弄死,这样老五大仇得报,怨气得消,不说和咱们拜把子成兄弟,至少不会立刻翻脸弄死咱们吧?”

    黑人张着嘴,他就是觉得这是胡扯,是乱说,但林默又句句在理。

    另外三个剧情角色这一刻都朝着旁边挪了一步,估摸是觉得林默这个人太危险了。

    倒是病秧子眼睛冒金光。

    “知己!”

    这货走过来抓着林默的手,甩都甩不掉。

    “他们都说我是变态,是脑袋不正常,过去这些年,我过的孤独啊,今天终于遇到知己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我做你的小弟,大哥!”

    “小弟!”林默也是紧紧抓着病秧子的手,然后将对方手指头掰开。

    “熟归熟,你以后再突然抓我的手,当心我和你翻脸。”

    林默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正常人的选择,肯定是躲着老五,如果遇到幸存者,会天然的形成同盟,毕竟这是正常人的思维模式。

    总不能和老五这个恶鬼结盟吧。

    偏偏林默就反其道而为之,将帮助老五复仇当成了首要任务。

    “行了,那咱们就这么定了,大家一起行动,先找找看,能不能找到那四个杀人犯,找到了,第一时间给我按住。”

    病秧子此刻摩拳擦掌,黑人这个时候也慢慢接受了林默这种思维方式,至于另外三个剧情角色。

    他们没得选。

    计划制定好了,接下来就是实施。

    现在有三个门。

    2号门,3号门和4号门,选哪个?

    因为还不太明白是怎么个套路,所以大家一致决定,先随便选一个试试。

    于是,林默带头推开了2号门。

    进去一看,果然,他们又来到了一个和刚才屋子一模一样的地方,摆设,格局,家具什么的,都是一模一样。

    要说区别,最明显的就是地上的数字。

    此刻写着一个2字。

    前面三面墙上,依旧分别有三道门。

    此刻这三道门上,分别写着4号,5号和7号。

    “感觉这数字,压根儿没有规律啊。”病秧子说了一句。

    林默让大家先找东西,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这个屋子里,没有照片,没有日记本,就连墙上挂着的美女海报,也换成了一个男性。

    显然在这些细节上,还是和之前1号屋子有差别。

    没有找到人,没有找到尸体,也没有找到鬼。

    “接下来去哪?”黑人问。

    林默说咱们回去看看。

    说完,重新向后,拉开之前他们进入门。

    之前他们是从1号房间进来的,到达了2号房间,按理说原路回去,应该也是1号房间,但让林默诧异的是,他们居然是到了6号房间。

    这个房间明显和之前的有不一样的地方了。

    墙上有血,乱七八糟,更加昏暗阴森。

    地板上写着6,而屋子里三个门上写着的,是1,5,7。

    又不一样了。

    “这玩意儿是随机变的吗?”

    林默感觉这屋子里很危险。

    虽然看不到具体什么东西危险,但他经历过不知道多少凶险时刻,这种对危险的感知,已经是刻印到了骨头上。

    他立刻做出决定,什么都不找,立刻朝着1号门冲过去。

    就在这个过程里,林默瞟到了那边一个洗手池子里,有个黑乎乎的东西正在往外冒头。

    不出意外,是个脑袋。

    那种恐怖感此刻炸裂开来,林默动作加快,招呼所有人进入1号房间,然后把门关闭。

    那种恐怖感,也随着房门关闭,而消失无踪。

    于是,他们现在又返回到了1号房间。

    似乎又走到了起点。

    但仔细一会看,都看出此刻这个1号房间和最开始他们待过的1号房间,又有一些地方不同。

    首先是三个门的编号。

    之前是2,3,4。

    但是这一次,换成了5,9,7。

    这说明每一次进入某个屋子,这种房门编号都会发生变化。

    实际上还有一个门,就是他们进入这个房间的房门,这个房门没有编号,但如果仔细看,这个门是那种纯黑色的。

    黑的让人觉得有些诡异的那种。

    通过这个门会进入到哪个房间,根本是不确定的,就目前来看,任何一个房间都可能进入。

    林默给这种黑色的门标注为‘随机门’。

    这就像是某种无限迷宫一样,如果找不到对应的规律,可能只能永远在这里打转。

    不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林默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恐怖屋这最后一个关卡的玩法了。

    终极目的是找到规律,离开这个房间。

    当然前提是活着离开。

    应该还有支线任务。

    但这种是属于可做可不做的,例如解救幸存者,又例如帮助老五复仇。

    林默问谁数学好。

    没有一个人举手。

    “就知道不能指望你们。”林默叹了口气。

    他数学也一般。

    但不少数学小游戏,他还是喜欢玩的。

    实际上从刚才开始,他就发现这个屋子,还有那些编号,很像是他以前玩过的一个数字小游戏。

    九宫格。

    现在已经看到的房门编号,最小是1,最大的是9。

    除了8号没出现,刚才那一顿乱闯的时候,其他的数字他都见过了。

    再加上每一个房间都有相邻的三个房门,这不就是九宫格么。

    知道原理就好办了。

    这时候林默四下看了看,然后让大家一起找,看看还能找到什么东西出来。

    果然很快,就在柜子的上面找到了一盒红色的蜡烛。

    还有火柴。

    巧的是,这一盒红色的蜡烛,刚好有九根。

    “明白了!”

    林默立刻将一根蜡烛拿出来,摆到桌子上,用火柴点燃。

    瞬间,火苗冒起。

    诡异的事情也发生了,原本昏暗阴冷的屋子,此刻居然是有了一丝丝温暖和光亮。

    给人一种安全感。

    “也就是说,接下来,需要按照顺序,从1号房间,到2号房间,最后到9号房间,将九根蜡烛全部按照顺序点燃,这样,才能真正的通过这一个关卡。”

    林默把他的想法一说,病秧子和黑人都是鼓起掌来。

    “精彩!”

    他们也是老玩家,自然知道林默这一番推断有理有据,基本上情况就是这样,不会有什么偏差。

    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找出通关的方法,这份手段,他们佩服。

    要么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肌肉男他们就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那是因为他们是门外汉,不懂。

    病秧子和黑人懂,所以才知道林默有多了不起。

    这就应了那句话。

    为入行时,当你是弱鸡;真正入行之后,敬你为鬼神。

    至于九宫格的玩法,黑人和病秧子都知道。

    本身这个并不难,难的是从线索里找到对应关系。

    “那就开始吧。”

    现在这三个门是5,9,7,没有2。

    也就是说,需要找到2号门进入,然后点亮蜡烛。

    而因为每进入一次房间,编号和顺序都会打乱,所以如果运气不好,折腾半天都别想找到对应编号的房间。

    “进5号。”

    这个决定黑人和病秧子都同意。

    因为在九宫格里,5号是最特别的一个。

    大部分情况下,都是5居中央。

    判定的方法也简单,正常情况下九宫格,其他数字相邻的,都是三个数字,只有居中的那个数字,相邻四个数字。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推开5号门,大家一起进入。

    “果然!”

    这个房间里,有四个编号的门,分别是1,3,9,7。

    没有2号房间。

    如果不懂的人,这会儿已经懵了,可能会乱走一通。

    运气好的,可能会撞大运,运气不好的,那就别想再出去了。

    更何况,这里有鬼。

    试问,如果开门就遇到鬼,你还敢進去嗎?

    那只能是關门,走另外一个门。

    这也是增加难度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黑人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大家都看向他,便见黑人悄悄走到那边衣柜前,猛的打开。

    “啊,啊!”

    衣柜里一个人尖叫着扑出来,手里拿着刀,朝着黑人乱刺。

    好在黑人实力不弱。

    一巴掌就拍在对方脸上,将那人打趴在地。

    众人围了过去。

    地上那人捂着脸,此刻一脸惊恐的看着林默等人。

    这人他们见过,照片上另外四个人中的一个,

    “张德汉、王权、刘根宝、赵东,你是哪个?”林默冷着脸问。

    “我,我是赵东!”地上那人说了一句。

    對方眼神里带着惊恐,除此之外还有一丝狠辣。

    只不过隐藏的很深,一般看不出来。

    “绑了!”

    林默一声令下,大家立刻一拥而上,扯床单的扯床单,解裤带的解裤带,不一会儿,就把对方五花大绑。

    “你们做什么?这是要干什么?”

    赵东惊恐狂呼。

    “嚷嚷啥,算了,把嘴也给堵住。”林默又吩咐了一句。

    赵东就说他有重要情报。

    “等一下,先别动手,你说吧,啥重要情报。”林默问。

    赵东说这里有鬼。

    “这事儿我知道了。”

    “知道了?那,那你知道那个鬼是谁吗?你知道他有多可怕吗?”

    “知道,如果只有这些,那就塞嘴了。”

    “别,你们自己说,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们。”

    “张德汉、王权、刘根宝,他们三个在哪儿?”

    “我不知道,可能死了,也可能和我一样,躲起来了。”

    敢情是啥都不知道。

    林默让黑人把赵东这货的嘴堵上,然后扛着走。

    “记得啊,如果遇到有鬼的房间,别犹豫,把这货丢下就跑。”林默吩咐了一声,黑人点头,赵东听到,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唔唔唔的晃脑袋。

    黑人扇了他俩耳光,老实了。

    准备好之后,林默带着大家走到7号门前,然后毫不犹豫推门走了进去。

    ------题外话------

    今天已万更,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