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十万菜团

第四百四十八章 入神庙(求订阅)

    雪神庙外围,散落着一些古老的破败建筑,所谓“建筑”,其实更多的,是在山石上凿出的洞府。

    无数年过去,人造的屋舍大多坍塌,洞府却没有变化。

    在整个夏季,雪原核心风暴减弱期间,雪原各地的修士,会从四面八方聚集,试图进入庙宇。

    修为低的,只能在白天时尝试闯入,夜晚前,尽可能返回。

    故而,在这段时间里,外围会始终有一些修士停留,只是拉长时间后,也不会太多。

    易容后的齐平迈步前行。

    暮色渐深,莽莽群山渐暗,偶尔能望见有剑光亮起,坠落大地,显然是御剑的修士。

    齐平跟随剑光,抵达了一座山洞。

    山洞内燃着一团火焰,十余名修士,围绕火堆而坐。

    当齐平走进时,一道道目光扫来。

    有些警惕,有些好奇,显然对这个面孔很陌生。

    不过每逢夏季,赶来雪原的修士总要多些,更多有易容。

    且因风暴较弱,若是刻意挑选安全的路径,绕过那些强大怪物的领地,洗髓境也能抵达此处,齐平展现出的气息,便是洗髓。

    “晚辈冒昧,想在此处留宿一晚。”齐平微笑拱手。

    同时也在打量这些人,心中惊叹,这十几个修行者成分还真特么复杂……

    有穿着破烂袍子,手臂上绘画着古怪纹路,五官立体的蛮族巫师。

    有顶着大卤蛋,双手合十,持握禅杖,戒刀,或手持木鱼的和尚。

    也有手持拂尘、腰配桃木剑的道士,还有绿色头发,或者身上长翅膀的妖族……还有看起来正常些的武人……

    反正,各种类型,各大势力凑了个齐全。

    偏生,这帮修行者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围坐在火堆边,脸庞给摇曳的火光映照的阴晴不定。

    “可。”一名道人听出齐平说的一口凉国官话,点了点头。

    “多谢。”齐平迈步,在洞府边缘坐下,后背靠着墙,保持一定的防御姿态。

    没人吭声,大家都盘膝冥想,也不说话,齐平正犹豫着,是否要打开话题,就听外头传来脚步声。

    然后,山洞口走进来一男一女……

    正是宽衣大袖,古代剑客打扮的卫无忌,与短发背双刀的红豆姑娘……

    齐平愣了下,眼神古怪起来,这也能遇到熟人?

    两人同样遭受了众人审视,结果,这次是其中一个手持木鱼的和尚开口了:

    “你们来了。”

    二人微笑点头:“缘空禅师。”

    南方诸国乃禅宗大本营,双方认识不算意外。

    齐平没吭声,就看到两人自顾自坐下,卫无忌道:

    “禅师此番竟也来了,敢问是何时入雪原?是否知晓这大半年来,九州变化?”

    缘空叹息一声,说道:

    “贫僧也入雪原半年,不过,这两日在附近,与多位同道交谈,才知道这半年来,外界可谓天翻地覆。你们可知,那凉国皇室,同室操戈,景王登了帝位,永和帝太子拥兵幽州,另立北凉?”

    卫无忌又惊又喜:“禅师仔细说说!”

    凉国内乱,他没道理不幸灾乐祸。

    红豆也看了过来。

    缘空禅师双手合十,叹息道:

    “此事说来话长,往前推,还要从两国武,齐公子大胜玉麒麟说起……”

    “等等。”卫无忌愣了下,勐地打断:“您说齐平?那个京都镇抚司的百户?”

    “正是。”

    “胜了玉麒麟?妖族那个顶级神通?”卫无忌一脸荒诞,突然明白过来:“莫非凉国又开启了一次道战?”

    恩,若是如此,倒也不意外,毕竟禅子都输了……

    “不是,就是比武,当时齐公子只是初入神通……”

    缘空禅师自顾自叙述起来,旁边,有的修行者已经知道了,有的也不甚明白,也好奇听着。

    而其中,尤其以卫无忌和红豆最为吃惊。

    那个齐平……竟然真的晋级了三境……不过,两人吃惊之下,也不是太意外。

    尤其得知,齐平是用了某种特殊秘法,强行拔高实力,才胜了玉麒麟,卫无忌松了口气,嗤笑道:

    “能修成神通,的确不错,不过用秘法临时提升修为,算什么本事?”

    “就是。”有人附和。

    缘空禅师摇头,唏嘘道:“诸位尽可如此说,可若你们得知后面发生的事,便不会这样想了。”

    当即,他说起了凉国政变,禅宗入京都,齐平北上,遭到追杀,结果一人独战两位神通,反杀成功,更得到道门首座帮助,反杀了转轮金刚。

    再然后,齐平又潜回京都,暗杀劫狱,引得两位神圣领域下场交手……

    篝火旁,卫无忌和红豆完全听傻了。

    只不过大半年而已,那个齐平,当初的洗髓修士,竟做下这诸多大事?

    名传天下?俨然成了凉国第一天骄?

    一人独杀两神通……起码二重境才能做到……不,一般的二重,都不要想……卫无忌恍忽失神,他们心自问,若是自己,能行吗?

    突然间,那份历练后生出的豪情……烟消云散了。

    “要不继续在雪原修炼个几年,再出去?”二人心头同时生出这个念头。

    就眼下这局势,说什么名扬天下?只会自取其辱。

    角落里,齐平看着霜打茄子般的二人,心底库库库直笑,没想到,临近雪神庙,竟然还有这乐子。

    “如此说来……也……不过如此。”卫无忌强行挽尊:“他得罪了景帝,如今不还是丧家之犬。”

    齐平闻言,轻咳一声说:“此言差矣。”

    众人皆好奇望来。

    齐平故作崇敬,说道:“晚辈进来的晚,却是听到了一个消息,各位或许都还不知。”

    “哦?是何事?”缘空禅师问。

    齐平认真道:“是关于佛道之争的……”

    见吸引了众人注意,他伸出手搓了搓,一脸为难:

    “情报宝贵,按照历练地的规矩……”

    众人无语,翻了个白眼,不过,倒也没有威逼,毕竟谁也不知道,这年轻人背后有无大人物,没必要坏规矩。

    当即,每个人都丢出了一些小物件,算作报酬。

    齐平笑呵呵接过,也不嫌贵贱,赚到就是开心。

    当即将讲经大会的事说了一遍,尤其着重提及,齐平打脸禅宗,掉马甲的事情。

    听的一群人面面相觑。

    “哈哈哈,有趣有趣。”一名妖族修士笑的畅快,看热闹不嫌事大。

    几个蛮族巫师也惊奇不已。

    缘空禅师脸色僵住,闷不吭声,只觉颜面无光。

    卫无忌和红豆同时垂下头去,自卑极了……心态大崩。

    不过,也没人在乎他们就是,打开话题后,众修士也交谈起来,各自分享消息。

    却大多,是雪原中的事。

    齐平问道:“晚辈来时,见过一股暴风雪,却是颇为奇怪,不知为何。”

    那道士摇头:“不知,贫道也看见了,雪原中近来风雪恶劣,远不如往年和缓。”

    一人沉吟了下,开口道:

    “的确奇怪,我前几日,得知雪原中那个蛮族神隐出关了,不知是否有关系。”

    齐平啪地竖起耳朵。

    一名巫师诧异道:“竟有此事,我倒不知。”

    众人交谈了下,也没啥干货,齐平仅得知两条情报。

    第一,雪原里有个苦修了近十年,没有挪窝的蛮族神隐巫师,前不久出关了,不知所踪。

    第二,近期雪原不平静,那风暴的来源是北方妖国。

    后一条不明,至于前者……“难道是为了回草原助战?”

    齐平心头一凛,这些人还不知道,金帐王庭开战的消息。

    “算了,景帝自求多福吧。”齐平摇摇头,只要这事与自己无关就好,神隐巫师参战,让陈景头疼去。

    他默默走回边缘,开始盘膝冥想。

    ……

    一夜无话,翌日天明。

    当天空蒙蒙亮时,洞府中众人就听到外头风声骤歇。

    齐平蓦然睁开双眼,看到一名名修士起身。

    “风暴减弱了,诸位后会有期。”一人抱拳拱手,独自朝雪神庙走去。

    其余修士,也各自离去,除了相熟的外,彼此都拉开很远。

    “雪神庙遗迹内部有阵法压制,寸步难行,修为越高,才能走得越深。”一代院长声音传入脑海。

    齐平点头,看了眼卫无忌,发现二人与缘空禅师结伴走了。

    他不再犹豫,选了个方向,大踏步朝前方行去。

    “呼呼”

    随着靠近,风雪骤然勐烈,寒风如刀,切割肌肤,齐平只好燃烧真元,抵抗寒冷,与刀锋般的白雪。

    “叮叮当当。”

    那雪花如万千暗器,站在体表罡气上,爆射出火星来。

    齐平咋舌:这玩意也叫风雪?

    愈发往里,视野愈被压缩,很快的,齐平彷佛走入大雾,只能看到周围十几米范围。

    脚下积雪极厚,每一脚,都好似踩在深坑里。

    要费好大力气拔出来。

    漫天飞雪,如瓢泼大雨砸下,溅起一蓬蓬雪浪。

    齐平耳畔是闷雷般的呼啸声,只觉一股强悍的压力,笼罩在身上,莫说飞行,走路都宛若背负山岳。

    他心头明悟,这就是阵法压制。

    按照一代的说法,就算是神隐,在这个鬼地方都会被压的实力骤降,齐平怒喝一声,倏然张开五根手指。

    暗金色战矛凝聚,“当”的一声,刺入脚下,撞击下方十万年岩石,反震回来的力道,险些让齐平虎口开裂。

    他心头一凛,拄着战矛,帮助自己于狂风中稳定身形,不被拔地而起,或者吹飞……

    根据脑海中,一代的指示,调整方向。

    不知过了多久,齐平只觉背上压力一松,风雪减弱,他抬起头,便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高耸巍峨的石门下。

    门后,是一座巨人宫殿般,古老神秘的庙宇。

    顶部,一座布满裂纹的牌匾,上书三字:

    “雪神庙!”

    ------题外话------

    感谢书友:2020……7953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