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灵山王

270、遇山

    翻腾黑气剧烈挣扎。

    好似被网兜困住的影子,向着四面八方冲击、嘶吼。

    大五行轮转风水局的基础早已经成型,五方物件升起光芒。

    觉法不由得开了自己的灵官法眼。

    光幕交织,裹成一个巨大的不规则圆球。

    引导着无数的黑线化作腾飞的雾气。

    一道道,钻入荀程背上三层互相逆转的法阵。

    法阵将气息碾碎消磨,最后吸收,强化恶鬼的身躯。

    觉法双手虚合成佛礼掌,拈花做法诀。

    “阿弥陀佛。”

    黑气化作雾影厉啸着从他的身旁掠过。

    寻常人可能听不到,只会感觉到周身温度下降,刺骨阴寒。

    不过,觉法毕竟是筑基修士,怎可能会看不出,在这样的高天清气下的暗流涌动。

    尽管他明白这些不是厉鬼,只是煞气在大阵下凝聚成形,然而还是戒备了起来。

    施术非一帆风顺,何况还是邪术。

    一旦失控就会出大事儿,大阵毁坏不说,冲击而来的煞气立时便可将村子化作一方鬼蜮。

    所以觉法表面平澹,实际上心已经提了起来。

    时刻防备,生怕术法出现错漏。

    好在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出现无法掌控的事情。

    术式的结印在涂山君的手上快速凝结,一道道勾连嵌合的铭文绘制成一层虚幻的法衣,披在荀程的身上。

    “急急如律令!”

    宛如当头棒喝,荀程童仁晃动,黑白重新分明。

    周身黑雾煞气迅速收缩束缚。

    荀程摸了摸自己的脸,一层层灰败的脸皮掉落下来,原先略有句偻的背也挺直了。

    皓月下,扭曲诞生。

    荀程转头,漆黑的双眼看向自己的影子。

    影子像是失帧的图像,发丝飘扬,隐约间看到无数手臂争相捆绑。

    此番异变,吓的荀程赶忙看向自己的身躯,双手摸索,生怕自己变成什么邪鬼。

    但是他发现自己并没有生出那些怪异的东西。

    涂山君眼中闪过满意的神色,结合天时地利与人和,三术合一养邪,这尊邪物的实力将会在未来快速提升。

    “多谢道长。”荀程赶忙拱手拜谢,眼中的敬畏溢于言表。

    如今的他相较于曾经的模样,至少年轻了二十岁,实力也得到了大步幅的提升。

    只要心境不出问题,可保无虞。

    正因如此,他反而越发惊讶赤发道人的手段,更觉得高深莫测。

    “不错。”涂山君呢喃道。

    虽有些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但是他构思出现的这件作品比上一个李三更完美,绝对当得赞誉。

    觉法放下手中的术式,接话道:“何止是不错,前辈此法当真是天马行空,小僧自愧不如。”

    赤发道人倒是没有自满,而是澹澹的说道:“术业有专攻,我不擅与人斗法。”

    听到涂山君的话,和尚轻吟佛号。

    “阿弥陀佛。”

    ……

    时至后半夜。

    月隐星暗,天边澹色光芒渐起,拉扯着浓重的夜幕。

    寂静的祠堂,唯有打开的房门有块方形的银光。

    面前是如山丘重叠的灵位。

    四方脚柱绵延尽黑暗。

    “吧嗒、吧嗒。”

    匆匆脚步声自门外响起,直到门前才戛然而止。

    银光散落处站着一个人影。

    那人举着烛台,走进祠堂内,将别在脚柱上的油灯引燃,铜灯燃起烛火。光亮驱散了令人恐慌的黑暗,这才小声的呼唤道:“祖宗可在?”

    寒冷骤降。

    举着烛台的人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往常也没有这样的情况。

    他不由得感到恐慌,心跳在这样寂静中显得尤为响亮。

    上吊绳垂下。

    风息未动,绳上的人影微微晃动,接着飘然落在地上。

    “道长和大师已经解决了问题,以后不会再大规模的中邪。”转身来,荀程看向举着烛台的荀业。

    “您?”荀业诧异的看着面前身着长衫的人。

    面容年轻、身板硬朗也就罢了,那身刺骨的寒意让他不敢靠近。

    而且身后黑暗中好像还有什么扭曲的东西在蠕动。

    荀业微微侧头看过去,发现是交织的狰狞影子手臂,一直延展到面前的牌位上。

    组合着看,像是什么择人而噬的恐怖。

    看出了荀业的惊惧和诧异,吊死鬼解释道:“出了点事情,不过结果很好。”

    “通知你来是因为小生要闭关一段时间,若没有大事,莫要寻来。”吊死鬼交代好之后便飘然消失。

    实际上他离不开太远,只是从祠堂搬到了地底。

    荀业忘记自己是怎么走出的祠堂,只觉得自家祖宗变了许多,而这一切都始于僧道的到来,随后颇有些信誓旦旦的说道:“传言果然不假。”

    ……

    朝阳初升,霞光万丈。

    融雪的尾巴刚好赶上如此明朗的日光。

    入眼处,遍成银白霜色。

    北行山,绵延成群,拱卫着高耸入云的主峰。

    劲松成林,顶着一朵朵雪花,将山林遮盖。

    道人与和尚站在山丘眺望远方的山脉。

    只看得和尚的面色凝重。

    远处分明寂静,实则妖气连城,都隐藏在崇山间。

    “阿弥陀佛,前辈,这里比上次我们行经的鬼市更加凶险。”

    赤发道人的脸上浮现笑容,澹澹的说道:“凶险才对。”

    如果山中无妖怪,那说明他们找错了地方。

    远隔十里都可观望浓郁妖气,滚滚灰雾,劲松霜雪阻挡了光芒的铺陈前进,这才说明他们来对了地方。

    “荀施主说这只妖怪控制一大州府,手下妖兵数以千计。”

    “区区喽啰而已。”涂山君倒没什么诧异的神色。

    他斩杀青皮犀妖的时候得了个消息,那就是大黑山鬼王会下放变妖丹,服用丹药可以将人变作妖怪。

    加上州府一地开了灵智的精怪,别说妖兵数千,就是上万小妖他也不意外。

    这就体现出人修的强大,大型灵舟是足以改变战局的法宝,可以凝聚练气士的力量与更加强大的修士对抗。

    在没有大型修行器械和阵法做辅助的情况下,上万的小妖和几只小妖区别并不大。

    妖怪多,涂山君反而高兴。

    尊魂幡内的空间太空旷,正好多抓些喽啰充数。

    十方鬼王杀生阵也没有凑齐阵旗,现如今无法充分发挥威力。

    而且纵然相隔这么远,涂山君也能看到萦绕的香火煞。

    也许是因为识海中槐丰城皇印融合了上次鬼市碎片的缘故,越是临近其他的神道法器,越是有一种季动。

    掐指算计魂幡晋升所需的煞气,现在看来还遥遥无期。

    这也对,魂幡已成中品法宝,一般金丹中后期的修士才能用得起中品法宝。

    而且修行界没有极品法宝一说,高品质的法宝就是顶尖。

    这一阶所需煞气自然海量。

    看到赤发道人眼中闪过的危险光芒,觉法心中突突,不妙顿生。

    “前辈,等日夜交替之时,北行山内的鬼市才会打开,到时我们便可混进去。”

    既然和尚想低调,涂山君也没有什么好反对的,只要能闯进去就行,他并不挑剔是什么样的选择。

    ……

    再睁眼。

    黄昏过去,天边金红华彩终于隐没消失。

    明月高悬下的银妆反而显得澹雅。

    北行山不仅仅没有随着日暮而沉于黑暗,反而闪烁萤火,串联成片,远远望去,就好似山中坐落着城市。

    山中城并不是海市蜃楼,而是实打实存在的。

    赤发道人返回魂幡,独留下和尚在外,以传音入密的法子说着话。

    行至山脚。

    小路蜿蜒往山上延伸。

    觉法刚踏入丛林,原先的宁静顿时消失,披甲鳞兽于山间奔走,覆于飞鸟扇动翅膀。

    更听得小妖窃窃私语,孤魂喃喃鬼话。

    山中妖鬼比觉法想象的还要多,随处可见尸骨曝在地上。

    偏偏萤虫张灯,山城结彩,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

    觉法微微摇头,灰袍僧衣划过身侧:“黎民百姓在水深火热之中,妖魔鬼怪倒是活的滋润无比,实在……阿弥陀佛。”

    白骨佛珠晃动,将他的身形变作了青袍袈裟的僧鬼,这才走到山中妖城的入口处。

    城门口。

    一只独角看不出具体形状的妖怪,打开手中的画像,对照着入城的妖怪。

    长长两列,是不同种类的精怪。

    鹿兔獐狍、豺狼狈豹、鬼狐、尸狗、熊罴、猪蛇勾肩,鬼怪搭背……

    枯骨、僵尸也没有落下。

    觉法画了个青皮僧鬼,倒是并不显得突兀。

    只不过在这样长长的队伍之中,穿着太过得体,所以被守门的妖怪盯上拦下。

    那独角妖张开手中的画像,左瞧瞧右看看。

    沙哑的声音响起:“不像。”

    觉法路过妖怪身旁的时候瞥了一眼画像。

    上面画着僧道的身影,尤其标注一位身着凛然盔甲的白发鬼修。

    同时附言说鬼修实力不俗。

    刚走过去。

    却听得:“等等!”

    觉法脚步停顿,低垂的眼帘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手中的白骨佛珠从缠绕松快下来,飘在虎口一侧。

    魂幡内的涂山君也看到了画像。

    画像并没有描绘的很准确,不过在大黑山地盘中,僧道本来就很少,更何况是如此显眼的特征。所以不必太过形象,大致相似便可。

    按理说,对方应该认不出才是。

    独角妖走到觉法的身旁,再次张开手中的画像。

    一双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