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灵山王

306、故人

    呈上来的灵食当然不是大黑山出产的。

    大黑山的灵植作物至少还得半年才能成熟,这还是有大阵加持的效果,不然只会成熟的更慢。

    不过,这一点都不耽误涂山君从别处购买灵植作物,制成饭食,然后用作画饼。

    至少要让妖精鬼怪们知道,灵田开垦到底是要做什么。而不是稀里糊涂什么都不知道,只听大王说的。

    大王说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

    这样做也许能兴盛一时,然而对长远发展十分有害。

    涂山君开口说道:“今日之宴,有三件事要说与大家。”

    “其一是我儿百日。”

    “这其二便是本座决定开垦灵田种植灵物,自给自足的同时提高大黑山的经济。盈余灵植可以贩卖给人修,换取丹药、法器、符箓……”

    通商贸易这种事,三两句也讲不清楚。

    对于妖怪们来说,唯有切实到手利益最是动心。

    所以涂山君也没有给他们讲经济发展的内核,更没有普及灵植作物的必要性。但是,这东西能贩卖出去,换取灵石就已经足够了。

    小妖们不清楚,大妖们都跃跃欲试。

    灵脉的灵气供给不足,他们又不想搬到大黑山来。不说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就是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产出的灵气很少,也比在山城分的多。

    而且妖怪们又不是没有自己的机缘和秘密,生活在山城的话,金丹宗师的神识扫过,他们连修行都不利索。

    这些都基于一点,那就是如何提高自己的修为。

    当然是要资源。

    以往的时候还能贩卖灵药,或是厮杀之后捡的战利品,以及其他妖怪身上的材料,却都不是个稳定收益。

    “诸位且尝尝灵谷。”涂山君手执筷子端起面前的饭碗。

    动筷子吃了一口,灵气浓郁醇香。

    其他的妖魔们也忍不住了。

    大妖们还学着用筷子,不会的直接用法力操控手中的物件,至于殿外百座以外的直接上手抓着塞进嘴里。

    充裕的灵气当即化开。

    蹲在道场的石狗也得了一碗。

    不像上座妖魔那般庞大,却远比他自己的日常吃食要强太多。

    狼吞虎咽的扒拉进嘴里。

    石狗突然很羡慕那些坐在桌案上的大妖魔,目光一直延伸到正殿。

    他确实看不见涂山君的身影,但是涂山君的声音切实的传了过来,就是他们这些小妖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就是我们种植出来的东西吗?”

    与肉食相比确实没有太多的滋味。

    奈何这东西灵气充足,两三口下肚就感觉暖融融,周身的寒意都被驱散干净。

    灵植作物对于练气妖怪的作用最大。

    他们不像是筑基妖修能够辟谷,加上不会炼丹,辟谷丹都靠灵石买,每年花销在切实增加修为的灵石不计其数。

    “翻地种植,加起来不到两月,大黑山会看护灵田,当然若是诸位有什么想法也能提出来,或是派遣兵卒加入大黑山看护灵田的队伍。”

    “屯田都尉马陆,相信诸位早就已经相熟。”

    说着涂山君顺带着介绍了一番大黑山的屯田队伍。

    屯田都尉,下属十二屯田校尉,加上行云布雨,看护养殖的共有上千妖修。

    灵田本就在大黑山,涂山君的神识眨眼即至,就算明面上涂山君不出手,实际上灵田也在他的控制之下,要是有什么问题,涂山君都能解决。

    所以也不需要担心灵田遭到毁坏,除非面临大战。

    还不是简单的金丹宗师大战,而是举山之战。

    碧眼鬼王拱手道:“我等自然是信任大王的,只是不知份额如何划分?”

    “百万灵田作一千股,大黑山占五百股,诸位共分剩下的五百股。”

    “本座打算开垦三百万亩灵田,总计三千股,你们可以分其中一千五百股,具体的事宜,在宴会结束之后再进行商讨。”

    “本座就是担保,信我者得授真箓,传道法神通。”

    “行我令者,功赏错罚。本座所为,唯公平,唯才是举。”

    “大黑山从此以功勋灵石计,诸位可明白?”

    涂山君说的平淡,然而面对眼前这位鬼王,众妖魔感受到了极为宽厚的安全感。

    但凡讲演,多少都带着点个人色彩,涂山君同样不例外。,

    因为得了情绪控制的术式印法,涂山君使用法力传音扩展的时候,也掺杂了点术式的影子。这一丝微乎其微,不过是让他的话术更容易被人听进去而已。

    说是四百洞府,实际上拥有筑基妖修才算一方势力。

    中流砥柱也就是殿内的这些妖修鬼修而已,顶多也就三四十位,一千五百股其中大部分会落入他们的腰包。

    这也没办法,因为他们修为高,手下妖兵多,能在屯点的时候做出更大的贡献。

    涂山君早已经明言要公平,肯定是多劳多得。

    不过在公平的同时,也得保证那些生活在夹缝里的小妖的权益,让他们也能吃饱饭,安心修行,这样就能大大减少发生妖怪侵扰凡俗的事情。

    以后如何他不知道,但是他在的一天,大黑山就要按照他定下的规则和想法运转。他也有这个能力,将这些桀骜不驯的妖魔鬼怪压服。

    “大王我们应该按照什么贡献?直接缴纳灵石吗?”

    “非也,开垦灵田对于灵石的需求甚少,法器器械、灵种、看护以及种植,大黑山都会做好,你们只需要提供足够的妖兵就行。”

    “借着这个话题,本座正好与诸位说第三件事。”

    “既然我们种植出了灵植作物,就要贩卖,不然光靠我们是吃不下的,所以需要进入人修的坊市。”

    “为了方便,加强大黑山内的基础建设,本座决定购置两艘中型灵舟。”

    “本座出灵石买下一艘,剩下一艘需要你们凑齐灵石。”涂山君也没有矫情,或是碍于面子的打肿脸充胖子,而是实实在在的将面临的困境说了出来。

    大黑山的财力不够买第二艘,只能用这种办法。

    一说要缴纳灵石,众妖魔的热情一下子浇灭了大半,和刚才有明显的不同。

    灵田开垦,他们不需要别的,只要提供妖怪就能入股,这对他们来说并没有损失,这些大妖怪的手下都有数百妖兵,多的甚至有上千。

    鬼怪就更多了,整个大黑山的鬼怪以十万计。

    人力成本,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事儿,但切实从自己的口袋拿灵石的时候,他们不免迟疑起来。

    灵石可是安身之本。

    修士身上要是没有灵石的话,多少都会心慌。

    老话说的好,钱是英雄胆,谁肯将自己攒了许久的家底拿出来购买灵舟呢。

    那三位筑基巅峰的妖鬼同样沉默。

    他们的灵石留着是为了购买结丹灵物。

    许是看出了众妖魔的迟疑,涂山君说道:“大黑山会给诸位立下字据,若是计划有变,本座将以丹药填上借来的缺口。”

    “灵舟通行,凡入股者将获得免费的搭乘权力,只要本王在一天,就一直有效。”

    “诸位表态吧。”

    涂山君并没有以目光欺压,而是看向了自己面前的酒樽,灵酒琼浆泛着光芒,倒映着他的影子,无喜无悲的神色,淡然而从容。

    灵田事宜可以时候再说,因为对于妖魔来说那件事百利而无一害。

    但是借钱这事儿就得当场完成,不然后续就麻烦了。

    涂山君现在看着,他们拿多不会拿少。

    就算颇有微词,也不敢直面鬼王,等到以后得了好处也就没有声音了。

    “这……”

    碧眼鬼王沉吟着,回头看了看身旁的莽龙。

    莽龙端着盆将自己的脸都埋了进去,而另一边的夜灵娘娘眉目是在涂山君的身侧流转,却不是看的涂山君而是他身侧的娃儿。

    涂山君料到是这般场景,倒也没有什么失望的神色。

    其实涂山君完全可以坐视不理。

    身为大黑山真王,妖怪们的死活与他何干,灵石减产也威胁不到他。

    然而,他看不惯如今的窘迫。既然选择成为他们的王,就要庇护这些妖修鬼修,在其位谋其政,这本也是无可厚非的。

    正准备再说……。

    马陆率先表态:“我愿意拿出一万两千灵石。”

    对于筑基中期的妖修来说,一两万的灵石已经伤筋动骨,攒了半辈子也不过两三万而已,这还是省吃俭用的结果。

    “老夫出两万灵石。”聂权九也丝毫没有迟疑。

    大黑山高层妖怪纷纷出言,只不过都没有过万,多者八千,少则三两千。

    如今压力自然来到了其他山头的妖怪。

    碧眼鬼一看情况,也不想着出风头了,先紧跟聂权九的便是:“我愿意拿出两万灵石。”

    夜灵和莽龙同样没有高于两万。

    有了带头的,其他的小妖王鬼王也不甘落后。

    涂山君脸上多了几分笑容。

    就得有带头的,大妖怪牵头带头,小妖怪才会掏钱。当然,涂山君并不是为了骗他们的钱,这灵石就是用在刀刃上的。

    而且灵石借用很公平,字据有效,就算计划有变也可用阴魂丹抵债,这世上就找不到比这个更划算的买卖。

    龙儿姑娘带着侍从挨个收取灵石。

    刚刚结束,涂山君目光一凝。

    淡声道:“道友既然来了,又何必藏头露尾?”

    “哈哈哈!”

    人未至,爽朗的笑声先来。

    一身着锦绣长袍的青年踏入正殿,拱手施礼,追忆似的说道:“好久不见,涂山兄。”

    涂山君起初有些惊讶,不过讶然之后就剩下他乡遇故知的喜悦。

    人可以作假,样貌可以作假,但是那股熟悉的气息做不得假。

    笑道:“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见到大头兄。”

    “我可想念的紧。”

    “道友的修为进境实在超乎我的预料。”

    涂山君上下打量了一番,没想到大头已经步入金丹境界。说来也对,大头那时候就有秘密,而且机缘不小,最重要的是什么机缘都能赶上。

    能从涂山君手中虎口夺食也就算了,还能在练气的时候在筑基修士的斗法中获得莫大机缘。

    大头的背景不论,这份心性、机缘当属顶尖。

    三十年风雨,从池塘跳出来的大头才是真的如鱼得水。

    一朝鱼龙变蛟龙。

    “听说涂山兄的孩儿百日,我这个做叔叔的,就不请自来了,还希望涂山兄不要见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