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鹿食萍

第412章 生死,真假,因果,善恶,变化

    “合道生死的那位?”

    听着从黄道大尊口中说出来的这句话,陈沙心头一凛:“合道生死?”

    “这是哪条大道?”

    或者说是哪位上古创世神的道源之中延伸出来的大道?

    陈沙在心里迅速将自己所知道的几位创世神的本源特效为何闪念过了一遍。

    最后只得猜测是自己还未听说过的古神和巫神?

    黄道大尊缓缓说道:“生死,非是先天而生的天道,在上古天帝未曾失踪之前,大荒万物皆是无始无终,人人皆可永生。”

    “那……”陈沙挑眉。

    黄道大尊缓缓说道:“生死不是天道,而是上古天帝失踪后诞生出来的大道,是人道。”

    “人道。”陈沙立即想到了答案,道:“是五教。”

    黄道大尊点了点头,道:“五大圣人,各自有自己的心中追求,合道于心中所求,乃成圣人。”

    “这当中……”

    “儒圣辨善恶。”

    “魔圣问真假。”

    “佛圣讲因果。”

    “妖圣寻变化。”

    说到最后,还差一位,黄道大尊盯着陈沙的脸,幽幽道:

    “道圣求生死。”

    陈沙一下子就眸内瞳孔一缩:“你是说,我长得与道教圣人有相似?”

    此前的父亲陈参玄也好,陈扶摇,陈玄机也好,还有陈婴宁,都于此有关。

    但这位道圣可是目前地仙界和宇内诸界都可算天花板,与上古创世诸神齐一档的五教圣人之一,真正意义上无所不在的大罗神仙。

    “是的,你与那位道门圣人长相很是相似。”黄道大尊直接承认。

    陈沙当即问道:“那位圣人俗家姓名叫什么?”

    黄道大尊摇了摇头,道:“道圣在天帝失踪之后便成道大罗,是人世间第一批修至大罗的存在,无比古老,我这等后辈如何能有福分知道道圣名姓,至于为何说你与道圣相似,你只消回头去地仙界任意一处道教洞天瞅一瞅道圣之像,便清楚有几分了。”

    陈沙沉默,他其实并不是想知道圣的名,而是想知道姓。

    此前几位,都是姓陈。

    那道圣会否也……

    早在许久前,陈沙就猜测自己和那几人面貌相似,其实不是他们之间相似,而是他们像另一个人。

    如今,终于可确定是哪位了。

    而后,陈沙便问道:“可否说说道圣合道生死的事情?”

    “这是道教的立教之本,其实根本不用我说,你随便去地仙界走一趟,自己便清楚了,这几位圣人之所以是大罗神仙,其大道必然随处可见,妇孺皆知,如那儒圣的人之初,性本善?性本恶?可谓简单易懂。”

    黄道大尊说着叹了一口气,道:“但既然话说到这,也不妨碍多说一些,道圣合生死,道在生死之间,求的是生死的源头,便是在求天帝的本源了,所谓“仙道贵生,无量度人”,所以道门追求于比其他教都更追求于长生久视,几大教门之中,道门修士的寿命远超于其他教门,这既是从道圣合道生死之后,所分润得来的东西。”

    “生死,真假,因果,变化,善恶,这些皆是在上古时代所没有的大道。”

    “上古时期,天帝永恒,无始无终,水火一体两面,由雷神对立统一,形成一个完美的圆。”

    “那时候一切都是蒙昧和纯粹。”

    “直至上古天道从无始无终,阴阳平衡的完美大道之中崩塌后,才有了生与死,真与假,善与恶,因与果,以及最重要的……变化!”

    “如果说上古诸神的大道是天地之间的蹈实实存在,那么五教圣人便是走的务虚之道。”

    “所谓务虚,便是先天本不存在,直至完美被打破,出现了变化之后,才于人心之中出现的一些东西。”

    陈沙听着一一记在心头,心道:“这就是所谓的合人道,人心之中的道。”

    “因天道崩塌,原来的一些永恒不变大道出现了变故,于是一些新的道理,便适时出现了?”

    所以人道,其实就是后天之道。

    先天大道无始无终,无有生死,无有善恶,无有真假,因果,变化,只有先天变后天,才会出现这些……

    这时,陈沙忽然想了起来,道:

    “大尊此前说,当世的伟大存在,或多或少都是迹身存世,真身沉睡,那么道圣是否也有迹身在道门之中镇压教门呢?”

    他这么问,自然是想亲自去弄清楚一些事。

    黄道大尊摇头:“这属于玉京天的秘密,若想知道,元君可在合道雷帝道果之后,亲自去询问那玉京天的背剑年轻人,不过在这之前,还是不要轻易去,那背剑年轻人脾气不太好,对你不利。”

    换句话说,到了道序二,就算他脾气不好,也不用怕。

    陈沙默默点头:“多谢大尊提醒。”

    黄道大尊道:“这些话也就是在天庭说,有诸多大道在此,否则,有可能都已经让那几位圣人老爷们的泥像金身有所感应了,到此为止。”

    说罢。

    他一指雷帝宫的一个地方,道:“老夫还是继续为你介绍雷帝宫之内的权柄吧,虽说元君还未合道,却仍有一些雷帝权柄,可以通过这宫殿调用,譬如说……”

    黄道大尊指向的是雷帝宫挂着的一面丈二大镜,道:“此乃孽镜,又叫孽镜台,能照出地仙界任何一处阴阳失序之地,以令雷道众神调理阴阳,并可能踏过此镜子,瞬间落入那处所在,亦可通过自身埋下道标,传送于道标位置。”

    陈沙心中一动,这就相当于天庭的“任意门”?

    黄道大尊仍在介绍:“还有此物,名为雷檫……是为……”

    然而陈沙的全部心思却都已经放在了那孽镜台上。

    ……

    等黄道大尊介绍完之后,笑吟吟说道:“本尊的天宫是“黄道宫”,元君平日可多来坐一坐。”

    陈达点头笑道:“定要叨扰。”

    “那本尊便先告辞了。”

    “大尊慢走。”

    陈沙目送这位“黄道吉日”之神离开,转身看向了金星使者,道:“我要回到我飞升至地仙界的那里,带着孽镜台下界可否?”

    金星使者躬身说道:“这雷帝宫都是元君的,元君即随身携带此物,自然无妨,。”

    陈沙点头。

    转身看向了孽镜台,先是在心中勾连到了神州大地,而后利用这份感应,在掌心之中捏出了一道雷电。

    这是他降魔雷公的道性本源之中延伸出来的雷公之力。

    滋啦。

    一道雷电落在孽镜台上,当即这镜子之中雾气一闪,映照出了那大荒东扶摇国的所在。

    “我先下界,会再回来。”

    金星使者说道:“那帝尊的赏赐到达后,小仙会先帮元君收容在雷帝宫中。”

    “嗯,麻烦你了。”

    “恭送元君。”

    在金星使者的注视下。

    陈沙一步踏出,走入了那镜中天地。

    ……

    阳湖镇。

    长空之中忽然紫电翻滚,凝聚出了一座镜台。

    那白发土地若有所感,立即抬头看去。

    只见陈沙缓步从镜中走出。

    而后,那孽镜台直接缩小,变成了一个小挂饰,飞起悬在了陈沙的腰间。

    白发土地一眼就认出来了孽镜台,连忙上前道:“这是天庭的孽镜台,看来雷公已经成为天庭的一员了,此物据说是雷帝元君才能掌管的……”

    话说到一半,白发土地眼睛瞪大,似乎想到了什么:“难道?”

    陈沙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道:“我走了几天?我下界的那两座大地,是否已经融入了地仙界了?”

    白发土地道:“天庭虽比不得天帝九重天那般永恒,却也有一些延缓岁月的力量,有天上一日,地下一年的逆差,雷公在天上待了半天,地下便已经过去半年了。”

    天上一天,地下一年,换个说法,就是天庭比地仙界衰老的慢,死的晚。

    “而雷公飞升所带的那两方土地,已经被地仙界吸引融入,正好填补了阳湖镇隔壁的两个地渊陷坑……”

    看着陈沙已经有要走的意思,白发土地试探性说道:

    “对了,雷公上天的这段时间,扶摇国君主也等了您数月,要求小仙尽心照顾着那两方土地,并希望您这次能够等他前来拜访。”

    陈沙听完,点头道:“嗯。”

    说罢。

    原地身躯一纵,便消失在了这阳湖镇大地上,再次出现,已经到了神州大地的上空。

    俯瞰下去,神州和中央大地已经完全融合入了地仙界,期间相隔的大洋,也还在。

    但在地仙界的概念里,神州和中央大地大抵就也是如阳湖镇那样的叫法,那片大洋,或许以后也只能称之为与那阳湖镇的“阳湖”对应的“阴湖”。

    一念落下。

    到了道一山上。

    此时道一山上,任参等人也在,而且连常犀和王母宗的人也过来了。

    常犀看着陈沙走来,也大大方方的走上前去,眼带笑意:“是我让这诸位星主留在道一山等你回来的。”

    陈沙也柔声道:“你知道我今日回来?”

    常犀对视微笑,没有多说什么,心有灵犀,不必多言。

    陈沙走到诸多星主面前,道:“如今我们已经来到了地仙界,我的道下有九个合道位,而神州和中央大地,也可被合道,加起来一共是十一个合道位,不想离开故土的,便就合道于我们的祖地就行。”

    几大星主面面相觑。

    只听陈沙继续说道:“而若有想随我上天庭的,也可以考虑,当我的辅神。”

    任参微笑道:“老夫愿为辅弼。”

    李牧白默默道:“在下还是想先独自在地仙界游历一番。”

    其他几位星主也都各有想法。

    陈沙一摆手道:“皆可。”

    最后,决定了一些星主的去留之后,有一些星主当即就对陈沙提出了告别。

    他们之所以在道一山等了半年,其实一部分人就是为了在陈沙回来之后,跟他说一声再走。

    如今来到了地仙界,意味着打破了此前的樊笼,再也没有了天劫的压力,会有更多有可能的修行方向。

    但这一切都是赖于陈沙才获得的,自然需要对陈沙感谢。

    辞别了一些星主之后。

    道一山掌门大殿之中,魏大山激动的看着陈沙:“师弟,现在可以……”

    陈沙重重点头:“可以把所有人都带回来了。”

    魏大山闻言顿时热泪盈眶。

    一百多年的分别。

    同门师兄弟们。

    早他们一百多年被送来了这方世界,如今,终于可以团聚。

    “要怎么做?”

    常犀看向陈沙,道:

    “还是我来推演吧。”

    陈沙点头:“我如今得了天庭的孽镜台,只需要有他们的位置,就可以找到他们,但的确需要师姐你来帮忙推演。”

    常犀道:“需要他们的随身物作为媒介,越亲近的东西越好。”

    魏大山含泪说道:“全都在山上,每个人的东西,我都能拿出来。”

    “我们也帮忙。”魏大山收的徒弟们以张英琼为首的,全都站了出来。

    陈沙道:“那就看师姐你的了,我却还有另一件事要做。”

    常犀问道:“什么事?”

    陈沙转头,走向半空中,道:“我们的人马上能接回来了,但害得我们一百年多分别的那人,我也得找他算总账了。”

    …………

    …………

    大荒南龟灵国。

    此国全国尚妖,尊魔,在久远之前,此国曾有一尊大妖玄龟,在此合道于贯穿此国的一条大河,此后便被此国生灵当做国灵崇拜。

    但却就在一百七十八年前,此国忽然来了一个长相极为俊美的青年道士,其一袭白色道袍,眉宇间的一点朱砂,给人一种奇异的高贵美感。

    这位俊美道士来到龟灵国的开始,没有人觉得他会在这个国家翻起多大的风浪。

    直到五十年前的一天。

    他在这个国家的那条贯穿大地数亿万里的大河水脉,一剑斩断,并在断流之处,栽种了一颗栎树。

    那一日,龟灵国合道大妖元气大损,一身道行至少跌了七成,就好似心脏处被插了一把剑。

    一时举国上下震惊。

    但最让人震惊的却是,即便被一剑斩断了合道水脉的大江,那自古以来就被供奉敬畏的大妖,竟然没有敢去找那俊美道士算账。

    五十年过去,各种猜测如云。

    如今,虽然国还名为龟灵国,但却已经有大部分不再供奉崇拜大妖龟灵,改由变成了祭拜那栎树下的俊美道士。

    今日。

    那被一剑斩断两分的大江中央,一株万里遮盖天穹的巨树之下。

    盘坐的陆沉睁开双眼,伸出手掌一看,一条灰色的丝线,正从手腕处被抽离而出,无形之中系入了极远极远的虚空深处。

    他眸光波闪,看着这条百多面前被留在自己身上的诅咒,更是一种标记:

    “终于找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