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沉默的糕点

第257章:彻底颠覆!赢缺降临芈王老巢!

    东夷帝国新王都之内。

    宁道一秘密和希尤顿公爵会面,把赢缺的条件完整地告诉给了对方。

    “天空书城有多少舰队在东海行省的附近海域?”希尤顿公爵问道。

    “一百九十艘左右,六万人。”宁道一道。

    希尤顿公爵道:“我们对他发动致命空袭,半年之内,你把京都的往生黑暗领域无条件转交给我?”

    宁道一点头道:“是的。而且我只是一个传话者,您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但我没有任何增加或者减少条件的权力。”

    希尤顿公爵道:“签订密约吗?”

    宁道一摇头道:“不签,但我家主君的答应过的事情,从来都会遵守,毫不例外。”

    “另外,我们在让出黑暗领域之前,可能会彻底摧毁里面的黑暗之树,可能交到你手中的是一个完全空的黑暗领域。”宁道一道:“我知道,你们的能量体系和我们不一样。但一个空白的黑暗领域对于你,甚至对于你的家族来说,都是无比珍贵的。”

    当然是珍贵的。

    玛丽侯爵为了这个黑暗领域,都已经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了。

    希尤顿公爵的家族在西方世界,已经有了一个黑暗领域了。

    而且,这也是他在这场内斗中屹立不倒的原因。

    他太知道一个黑暗领域意味着什么了。

    现在的关键是赢缺空口无凭,能够守约吗?

    宁道一强调道:“当然您也别提什么抵押物,或者抵押什么人,也完全不可能。只能说我家主君用过去几年的信誉做保证。”

    希尤顿公爵忽然笑道:“宁道一阁下,你们东方世界的内斗也已经到了如此的地步了吗?竟然不惜引入外敌,消灭自己的对手。”

    宁道一缓缓道:“你们西方世界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在您心中,是恨我家主君赢缺,还是恨你在西方教廷内的竞争对手?”

    希尤顿公爵面孔抽搐了一下,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如今已经快九月份了,按说西方教廷的全面入侵已经要开始了,天文数字的西方教廷军团应该已经来到东夷帝国驻扎下来了,三个月后就该发动对东方世界的全面大战了。

    结果呢?

    上一次东夷帝国京都的大败,导致西方世界也陷入可怕的内斗,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结束。

    所以,全面入侵的计划一拖再拖。

    希尤顿公爵道:“宁道一侯爵,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请讲。”

    希尤顿公爵道:“你说大敌当前,为何你们东方世界的三股力量就不能团结一心?全力备战,对抗我们西方教廷,为何还要打内战?甚至不惜打到这个地步,你死我活的地步?”

    宁道一想了一会儿道:“因为分裂!分裂是最糟糕的事情。而且这场战争不是我们发起的,我们只是自保而已,是我们的敌人处心积虑要消灭我们。”

    希尤顿公爵道:“但在获得大海战的胜利之后,你们的生存已经没有问题了,你们已经掌握了主动权了,这一次就是你们主动要去攻打芈尤亲王。”

    宁道一道:“因为我们必须要打,否则等到西方教廷全面入侵之后,芈尤一定会和你们联手消灭掉我们。只有灭掉芈尤,我们才可以全心全力迎接你们的入侵。”

    希尤顿公爵道:“为何不是我和你们联手去灭掉芈尤亲王呢?”

    宁道一道:“因为芈尤亲王比我家主君更加没有底线。”

    希尤顿公爵道:“你们都来和我勾结去袭击天空书城的舰队了,这还算有底线吗?”

    宁道一笑道:“这就是您的理解了。”

    希尤顿公爵道:“我还是想要弄清楚,为何赢缺要比芈尤亲王更加有底线?”

    宁道一道:“当战局不利的时候,您觉得芈尤会投降你们吗?”

    希尤顿公爵道:“很显然,他会的。”

    宁道一又问道:“那么当战局不利的时候,赢且主君会投降你们吗?”

    希尤顿公爵道:“不会的。”

    宁道一:“您看,您内心也知道答案。”

    希尤顿公爵道:“既然如此,我为何不去帮助芈尤亲王,为何要去帮助一个注定与我们为敌的赢缺?”

    宁道一说道:“这当然又是您的理解,您的选择了。”

    希尤顿公爵沉默了一会儿道:“你们大夏帝国内战的原因,是因为天下人不支持一个女子做皇帝对吗?”

    宁道一说道:“是的。”

    希尤顿公爵道:“那你支持吗?”

    宁道一想了一会儿道:“一开始我也不同意,但我服从主君的命令。但现在看来,我觉得她是一个合格的君王。”

    希尤顿公爵道:“真是非常凑巧,我们西方世界也有一个强大帝国君主是一个女子。”

    宁道一不做评价。

    希尤顿公爵道:“宁道一侯爵,我现在无法答应您,我需要进行深入的思考。”

    宁道一站在原地一会儿。

    希尤顿公爵道:“莫非,赢缺需要等我们的空袭之后,才会正式对芈尤亲王发动攻击吗?”

    宁道一摇头道:“不管你们是不是答应,主君都会在预定时间内发动攻击。”

    希尤顿公爵颤抖道:“那你们就不怕天空书城舰队对你们发动攻击吗?你们难道要以一敌二吗?”

    宁道一沉默。

    当然不会,如果西方教廷届时胆敢对赢缺的舰队开火。

    那么……

    赢缺将会动用最后的武器。

    灭绝性武器。

    反正在海上,这群人死掉之后,不会蔓延出来的。

    赢缺一千分,一万分不愿意这样做。

    因为,真的非常容易玩火自焚,把整个世界都拖下深渊。

    然后,宁道一转身道:“那么告辞了,我还要返回去参战。”

    他就这么离开了,没有得到希尤顿公爵的任何承诺。

    ………………………………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西方教廷的这个希尤顿公爵完全惊呆了。

    半天之后!

    芈王的特使芈寰来了,而且是绕了一大圈飞来的。

    不仅如此,还做了全面的装饰,扮成了一个西方人的模样。

    “希尤顿公爵,我们来和您做一个交易。”芈寰道。

    希尤顿公爵道:“请讲。”

    芈寰道:“我们想要请你对天空书城在东海行省周围的天空书城舰队发动一场空袭,一场致命的空袭。”

    呃?!

    顿时间,希尤顿公爵都惊呆了。

    这……这……这……太颠覆人的世界观了。

    你们芈王府和天空书城不是一伙的吗?

    你竟然要让我们对天空书城的舰队发动空袭?

    天空书城的舰队是去帮你们的啊,是要去对付赢缺的啊。

    你竟然要让我们去攻击你的盟友?准确说不是盟友,而是你的靠山。

    为何啊?!

    当然是芈王担心在天空书城的阻挠之下,赢缺就不来攻打东海行省了,不来攻打他的老巢了。

    他对赢缺志在必得。

    赢缺体内的魔王之手,黑暗天眼,他志在必得。

    为此,他愿意付出惊人的代价。

    芈寰道:“你们之前一直想要我们的上古魔血的原始标本,我们始终都没有同意。但这一次我们同意了,只要你们对天空书城在东部海域的舰队发动致命空袭。”

    然后,芈寰直接拿出一个箱子,打开之后。

    里面摆放着六管血。

    价值连城。

    全部都是最纯粹最原始的上古魔血。

    希尤顿公爵想了一会儿,道:“好,我同意!”

    芈寰道:“这仅仅只是一半,事成之后再交给你另外一半。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让天空书城在东部海域的舰队受创严重,无力干涉我们和赢缺的战争。”

    希尤顿公爵道:“我同意。”

    芈寰道:“那么,我就告辞了。”

    然后,他继续掩人耳目地离开了,骑上了特殊的飞骑,飞在很高的高空,绕大圈返回东海行省。

    …………………………………………………………

    九月初一!

    赢缺再一次告别了女皇陛下。

    总共一百二十艘战舰,六十艘巨型商船,整整齐齐停泊在镇海城外的码头。

    包括四艘超级铁甲战列舰,三艘铁甲战列舰,六艘铁甲巡洋舰。

    这就是赢缺的主力战舰。

    其中三艘普通铁甲战列舰,六艘铁甲巡洋舰,都是从芈王舰队那里缴获来的。

    这九艘战舰受损相对小一些,并没有拖到恶魔城的造船厂进行修复,完全是赢缺一个人完成修复的。

    用强大的控磁术,修复了九艘战舰。

    天知道他用了多少精神力。

    而且还把这九艘铁甲舰的火炮都完成了升级。

    所以,这一次远征的战舰数量尽管少了近一半,但真正的实力却比上一次大海战更加强大了。

    未来也是这样的,并不是战舰越多越牛逼,而是要依靠核心主力战舰了。

    四万海军。

    八千王牌军团。

    三万火枪军团。

    一千武道军团。

    超过三十六名宗师级强者。

    两个天衍师。

    三十二个空中飞骑。

    超过三百五十门的高射防空炮。

    总共八万人左右。

    这已经是赢缺和女皇陛下能够凑出来,最最辉煌的阵容了。

    为了攻打东海行省,为了消灭芈氏,两个人倾尽所有。

    女皇陛下依旧没有海边告别。

    每一次,她会来码头迎接赢缺的凯旋。

    …………………………………………………………

    太阳升起了!

    赢缺的火枪军团,正在进行最后的登舰。

    整整齐齐,无声无息。

    上午七点左右,所有军队全部登舰完毕。

    “出发!”

    随着一声令下,一百二十艘战舰,六十艘巨型武装商船,浩浩荡荡地离开了镇海城码头,朝着东海行省航行而去。

    女皇陛下慵懒地躺在懒椅上看书,左手抱着小皇子夏允。

    这一次她看的是正经书,其实她看正经书的时候居多,只不过每一次被赢缺碰到的时候,都是看不正经的书。

    这也是有特殊原因的,因为每一次赢缺来和她见面,都要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先看不正经的书酝酿情绪。

    至少到现在为止,她对这种事情都乐此不疲,每一次都非常投入,非常认真。

    小皇子快要一周岁了,已经非常调皮了,不但要学着走路,而且还会学着说话了。

    在其他人怀里,他都非常调皮,但只要到了女皇的怀抱里面,他都非常安静,睁大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母亲的脸庞。

    “小允真是好相貌,完全继承了你们两人的优点,有他父亲的英气,也有你的贵气和灵气。”穆红玉夸赞道,然后朝着小皇子拍手。

    小皇子有点不舍母亲的怀抱,不过还是被穆红玉抱了过去。

    刚刚到了穆红玉的怀中,他立刻就变得活泼起来,扭来扭去,一蹦一蹦的。

    穆红玉抱着夏允来到最高处,望着庞大舰队离开的场景。

    她觉得,这个小家伙未来是要继承皇位的,所以应该在很小的时候,就陶冶情操,见见这种大场面,培养大胸怀。

    “看,爸爸,爸爸在那里。”穆红玉指着那艘挂着龙旗的旗舰道:“爸爸为宝宝去打天下了,等宝宝长大之后,就不费劲坐上皇位了。”

    旁边的廉亲王道:“这一次才是真正的命运之战吧?”

    穆红玉道:“是啊,这次才是真正的命运之战。上一次大海战就算输了,至少还能回来。而这一次如果输了,就回不来了。”

    廉亲王内心一声叹息。

    是啊,这一战如果输了,那赢缺回不来了,所有人都回不来了。

    那大夏帝国女皇一系,就全部完了。

    甚至整个大夏帝国也彻底完了,完全沦为天空书城的傀儡。

    女皇陛下的武功非常强,但她没有一起攻打东海行省。

    他和赢缺二人,都算是领袖,都是主心骨。

    任何时候,都要一个主外,一个主内。

    有些人,甚至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慵懒地坐在那里,就能给人足够的安全感。

    眼前的女皇陛下,就是如此。

    此时的小皇子夏允宝宝,被眼前这个大场面彻底吸引住了。

    尽管这个年纪的孩子视力还不是很好,但还是睁大了眼睛,看着无边无际的海面上,无数战舰铺在碧波之上,接天连海,浩浩荡荡,朝着东北方向而去。

    两个大人,抱着一个孩子,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一个多小时后!

    最后一艘战舰,彻底消失在视野之中。

    穆红玉和廉亲王恨不得现在就立刻跪下来祈祷。

    每天二十四小时祈祷满天神佛保佑,赢缺能够得胜归来。

    至少,能够活着回来!

    ……………………………………………………

    一座楼宇之内。

    芈岐走下楼,看到毕肖肖正在给孩子喂奶。

    “赢缺的军队,已经全部出发了?”毕肖肖问道。

    芈岐点头道:“对的,你在做什么?”

    上前一看,发现毕肖肖正在画图纸,而且画的是怀表的图纸。

    “你画这个做什么?”芈岐疑惑道。

    毕肖肖道:“现在卮梵做其他事情去了,钟表事业都被彻底荒废了。我觉得天下总有一天会太平的,到时候东西方世界还是要做生意的,我未雨绸缪。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摘星阁已经重新开了,我想要成为摘星阁主,成为真正的钟表女王,成就我的事业。”

    芈岐一愕,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毕肖肖还有这样的雄心壮志。

    毕肖肖忽然道:“赢缺率领军队去攻打你们家了,你是希望他赢,还是希望芈王赢?”

    芈岐摇头道:“我不知道。”

    毕肖肖道:“我希望赢缺胜,只有他赢了,我们才有好日子,我的理想才会有价值。而且我非常感激她,当时她碾死我,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但就是那一丝怜悯,让我获得新生。而芈王,就是一个冷酷的机器,他的眼中没有任何怜悯。我希望你们芈氏输,输得越惨越好。”

    芈岐沉默了好一会儿,道:“但,这应该是不可能的。我太了解他了,所以我觉得赢缺这一次凶多吉少。”

    毕肖肖道:“那我不管,我就希望他赢,我诅咒芈尤去死!”

    然后,她的笔尖用力,仿佛要帮助赢缺作战一般,要用笔尖戳死芈王府的所有人。

    ……………………………………………………

    镇海城距离东海行省,仅仅只有两千里左右,大概两天两夜的时间,也就到了。

    夜幕降临!

    近二百艘战船,星火点点,映衬着天上的反应。

    今晚的海面,难得的寂静。

    宁飘离站在最高处,迎着威风,释放出强大的精神力,监视着前面的一切。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赢缺站在甲板上,旁边就是黑暗棺材,里面是申公敖,依旧无声无息,没有苏醒。

    申无灼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酒壶,不断往嘴里灌。

    这里面其实不是酒,而是辣椒水。

    他是高级统帅,行军途中不能喝酒,要保持时刻清醒。

    但是又要过酒瘾,所以用辣椒水代替。

    “大哥,我或许不该让你来的。”赢缺道。

    因为,申公家族的三兄弟,就剩下申无灼了,如果他战死了,那申公家族的男丁就只剩下一个小男孩了。

    申无灼道:“说什么话?你若死了,或者输了,我们申公家族也就彻底完了。”

    这个人说话,就是口无遮拦啊。

    接着,申无灼问道:“老三,你老实告诉我,你觉得这一战有多少把握?”

    赢缺想了一会儿道:“五成吧。尽管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芈王的任何部署,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实力,但我觉得是五成。”

    申无灼望着前面无边无际的黑暗,九月初一,没有任何月光的。

    接下来的战局,就如同眼前的黑暗一般。

    什么都看不见。

    彻底的未知!

    大海战的时候,还只是浓雾,还有一些可见度。

    而这一战,基本上就如同黑暗前夜,什么都看不到了,什么都是未知的。

    …………………………

    宁道一和宇文涟漪两个人在舱房里面闲聊,就如同随便的一对夫妻。

    “你之前把阿离保护得太好了,其实那种人生不是她想要的,现在的她多么张扬,多么神气,所以老父亲还是比不过情郎。”宇文涟漪道:“只有情郎才知道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宁道一笑道:“话虽如此,但哪一个父亲不是想要像我这样,只想把她保护好,不舍得让她经历风吹雨打。”

    宇文涟漪道:“这个时候,至少有一小部分人,是不能被圈养的。而我就曾经被圈养坏了,失去了所有的神气,变得无比庸俗。”

    宁道一笑道:“我也差不多吧。但有些时候,庸俗也是一种幸福。只不过世道变坏了,逼着人要清醒起来,那个时候庸俗和糊涂就变成了一种罪过。”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聊天,缓解内心的不安和焦灼。

    对,是焦灼。

    无比的焦灼。

    因为,接下来这一战太重要了。

    但是又太朦胧,太未知了。

    他们的舰队,就如同驶向一个完全未知的地狱一般。

    前方的一切,都是未知而又无比危险的。

    只能寄希望于舵手,能够看清前面的路。

    而他们的舵手,就是赢缺。

    这八万人,就只有一个舵手。

    ………………………………

    八万人,都充满了不安和焦灼。

    唯独一个人例外。

    厉阳郡主,她如同往常一样,正在修炼武功。

    仿佛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和往常没有任何不同。

    浑然忘我地练武。

    她不想看的太远,她只管眼前。

    只专注于武道。

    未来要发生什么?随他去吧!

    ……………………………

    天亮了!

    接着,天又黑了!

    在黑暗之中!

    赢缺的八万军队距离东海行省越来越近,距离芈王的老巢越来越近。

    不知道是不是一种错觉,有很多人仿佛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闻到了魔鬼的气息。

    然后,天又亮了!

    黎明到来!

    紧接着……

    前面天际线上,出现了一道一道璀璨的光影。

    到了。

    东海行省到了。

    这璀璨的光影,就是庞大的城市。

    芈王的大本营到了。

    ……………………………………

    注:终于写完了,更新一万二多,拜求兄弟们的月票了,助我入眠,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