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高天之上 阴天神隐

第五百零四章 炼金协会的密库 (3/3)

    第一名是伊恩。十瓶抗损伤药剂的价值冠绝全场,无人可以质疑。

    而第二名是卡兰西尔。这位正儿八经的天才炼金术师制作的全面增幅药剂完成度极高,甚至通过额外增强体质,解决了一部分‘后遗症’的问题。

    如果没有伊恩,他就是真正的首名。

    不过,这一次卡兰西尔输的算是心服口服了归根结底他也明白一件事,自己和依森嘉德竞争,又不是和伊恩有仇,反正又不是没输过,那么在乎名次干什么?

    当然,说是这么说,伊恩第二天看见卡兰西尔的时候,这位大男孩一脸不甘心又有点委屈,看见伊恩却还露出一点笑容的表情……还挺有趣。

    “他表情怎么这么丰富?”

    伊恩小声问依森嘉德。

    “他昨天回家应该是被家里人说了。”

    而依森嘉德也小声回答伊恩:“没拿首名其实是小事,主要是你有了实验室,他那边的经费就会少,尤其是你名声这么大,之后宣传起来就有困难了。”

    “不过别担心,铂铱工坊内部有竞争,但也没那么激烈,不会结仇,搞到你们两个之间一直勾心斗角,做不了实验的。”

    “他主要感觉到压力,不想一直输给你就像是他一直不想输给我那样。”

    “年轻人,好胜心强是好事。”

    伊恩露出了然表情,而依森嘉德吐槽:“你不是比我都小吗?真不知道为什么说话这么老气!”

    当然,一天的时间,还不足够让昨天参与过和伊恩进行过学术研讨的炼金术师,将消息扩散出去发酵,所以当名次名单出来后,仍然有不少人质疑。

    甚至,有人拿出了伊恩在巡监骑士那边的荣誉名单,连着这方面一同表示怀疑。

    一个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精力,一边在南岭各种立功,一边精研炼金术?这肯定是假的,成绩和首名都是内定的,都是埃伦家族亦或是炼金协会想要冲散巴瓦尔大师劣迹弄出来的人造大新闻!

    只是这一次,在得到伊恩许可,考试的全程录像被公开后,所有的质疑声都被狠狠地打脸,彻底熄火了。

    假如是外行人,可能还会因为看不懂而觉得愤愤不平,但内行人看见伊恩的手法和娴熟程度后,假如还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那么该受到质疑的就是他们自己了。

    即便是再怎么不服气的炼金术师,在亲身试验了伊恩展示的技艺后,都不得不承认,伊恩的所作所为,绝对够得上是这次考核的首名。

    甚至,距离大师,恐怕也就是几年沉淀的问题。

    这和伊恩对自己的推测一致。

    归根结底,他的手法本质上是先知加上银色芯片的倒推……有一些部分,他其实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

    不过问题也不大,有着歌塞大师的教导,以及依森嘉德为他准备的一整個实验室进行实践,他的进步速度将会出乎所有人想象的快。

    不需要多长时间,他就将迎来又一个高速成长期。

    而此时此刻,瓦娜大师正带着伊恩与依森嘉德前往炼金协会的密库。

    “我和阿列克谢与歌塞打赌自然,都输了。”

    头发黑白相间的老妇人将一枚戒指交给伊恩:“这是寂声戒指。阿列克谢最擅长做的小东西,他就喜欢琢磨这些有意思的小玩意。”

    “歌塞之前的那枚送给了你,阿列克谢就又做了一枚……这次是全新的,不会在冒险的中途就突然破碎了,相信用过它的你肯定会喜欢。”

    “的确,它非常有用。”伊恩赞同地点了点头类似这样的辅助道具,即便是现在他已经第二能级,也是非常需要的:“真的很感谢你,瓦娜大师。也很感谢阿列克谢大师。”

    “你让我们见到了有意思的一幕。”老妇人摆了摆手:“归根结底都是些小彩头罢了。”

    “伊恩,等你成长到我们这个地步,你也会一样乐意提携后辈,因为我们的研究永无止境,而合适的帮手与同伴却少之又少。”

    伊恩想到了当年地球的研究,每一个引擎,每一点材料,每一群动力组,都需要数十上百个研究组进行协同分析……他便不禁感慨地点头:“确实如此。一个人是很难在这条路上前进的。”

    寂声戒指,的确是意外之喜。

    倒不如说,正因为到了第二能级,他一旦高速行动,想要隐藏可能会更加困难一点,所以更需要寂声戒指这种道具的辅助。

    在瓦娜大师的带领下,伊恩走过地底隐秘的廊道,朝着最深处的大厅走去。

    通向大厅的路中间,有着一排排水晶橱柜,里面陈列着诸多珍稀又古老的样本与手稿,以及一些奇特的炼金造物。

    一本古老的书、一幅看上去不是很流畅的铠装、一柄大到有点夸张,不知道说是炮还是铳的火器、一根闪耀着血红色彩的血钻项链……诸如此类,从神秘古朴的羊皮卷手稿,到看上去相当有现代泰拉色彩的以太武装炉心,这里应有尽有。

    “这里是历代炼金大师的杰作可能有一些杰作如今看来早就落时了,但在当时……我是说,在那个年代,已经是超乎想象的突破性进展。”

    “第一本成体系的炼金典籍教材,第一套制式军用铠装,第一把单人用炼金火铳,普希尔大师的血腥王女项链,可以汲取死者的生命力治疗伤势的灵能吊坠……每一个都赫赫有名,虽然已经不太实用,但都是最好的教材,最好的范例。”

    说着这些,老妇人的眼神都更加有神,她环视着在场的这些宝物,感慨地低语:“这是我们瑟塔尔人的骄傲,自失落年代直至如今的印记孩子,这就是我们走过的路,我们的每一步,都是踏在前人的肩膀上。”

    “没有他们,我们的天赋就无法得以卓显,我们的知识都是空中楼阁。”

    “对历史和知识怀有敬意……”

    如此说着,瓦娜大师停下脚步,她指向不远处的一个巨大水晶窗背后的展品:“再看看这个,先帝时代的农耕机引擎!”

    “就是它。弗莱尔大师,也就是歌塞和阿列克谢的老师,与其他炼金术师,其中也包括我的老师联手制作的造物!第一骑士清扫了奎诺尔平原上所有的魔物巢穴,而农耕机将所有土地都归于人用!”

    “再加上配套的肥料以及除草剂,这就是当年我们战胜整个大平原区的武器!”

    陈列在橱窗之后的事物极其高大,那是一个引擎,一个造型略显陈旧的炼金引擎。

    它静静地摆放在这,有着运转多年累积的痕迹。

    它已经坏掉,早就不能运转,但却被充满敬意地摆放在此地,供给后人瞻仰,那斑驳的伤痕仿佛诉说着当年人类与大地战斗时留下的武勋,如今帝都周边秋季时璀璨如金的安宁环境,都是拜它与它的后继机所赐。

    而肥料与除草剂,虽然因为简单而没有被特别列出,但它们的重要性甚至不逊色于前者。没有它们,再怎么广阔的土地也难以养活如此繁多的人民。

    这毫无疑问,是整个陈列走廊中最值得纪念的一个造物了,高高在上的炼金术师们将自己的力量交付于众人之手,用于和人民一同改造整个世界。

    伊恩凝视着它。他没有问为什么瓦娜大师口中说的是先帝而不是黑王……炼金大师和政治无关,他们无所谓自己的倾向,没人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得罪他们。

    即便是有一位炼金大师闲的没事骂皇帝,皇帝也最多把他扔到边疆的一个实验室,眼不见心不烦。

    但是自己不一样。

    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少年正在思考,思考这件很简单又很重要的问题。

    “既然有它。”

    伊恩轻声问道:“那为什么这世间还有人在挨饿呢?”

    瓦娜大师的笑容逐渐淡了下去。

    “是啊。”

    她垂下头,有些困惑地自语:“为什么呢?”

    “明明升华者和贵族都不怎么需要粮食……这些东西,究竟是怎么消失的呢?”

    环绕升华者和贵族的普通人利益集团呗,我所在的白之民家族不就是这种,赚的钱可不少。

    伊恩如此想到,不过他倒是没有立场去批判就是了。

    普通人又不是铁板一块,内里的阶级也一大堆呢,不过和这群又是升华者又是炼金大师的人说不清楚就是了,他们眼里面的普通人估计都是一伙的。

    他们也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就算是好人,还是很难理解下面的情况啊。

    沉默持续了好一会,他们来到了密库的大门口。

    “这种事情一向难以有答案。”停在大门口,老妇人神色惘然地摇摇头,她自嘲道:“我当年也很奇怪,为什么给我的经费是有限的帝国明明有很多钱到处乱花,怎么就不愿意多拨给我点做研究?”

    “但有些时候,我就明白……相比起创造和研究,分配这件事本身,就是一门极其复杂深邃的技艺……那不是我能搞明白的事情。”

    “是的,是分配。”伊恩重复道。

    为什么理论上拥有极其先进技术的诸国,在边疆区域,表现的前工业时代一样原始?所有的理由都只可能是分配:“但归根结底,技术还是带来了一定的进步。”

    他安慰老人这也不是他们现在就能改变的事情,还不如看看一些正面的消息,让心情好一点。

    “是啊。”

    老人再次露出笑容:“至少,比起我们当年,这个时代能吃饱,能吃肉的人的确更多了。这就是进步,不是吗?”

    “确实。”

    伊恩也露出微笑,他将问题放在心中,跟随着瓦娜大师进入密库。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由一排排密封的柜子构成的地底迷宫。

    “那些珍藏版的炼金器械,包括什么普通的炼金材料礼包,我问过依森嘉德,都给你撤掉了,那些东西你都有,没必要重复的。”

    老妇人坐在自己的轮椅上,她凝视着眼前的诸多秘柜,平静道:“图书证还是一样,我还是希望你这个年纪的孩子多看书……实验以后有的是机会,累积的多了,灵感自然就会萌发。”

    “考核所有的奖励,于你而言都毫无意义,所以莪都为你换成了一个选择的机会。”

    “最高等完美品质的第二能级材料。大师级炼金药剂的配方。以及……第二能级的灵能饰品。”

    “选一个吧,伊恩……这是你应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