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重生飞扬年代) 金蟾老祖

第六百七十八章 小白脸勾引小老婆

    因为过年不放假,杜飞也没急着上朱婷家去。

    到下午,才不紧不慢到新h社接上朱婷一起回家。

    虽然说不放假,但毕竟是在大年三十,各个单位也没有死乞白赖较真儿。

    大伙儿早早就下班了,赶回去还能吃一口团圆饭。

    回到朱婷家。

    朱爸意料之中的没在家,朱妈跟勤务员在准备年夜饭。

    原先赶上过年,勤务员有探亲假,能回老家去待几天。

    今年却没法子了。

    看得出来,勤务员小王有点强颜欢笑。

    杜飞和朱婷回来,让家里多了几分人气。

    又把电视点开,哇啦哇啦听着动静,显得屋里更热闹些。

    至于外边,偶尔也能听到鞭炮声,但明显比去年少多了。

    杜飞洗完手,也过去帮忙,一边包饺子一边问道:“妈,今儿我爸得几点回来呀?”

    朱妈道:“甭管他,最早也得十点。”

    恰在这时,电视上播放事先录制好的,各级领导向工农商学兵拜年的节目。

    第四个画面就有朱爸,穿着一身中山装,笑容可掬,十分和蔼。

    杜飞瞅了一眼,画面一闪而过……

    等晚上吃完饭。

    杜飞给陈中原打了个电话拜年,顺便说定了初二晚上带朱婷过去。

    因为过年不放假,着实让这个年失色不少。

    第二天得正常上班,守岁也就无从谈起了。

    大年初一晚上,则跟朱婷一起去给朱家大伯拜年。

    朱婷四叔,也就是朱丽的父亲,还有朱婷姑姑都不在京城。

    因为是晚上去的,也没办法多待,就是走个过场。

    等到初二,同样去了一趟陈中原家。

    不过之前打过电话,沉静雅非让杜飞和朱婷下班直接来,在家里吃顿饭。

    该说不说,沉静雅的社交能力真的很强。

    一顿饭的功夫,就跟朱婷打成了一片。

    把朱婷拉到屋里,说是存着一些好料子,要给朱婷做一件旗袍。

    虽然眼下没法穿出去,但在家穿起来照照镜子,也是好的呀!

    杜飞则跟陈中原到书房去泡了一壶茶。

    陈中原不由得感慨道:“小飞呀!我是真没想到,过年前这几天,你就把那么复杂的桉子给破了。”

    杜飞笑呵呵道:“三舅,您可别夸我了。要说过去我还不信,这次算是见识了,你们干公an的,是真辛苦!”

    虽然间谍桉的保密等级很高。

    但陈中原的级别不低,又是楚红军重点培养的心腹,能知道内情并不意外。

    陈中原深深看他一眼:“听你这意思,真不想进公an口儿?”

    杜飞喝了一口热茶,十分干脆道:“不想~”

    陈中原皱眉道:“说说理由。”

    杜飞道:“三舅,辛苦不辛苦先搁一边,您觉着士途这条路好走吗?”

    陈中原喝了口茶,没有作声。

    他虽然是同龄人中的精英,但眼光和高度还看不到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后的世界。

    杜飞接着道:“虽然我跟小婷结婚,似乎把我起点过低的缺陷抹平了,但同时也死死按住了上限。”

    就像当初楚红军和王主任曾想让杜飞帮楚明打辅助一样。

    即使现在,有了朱婷加持,楚明的分量已经不够让杜飞给他打辅助了。

    却改变不了杜飞仍是一个辅助角色。

    朱婷上边还有三个哥哥,他们才是朱家真正的主力输出。

    从一开始,杜飞就看的非常清楚,从没有因为与朱婷领证就产生某种‘我能行’的错觉。

    陈中原不由拍拍他的肩膀,叹口气道:“小飞,你比我看的更透啊!”

    杜飞则看出陈中原情绪有些不太对。

    从刚才吃饭的时候就发现了,只是一直没问。

    饭桌上人多,还有两个孩子,有些事儿陈中原不好说。

    问道:“三舅,您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呀?”

    陈中原端起茶杯道:“等过完年,我可能要调走了。”

    杜飞愣了一下,倒是没往这边想。

    不过一转念,也正常。

    以陈中原的年龄和职位,想在市j更进一步,着实非常困难。

    如果有机会跳出去,未尝不是更好的选择。

    最好能直接去楚红军手底下。

    有楚红军照顾,有积累多年的经验和人脉,无论什么工作都得心应手。

    不过,看陈中原的意思,似乎并没这么顺遂。

    果然,陈中原嘬嘬牙花子:“这次估计不会留在京城,可能要去东北。”

    杜飞问:“去东北?已经定了?”

    陈中原摇头:“暂时还没有,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沉阳,能再提一级,但没什么发展。另一个是去锦州,级别暂时不动,但能当一把手。”

    杜飞一听,陈中原肯定没看上前一个。

    提一级固然好,但陈中原还年轻,没到混日子的时候,他有自己的理想抱负。

    那样的话,与其去沉阳,还不如留在京城。

    第二个倒是可以。

    锦州这个地方不错,虽然不是省会,却是区域中心,位置非常重要。

    而且能下去历练历练,对陈中原来说将是非常重要的资历。

    杜飞道:“三舅,您是想去锦州?”

    陈中原“嗯”了一声,没有解释理由。

    恰在这时,外边传来沉静雅的声音:“小飞,你出来看看。”

    杜飞应了一声,起身出去一看,不由眼睛一亮。

    只见朱婷有些局促的站在那儿,身上竟穿着一件非常好看的,月白色的真丝旗袍。

    这种款式和花色,一看就是解放前的,非常漂亮。

    沉静雅笑着道:“怎么样?好看吧!当初做这条旗袍的时候我留错了尺寸,做完了一天儿也没穿。”

    说着不由得瞄了一眼朱婷的上围:“师傅说,要是拆改弄不好就毁了这块料子,我索性没改,就压箱底了,没想到小婷穿上竟然正合适!”

    沉静雅跟朱婷的身量差不多,朱婷比沉静雅略高了五厘米,但朱婷腿长,合到身子上,也就是一两厘米的差异。

    肩腰臀都刚刚好,而沉静雅留错了尺寸的胸部更是恰到好处。

    仿佛这件旗袍就是给朱婷量身定做的。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缺了高跟肉丝。

    沉静雅又道:“小婷,大过年的,舅妈也没什么给你,这件旗袍就送给你吧!你可别嫌弃。”

    朱婷忙道:“舅妈,这太珍贵了!”

    可别小看这件旗袍,单是真丝的料子就价值不菲。

    更何况那做工,绝不是普通裁缝的手艺。

    至于说留错了尺寸,估计也是一个借口。

    朱婷不一定了解,因为她到大城市来,已经是解放后的事儿了。

    估计她也没去过高档旗袍店做衣服。

    但杜飞听说,高档定制旗袍,肯定要量身定制,根本不可能出现弄错了尺码的问题。

    杜飞估计,这条旗袍很可能是沉静雅特地为朱婷准备的。

    料子虽然是老料子,手工却是新的。

    至于朱婷的尺码,应该是遇到了会‘眼尺’的高手了。

    所谓‘眼尺’是裁缝的高阶技能。

    通过常年量体裁衣的经验,只用眼睛一看,不用拿皮尺量,就能看出尺码,直接做出成衣。

    至于沉静雅为什么这样大费周章。

    归根到底,还是怕朱婷觉着太贵不收。

    现在只说是做错了,压箱底了。

    朱婷要再不收,可就浪费了。

    不过看破不说破,杜飞权当不知道,心里却痒痒的。

    等把朱婷推到了,一定要让她穿着这件旗袍来试试。

    从陈中原家出来。

    被冬日的寒风一吹,朱婷聪明的智商又占领了高地。

    坐在自行车后架上,迟疑道:“哎~舅妈那件旗袍……我看好像是新做的吧?”

    杜飞嘿嘿直笑。

    “你笑啥!”朱婷立马明白了,杜飞早就瞧出来,不由得恼羞成怒,想狠狠掐他却掐了一手棉袄,没好气道:“看出来你不提醒我。”

    杜飞道:“舅妈也是一片心意,又不是外人,更没有坏心,怕啥的。”

    朱婷一想也是,转又撅撅嘴道:“不过,你这舅妈可不简单。”

    杜飞道:“当然不简单,她要是简单了,能把我三舅搞到手?”

    朱婷听出这里边有故事,顿时点燃了八卦之火,忙问道:“哎~怹俩结婚还有啥故事?你跟我说说呗~”

    杜飞想也没想,就把自个三舅卖了。

    把当年陈中原和沉静雅的狗血爱情抖落出来。

    朱婷听完了,还觉着挺浪漫,说他们是真正的爱情。

    杜飞则撇撇嘴,滴咕道:“屁的真正爱情,说白了不就是一个小白脸,把人小老婆给拐走了嘛!”

    朱婷在后边没听清:“哎?你说啥呢?”

    杜飞说“没说啥”,她也没揪着,问道:“小飞,如果换成你,你也会不顾一切娶我吗?”

    “那还用说!”杜飞毫不犹豫道:“人不都说外甥随舅嘛~”

    朱婷听了,心里一甜。

    却不料,杜飞这货还有下文:“到时候咱俩里应外合,把那死鬼弄死,他们家财产……”

    “你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朱婷差点儿炸毛。

    好好的爱情故事,让杜飞这货一说,怎么就成了‘西门庆跟潘金莲毒害武大郎’的戏码。

    可是骂完之后,朱婷自己也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