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新亭

417 结盟

    水月洞天的入口处,有一道屏障,这是东海剑圣布下的。

    顾阳上次进来,将赤睛神猿收为宠兽之后,就再没有来过。

    当然,在模拟中,他到这里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

    这道屏障,也就阻挡一下不漏境以下的人,对于天人来说,也就是一击就破的玩意。

    他连武器都没有动用,骈指一划,就将它割出一道裂缝,迈步走了过去。

    走出山洞,就见到一道人影飞来,正是东海剑圣。

    “是你!”

    东海剑圣看见他,脸上浮现震惊之色。

    上次见面时,他还只是法力境。

    可是现在,整个人隐隐融入到天地间,给人一种超然于世之感,这分明是天人的征兆。

    这才多久,他就从法力境,跨过了不漏境,迈入了天人?

    这点时间,东海剑圣也就刚刚巩固了不漏境的修为而已。

    顾阳没有看他,这位在一年之前,还只能让他仰望的天下知名的强者,此刻已经不放在他眼中。

    他抬头望向天空,只见那里出现一处旋涡,一道强大的气息从里面传出。

    “来了!”

    这里是金庭国的地盘,来者也只可能是金庭国主。

    他在模拟中,跟她打过很多次交道了,但在现实中,这是第一次见面。

    一道身影从那个旋涡中跨出,看见是他,童孔微微一缩,“是你?你竟然已经化神了!”

    金庭国主是一名女子,浑身上下散发出强大无匹的神威,让人不敢直视。头顶处,有一片庆云,彰显其高贵与强大。

    她看起来是年轻女子的形象,但是实际年龄,已经超过一万岁了。

    作为如今的金庭洞天的第一人,她是第三阶的天王。相当于天人第三阶。

    几个月前,她派两名手下前来天罡山取一件东西,谁知那个老家伙不识趣,她便命令手下,将天罡山给灭了。

    结果,这两名手下都被杀了。

    杀了也就杀了,关键是,那两名手下死后,他们体内的赦令却凭空消失了。

    金皇玉书上,永远少了两位星使的位格。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以往,手下的人死了,要么敕令被夺走。要么敕令自行飞回,而不是凭空消失。

    那此之后,她便注意到了此人。

    不久,又有一位天将被此人所杀,天将的敕令同样凭空消失。

    这不得不引起她的重视,金皇玉书上面的神位是固定的,少了一个,对金皇玉书就是一种削弱。

    这是在掘她的根,这如何能忍?

    只是,那家伙很快就消失不见,她虽然恨得牙痒痒,也无可奈何。

    她知道那人是来自人间,但是仙界中人,是不能私自下凡的。特别是过了一万岁之后。一旦到了凡间,就会招来冥界的勾魂使者。

    那可是要命的。

    虽然,天道崩塌后,理论上来说,冥界也不可能不受影响。

    只是,她不敢拿自己的命来赌,万一真的招来勾魂使者,那就死定了。

    后来,那家伙又出现了一次。可是当她感应到他的气息,赶过来时,还是晚了一步。

    天罡山多了一位传人,她也是乐于见到的。

    有此人在,那家伙要是再来,就一定会惊动天罡山的人。她也能第一时间赶过来。

    刚才,她心生感应之后,立时赶了过来。

    结果,见到那人后,却被震住了。

    化神!

    这家伙,竟然已经化神了。

    上次她捕捉到他的气息,分明只是金丹而已。

    这几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他的修为进步会如此之快?

    她自幼修行的是神道,从一个小小的山神做起,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拥有了化神后期的修为,足足花了一万多年。

    其中,从天将到天王这一步,就花了七千年。

    人家却仅仅花了几个月。

    几个月,对比七千年……

    金庭国主心中的震动,可想而知。

    ……

    顾阳可不知道她复杂的心情,感觉到她身上传来的压迫感,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她集全金皇玉册后,很快就迈入洞虚境了。

    她的修为,分明已经到了天人境所能达到的巅峰,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位天人强者,修为都要更深厚。

    可惜,偏偏走的是神道。

    神道有着种种好处,但有一点,在战以斗力上面,属实比较拉垮。

    顾阳跟武者,修仙者,神祗,妖族,御兽师,法师,魔兽等等,都交过手,其中表现得最弱的,就是神祗。

    他行了一礼,“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顾阳,来自人间。此次前来,是有事与天王相商。”

    金庭国主虽然震惊,但她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很快镇定下来,寒声道,“你杀我手下,毁我敕令。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商量的?”

    “国主先听我说完再发作不迟。”

    “好,我倒要看看,你想耍什么花招。”

    “我可以帮助国主,将两位大敌除去,夺回那两份金皇玉册。”

    金庭国主心头一震,他知道自己有两位大敌不奇怪。为何连金皇玉册一分为三的事情,他也知晓?

    这种事情,也只有她们三位,还有天将级别的人才知道。

    “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事成之后,请国主赐下一枚天王敕令即可。”

    “就这?”

    金庭国主一脸狐疑地看着他。

    说实话,这个要求太低了,这让她很难相信这是他的真正目的。

    以他的实力,花这么大的力气,帮她除掉两位大敌,仅仅要求一枚天王敕令,换作谁也要怀疑。

    修仙者加入金庭,拥有神职,这种事情并不稀罕。

    他们的目的,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体会一下另外一种天道,这样要掌握一个新的道蕴,就变得更加轻松。

    顾阳也是老江湖了,一看她的反应,就知道自己的价格开得太低了,于是说道,“我想要一枚星君的敕令,国主肯给吗?”

    在金庭体系,星君的神职就是洞虚境。

    金庭国主摇头,说道,“哪怕我成功登上星君之职,也无法直接敕封你为星君。”

    在神道体系中,掌握着神职敕封大权的神主,也是无法赐予另人与自己相同的神职,最多只能封比自己低一阶的。

    顾阳说道,“事成之后,再给我一张星君敕令,如何?”

    金庭国主心中飞快地衡量起来,很快做出了决定,“成交。不过,你我须立下元神之誓。”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以她一人之力,想要将另外两人杀死,几乎是不可能的。别看她比另外两人都高出一个小阶段。

    可是,神道之间的战斗,一旦是同等神职,想要分出胜负就极为困难。

    逼得急了,他们两个还会联起手来对付她。

    三人之间,就这样斗了一千年,一直分不出个结果。

    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还要僵持个一两千年,也不是不可能的。

    顾阳的出现,足以打破眼前的僵局。

    可以赌一把。

    若是不将金皇玉册重新合一,她再怎么修炼感悟,也无法更进一步。

    这就是神道的局限性。

    “可以。”

    顾阳一口答应了下来。

    所谓元神之誓,违背之后会不会有严重的后果,就要看立誓的时候,是由什么东西来做见证了。

    不过,他已经在模拟中,跟金庭国主合作过那么多次,自然信得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