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滚开

258暗手 下

    短短数秒,两人手臂交错,每次都是快要击中对方时,便戛然变招。

    张荣方没有展开极限态,也没有动用破限技,只是普通的出手,以武功招式和身体素质应对。

    他在仔细体会,超品三空和其余层次的不同之处。

    按大道教虚像符法中记载,内法需要以五种不同方法,反复强化身躯,达到超越外药层次。

    也就是说,外药是依靠药物强化身体。

    内法,则是通过不同种类的密法,用不同方式刺激锤炼身躯,去除药毒,然后进一步强化身躯。

    而三空……

    指的其实是邪质空,邪气空,邪念空。

    武道中,将一切不利于自身健康修行的,都称之为邪。

    所以三空便是将身躯修行到毫无杂质,完美和谐,不增不减的程度。

    完成三空后,便是站立擂台,以此等根基,不断获取胜利。

    然后用胜利带来的信心,刺激精神带动精气,一步步沸腾上升,得到强化,直到稳固这种上升后的强度。

    最终便是宗师了。

    十多秒后。

    陡然问一声闷响。

    嘭!!!

    张云启和张荣方终于真正交击。

    两人拳掌相对,同时后退数步。

    张云启面色微变,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张荣方修行硬功的成果。

    此时他对招的那只手,手心一阵微微刺痛,显然是细微血管破裂了。有些肿胀。

    “再来!”

    他当即不再迟疑,面部血管凸起,全身皮肤微红,肌肉线条迅速鼓胀。

    嘭。

    眨眼间他消失在原处,宛如箭矢冲向张荣方。

    这是进入极限态了。

    张云启已经很多年没有在切磋时进入极限态了。

    平日里只有在遇到棘手灵络时,才会短暂动用极限态。

    但因为年岁见长,这种消耗极大的招数,他能不用,就不用。

    毕竟身体机能在不断下降。

    但此时……

    砰砰砰砰!!

    转眼间,两人交手数十招。

    张荣方站在原地,双臂闪电般不断应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但进入极限态后的张云启,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远远超越了之前的层次,让他有些跟不上。

    当即张荣方低喝一声,不得不同样进入极限态。

    他全身微微膨胀,皮肤转变成宛如岩石般的灰白色,双手五指指尖发黑,宛如利刃小刀,毫不退避地和张云启硬碰硬。

    砰砰砰砰!

    这一次,转眼间交手十几招后。

    张云启猛地后撤,全身热气蒸腾,解除极限态。

    他眼神复杂地看着对面的张荣方。

    “我已经看不懂你了……”

    “云启叔何出此言?”张荣方同样收回极限态。

    两人只是简单试探性的交手一下,但就是如此,已经证明了,此时的张荣方,在极限态下,已不比张云启弱了。

    这也就代表着,他如今,已经算是达到了超品三空的实力层次。

    “你明明是额外兼修硬功,还没有继续服用外药……可为何……”张云启不明白这位道子人种是如何修行的。

    但不管如何,现在看起来,他很强。未来也很可能会变得更强。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云启叔又何必拘泥于走哪条路?”张荣方心情不错。

    大道教超品外药的武功,是他用来掩饰自身真正实力的表象。

    但对于张云启来说,两人彼此都有共同秘密。

    所以不用掩饰太多。否则他连测试自身实力,日常对练,都找不到对象。反而会影响实战交手经验,得不偿失。

    如今,六层的铁布衫,加上数十点生命的提升,带给他的,是宛如精力无限的强健体魄。

    两种极限态叠加破限技,同时使用,以前的他估计最多只能坚持十几次。

    但现在,完全可以随便使用。

    五倍重山,他也尝试过了,在硬功达到六品后,就已经能无伤使用。

    这是体魄的强大,和生命耐力的强化,带来的质变。

    此时他的实力,真要以命相搏起来,早已不弱于眼前的张云启。

    甚至可能还要超出。

    而这,才只过去大半年……

    “公子……”张云启看着张荣方良久,终于长长吐了口气。

    “我觉得你,该成家了……”

    这身体,想必生出来的血脉,也绝对远比常人优异。

    张荣方脸上的微笑微微一滞。

    “此事……我自有打算。”

    简单应付几句后,他迅速和张云启分开,返回沉香宫。

    也开始思考结婚生育之事。

    确实,一转眼,他已经二十岁了。

    这个年纪的很多同龄人,小孩都能到处打滚了。

    只是,张荣方一想到自己未来要面对的情景,便完全没有结婚生子的念头。

    他早已决定不拜神,而大道教天宝宫那边的师尊崇玄,则一直在等待他文功突破到炼神圆满,达到灵将拜神的下限。

    这是他早晚都得面对的麻烦。

    而且……灵化仪式,神佛神像,诡异灵线,这些东西无一不是表明,这个世界远不是他眼前所见到的这般和平繁荣。

    结婚生子,除开给自己多出一个弱点,其余别无他用。

    所以这才是他一直忍耐的关键。

    在沉香宫休息一阵后,很快,李观岳李家那边又传来消息了。

    三个条件中的第一个,有了。

    李观岳要求他,把新的营运许可办理下来。

    只要办理成这个,就算是完成了一个条件。

    而这点,对于张荣方来说,其实并不难。

    他亲自开口,管理营运的营运通商局,自然会给个面子。

    实际上,他也担心过李家会故意耍花样。

    但转念一想,在刺桐港,就算耍花样,李家除非不想活了。

    否则要么不答应,答应后,就必定会认真传授。

    上万两银票,和营运许可证,足以证明,他张景荣在这刺桐港具备的能量有多大。

    要想偷奸耍滑,也要他李家有这个本事。

    *

    *

    *

    李府。

    “营运许可是一支商队的许可,这没有个几千上万两银子,想都别想!估计这次那姓李的肯定得为难一阵子。”

    李观岳很清楚,若是想要重建船队,就必须去重办营运许可。

    但他如今的人脉早就断掉。而委托那个张景荣那边,利用那人的人脉关系,完全可以节省很多精力和时间。

    如果他能办到,那就正好得了大便宜。

    如果办不到,就可以趁机只简单教导点基础了事,轻松糊弄过去。

    站在院落中,李观岳心里打着明显的好算盘。

    “爹爹!”忽地大儿子李二禅急急忙忙从门口跑来。

    “爹!刚刚那个姓张的公子送来了这个!”

    李二禅将手里的东西往前递上。

    那是一张展开了的淡红布帛,上边清晰地书写着一行大字:刺桐营运许可。

    “这么快!?”李观岳面色一滞。

    他本就只是有些为难那人的意思。

    顺便也能借此摆脱之前的协议,哪想到……

    “这可是好东西啊!爹!有了这个,我们就能重新组建船队!”李二禅喜形于色,不断翻看着手里的布帛。

    李观岳面带笑容,接过许可,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确实就是当初他得到过的这许可证。

    “倒是没想到那人还有些能量……”虽然意外,但他心中还是喜悦。

    “既然这个办下来了。反正送人送到底,你去传个信,那张景荣的人还在吗?”

    “在的爹。”李二禅迅速回答。

    “那就去告诉他,第二个条件。让他找回我当初低价卖掉的那些船只!当年的西风号,是我亲手设计,监督着打造出来的好船,如果他能把西风号找回来,我就算他完成第二个条件。”李观岳朗声道。

    “可是爹……西风号,不是早就被卖掉了吗?”李二禅疑惑道。

    不光卖掉了,还被接收的船队在海上被劫持失踪了。

    李观岳自然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但他本就是为了为难张景荣。

    办不到才是最好。

    到时候,他就能名正言顺的随便传点基础就算了事!

    而且,这个张景荣能量财力如此之大,也让他心中慢慢又有一个计划。

    现在资金到手,再等船队完善,他到时候直接就能离开大灵,去往其他国家从头开始!

    到那时,管他这个张景荣什么来头背景,他人都在国外了,还怕他后面追踪上来?

    李观岳算是看清了,这大灵和他八字不合,在这里连战连败,还不如外出海外,另辟蹊径!

    说到底,他既不想传出武学,又想白嫖钱财和船只许可。

    实际上,从一开始,家传武学他就早已决定,绝对不会传给任何外人。

    但张景荣不断表现出的能量和财力,让他觉得,若是违约,自己在刺桐恐怕不会那么好混。

    所以不如干脆坑一笔大的,然后远走他乡。

    就和之前那次一样!

    ‘实在不行,便拖住最后一个条件不说,或者故意说一个完全无法完成的。

    如此,时间久了,完成不了,也不能怪我。’

    咚咚咚。

    忽然一声细微敲门声响起。

    “请问,李观岳李师傅在么?”

    一个略带阴柔的男声,从门外传来。

    “去看看是谁。”李观岳微微蹙眉。

    这个声音他完全没印象,显然又是陌生人。

    儿子李二禅迅速跑过去,打开门上小窗,往外一看。

    李府外,一名男子,头戴黑笠帽,外披黑马甲,内衬网格花纹长衣。正抬起脸,露出一个怪异的微笑。

    “在下孙定隆,是来和李观岳李师傅谈合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