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滚开

330潜入 下

    “”张荣方无言以对。

    逆教这边的人,就是被张云启教得太过死板了,其中最死板的,无疑就是张真海。

    他接过匕首,手指在刀刃正反面轻轻一抹。

    顿时将上面的血液全部吸收。

    张真海身上的气血,并没有任何香气,显然是和之前他吸收补全的基因有所重叠。

    放下刀,他看着依旧跪在自己面前的张真海。

    “起来吧。”他叹息一声。

    “是!”

    张真海起身。血顺着她小腹,不断朝下方逸散,还好她穿的紧身劲装是黑色,染红了也基本看不出。

    “别动,就这么站着。”

    张荣方骤然一指点出,精准的落在张真海胸腹之间。

    气血截止,伤口的血一下不再外流。

    “就这样别动,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他轻声道。

    “处理伤口!?”张真海站在车厢内,一手捂住腹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她先是一愣,随即迅速反应过来,面色一下涨红充血。

    正常情况下这句话没问题。

    可现在,她伤口的位置是在靠近私密部位的上方

    那种位置若是要帮忙处理伤口,必须要先脱掉

    噗!

    一声水流喷射声中。

    张真海浑身气血狂涌,刚刚才被截止的伤处再度迸射血液而出。

    大量失血连带着腹部绞痛,还有强烈至极的羞意,让她几欲晕倒。

    张荣方看着被喷了一身血的衣服,无言以对。

    当下也不顾忌,伸手将人揽近,从腰包中取出止血药膏,再度以截脉手法,暂时止住流血。

    然后开始敷药。

    此时的张真海已经彻底软倒下来,浑身无力,双手蒙着脸怎么也不敢往外看。

    其实到了这个关系,张荣方已经有了将她娶进门的意思。

    逆教和千石门这边,关系到他暗面上的力量,无论如何,他都需要一个绝对信任之人负责联系打理。

    而一般的人,要么是信任不足,实力足够。

    要么是信任足够,实力不足。

    而张真海,武道天赋极高,实力也如今达到了外药圆满,未来极有希望突破内法。

    说不定能在有生之年踏入三空。

    这样的顶尖天才,还对自己忠心耿耿,自然第一时间便成了张荣方的选择目标。

    此时此刻疗伤,不过是顺水推舟。

    以后以张真海的性格,必定会对他更加死心塌地。

    *

    *

    *

    次日。

    刺桐郊外,黄荆山逆教的一处山洞中

    程辉皱眉一一将手里的文书丢在旁边。

    这些文书全是最普通的身份文牒,路引。

    名字也都是张影,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而武功秘籍,单独拿出来,没有人手把手指点,根本用处不大。

    至于最后的那些瓷瓶,里面装着的丹药,他根本闻不出什么用途。

    瓷瓶上也没有任何标记。

    完全不知道是毒药还是伤药。

    “可惜,若是当时再晚点被发现,应该能找到更多的关键物品。”

    程辉仔细翻阅过这些文书路引。

    如果是其余人,或许会被这些东西所迷惑,认为道子张影没问题。

    但他不同。

    他总管的金翅楼,原本就是造假做这些文书的行家。

    仔细分辨,他便发现,这些文书确实都是真的,但上面填写的资料信息,却极有可能是假的。

    因为它们太完美了。

    太标准了。

    文书路引上,不时会有一些过往官员留下的简略记录信息。

    到过哪里,做了什么事,年月日多少,停留了多久?这些都是要记录的。

    但在这些资料上,所有记录信息,都透着一股子标准体格式。

    以他的眼力,一看就知道是伪造。

    “看来这个第三人种,基本可以确定就是张影了。

    虽然没有证据,但这世上不会有这么多巧合。”

    空相刚来刺桐,担着排查人种的任务,马上就出事。

    之后慧觉调查逆教,马上也出事。

    海上西宗海船刚刚引蛇出洞,沉香宫就没人了,就内部空虚了。

    哪有这么多巧合?

    ‘要放弃暂时离开么?’

    程辉心里迟疑犹豫。

    这样的情况下,他实力不足,肯定很危险。

    但眼下西宗步步紧逼,已经将刺桐的水搅乱,惊出了大鱼。两边在海上交手,就算沉香宫胜出,还能剩下几分实力?

    和宗师交手,能赢都是天方夜谭。更别说无伤胜出。

    心中念头不断转动。

    终于

    程辉猛地一咬牙。

    富贵险中求,他还年轻!天赋绝顶,若是这一次能完成任务

    心中的贪念上涌,可想起望海寺被灭的那么多高手,他便再度游移不定。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最新章节全网:域名

    在洞中来回踱步了一阵。

    噗。

    他终于顿住脚步。

    “就想办法,再去一次,就一次!”程辉心中下定主意。

    正面交手,他肯定不是能匹敌望海寺的沉香宫的对手。

    但他执掌金翅楼,易容缩骨之类的功法,不要太多。

    只要他愿意,便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将自己改换成老人,女人,甚至童子。

    这一趟,他得了身后大人物的承诺,只要将所有人种密藏都找到,他便能得到传授西宗的核心文功绝学万因心经。

    这门文功绝学,相传是西宗百年前学自东宗万印寺。之后自行完善,整合,形成了自己的一派风格。

    和大道教的文功不同。

    万因心经起步的修行条件,就是至少要三空境界。

    只要能弄到核心文功,以他的绝世资质,说不定便能拜神如来,成就灵将!

    “不成功,便成仁!

    趁现在时机最好,马上行动!”

    当即,程辉转身从携带的背包中,取出一样样瓶瓶罐罐。

    开始正式的易容异型。

    不多时,山洞口处,缓缓走出一个面容普通,皮肤黝黑,两眼无神的沉香宫道人。

    道人就和沉香山上那些迎客做生意的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检查了下身上衣着,程辉快步朝着沉香宫方向赶去。

    这一次他换个方式潜入,尽量慢一些,保证不被发现最好。

    只要找到张影和密藏之间的关联找到他对付望海寺的证据。

    就能很大程度上确定,他就是人种!

    就算不是人种,他找出了望海寺灭门的真凶,也算建立大功!

    离开黄荆山后,程辉找准机会,在沉香山山脚观察了一阵,最后偷袭出手,打晕了一个迎客道人。

    将其拖入暗处,丢进树洞内。

    等到他再出来时,脸已经变成了刚刚被他打晕的那个迎客道人的脸。

    刚一出来林子。

    远远的便有人朝他招手。

    “全皓!这里!你怎么一个屎尿这么长时间?领队都快要发飙了。”

    沉香宫的另一道人朝他埋怨。

    “我这不是昨晚受凉,肚子不爽利嘛?”程辉陪着笑,学着原主的语气回答道。

    “拉完了没?完了就跟我一起回去,上面人手不够,我们再去晚了,怕是要遭。”那年轻道人一把拉住他,就往山上赶去。

    “慢点慢点,走那么快作甚?”程辉一边叫道,一边隐蔽的用眼角余光,扫视周围环境。

    不多时,两人回到沉香宫,汇入迎客道人的队伍里,很快融为一体。

    程辉跟着其余人学,也做得有模有样。

    但他来这里,可不是就为了迎客干活。

    瞄准一个机会,他又偷袭打晕了个上茅房的巡逻队道人。

    身份再度更换。

    混入巡逻队,开始沿着整个沉香宫一路巡查。

    巡逻队必然会经过宫主所住的仙鹤居,所以,他完全有机会再度潜入其中。

    而且,他还记得上次偷袭他的那个劲装女子,那人身份地位必然不低。

    这次他的目标之一,便是拿下那女子,审问出相关秘密。

    顺便报一报上次的一箭之仇。

    *

    *

    *

    仙鹤居内。

    张荣方双臂展开,如飘带般柔和挥动,不时骤然急促出拳,打出呼啸声。不时又柔软至极,仿佛轻抚花团。

    这是他学自千石门的核心功法,金石功。

    这门功法,同样是上乘硬功。毕竟是能够练到宗师的顶级武功,哪方面都不差。

    正适合他如今强化不坏之躯。

    就在他身处武道场中,潜心习武时。

    仙鹤居院落中,程辉已经再度换了一身行头和面孔。

    现在的他,穿着侍女服,长发绑成两个小包子,面容稚嫩,正是常年在仙鹤居负责服侍起居生活的小侍女福祥。

    他找了好几个身份,最终确定,福祥是专门负责整理仙鹤居里的各种杂物之人。

    最适合他这次的潜入目的。

    程辉学着福祥平日里走路的姿态样子,脚步力度也是普通人的力度,心跳也同样控制和普通人一样。

    在路过武道场所在的无尽院时,他隐约听到里面传来拳脚挥舞声。

    显然是有人在里面练武。

    ‘看来那道子张影回来了’程辉眼前一亮。

    道子张影在刺桐虽一手遮天,但那是撬动了神秘黑面具人和感应门那边的高手所得,其自身实力,绝不会有多强。

    他看过张影资料,在金翅楼时也就是九品,当年因为击败了一个外药超品,一时出了点风头。

    番茄

    但也就如此了。

    如今才过去几年时间,此人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在主修文功的情况下,兼修武功,还能达到很高水准。

    所以

    ‘不如直接抓了张影?!直接了当!?’这念头一起,程辉心中便止不住的动心起来。

    金源和空定那边迟迟没有消息,他只能自己想办法。

    现在刚好运气这么好,碰到张影回来,这么近的距离。

    他自信,就算是宗师,也来不及救人!

    以他的身法造诣此事大有可为!

    就算失败,他的身法也足以让他从容离开。

    想到这里,程辉心中的念头怎么也压不住了

    当机立断。

    他装作无知少女,睁着懵懵懂懂的眼神,朝着无尽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