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侠:开局奖励满级神功 落魄的小纯洁

第二百六十八章 传闻

    苏陌手持短剑,指尖在剑锋之侧寸寸拂过,紧跟着屈指一弹。

    嗡!!

    剑鸣之声顿时响彻。

    这把剑的造型,确实跟正常的剑不太一样。

    锋芒短,剑身看似平整,然而细看之下,却又有奇妙的弧度和纹理。

    所用材质也非同寻常,星夜光芒笼罩,反射的光芒却若隐若现。

    “有点意思。”

    苏陌轻轻点头,看了对面这白袍剑手一眼:

    “你们是什么人?”

    他一边说话,一边随手一点,解开了他的哑穴。

    能够说话之后,这白袍剑手却是一语不发,只是静静的看着苏陌。

    苏陌眉头轻轻一扬,手中的短剑骤然一点,穿入他的唇齿之间,剑锋微微一斜,便已经开了一道缝隙。

    往里面看去,舌头尚存:

    “说话。”

    苏陌拔出了短剑,看向了对面这人。

    他这一番施为,做的轻描淡写。

    却是让旁边的徐鹿看的瞠目结舌。

    这动作看来简单,实则却是显示出了苏陌那炉火纯青的剑法。

    剑刃戳入唇齿之间,以无厚入有间,双唇之间的缝隙,和牙齿缝隙,也有微小不同。

    想要一剑贯入,不伤唇齿,更不伤舌头。

    其中的难度远远比想象之中还要大的多,若是没有数十年勤修苦练,如何能够得到这般的炉火纯青?

    徐鹿于交手之间的经验少,却不代表他的眼力也弱。

    他也算是行走江湖多年,见识过各种各样的高手。

    可苏陌这随手施为,却是见所未见,听都没有听说过的。

    对面的白袍剑手眸光之中也存着骇然之色,同为用剑之人,他比徐鹿还要清楚对方这一剑的火候。

    沉吟半晌之后,轻轻地叹了口气,似乎不愿意做无谓的抵抗,只是张嘴之间,说出来的内容却只是一些咿咿呀呀的声音。

    全然不成语句。

    “哑巴?”

    苏陌回头看了徐鹿一眼。

    徐鹿也是一呆,忽然想起来,之前在那院子里的时候,自己拿着尸体吓唬他们。

    他们确实是发出了一些咿咿呀呀的声音。

    当即连忙说道:“我……我这一路跟随,还真的没有听到他们说话。”

    苏陌嗯了一声,又来到了这人的跟前,捏开了他的嘴巴仔细观察。

    伸手又在他的喉咙上摸了摸。

    虽然没有小司徒那般高明的医术,但是基本的常识却是有的。

    这世上的哑巴,其实很多都是因为耳聋。

    听不到东西,自然也就无法学会说话。

    然而眼前这人明显不聋。

    检查他的咽喉,没有明显外伤,但是从张开的嘴巴往里面看,却隐隐可以看到,有灼伤的痕迹。

    这人最初的时候并不是哑巴。

    而是后来才被人变成了哑巴。

    想到这里,苏陌飞身落地,来到了另外一个被他点了穴道的白袍剑手跟前。

    将其拽了起来,也如此检查了一番。

    最后轻轻叹了口气:

    “同样的伤势,出自于同样的手法。

    “看来想要从你们的口中知道点什么东西,却是不容易了。”

    话音至此,却是一把抓起了这个人,飞身到了屋顶之上,将另外一个白袍剑手拿在掌中。

    “走,小云姐,我们回客栈。”

    杨小云答应了一声,跟在了苏陌的身后。

    徐鹿站在屋顶上,却有些迷茫:

    “那我呢?”

    “去给小小买点吃的,多买点。”

    “……”

    徐鹿瞠目结舌:“我买的东西,她不爱吃怎么办?”

    “那就吃你。”

    “!!!”

    苏陌随口的玩笑,徐鹿是真的有点信了。

    光看甄小小那吃饭的姿态,说她饿急眼了,顺手抓着活人就往嘴里塞,那完全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一时之间就觉得悲从中来。

    正要转身下去,却忽然一愣,想起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他猛然回头,可苏陌和杨小云已经不见了影子。

    站在原地被冷风吹了一会,这才长叹一声:

    “你没给钱啊。”

    他当了半辈子贼,如今方才见识到什么叫空手套白狼。

    ……

    ……

    客栈的客房之中。

    成功空手套白狼的苏陌和杨小云,正相对而坐。

    看着正疼的满地蛄蛹的两个白袍剑手。

    杨小云则瞅了一眼放在旁边的纸笔:

    “有用吗?”

    这两个人明显是被人以特殊的手段,培养成了这个模样。

    他们所用的剑法,行事风格,以及这被毁去的声音,显然都是刻意而为。

    这种情况之下,若是还能够通过文字泄露机密。

    那就没有必要毁去声音了。

    “尽人事而已。”

    苏陌呷了一口茶,轻轻摇头:

    “不尝试一下终究是不甘心,万一对方百密一疏呢?

    “又或者认为,当我们知道他们无法说话之后,就觉得他们不可能泄露机密,直接将他们杀了呢?”

    “倒也有理……”

    杨小云眨了眨眼睛,看了苏陌一眼。

    苏陌无奈一笑,实则心中也知道,自己这番话可能性十不存一。

    只是微微一顿之后,又问道:

    “小云姐有没有看出什么痕迹来?”

    杨小云想了一下之后,摇了摇头:

    “天下江湖纷争不断,而有些人是生活在阳光无法笼罩之处。

    “背地里的黑暗滋生,总会出现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险恶。

    “可但凡这样的人,必行隐秘之事,不为常人所知。”

    苏陌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到了这两个人的跟前。

    伸手解开了他们身上的痛人经,指了指那纸笔。

    两个人已经是痛的面无人色,看到纸笔之后,也明白什么意思。

    当即朝着那纸笔扑了过来,一人伸手攥住之后,就朝着苏陌刺了过来……

    纵然是换一个环境,给他们一人一把上好的剑,想要对付苏陌他们尚且欠缺了不知道多少年修为。

    更何况现如今这被人点住了穴道,一身武功无法动用的情况下?

    苏陌随意一脚踢出,那毛笔顿时飞了出去。

    另外一个白袍剑手见此,又朝着那毛笔扑了过去。

    将毛笔攥在手里,反手就朝着自己的咽喉刺下。

    他们不会写字,更不想再承受痛人经。

    杀苏陌既然杀不了,那就杀了自己,好过继续煎熬。

    笔杆子穿透咽喉,但是一时之间却是死不了的。

    那人翻身倒地,眸子里有些痛苦,更多的却是解脱。

    头前想要杀了苏陌的那个白袍剑手眼见于此,挣扎的来到了跟前,就要将他脖子上的笔杆子给拔出来。

    苏陌见此轻轻摇头,屈指一弹,正中此人膻中穴。

    那人周身一震之间,脑袋便垂了下来,再也没了气息。

    又看了一眼那气息奄奄,即将死去的白袍剑手,苏陌也补了一指,给了他一个痛快。

    刚把这两个人给杀了,窗口就飞身进来了一个人。

    一边往屋子里钻,一边说道:

    “我买了不少的东西,你们刚才吃的那个肘子,还有烧鸡,烧鸭一类……

    “就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吃,对了,实在是想吃人的话,你不是带来了两个吗?

    “活蹦乱跳的,可比我好吃。”

    说到这里,就见到两具尸体已经横在地上。

    说吃人什么的只是个玩笑,只是看着这两具尸体,徐鹿多少有点心疼了。

    “这……消耗了半个晚上的精力,就这么弄死了啊?”

    “不会说话,也不会写字,不杀了留着干什么?”

    苏陌看了徐鹿一眼:“你是怎么回事?这两个人是从王鼎生那边发现的?凭你的轻功,当不至于被他们发现追杀才是。”

    “这……”

    徐鹿一时无奈,只能将自己的经历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遍。

    末了说道:“我实在是不忍心让他们滥杀无辜,这才贸然现身,坏了大事,还请苏总镖头责罚。”

    苏陌听完之后,表情却多少有些意外之喜。

    他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点了两下:

    “挺好,徐大侠能够为了不让他们伤及无辜而出手,却是值得佩服的。

    “易地而处,纵然是我,恐怕也不能任凭他们随意杀人。

    “这件事情,你没做错。”

    徐鹿听到这里,总算是松了口气,自己的解药算是保住了。

    果然,这苏总镖头哪怕被永夜谷的魔头称呼魔头,纵然是笑里藏刀,却也还是讲究江湖规矩的。

    份属于侠义道中人。

    跟那些无所不用其极之辈,全然不是一回事。

    不过转念一想,却又觉得,如果苏陌去做了魔头的话,是不是会比夜君更加让人闻风丧胆?

    就拿他来说,只是心中滚过了这么一个念头,就已经感觉浑身发凉了。

    正胡思乱想之间,就听到苏陌说道:

    “我想再请徐大侠帮我个忙。”

    “苏总镖头莫要客气,但说无妨!”

    徐鹿立刻点头。

    “你再跑一趟那一家,便是这两个人想要杀的那一家,弄清楚他们是谁……

    “又有什么仇家。”

    “好。”

    徐鹿当即答应了一声,只是看了看刚刚被他放在桌子上的那大包小包,又有点犹豫。

    苏陌想了一下,将一只包好的烧鸡交给了徐鹿:

    “麻烦你了。”

    “……多谢苏总镖头。”

    徐鹿默默接过,心中流泪啊。

    这烧鸡算是自己这一趟的报酬吗?

    可问题是……这烧鸡是我买的啊!

    正要离去,苏陌却又指了指地上那两具尸体:

    “顺势帮忙带走吧……”

    等到徐鹿将尸体还有烧鸡一起带走之后,杨小云看着重新关上的窗户,不禁看向了苏陌:

    “怎么感觉……这位徐大侠有点怪怪的?

    “对你唯命是从,仿佛是你的手下一样。”

    苏陌笑了笑:“我觉得他可能是想要加入咱们镖局,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否则的话,先前跟着我回到落霞城之后,他就该走了……”

    “此人轻功高明至极,若是能够加入镖局的话,倒是一个不错的助力。”

    杨小云当即点头。

    “先看看再说,这一趟他要跟着来,应该也是存了一些心思的。”

    苏陌看了看桌子上的食物,一时之间却没了食欲。

    而甄小小自从他们回来之后,交托了那奇铁,就鼾声如雷。

    纵然是隔着一堵墙,也能够听的清清楚楚。

    杨小云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

    “那我先回去休息了。”

    “等等……”

    苏陌连忙叫了一声:“要不,今天晚上小云姐就在这里休息吧。”

    杨小云脸色腾地一下就红了,苏陌却有理由:

    “小小的鼾声太大,你必然难以成眠啊。”

    “没事。”

    杨小云立刻摇头:“江湖儿女,有些时候纵然是破庙野外,也能休息。过去我押镖的时候,手底下的镖师哪一个不是鼾声如雷?偶尔在破庙之中暂且借宿,那鼾声几乎能够把佛爷都给吵醒。”

    “……”

    苏陌一时无语,眼珠子一转又找到了借口:

    “但是这屋子刚刚死了人,我害怕。”

    “噗!”

    杨小云这次是真的没兜住,狠狠的白了苏陌一眼,然后抱着东西就走。

    苏陌赶紧拉了一把:“真害怕!”

    “那你等我把这些零嘴放回去之后,再回来……”

    杨小云白了苏陌一眼,这才鬼鬼祟祟的拉开房门出去。

    片刻之后,又鬼鬼祟祟的回来……

    这一夜至此,算是告一段路。

    昨天晚上苏陌和杨小云,其实也都没有睡好。

    当然,这不是因为什么奇怪的理由,同处一室又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

    出门在外,总得有人守夜。

    昨天晚上便是苏陌先睡,后半夜醒来之后,守下半夜,杨小云守上半夜,下半夜一路酣睡至此。

    一觉醒来,东方见明。

    苏陌和杨小云这边稍微整理了一下,正要出去,房门就被人敲响。

    打开门一看,却是胡三刀。

    胡三刀见到杨小云开门也不意外,只是抱了抱拳:

    “副总镖头。”

    “一大清早,何故如此匆忙?”

    杨小云眉头轻轻一扬。

    “出事了。”

    胡三刀低声开口。

    “进来说话。”

    苏陌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杨小云当即让开门户,让胡三刀进来。

    胡三刀也没有废话,单刀直入:

    “昨天夜里,一个消息忽然闹得满城风雨,咱们这一趟镖的根底让人给透了出来。”

    “哦?”

    苏陌眉头轻轻一扬:“具体是怎么回事?”

    “详细情况,属下也不清楚,只是今天早上听他们都在议论,什么星海遗砂铁。

    “还说这就是咱们紫阳镖局这一趟的镖,由苏总镖头亲自护送。”

    “星海遗砂铁?”

    苏陌和杨小云对视了一眼,杨小云不禁开口:

    “这到是闻所未闻了,这传言之中可有人说过,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吗?”

    “嗯……”

    胡三刀点了点头:“他们说,这是锻造兵器的最好材料之一,更有人说,天下十大名剑之中……有一把名叫天戮的剑,便是有此物锻造而成。”

    “天戮?”

    杨小云闻言一愣,这东西怎么又跟这天下十大名剑牵缠在了一起?

    而且,关于这天下十大名剑之事,实则少有人知。

    他跟杨小云两个,第一次知道这十大名剑,还是从魏紫衣的嘴里知道的。

    可哪怕魏紫衣这样的冷月宫高徒,见多识广之辈,也仅仅只是知道十大名剑之中的一把……相思!

    如今身在落凤盟地界,竟然有人如此见多识广,倒是让人惊讶。

    不过这虽然让人惊讶,却也不算离奇。

    江湖上本就多的是藏龙卧虎之辈,以为自己眼界高明,无人能够相提并论,那却是小觑了天下人了。

    杨小云下意识的跟苏陌对视了一眼之后,这才让胡三刀继续说。

    只是接下来胡三刀说出的这个消息,却又让苏陌和杨小云有些惊愕。

    昨天夜里,苏陌他们这一趟护送的所谓星海遗砂铁的消息,就已经便走整个锦阳城。

    而且看如今这状况,还会朝着周边蔓延。

    至于这星海遗砂铁的名字,却是出自于两个人之口。

    一人自号风尘散人,来历成谜。

    另外一个却是西南一地的锻造大家,火燎原!

    火燎原人称燎原大师,据说祖上乃是东城多年之前的一代锻造大师火岚山。

    当日天衢城内,幽泉教三旗令中的那位剑痴曾经说过,他手中的七星剑便是火岚山所铸。

    七星剑之类,纯属妄言。

    但是这火岚山却是当真存在。

    据说,这火燎原便是此人的在世传人。

    只不过这一点究竟是真是假,却是不得而知。

    火岚山作古多年,也没有家谱传承,自然也就无从验证。

    但是火燎原确实是有一手精湛的锻造之法。

    此人成名多年,手中神兵一器难求,素来于这西南一地颇有名望。

    而他们之所以会叫破此事,却是因为曾经跟计书华于道左相逢。

    计书华虽然交友满天下,但是这两个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前辈,故此彼此并不认识。

    风尘散人和燎原大师两个人交流所得,不免谈论起了炼器之材。

    谈及此道,火燎原自然是侃侃而谈。

    当时所在乃是一处酒肆,计书华贪杯多喝了两杯,听燎原大师大放厥词,忍不住酒意上涌就跟他争辩了起来。

    初时燎原大师本不想跟他一般见识,只想要偃旗息鼓,息事宁人。

    结果计书华却咄咄逼人,认为燎原大师目光短浅,只会纸上谈兵,根本未曾见过这世上真正的上好材料。

    也不知道为何,一冲动之下,就将随身的匣子打开。

    本想要让这两个老头丢个丑,结果这两位却一眼便认出了这星海遗砂铁的来历!

    ……

    ……

    ps:今天跟大家请半天假,单更……昨天家里有点活,忙活的太累了,一直到今天都没缓过来。下午实在是写不动了,稍微休息一下,明天继续日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