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摊牌了,我就是一条龙 左手洛莉

第397、398章 你若不死,朕必不休(求订阅)

    天荒覆灭,三界重炼,祖龙宫立!

    世界破灭,天地崩塌,诸天似要毁于一旦。

    这一刻

    天上地下,为祖龙独尊。

    苏青丘负手而立,冷漠的眼眸,蕴含着凛冽的锋芒,滚滚如潮的龙威,让天地八方无尽众生,寰宇上下亿万生灵,心中都为之一惊。

    “祖龙啊!”

    “还是建立了祖龙巢的霸主,试问这天下,谁还可与之争锋?”

    “太玄深处的那些存在不出,怕不是这祖龙再也无人可制。”

    “或许太玄深处……也不行?”

    无数存在暗中低语,窥视的视线再也不敢直视祖龙之躯,生怕被刚刚晋升为祖龙的龙皇盯上。

    只是对于这些,苏青丘并未理会,也懒得理会。

    天地人三界重炼而成,尤其是人界创生而出,青铜门被剥离开来,此刻他所有的意志,都放在了这座神秘无比的门户之上。

    “事已至此,神女还要躲到什么时候?不与朕出来谈谈吗?”

    “轰隆!”

    苏青丘澹澹的说道。

    现在斩断了青铜门与人界的一切联系,冥冥中他已经能隐约感受到青铜门内残留的诡异意志和气息。

    这青铜门虽不知道如何制作而成,但定与神女自身的规则有关,完全就是神女在已知世界的锚定物,所以门内感应到的东西,十有八九就是神女!

    或者与之有关。

    说话间,同时手中动作不减,抬手便是风雨雷霆、春夏秋冬、阴阳划分之规则。

    其中涵盖四季、御使万千神通,破灭万道之力,操纵六祸灾劫,以种种不可思议,无法想象的攻击方式,信手拈来之际,顷刻间便如宛如水银泄地,向青铜门中落去。

    铛!

    金属撞击的铿锵声响起,整个青铜门都彻底震颤起来,近乎难以承受。

    更有撞击之处,散发灼灼光华,以青铜门为原点,疯狂扩散而去,携带着灭世锋芒,无以伦比,令人望而生畏。

    隶属于未知的力量,缓缓扩散而出,让四周天地一下子变得极其诡异,种种难以言明,不可叙述的声音也随之而来。

    太阳中,似乎有悠长的汽笛声响起。

    月亮上,似乎有砰砰的伐木声浮现。

    就连很远很远,处于太玄边荒之外的瀚海区域,也有哗啦啦如同沸水翻滚的声音,传入了太玄中部。

    这些声音,让人作呕,也让人神魂欲裂,痛苦不堪。明明听起来只是一些普通的声音,却好像能诱得人发狂一般。

    充斥着不可思议,不可名状的力量。

    “看来神女是不给朕丝毫面子了!”

    “也罢!”

    苏青丘脸色一沉,旋即摇了摇头,同时巨大的龙尾摇曳,一击出而天地四裂,小小的青铜门被这股强大的力量袭击,发出不堪忍受的碎裂声。

    “哎!”

    一声幽幽的叹息声起。

    青铜门上,那血色的莲花,开始一滴滴的滴落血液,片刻之后,这些血液,便已经凝聚成型。

    化为了一张女子面孔。

    只是这张面孔,是血红色的。但哪怕只是血红色的,且容貌模湖,也可以看出其容貌必定风华绝代,美丽动人。

    “龙皇陛下,吾本无意与你为敌。人界你已经拿去,这小小的青铜门,就是在下立身之所在,何必苦苦相逼,竟至于此?”

    这血脸竟是神女化形,她并未打开青铜门户,而是通过那门户上的血色莲花,转化而出,操控血液,这种手段竟然与那些冥府邪魔有些类似,属实有些邪恶。

    血脸一边说着,同时轻轻吹出了一口气,腥风血雨便从口中喷涌而出,腾起亿万道血光,撕开苏青丘的龙气,惶惶的未知气息,肆无忌惮的释放而出。

    苏青丘皱了皱眉头,看着血脸神女,似有不解,又有些惋惜,道:“人界一直古老相传,相传神女是太古仙子转世而来,由从九天银河中坠落的青莲,经历千万载光辉岁月,而形成的真正的神。”

    “雍容华贵不足以形容,金枝玉叶也难以概全,可谓是是为太玄中的天潢贵胃。真真正正的,不世之物。”

    “可惜,明明是秉承着太玄精华而诞生的仙子,是极致造化的产物,为何不珍自身,堕入邪魔,与邪魔为伍。看看神女现在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高贵可言?”

    曾经的人界,把诸世间一切美好,都灌诸于神女身上,她是天,是万,是美的代名词,是一切生灵渴望而不可求,拥有着无尽贵气的存在。

    然而,现在与血液融为一体的神女,属实让苏青丘作呕。

    “原来后世的人界,是如此评价吾的吗?”

    “是吾辜负了他们的期望。”

    神女叹了口气,青铜门身上的血色莲花,继续绽放,越来越多的血液滴落,最终神女由一张血色人脸,化为了通体由鲜血打造而成的模样。

    如同鲜红的宝石一般,确实美丽,却又无比诡异、妖艳、邪恶。

    “不过祖龙陛下,你又懂得什么呢?”

    “太玄已死,众生皆亡,从旧日神庭坠落的那一刻起,此世就已经化为了无可救药的牢笼。你、我、这万千诸世、无尽众生,也只不过是牢笼内的蝼蚁罢了。”

    “吾不想死,也不愿意就此死去,更不愿意如同蝼蚁一般,化为囚笼中的枯骨。所以,哪怕是与邪魔为伍,哪怕是舍弃了这一世身,舍弃了那已经残破不堪的皮囊,又有何妨?”

    “身为祖龙,陛下难道还愿意呆在这小小的牢笼中吗?”

    神女澹然而立,声音清脆悦耳,一边与苏青丘解释着,一边自顾自的走到了青铜门前,伸出纤细的手掌,轻轻的按在了血色莲花之上。

    随后,只见她微微用力,青铜门上的血色莲花,就好像复苏了一般,绽放出绝色锋芒,血光弥漫,摄人心魄。

    一片汪洋血海,好似在那莲花中孕育而出。血光杀气冲天,凌厉邪光冲天,不祥在整个天地间蔓延。

    那朵苏青丘都无法破碎的血色莲花,竟然被她轻轻的摘了下来。

    “此物为血莲花,为门后之物与吾之骨、血、规则等等,融合而成,算是吾在太玄之中的锚定,历经一万九千八百七十六年,在祖龙陛下破灭人界之后,方才彻底成型。”

    “说来还要感谢陛下,吾本以为当那人皇魂类彻底复苏之后,人界才会真正破灭,血色莲花才会得以成型。却没想到,祖龙陛下竟会有滔天手段,行那重炼人界之举,陛下之手段,哪怕是吾也不得不为之惊叹啊。”

    “但陛下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彻底斩断青铜门与人界的联系,这本为吾之锚定,陛下所做所为,属实有些过了。”

    “说不得,今日还需要与祖龙陛下好好做过一场,论一论那天地人三界的归属!”

    神女取下血莲花后,似乎心中有了底气一般,语气也渐渐的加重了三分,同时看着苏青丘身后那三才循环,世界之树撑天,天地人三界轮转的太玄龙庭,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贪婪与渴望。

    “无须多言,神女若有信心,尽可以试试看,朕等着!”苏青丘澹澹道,神情中竟毫不在意一般。

    眼前的神女,仍旧不是真正的神女,只是一道血色之身罢了,虽然有血莲花相助,却也不是他的对手。

    “嘻嘻!”

    “吾也只是开个玩笑罢了,陛下可是祖龙王,触碰到囚笼顶点的存在,在下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又岂敢与陛下针锋相对?”

    “不过陛下不好奇这血莲花的真正来历,不好奇那青铜门背后有什么吗?”

    血色神女语气一转,竟嘻嘻一笑,似乎先前的那般阴森邪恶的状态,只是伪装一般。

    她也不等苏青丘回答,继续说道:“吾之前说过,血色莲花是由青铜门内的东西,与吾之血、骨、规则等等,融合打造而成。所以,这血莲花真正的来历,也只不过是那门户背后某种东西的一部分罢了。”

    “那是世界的真实,是众生的归宿,也是诸世的最终轮回……所以,陛下要不要见识一下?”

    苏青丘闻言,眸光一闪,眼眸微垂,澹然道:“神女愿意打开这青铜门?”

    对于青铜门里面有什么,他自然十分好奇。只是一直不得要领,无法打开这些门户。

    虽然神女或可在其中暗动手段,但苏青丘不惧,成就了祖龙之躯后,在这太玄的已知世界中,无人可让他退却!

    “好!”

    “非常好!”

    “既然陛下想看,那便亲自看看吧!”

    陡然间,血色神女嘴角上浮,露出了密密麻麻,足足有数百颗的尖牙。同时一只手化为了触须一般的狰狞之物,一把按向了青铜门。

    轰隆隆!

    青铜门大开,滚滚的血气流转而出,化为张牙舞爪之物,随后便有波涛汹涌的声音浮现,最终只见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浮现在青铜门内。

    这竟然是一片无垠血海!

    血海之上,血气升腾,把天空都化为了血色,而血海之下,深不见底,却又可以看到一座座坟墓在其中沉浮。

    无垠血海始一出现,最极致的邪恶、最纯粹的不祥,混合着难以理解的未知,便扑面而来。

    太玄规则悲鸣,世界动荡不安,诸世更是有血雨降落,似乎都发生了天地悲泣。

    他们在恐慌无垠血海!

    “血海?”

    苏青丘皱了皱眉头,他原以为会是类似于吞蛇所在的未知世界层次,但眼前的血海,却让他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猜,在这血海之中,看这太玄又是什么东西?而你龙皇,又是什么?”

    “何为向死而活你知道吗?”

    神女幽幽说道。

    话音落下,便化作了一股腥风,吹入了青铜内,落在了一座巨大的坟墓之上。

    只见那血海中的坟墓,比四周的坟墓要大得多,其上立着一座座墓碑,有铭刻着星辰的投影,也有仰天咆孝的巨人,甚至还有麒麟与凤凰图景色。

    而神女却正好落在了一座龙形墓碑之上,只见其上龙形狰狞霸气,威武不凡,头戴六颗龙珠的王冠,黑白分明的体色,竟与苏青丘一模一样。

    随着苏青丘的注视而来,这座墓碑通体正发着乌黑的光芒,引得四周血海沸腾,时空颤抖,震动不已,滚滚血光如潮,汹涌而来。墓碑晶莹剔透,内部似乎有隐隐血液流动,宛如血管一般。

    砰砰

    砰砰

    砰砰

    苏青丘甚至能听到那墓碑中,强有力的心跳声不断传来,渐渐的竟与他祖龙之躯的脉搏一致。

    一股强烈的渴望涌上心头,他想要进入血海之内,想要掀开那龙形的墓碑,想要把之吞噬,纳为己身!

    也想要掀开那墓碑之下,看看是不是有另一个自己的骸骨,埋在其中!

    “有意思!”

    苏青丘深吸了口气。

    眼前的景象,无不在说明太玄为坟,龙形墓碑为他!

    青铜门后的无垠血海,葬着无以计数的坟墓,而这些坟墓就是类似于太玄这般的世界。

    同时,类似于祖龙这般的太玄顶点存在,便会在世界的坟墓上立碑,向死而活!

    “所以,所谓的已知世界,其实就是类似于地府,类似于阴间?你我也只不过是死亡后的生灵而已。待容纳一切,触及顶端,突破死亡的牢笼,才能触及未知的、属于生的世界?这便是你所谓的向死而活?”

    苏青丘澹澹道。

    他的话,让神女一愣,随后再次幽幽的叹了口气,道:“你这么想,倒也没错。我们确实已经死了啊。你看这代表太玄的坟墓,已经破损,血海入侵其中,众生的彻底消亡,已经无可避免。”

    “祖龙陛下,你我本都已经死了,又何必再纠缠那些身后之物,人界也好、众生也罢,又与我们何干?”

    “放手吧!”

    放手?

    信了你的邪!

    你真当老子好忽悠呢。

    要不是见过其他未知层次的模样,他今天说不定还真信了。

    “神女为何如此浅薄?都到了你我这般的境界,血海与坟墓,青铜门与太玄,都只是表象罢了。何为死,何为生,谁又能下得了真正的定论?”

    “我们出生在坟墓之中,就一定是死物?再者说,血海也仅仅是血海罢了,它要真的这般强大,那就让朕看看,他是怎么毁灭太玄的!”

    真当他是傻子啊,诺大的太玄就是一座坟墓,开什么国际玩笑!

    再者说,太玄世界内青铜门无数,月亮上更有一座白银门,他不信那座白银门后对应的还能是血海不成?

    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每一座青铜门后,对应的未知世界层次都不尽相同。

    提到白银门,苏青丘心神一动,准备诈一诈神女,便道:“不要枉费心机了,朕连白银之门也曾见过,又岂会受血海的蛊惑之力?”

    白银门?

    可以看到神女明显的一愣,露出了迷茫的神色,随后便是冷笑着,目光睥睨,气势强盛,继续道:“什么狗屁白银门,几万年来,除了青铜门之外,哪有什么其他门户,我看陛下是失心疯了。”

    “也罢,既然陛下不相信血海,那便只有做过一场了。”

    “血海终究是代表的大势,大势将至,血海狂涛,诸界沉沦,祖龙你纵有万般手段,无尽心思,却也不可违逆血海的意志。”

    轰隆!

    随着神女的话落下,太玄坟墓之上,六座墓碑拔地而起,墓碑之景分别是星辰碎裂,异蛇两段,巨人失心,麒麟泣血,凤凰折翼。

    同时六朵血色莲花从血海浮现,与墓碑骤然融合,化为类似于神女一般的血色形体,穿破了青铜门,向着苏青丘袭杀而来。

    ……

    苏青丘眸光流转,黑白分明,炽盛盎然,道:“魑魅魍魉,提不上台面的家伙,神女你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区区六种废物,也想与朕抗衡?”

    “可笑!”

    轰隆!

    话音落下,苏青丘欺身而上,祖龙之力流转,狂暴而出,风雨雷霆、四季风雪、阴阳五行凝聚在龙爪之上,化为种种不可思议的手段,尽数砸在了六道血影身上。

    别看他现在是龙人形态,却比祖龙真身还要恐怖、暴力,每一击都蕴含着滔天的力量,凝聚在尺寸之间,举手抬足,涵盖诸天,让人难以承受。

    “祖龙!”

    “你再惹怒血海,血海之主必将降罪于你!”

    “束手就擒,才是你唯一的生路!”

    此刻的神**森诡异,她也携带着一座墓碑,应声而动,重回太玄之中。她身上发出亿万缕血色之光,比之前更盛无数倍。

    与其他六道血影联通,如同磨盘一般,凝固时空,覆灭一切,同时伴随着无数的生灵在哭喊、祈祷、哀嚎、尖叫等等,似乎要彻底碾碎处于其下的龙皇。

    “哈哈,这才有点意思!”

    “神女,还有什么手段,便一起拿出来吧,否则过了今日,你将无丝毫用武之地!”

    苏青丘大笑,血气升腾而起,来自于吞蛇的力量,以及吞蛇体内气血龙纹的回馈,滚滚如潮,涌入躯体之中。

    “说到血,朕也曾到过一方完全由血色组成的世界,并在那里领悟了气血之龙道!”

    “那么今日,就让朕看看,到底是你青铜血海强,还是朕的气血之龙强!”

    “来吧,来战!”

    “不死不休!”

    “你若不死,朕必不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