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美漫:开局指导蝙蝠侠(在美漫当心灵导师的日子) 遇牧烧绳

第五百一十三章 今夜于梦中剖白(下)

    当两人再次回到光辉联盟的基地之后,气氛变得有些不同了,不过从外表上来看并没有什么变化,斯塔克依旧专注地挑选着目标路径,史蒂夫抱着胳膊站在他的身旁。

    “我猜……应该是这一条。”斯塔克皱着眉,史蒂夫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找到了一些规律,还是纯靠直觉,但他还是选择相信斯塔克。

    再次闪烁,他们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空地上,两人一起做出一个动作,那就是抬头向上看,出现在他们头顶的,是无穷无尽的高塔。

    就在这一瞬间,斯塔克仿佛脱力一般,不再能够挺直脊背,史蒂夫也用手捂住脸,说:“还好,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不可能这么容易……”

    “等等。”斯塔克皱眉,他扬着头转了一圈,然后说:“这里怎么这么安静?席勒呢?他们人呢?”

    史蒂夫也回忆起自己第一次来到这座高塔的情形,那时候,这里可以说是人山人海,走廊上全是来来往往的席勒,而此时,高塔看起来安静了不少,虽然在高处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些人影,可是低处的走廊已经完全没人了。

    史蒂夫和斯塔克都有些犹豫, X教授曾反复提醒过他们,这座高塔中的某些房间非常危险,结合席勒以往那些不正常的表现,两人觉得X教授的提醒是有道理的。

    但就算如此,他们还是得在这里探索,两人顺着楼梯从地面层来到了一楼,此时,这里空空荡荡,房门紧闭,走廊上一片漆黑。

    不论是史蒂夫还是斯塔克,都没有仔细的探索过这里的第一层,就算充了会员来打游戏,也都是直接传送到高层的会客室。

    走上楼梯的两人发现,第一层的高塔显得有些简陋,地面甚至不是地板,而是水泥地,墙壁也显得有些老旧,连墙漆都有些剥落了,而且房间也没有高层那么密集,他们在天井的走廊上转了一圈,也没看见一个房间。

    就在这时,斯塔克忽然听到前面的走廊里有动静,他加快步伐走过去,史蒂夫跟在他身后,两人刚来到走廊转角,“砰”的一声,一个黑影就被他们撞倒了。

    那个小小的黑影站起来,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睁大眼睛看着两个外来者,表情非常震惊,似乎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是一个幼年版的席勒,年龄很小,穿着非常普通的童装,斯塔克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蹲下身,摸了摸他的头说:“席勒?另外的你呢?”

    幼年席勒眨了眨眼,摇了摇头,斯塔克问:“是不知道,还是不能说?”

    幼年席勒又摇了摇头,斯塔克问了一连串问题,可幼年席勒完全不回答,史蒂夫走过来,拍了拍斯塔克的肩膀,说:”他好像不会说话。”

    斯塔克站起来,看着幼年席勒转身离开的背影皱起了眉,他说:“好消息是,席勒应该还活着,而坏消息是,现在的确发生了一些特殊的状况,导致他的一部分人格不见了,我们得去找到他。”

    说着,斯塔克迈步跟上幼年席勒,史蒂夫走在他的身后,幼年席勒似乎也不在意他们跟着,而是缓缓的走入了那条走廊。

    来到走廊里,斯塔克就发现了异常,这条走廊和他曾经在高层见到的那种走廊不一样,这里似乎是一条楼道,而且是非常老旧的楼道,还有涂抹痕迹的水泥地面、墙皮剥落的斑驳不堪的墙壁、刮的乱七八糟的电线和信箱、一层叠一层的小广告……

    史蒂夫在那些写有文字的小广告前面驻足,他说:“这应该是中文吧?你认识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吗?”

    “租房、开锁、办证……”斯塔克用英文翻译过来,念给史蒂夫听,史蒂夫有些惊讶的挑挑眉,说:“你还会中文?”

    、我会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语言。”斯塔克迈过堆在走廊上的杂物,继续跟着幼年的席勒往前走。

    这条走廊虽然显得破旧,但也还算整洁,因此,他们很快就到了那唯一的一扇门前,那扇门也和两人见过的门不同,是深蓝色的铁门,拥有方块形状的锁和和钥匙孔。

    幼年席勒有些费劲的用钥匙打开门,拉开门之后就走了进去,在进门处的鞋柜旁边换鞋。

    换好拖鞋之后,他就走进了屋子,而史蒂夫和斯塔克站在门外,打量着这个房间。

    “这应该是中国的一个普通居民楼。”斯塔克判断道:“我的公司有华裔的员工,他们父母那一辈留下的照片当中,就是这样的屋内格局。”

    “他们有一个很大的客厅,厨房在另一边,而且一定会带有门,磨砂玻璃门上雕刻着花卉,还有那个卧室门上贴着的福字……”斯塔克指着屋内的景象说道,而史蒂夫已经开始换鞋了。

    他打开鞋柜之后,看了一下里面的鞋子,然后说:“这应该是一个三口之家,男主人和女主人的鞋,还有孩子的……”

    “这应该是席勒的童年记忆。”斯塔克也换上了男士拖鞋,他们两个一起走进屋内,发现幼年席勒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们在别人的屋子里乱翻不太好吧?”史蒂夫有点犹豫的说,斯塔克却很坚定的说:“特殊情况,特殊处理,我们是想救席勒,那在这里找点情报也没什么。”

    史蒂夫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他们兵分两路,开始搜查这个屋子里的线索。

    在客厅搜查的斯塔克,率先看到电视柜上放着的相框,那是一个金色的相框,上面还带着欧式的花纹,斯塔克把相框拿起来,看到那上面是三口之家的照片,而站在父母中间的,正是幼年的席勒。

    这张拍照片拍的是全身照,因此看不清脸,斯塔克把照片放下之后,又开始翻找书架上的书,而这时,主卧当中却传来了史蒂夫的呼唤:

    “托尼,快来,看这里!”

    斯塔克快步走进去,看到史蒂夫拿着一个相册,他们翻开相册,里面大多是三口之家的照片,斯塔克评价道:“很普通,很幸福的一家人,看来席勒的童年过得还不错。”

    而突然,史蒂夫翻动相册的手指停住了,斯塔克看向那张照片,那是一个抱着婴儿的男人,史蒂夫皱起了眉,然后说:“不,他的父亲并不普通。”

    “为什么?你从哪里看出来的?”斯塔克问道。

    史蒂夫用指尖指着照片中距离镜头最近的那只手,他说:“看这里,枪茧。”

    “他的父亲可能是军人或者特工,而且是常年作战的那种。”史蒂夫以其丰富的经验判断道。

    他又把相册往回翻了几页,盯着照片中的细节,然后说:“他的母亲也并不特普通,从肌肉走向来看,体脂率很低,显然经受过专业训练……”

    “大概他的父母是军人吧。”斯塔克耸了耸肩,并没在意,开始寻找其他的线索。

    拉开抽屉,翻动书架,里面放着的都是五花八门的书,并没有什么指向性,而就在斯塔克拿出一本厚厚的历史书的时候,里面夹着的几张纸掉了下来。

    斯塔克把那几张纸捡起来,展开之后有些疑惑的说:“感统训练?”

    史蒂夫凑过来,斯塔克指着那几张说:“这是感统训练的记录,感统训练一般是针对儿童的,看这里,这里写着,感统失调,原因是……孤独症?席勒是孤独症患者?”

    “这倒是不出乎预料,我记得他似乎提过自己有学者型孤独症。”斯塔克摸着下巴说。

    他又把记录的那几张纸往后翻了翻,翻到最后,他说:“据这里的记录显示,感统训练进行到后期,对象肢体协调性大幅提高,有了初步的语言能力,而且语言能力正在飞速提高……”

    斯塔克把纸翻了一个面,后面是圆珠笔留下的笔迹,他念道:“7月24日,能够对着玩具叫出名字……8月19日,能念一段童话故事……12月2日,第一次有意识的叫了爸爸妈妈……4月6日,能清楚的表达自己想要哪本故事书……”

    史蒂夫有些感慨的说道:“看来,席勒的父母很爱他,努力的为他治疗,还把他学说话的过程都记下来了。”

    “等等……”斯塔克皱着眉,看着那些笔记他说:“截止到4月为止,他已经清能够清楚的表达自己要哪本故事书了,那就以前和普通孩子的语言能力没什么区别了,可是……”

    斯塔克转头看向客厅,他放下那些纸,快步走出去,蹲在幼年席勒的面前,他开始问幼年席勒一些问题,通过语言和肢体动作引起他的兴趣,可是幼年席勒只是看着他,但并不说话。

    过了一会,斯塔克站起来,他对走过来的史蒂夫说:”他确实不会说话,他能理解我在做什么,但就是什么也不说……”

    、治疗明明应该已经成功了,那为什么这个表现为席勒幼年记忆的孩子,还是不会说话?”

    斯塔克转身,再次拿起那一家三口的合照开始观察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窗外的光线开始逐渐变暗,斯塔克这才意识到,这个房间里也是分日夜的。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幼年席勒突然站了起来,斯塔克和史蒂夫的目光追着他,看着他走进卧室,斯塔克耸了耸肩,跟着幼年席勒走到卧室门边,然后说:“看来,他从小就习惯早睡。”

    “好吧,睡吧,孩子,我们可以再去别的地方找找线索……”

    就在斯塔克转身想要离开卧室的时候,他看到,想要睡觉的幼年席勒并没有走到他房间的床上,而是走进了衣柜里。

    打开柜门,爬上和他差不多高的格子,抱着双腿蜷缩起来,然后把柜门关上。

    斯塔克看到,两扇柜门之间的缝隙当中,刚好露出幼年席勒盯着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