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港综之无间道 这小牛很皮

第五百四十七章 窃听器(求订阅求月票)

    “这个黄世同是什么人?”

    散会后,回家,周瑜问向老高。

    能来这里的人都不是一般人,所以当场周瑜也没有把话说死,只说看忙不忙,反正去不去都有余地。

    “哦,一个老牌经纪,你别小看他,这种人的关系网很深,堪称股市的黄金手。”

    老高坐在沙发喝着茶:“像他这样的人有好几个,有个词叫做地主会,就是外面的人给他们取的名称。

    香江是一个金融中心,而他们又当了几十年的金牌经纪,纵横股市,你想想,他们得和多少上市公司有瓜葛,有多少公司的背后是他们在操盘?。”

    “哦~,就是靠内幕消息套钱呗。”周瑜轻笑一声:“这是觉得我不在商业罪案调查科,威胁不到他们?”

    总有种送上门赶着投胎的既视感。

    “人家只是找你打个球,你就想着怎么把别人送进去?”老高木然。

    “那他们也不能拿,参加过我儿子的满月酒会就有了保护伞吧?”

    “这以后谁还敢找你说话?说起来吃了顿饭结果被盯上了,你要是再生一个,都没人敢来了。”

    “不找最好,我有那时间不如给我儿子换尿不湿不过你这话不对。”

    “怎么不对?”

    “今天来的下次谁要是没来,那就是心里有鬼,我照样盯啊。”

    老高失笑的摇头:“他们找你应该就是想给你送点好处,提前投资。

    比如这慈善球赛,又不用你出钱,就是站站台,这慈善的名头就落你头上了。

    而且你真以为这帮人证据这么好找啊,一个个都是老狐狸成精的,商业罪案调查科查了他们好几年,一点进展都没有。”

    “说实话,我也懒得管,自己的事情还忙不过来呢。”周瑜伸了个懒腰,舒服的靠在沙发上,松松脖子。

    资本的积累必定血腥,要说有问题肯定有问题,但商业罪案周瑜还真不专业。

    能想到的也就只有窃听跟踪这一招了。

    一招鲜吃遍天,内幕交易嘛,总要打电话或者当面攀谈好像问题也不大。

    周瑜脑中闪过陆明华的脸,动作一停顿,挺身而起,思索道:“哎,你说,这帮人身上是不是能炸出点油来?”

    “油,肯定有,还是大油,但你想干什么?都跟你说了不好找证据了。”

    “不是啊,今天陆明华跟我说缺钱”

    周瑜朝老高抛去一个你该懂的眼神。

    “第三代通讯系统的经费?”

    老高一愣,马上就是一拍手掌:“搞定它。”

    接着老高便笑了,搜来的黑钱肯定要上交金库,但是交了钱上去,再要就好要了,那批人可都是香饽饽,有的是钱,交个几十亿,披个十亿下来不过分吧?

    “哧,你刚才不是还说不要动这帮人的么?”周瑜挑眉笑话道。

    “一切为了警队嘛。”老高拿起茶杯喝茶。

    这事要是成了,那管理组的脸色就有意思了,天天喊着让行动组大出血,结果外快就给他解决了。

    什么叫处事能力,这就叫处事能力!

    O记,周瑜办公室,秘书李家俊走了进来。

    “这是我能查到的资料。”李家俊把一叠文件放到了桌上。

    “简短点说。”周瑜抬头看着他。

    “地主会,以黄世同为首,估计应该是5个人,不太确定啊。

    在1973年香港股灾时,他们曾靠头脑和理智联手打击老外,保护香港本地股市,确实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拯救了当时不少将要倒闭的小企业,也阻止外资在股市低价的时候收购我们的企业。

    但是后来嘛,应该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玩起了资本大佬的游戏,随意操作股价,谋取利益。

    想要定他们的罪很难。”

    李家俊耸了耸肩:“想要抓这样的金融大鳄,要么有他们操作股市的证据,要么就是有其他的不法行为。

    但是以他们如今的社会地位,股票买卖肯定不会亲自动手,都有中间人,也就是操盘手。

    至于其他的不法行为,说实话,到了他们这个财富等级,没什么不能用钱解决的麻烦,很难抓到把柄。”

    “你觉得做不到?”

    “确实有点难度,我得想想……”李家俊沉思状。

    “等你想出来,黄花菜都凉了,走,跟我出门。”

    周瑜拿起衣服,路过各个办公室瞅了一眼,现在也就陈国荣在,就他了,带上人直奔CIB,要了几套窃听器,转身就跟上了黄世同。

    黄世同在山顶有一栋别墅,年纪大了,应该是很少出门,周瑜在门口等了一天都没见他出来。

    晚上8点,一辆豪车开了出来,笔直的开到了深水湾豪宅区的一家休闲娱乐会所,黄世同下了车,带着个司机兼保镖的人物走了进去。

    “一看就是会员制,我们进不去啊。”陈国荣说道。

    周瑜看着会所大门的奢华装修,稍一思索:“你这样,叫几个军装过来,就说临检,确定房间。”

    “好主意啊。”陈国荣一拍手掌就兴奋的打起了电话。

    二十分钟,周瑜就拿到了房间信息,房间里确实是5个人,都是老头子,在打牌,没有赌资。

    接下来就是耐心的等待,凌晨2点,会所终于关门了。

    “国荣,你进去,把窃听器装了。”

    幸好带的是陈国荣,要不然还得周瑜自己来。

    “好。”

    陈国荣拿起设备装进袋子里,下了车一个冲刺,三下五除二就沿着墙壁翻进了会所二楼。

    嘴巴咬上手电筒,辨认了下方向,没多久前才来过一次临检,他很快找到了那5人的专属房间。

    这个房间就是地主会在这的长期包房。

    陈国荣进门眼神扫视一圈,很快就瞄向了房间中间的一张桌子,想要窃听打牌的人聊天,没有别的地方能比装在桌子下面收听的更清晰。

    陈国荣取出仪器,自然的歪下头看向了桌子底面,然后便是一愣,这小东西真别致,居然像个窃听器他晃了晃眼睛,皱着眉再次确认,然后低头看向手里的窃听器,抽了抽嘴

    他摸出对讲机默默的说:“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周瑜说道。

    “被人捷足先登了,我看见了窃听器。”

    “好消息呢?”

    陈国荣摸了摸桌子下窃听器的外沿:“民用的。”

    这就是说不是警方的人了,周瑜很快回到:“那就装到沙发下面。”

    “好。”

    陈国荣扭头看向了一旁的豪华沙发,身体贴了下去,紧贴地面,扭头朝沙发下巡视,又是一愣。

    “一个坏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

    “你这叫给了我选项?”

    “沙发下也有窃听器,看样子像是高端货。”

    “你是进了展览馆么?你要是换个地方是不是还能搜出来?”

    周瑜明白他意思了,这就是说有两批人同时在窃听这几个人,这事情有点意思了,很吃香嘛。

    “那我还装不装?”陈国荣一时有点麻。

    “挑个顺眼的地方,直接装。”

    “那我自由发挥了啊。”

    “只要不装在马桶里就好。”

    “马桶那可能就是摄像头了”

    “你觉得什么人会对那几个老头子撒尿感兴趣?”

    “也对。”

    陈国荣嘿嘿一笑,寻摸一圈,干脆直接塞沙发缝里,反正CIB的货好。

    坐了坐沙发试验了下,没问题,拍拍手走人。

    O记,会议室,案情分析会。

    “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一我们不知道是谁安装的窃听器,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二就是找出这些人的操盘手,只有找出他们,才可能定他们的罪。”

    周瑜看着白板上的窃听器照片问:“谁有什么想法?”

    陈国荣举了下手,分析道:“其实这个民用的很好推测。

    会所肯定会有定期的打扫,沙发底下不太好发现,但是以桌子的高度很容易被发现。

    所以不出意外,这个桌子下面的应该是会所内部人装的。”

    周瑜抱胸点头:“应该是有些人认识这帮地主会的身份,知道他们是大佬,想窃听点内幕赚钱,这个人要找出来,他可能听到过一些劲爆的。”

    “无外乎会所经理,或者保洁头头之类的,别的人身份也不合适。”陈国荣说道。

    “嗯。”

    周瑜偏头看向李家俊:“这件事交给你,查一下经理或者保洁的银行户头,有没有从股市流出的钱,倒查账户。”

    “OK。”李家俊点头,小事一桩,这些人里面,只要在股市赚大钱了,那就十有八九是偷听了。

    “剩下那个呢?”

    周瑜想起报告就微微皱眉,后面沙发下那个高端窃听器让陈国荣拍了照,居然是个军用的,这玩意可不多见。

    “要么间谍,要么就是军品爱好者,比如退役军人,但要说是间谍,我觉得是不是夸张了点?”

    他们只是炒股票而已,陈国荣怎么想都觉得不至于派间谍上。

    “那就先查查退役军人。”

    军品不是一般的人能买到,而且对一般的窃听来说,市面上的货色就够用了,这个人要求不低。

    周瑜敲了敲桌子:“先从这几个老家伙的关系网查起,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被人盯上一定有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