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悟性满级:剑阁观剑六十年 我不是小号

424、仙气(2/2大章)求月票

    大蛇已经被一鞭子砸成重伤。

    此时来帮忙,分明就是捡便宜。

    还说要韩牧野手中木鞭。

    这比明抢只多了一句客套话而已。

    韩牧野笑一声,手中木鞭轻轻一震。

    “嗡”

    木鞭上传出灵光,将大蛇笼罩住。

    大蛇身上的气血和妖气被牵引,向着木鞭滑行。

    要贮存大量灵药,就需要消耗大量的灵气和其他力量。

    可以是灵石堆积,也可以是其他物品。

    这大蛇提供灵气和气血倒是不错。

    看着韩牧野不搭理自己,只将大蛇收取,那大汉面色慢慢阴沉。

    “道友,古神药园的规矩,见者有份,你这般做有点不合规矩。”大汉的手按在自己背后的斧柄上。

    暴虐的力量升起。

    元婴五重的修行者。

    韩牧野身上力量收敛,只能感受到差不多初入元婴的样子。

    倒不是他为了扮猪吃虎,是因为他自身力量特点,气血力量充盈,将灵气力量盖住。

    要不是感觉到韩牧野修为没有自己高,背着斧头的大汉也不会这般来分取好处。

    这大汉也小心,身上气息升腾,见韩牧野和大岩道人没有一丝紧张,顿时身形往后退去。

    韩牧野笑着摇摇头,任他离去。

    才进药园不久,大多数人都没有什么收获,没必要出手。

    有这工夫,不如多采集点灵药。

    对于外人凶险的药园,韩牧野却闲庭阔步。

    十日时间,他收服了一百多傀儡。

    其中最强的一尊,修为战力已经能斩出窍一重。

    要是寻常的丹修,在这些傀儡面前,真的讨不了好。

    这些亏来速度快,力量也大,关键是隐藏在各处,神出鬼没,让人猝不及防。

    还有各处药园之间的法阵,对于外人来说,或许头疼,一不小心就要性命。

    可韩牧野完全没有顾虑。

    赶草鞭记忆之中关于药园之中各种布置,只要稍微在意一点,就能轻易应对。

    而且有赶草鞭在手,就散身陷阵法之中,也可以直接以赶草鞭中力量牵引,直接走出。

    十日时间,韩牧野收取了各种灵药百万株。

    后面他已经开始选取药力百年以上,足够贵重的灵药收取。

    以前那种我要挖光药园的想法,早没有了。

    这大概就是一个穷人进入宝库时候样子,开始时候是想着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可真见识足够多的宝物后,就没那么大胃口了。

    麻木了。

    “轰”

    前方,轰鸣声传来。

    不是与药园中妖兽对战就是抢夺灵药。

    十天时间,大多数的修行者都收拢了许多灵药。

    很肥了。

    根据以往的经验,在药园中十日之后,自己感觉修为不足的丹修,都是赶紧寻偏僻地方躲藏起来,等待药园关闭,将自己送出。

    甚至出了药园,也会引来各种厮杀和抢夺。

    韩牧野身形一动,已经出现在一片荒芜的灵田之中。

    越是荒芜之处,要么是有大妖,要么是有年份长的灵药。

    果然,这灵田里有三株万年的灵药。

    “万年翠玉笋,怪不得这么多人抢啊。”韩牧野面上全是笑意,看向前方十多位动手的修行者。

    其中最强的五位都是元婴九重,半步出窍。

    此时这五位已经打出真火,淡薄的元神出窍,引动元婴之力,身形快到极致,周围那些元婴和几位金丹修行者都只能退后。

    韩牧野到来,那几位大修士并未在意,依然全力争斗。

    旁边那些元婴和金丹倒是看一眼,其中一位半步天境的修行者浑身一震,双目之中露出惊异。

    韩牧野飞身而起,冲向那三株翠绿的三尺高竹笋。

    “找死!”

    “滚”

    “不知死活。”

    几位元婴大修手中灵光直接砸向韩牧野。

    一道灵光化为绳索,青翠透着金光,有血煞之气。

    一道灵光直接笼罩,仿佛云雾,其中血腥之气弥漫。

    还有一道灵光震荡,传出刺耳的呼啸。

    三道灵光,分明是要韩牧野的性命。

    见灵光落下,韩牧野目中闪过冷色,抬手一拳击出。

    “轰”

    锁链破碎,灵雾碎散,呼啸的灵光更是倒卷而回。

    一击,三位元婴强者挡不住丝毫。

    这一幕让众人都是一愣。

    连那五位大修士都是将注意力转到这边来。

    韩牧野击出的拳印没有消散,向着前方推进。

    那几位元婴和金丹的修行者抬手,准备抵挡。

    只有最开始注意到韩牧野的半步天境修行者快步退开。

    “轰”

    拳印击破几道光罩,让那些修行者慌乱起来。

    更多的灵光汇聚,却发现完全挡不住这拳印分毫。

    太强!

    这轻描淡写一拳,竟是强到这等程度!

    这是一位看上去不过初入元婴的修行者能有?

    “嘭”

    第一位元婴修士的身躯被击碎,各种收拢的灵药和几个储物袋一起散落。

    “轰”

    第二位元婴修士的肉身被击碎,元婴抱着个储物袋飞遁,留下满地的灵药和三个储物袋。

    直到此时,那拳印才缓缓消散。

    韩牧野也不回头,不去管满地的灵药和储物袋,依然往前方玉色的竹笋冲过去。

    之前相斗的五位大修士此时反应过来。

    这家伙分明是扮猪吃虎!

    韩牧野身形落在玉笋之前,手中木鞭出现,一个轻扫,将三株万年灵药收取。

    收取了灵药,韩牧野抬头看向五位面色变幻的大修士。

    他手中的木鞭,闪烁青色的仙光。

    至宝!

    这木鞭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宝物!

    五位大修士毫不犹豫,各自出手。

    或灵光,或术法,或剑器。

    一瞬间,五道流光撞向韩牧野。

    韩牧野嘴角露出笑意。

    这些家伙打他主意,他何尝不是也在打他们的主意?

    这药园之中有阵法压制,对于神念探查极为压制,这些家伙只要逃离十里之外,基本上就能逃脱性命。

    所以韩牧野拿出赶草鞭。

    宝物,动人心啊!

    “轰”

    冲天的气血膨胀,韩牧野身后霸下神兽虚影浮现。

    一道道的气血交织,他一拳击出,将无道攻击全都击碎。

    这一刻,他展现出来难以想象的力量。

    “留下你们的储物袋和护身法宝,我可以不杀人。”

    韩牧野握着拳头,轻声开口。

    气血之力倾轧,那几位还没有逃遁多远的金丹修行者已经吐血倒地。

    半步天境的也浑身颤抖,连抬脚都难。

    几位触摸到出窍的大修士,个个面色苍白。

    原来自己面前的,是这样的强者!

    “嗡”

    一位大修士直接元神出窍,元神引着身躯,带着几个储物袋,瞬间飞离。

    元神的速度快到极致,想要追赶到很难。

    见他奔逃,其他人都意动。

    只是没等其他几人行动,韩牧野轻笑,抬起手。

    “刺啦”

    一柄长剑在原处,将那遁逃的元神斩碎。

    他的神魂之剑别说斩一道淡薄的元神,就是化神大修士的凝实元神,也不比斩开一张白纸难。

    神魂之剑,乃是元神的克星。

    “何必呢,我又不想乱杀。”韩牧野摇摇头,长剑带着许多储物袋归来。

    很明显,这位大修士之前已经抢夺了许多灵药。

    一尊法宝丹鼎摇摇晃晃回来,落在韩牧野手中。

    “你们呢?”韩牧野目光落在面前剩下四位大修士身上。

    压迫之意明显。

    四位大修士相互看看,将各自的储物袋拿出。

    一个。

    两个。

    五个。

    十个。

    韩牧野伸手指向拿出最多的那位,淡淡道:“将你的法宝留下就可以走了。”

    那大修士犹豫一下,放下一尊丹鼎,飞身离去。

    等他身形彻底消失在十里之外,其他三人相互看看,将身上的储物袋都拿出,又将各自的法宝放下,然后分出几个方向,飞身离去。

    大岩道人身形一闪,将所有的储物袋和法宝都收起来。

    韩牧野转头,看向那些跌坐的元婴和金丹修行者。

    “你们不想死吧?”

    那几人忙将自己的储物袋和身上灵器拿出来,其中只有一位有一柄下品法宝长刀。

    大岩道人探查一下,失望摇摇头,果然没有什么油水。

    那些放下宝物的修行者各自离去,只有之前神色异样的半步天境回过头,低声道:“前辈,李中景道友被人追杀了。”

    李中景?

    韩牧野目中露出精光,身上气息一凝。

    那半步天境忙躬身:“前辈,当日斗丹我在一旁观摩,后来,魔王大人到来,我也见过。”

    说到这,他顿了顿,低声道:“追杀李中景道友的就是朱光寿和他的同门。”

    朱光寿?

    韩牧野点点头,抬手将几个储物袋和一件法宝抛过去。

    “带我去。”

    那半步天境面上闪过喜色,将储物袋和法宝都接了。

    意外惊喜。

    他自己之前不过只有一件上品灵器,现在韩牧野直接赏赐一件法宝。

    果然,在药园中抱紧大修士的大腿,就能跟着喝汤。

    “前辈请跟我来。”他转身就走,领着韩牧野去救援李中景。

    韩牧野虽然不是善心大发,但对于熟识的修行者还是不会见死不救。

    何况李中景这家伙还算不错,对丹道也算是痴迷。

    “轰”

    走过百里,前方轰鸣声传来。

    “李中景,当年你给老子戴帽子,今日老子要你死!”朱光寿的声音传来。

    “屁话,老子跟师妹那是两情相悦,做爱做的事情,你他妈管得着吗?”李中景的声音有些沙哑。

    ------题外话------

    烂了太可惜,不是吗?

    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