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家娘子,不对劲 一蝉知夏

第407章 你变态!

    月光温柔,清风拂面。

    洛青舟如今的飞行速度,已经很快了。

    即便是夜间的飞鸟,也望尘莫及。

    不多时,他已经来到了西湖。

    阁楼之上,那道月白身影早已经来了,正孤傲安静地站在那里,白裙飘飘,朦朦胧胧,如月光下的仙子。

    湖面荡起了涟漪,湖水波光粼粼。

    白天里热闹的西湖,此刻静谧无声,仿佛也陷入了沉睡。

    洛青舟飘落在了阁楼,对眼前的少女依旧恭敬有礼:“月姐姐,久等了。”

    月白身影淡淡地开口道:“讲故事吧。”

    洛青舟没有犹豫:“好。”

    他虽然很想尽快修炼神魂,很想尽快晋级,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帮助是相互的,对方已经帮助他很多了。

    他相信只要自己以诚相待,对方也一定会继续帮助他的,而且他已经把自己的情况告诉她了。

    “法本从心生,还是从心灭。生灭尽由谁,请君自辨别……”

    洛青舟开始接着上次的故事讲了起来。

    月白身影站在飞檐,目光望着远处的黑暗,安静地听着。

    下面的湖水中,一道黑影隐匿在阁楼的阴影里,也在静心聆听着,一动不动。

    待两章回讲完,月白身影又开口道:“经书。”

    洛青舟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又接着上次的经书讲了起来:“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

    当他讲着《道德经》时,整座西湖,突然变的再次寂静无声。

    几乎连风声都停止了。

    阁楼阴影里,那道隐藏在水里的黑影,睁大了那双猩红的双眼,眉宇间的那只鲜红竖瞳,也微微开启。

    本来它出现的四周,鱼虾早已逃的无踪无影。

    但此刻,那些鱼虾却又游了回来,似乎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有些鱼儿甚至游到了它的旁边,浮出水面透气。

    “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

    洛青舟讲完这段,月白身影方开口道:“可以了。”

    湖水中。

    那道黑影脑中嗡嗡作响,一直回荡着他刚刚讲的那几段经法,振聋发瞶,仿佛很多年前,第一次开启灵智那般令它浑身战栗。

    此时已是四更天。

    月白身影缓缓转过身,看向了身后的少年,道:“坐下修炼,运转我之前传授你的内功心法,我帮你聚敛月光。”

    洛青舟闻言微怔,却没有多问,立刻盘膝坐下,闭上了双眼。

    洁白的月光,落在他的身上。

    很快,一丝丝月华之力,进入了他的神魂。

    月白身影忽地飞上了半空,化作一道透明的漩涡,开始在半空之中缓缓旋转起来。

    洒落在整座西湖上的月光,忽地变的黯淡下来。

    所有的月光,都被聚敛到了半空中那道漩涡之中,随即,从漩涡下方落下,洒落在了洛青舟的头顶。

    洛青舟突然感到源源不断的月华之力,从头顶涌来,很快进入到了他的身体。

    体内魂力,也化作一道漩涡,开始快速炼化这些月华之力……

    不知过了多久。

    头顶突然“轰隆”一声,传来一道雷声。

    洛青舟惊醒,抬头看去。

    一道粗大的紫色雷电,劈斩在那道透明漩涡之中,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继续。”

    漩涡之中,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洛青舟立刻闭上眼睛,继续运转心法,催动体内魂力,快速炼化着头顶上急涌而来的月华之力。

    “轰!”

    又一道雷声,在头顶响起。

    洛青舟心无旁骛,继续修炼。

    当第三道雷声响起时,头顶上的月华方渐渐变少。

    随即,消失不见。

    洛青舟的整个神魂暖洋洋的舒服,有种意犹未尽的舒爽感。

    他收起功法,睁开眼,抬头看去。

    头顶那道漩涡已经消失不见,月光重新分散而开,洒落在了整座西湖。

    而那道月白身影,不知何时,已经飘落下来,站在了飞檐之上。

    洛青舟感到体内魂力汹涌澎湃。

    刚刚的修炼,显然极有效果,甚至比得上他曾经十天半月的修炼。

    他站起身,深深地鞠了一躬,满脸感激道:“月姐姐,谢谢你。”

    月白身影望着远处的黑暗,声音依旧清冷:“你刚刚也帮我了。”

    洛青舟好奇道:“月姐姐,刚刚那雷声是怎么回事?是你故意引来的,还是……”

    月白身影淡淡地道:“与你无关,你该回去了。”

    洛青舟见她不想回答,又见时候的确已经不早了,明早还要早起去找刀姐拜师,只得告辞离去。

    神魂飞上半空,很快在消失在了远处的黑夜之中。

    西湖再次安静下来。

    月白身影身上的光晕,渐渐散去,绝美无瑕的脸颊上,露出一丝苍白之色。

    她突然在飞檐消失不见。

    半空之中,忽地出现了一缕月光,随即那月光化作一柄剑,如流星坠落,“唰”地一声,插向了湖水之中!

    “哗!”

    湖水中突然露出了一颗头生双角,额开竖瞳的怪物,猛然张嘴,吐出一口水柱!

    那水柱化作一柄巨剑,迎向那月光之剑,但瞬间被劈斩而开。

    那水中怪物立刻沉入湖底,消失不见。

    而那柄月光之剑,也跟着进入了湖底,破水而行,速度依旧很快。

    湖底暗潮涌动。

    湖面轻轻晃动,浪花飞起,溅上了湖岸,溅湿了岸上的杨柳。

    不知过了多久,湖水方渐渐平静下来。

    阁楼飞檐之上,那道月白身影不知何时,又站在了那里。

    而在对面的飞檐之上,则诡异地站在另一道身影。

    那是一名身穿黑裙,额头上点着一枚鲜红印记,瞳孔碧绿的诡异少女。

    在那少女赤着一双雪白纤秀的玉足,右脚脚脖之处系着一条带着铃铛的红绳。

    在她右手手腕处,则有鲜血溢出。

    那少女的周身,萦绕着一缕缕如黑雾般的气息。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地站在两边的飞檐上之上,目光相对,不发一言。

    沉默许久,那诡异少女方开口道:“能不能给个理由?”

    月白身影没有说话。

    诡异少女再次道:“你来了五天,天天都来打我,连我渡雷劫时都不放过我,但却又不杀我,是何意思?”

    月白身影又沉默了一会儿,方开口道:“我需要你的血。”

    诡异少女:“???你变态!”

    月白身影淡淡地道:“我已经补偿你了。”

    诡异少女闻言一愣,疑惑道:“哪里补偿了?在哪里?”

    月白身影道:“你听了两天经法。”

    诡异少女顿时嗤笑一声:“又不是你传法,你不是也在听人家传法?”

    月白身影沉默了一下,道:“他是我家里的人。”

    “哦?”

    诡异少女的眸中,突然露出了一抹讥讽:“你确定吗?可是我看他对你的态度,并不像。他对你那般恭敬,你对他那般冷淡,你确定你们是一家人?”

    月白身影道:“是。”

    诡异少女顿时冷哼一声:“那你说说,他跟你是什么关系?是兄妹?是姐弟?还是什么?我虽然不是人,但我读过不少人类书籍,也在这西湖看过不少人类家庭,可从未见过你们这样的一家人,你撒谎时能不能先打个腹稿?”

    月白身影沉默下来,没有回答。

    诡异少女满脸冷笑道:“看,哑口无言了吧?看你们彼此的态度,最多只是普通朋友,或者相互利用的关系。等他没有利用价值了,或者等你没有利用价值了,估计你们就散伙了,对不对?”

    月白身影又沉默了一会儿,目光看向了她。

    诡异少女又讥讽道:“虽然你刚刚帮他修炼,默默忍受天罚雷击,看着很令人感动,但显然,你是为了他的经书和故事里的悟道之法。我说的对吗?你……你要干嘛?”

    月白身影的手里,多了一柄月光宝剑。

    诡异少女脸色一变,道:“你刚刚才把我弄流血了,难道还不够吗?现在一晚一次都不满足了吗?贪得无厌的女人!”

    “哗!”

    月白身影手中的剑,忽地亮起了光芒。

    诡异少女立刻抬起右手,一边挤着上面的伤口,一边道:“你不用动手,你把药瓶拿出来,我自己挤给你。”

    月白身影白裙飘飘,青丝飞舞,手中的月光宝剑依旧在快速蓄积着力量。

    诡异少女脸色发白,愣了愣,突然福至心灵:“好,我承认你跟那少年是一家人,我承认他帮你给我报酬了!”

    月光宝剑正在蓄积的力量,开始变的慢了下来。

    诡异少女见此,心头暗松,连忙又加了几句:“我承认你们不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其实我从昨晚就看出来了,你们关系那么好,他对你那么温柔和温顺,你还抱了他,你们肯定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随即又突然道:“对了,我想起来了!他是你相公,你是她夫君……不对不对,他是你相公,你是他娘子,对不对?”

    “唰!”

    一道剑芒忽地从宝剑上飞出,从她旁边疾射而过。

    诡异少女浑身打了个冷战,毛骨悚然,慌忙又道:“姐姐,你相公长的真好看,又那么有本事,你们真般配。”

    月白身影手中的剑,指向了他,寒气森森。

    诡异少女立刻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月白身影又目光冰冷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方收起宝剑,身影一闪,消失不见。

    随即,清冷的声音在半空中传来:“明晚继续。”

    诡异少女再次打了个寒颤。

    又等了一会儿,见四周安静下来后,她方握着拳头咬牙道:“可恶!本尊堂堂西湖女王,竟然被当成取血的工具兽!不要脸的臭女人,那少年明明跟你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你……”

    她抬头看向半空,嘴里的话戛然而止,突然又轻声道:“姐姐,代我向你家相公问好。以后如果他也需要血的话,尽管来取就是,我保证一动不动。”

    月白身影站在半空,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方忽地溃散而开,消失不见。

    诡异少女没敢再说话,也没敢再逗留,连忙身影一闪,落入了湖水中,化作一条巨大的黑影,沉入湖底,消失不见。

    西湖之上,很快回复了平静。

    谪仙居。

    洛青舟回来后,就神魂归窍,抱着身边的小丫头,握着她的小兔子,进入了梦乡。

    此时,在屋顶上。

    一道月白身影正安静地站在那里,沐浴着洁白的月光,眸中波光流转,不知道正想着什么。

    那张绝美无瑕的容颜上,依旧清冷似雪,看不出其他情绪。

    ------题外话------

    月底了,卑微可怜的小作者求下月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