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 高楼大厦

第一百九十五章

    众仙争武大会,唯一的擂台被遮掩住,众人只能看到漆黑的一片,他们只能猜测,擂台上的战斗情形。

    “法宝是四绝子的法宝,项子御必然已是处于劣势。”

    “问题是,项子御处于何等的劣势?什么都看不到,也不知道,战斗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众人的惊呼声中。

    一片漆黑之中,项子御抓住四绝子的一条手臂,重重的一拳挥舞砸下。

    四绝子望着坠落而来的一拳,连忙举起自己的另外一条手臂,护在了自己的身前。

    下一刻,充满了无尽力量的一拳重重的轰落下来,他顿觉他的手臂,好似是被一根擎天巨柱重重的轰重了一般,狂暴的力量冲击冲击的他整个人的身躯都不受控制的向后倒退而去,可是他的另外一条手臂,却又被对方死死的抓住,强行让他留在了原地。

    巨大的拉扯力下,他甚至感觉他的手臂都要被拉断了一般。

    他现在,无比确信一件事,项子御的神同比他的更强,而且,而且肉体的强度也更强,甚至强的可怕。

    他那一击落下,没有重创到项子御,便是因为项子御的肉体太强了!

    他想不明白,一个金丹期的肉体强度怎么可以强到这等程度!

    肉体不如对方,身体强度不如对方,如今,他的一条手臂还被对方抓住们更是根本无法攻击对方。

    这样下去,他必败无疑!

    除非!

    四绝子脸上陡然浮现出一道决然之色,体内,无边的法力以一个诡异的路线急速运转起来,下一刻,他的头顶,那巨大的将天际都遮掩住的衣袍却是急速收缩起来。

    外面,高山之中,众人瞬间发现了擂台上的变化。

    “什么情况?他开始收缩他的黑袍了!”

    “光芒,擂台上有光芒了。”

    不过短短的一个呼吸的功夫,擂台上,遮天蔽日的黑袍已是化为一柄长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随着黑袍化为长枪,众人也终于看清了擂台上的情形。

    “两人身上的护体神通都消失了。”

    “项子御竟然还抓着四绝子的手臂,看起来,四绝子似乎受伤了?”

    “明明是四绝子释放的法宝,怎么受伤的人反而是四绝子了?”

    “快看四绝子的身上,他的气息……好恐怖的气息!”

    四绝子的体内,一无血腥,凶残、嗜血、的浓烈到极点的野性气息骤然爆发,在这气息之下,他身上的衣服骤然撑爆开,露出了一道道青色的如同蛟龙一般的鳞片。

    随着这鳞片浮现,项子御瞬间感觉,一股强悍无匹的力量传来,突如其来的力量更是让他一下没有抓住四绝子,被震退了一步。

    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四绝子整个人的全身上下已是布满了鳞片,便是脑袋上都有着一偏偏鳞片。

    “这是?”

    “魔物?”

    “不对,不是魔物,是惊龙变!”人群中,四绝宗的长老神色复杂的开口道:“惊龙变乃是四绝老人的秘法。四绝子应当是修为不足,所以施展出之后只是如同蛟龙一般,又或者,这是四绝老人的另外一种秘法!”

    “秘法!”

    “四绝子竟然被逼的施展了秘法。”

    “秘法无论强弱,只要是秘法,施展之后都会被反噬,影响自身的状态,便是服用再高等的圣药,也不可能短时间恢复,必须,需要时间慢慢的修养。”

    “所以,四绝子施展秘法之后,即便进入了八强,恐怕也走不远了。”

    “他已经被逼到这种份上了吗?刚刚在那一片漆黑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山上,众人一个个惊疑不已。

    明心宗,一位长老突然回头,看着一旁的赵傅踪低声道:“其实,那四绝子与你一般,都太过相信自己。

    你是相信,你的异象金丹,自信,没有人可以察觉道你的踪迹。但是,遇到了四宝峰的北言,在对方可以知道你的踪迹的情况下,你甚至都不知道如何去战斗。

    而四绝子和你一样,他太过相信他的那件法宝,认为,在他的法宝之内,没有人能够发现他,他可以随意攻击被人。

    可是结果呢,他现在还是要施展秘法。

    你们也是天才,你应该知道,天才们的战斗,即便无法看到对方,但是,他们也能够凭借战斗的本能找到你们的。”

    “师叔……弟子知道错了。”赵傅踪低下头来,这一次众仙争武大会,对他的冲击真的不小。

    “这一次你虽然败了,可你若是因此认知到你自己的问题,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擂台之上,四绝子双手持枪,面色凝重的盯着项子御道;“你很强,的确很强,远超我想象的强,但是,你仍旧要败!

    今日,便让你们见识一下,四绝之中的,秘法一绝!”

    话音落下,他的身形骤然冲出,手中长枪,向着项子御直直刺去!他倒不是不想继续维持那遮天蔽日的黑暗,只是以他如今的修为,施展秘法,便无法维持那黑暗。

    而项子御仍旧没有一点后退,也没有拿出神兵,空着手便向着对方直冲而去,他似乎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后退。

    四绝子施展了秘法之后,速度明显比之之前要快看许多许多,长枪划过,瞬间刺穿前方的一片空间,伴随着一阵阵引爆声,长枪骤然刺入项子御的体内。

    直到此时,后方的空气中,这才浮现出,长枪划过所留下的,清晰痕迹。

    四绝子一枪刺入项子御体内,目光却是再次一变,这一枪他的确刺中了项子御,但是,他却感觉,他的长枪,枪尖刺入项子御体内之后,却仿佛是陷入了泥潭之中,难以前进。

    这肉体强悍的程度,这可是没有护体神通保护的肉身!

    这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强的肉身的!

    他心中惊讶间,项子御却是身子强行一侧。

    随着他的动作,顿时,长枪从他的体内穿过,带着一片碎肉飞出,在他的胸口处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而项子御,已是冲到四绝子面前,一拳轰下!

    霎时间,充满了仙魔之气的黑白色虚影融入这一拳之中,重重的轰击在鳞甲之上,更是震的四绝子身体表面的鳞甲都出现了明显的凹陷。

    四绝子虽然有着鳞甲的保护,可在这强劲的冲击力下,体内的气息也被冲击的一荡,他的双眸中,顿时浮现出一道凶狠。

    和自己硬拼?

    我承认你的身体强度超过我的预料,那身体强度,是我如今见到过的所有金丹期中最强的,可是,我如今可是施展了秘法,你的身体的强,难道我的身体便不强了?

    何况,你手中还没有神兵,我却有师父炼制的法宝所化的神兵,我会怕你!

    四绝子体内,无尽的战意涌出,再次向着项子御一枪刺去。

    而项子御,似乎刚刚被一枪刺中的人不是他一眼,似乎是没有受伤一般,他的体内,热血疯狂的燃烧,滔天战意更是冲天而起。

    他不退不让,同样迎着四绝子冲去。

    顿时,两人再次战在一起。

    应当是因为,四绝子施展了惊龙变的缘故,慢慢的,他随着不断的战斗,整个人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凶狠,甚至不再防守,只是凭借身上的鳞甲抵挡项子御的攻击。

    而项子御更是一副拼命的样子,根本不在乎身上受到什么伤势,只是不停的攻攻击再攻击。

    曹振远远的看着项子御的战斗方式,眉头紧紧皱起。

    他可是知道项子御的神通的,项子御分明还有一些神通没有使用,为什么一定要和四绝子肉搏硬拼?

    何况……

    “我不是给了项子御一件神兵吗?那家伙发什么疯?怎么不用神兵?”曹振完全无法理解项子御了,他现在觉得,他这个徒弟,脑子似乎是真的有些问题。

    “师父。”小北言听到师父的问话,连忙开口回答道:“师兄他,将您给他的神兵给融了。”

    “融了?”曹振顿时愣住了,“他没事融神兵做什么?”

    “师兄他不是从仙兵坊内拿到了一枚珠子吗?我听师兄说,他在外面又见到了一枚珠子,然后他说要修复神兵什么的,然后便将神兵给融了。”

    “这……”曹振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自己这个徒弟,还真的在外面发现了开宗老祖的神兵?这是什么运气?

    可是,你不是融化了神兵,要修复开宗老祖的神兵吗?你怎么不用开宗老祖的神兵?

    别人用神兵,你赤手空拳和别人打,你这是多么想不开。

    一旁,艾云起听到小北言的话,目光顿时落到了曹振的身上,果然,什么样的师父便有什么样的徒弟。

    当初,从曹峰主想要融了那些神兵,被自己给拦住了,结果,曹峰主没有融,他的徒弟反而将神兵给融了。

    那可是,百峰宗先辈的神兵。

    当然,倘若项子御能够用那位前辈的神兵,修复开宗老祖的神兵也就就罢了,毕竟,便是那位前辈,若是九泉之下知道,他的神兵用来修复开宗老祖的神兵,他也会同意的,甚至无比的荣幸!

    但是,倘若项子御没有修复开宗老祖的神兵,那自己要与他好好说道说道了。

    擂台之上,项子御身上的伤势已是越来越眼中,一道道的鲜血不断的从他的体内流淌而出。

    他毕竟没有神兵。

    看了眼再次刺来的长枪,这一次,他的身子却没有再次冲上去,而是骤然向后退开。

    退了!

    他退了,自从战斗以来,他第一次主动后退。

    四绝子脸上骤然露出一道兴奋之色,果然,这项子御已经坚持不住了,接下来,自己只要施展更加猛烈的攻击,项子御必败无疑。

    他抬腿在地上用力一踏,身子猛然冲出,向着项子御追击而去。

    突然,他的双眸中射出一道惊异之色,他的对面,项子御身上,一道充满了生命气息的光芒升起。

    项子御开始施展神通,并非是攻击的神通,而是治愈神通,他开始治愈自身的伤势。

    而且,这神通,治愈伤势的速度更是快的惊人,他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这……”

    四绝子懵了。

    高山之上,众人也尽数呆住。

    “项子御施展了治疗的神通!”

    “那治疗神通,怎么会治疗的那般快速?治疗神通,许多人都会,甚至每一个人都会。

    毕竟,大家战斗不可避免的会受伤,所以战斗之后,大家需要治疗伤势。可问题是,大家的治疗神通都是战斗之后施展的,项子御竟然在战斗之中施展,而且,治疗的效果还如此恐怖!”

    “他……他施展治疗神通,他还能战斗!”

    “这……大家施展治疗神通的时候,不都是要一心一意的治疗自身的伤势,生怕一个不好,走火入魔吗?他怎么会没有影响的?”

    众人望着项子御施展的治疗神通,一个个都懵了,他们真的从未见到过如此治疗神通。

    四绝子的攻击,可不仅仅只是一枪刺中项子御那么简单,他的攻击之中,也是蕴含着种种法力神通的,那等伤势,不是说治疗便能治疗的了的。

    可是项子御……他治疗的速度之快,大家用肉眼都能够看清!

    “太神奇了,这种治疗神通,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之前我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

    “曹峰主,这一定是曹峰主传授给他的治疗神通。”

    “应该是曹峰主,知道项子御的战斗风格,容易受伤,所以特意传授了这么一种治疗神通!”

    “这便是转世大能的恐怖之处,可以根据不同的弟子,传授不同的神通。”

    “是啊,他传授给羿生离火,传授给了他的道侣梨珂朱雀亚火,还有那泠溪,则是传授那等符箓之术,传授给泠溪刀法,他会根据不同弟子的需要,传授不同的神通,而且传授的神通还都如此的恐怖!”

    “这……这还怎么打?”

    “那项子御他拥有这等治愈神通,完全可以和被人硬拼,以伤换伤,反正他可以在战斗中治愈他的伤势。”

    “如此一来,那项子御岂不是无敌了?想要击败他,除非,瞬间将他击杀?”

    “若是地仙境来了自然可以做到击杀项子御,可现在,却金丹期的战斗,那项子御还是十异象金丹大圆满,肉体更是强的恐怖,谁能瞬间击杀他?”

    众人议论纷纷中,几位地仙境的长老缓缓开口。

    “项子御的确强,可却不是不可战胜的。他的治疗神通,也的确神奇,却并没有你们看到的那么神奇。

    他的神通,的确可以治疗他的伤势,但是更多的是之血,是让他身上的伤势,不至于影响他自身的战斗。那等伤势,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治愈好的。”

    “他的神通,更多的是治愈外伤。我能够感受到,他的内伤虽然也得到了治愈,可是治愈程度有限。”

    众人闻声,也纷纷回过神来。

    “所以说,只要强过项子御,一直战斗下去,还是可以击败项子御的?”

    “这个强过,却是要强出许多才行,否则的话,只是强一点,项子御的治疗神通可以治愈他的伤势,让他不受伤势影响,被人却不可以。时间久了,项子御还是会慢慢占据优势!”

    “没错,而且刚才,长老们不也是说了,项子御的治疗神通,还是能够治疗一部分内伤的,虽然治愈的少,却也是能够治愈。”

    “所以,和项子御交手,一定不能持久战,要速战速决!”

    “对,若是重创项子御之后,项子御便是施展那治疗神通,短时间内,也不会治愈太多!”

    “今日这一战,注定要有许多人感谢项子御和四绝子了,因为他们两个无论是都被逼出了底牌。”

    “无论谁输,他们都不必被直接淘汰的,毕竟十六强之后,输了,也可以继续去争夺前十一名!”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和项子御交手不能拖延时间。而那四绝子,他即便赢了,施展了秘法,明日还能有几成战力?”

    众人的议论之中,擂台之上,两人的战斗已是越发的激烈。

    项子御每一击似乎都催动着体内的一切力量,每一拳落下,都凶猛到了极致。

    而四绝子一枪枪刺出,每一枪都宛若传说中的神龙,从大海之中飞出,霸道、凶残的气息直刺向项子御。

    然而,慢慢的,四绝子刺出的长枪,力道却是约来约弱。

    而他身上的伤势也开始逐渐增多。甚至,从两人我刺中你一枪,你打中我一拳,变成了,项子御需要打中他两拳,他才能刺中项子御一枪。

    “若无意外,四绝子要败了。”

    战斗虽然还未曾结束,可是高山上,不少人已有了定论。

    “项子御擅长的是持久的战斗,偏偏四绝子施展了秘法,无法持久战斗!”

    “是啊,秘法都是有时间的,不可能一直维持的。何况,施展秘法的时间月越久,反噬越发的严重。”

    “其实,项子御都不需要和四绝子继续拼杀。我若是项子御,我会选择游斗,只是拖延时间便好,时间久了,都不需要他出手,四绝子自己都会败。”

    “所以,你没有成为,项子御那样的天才。”

    “项子御是故意与对方拼杀的,他这是在磨练他自己!”

    “磨练他自己?那也没有必要受那么重的伤势吧,这种伤势,他便是赢了,他的治疗神通便是再神奇,明日也不可能治愈好他的伤势的。到时候,他一样要被人淘汰。”

    “所以,还是应该选择游斗的!”

    众人的议论声中,四绝子的气息已是开始明显的衰退,身上的鳞甲都给人一种,将要脱落的感觉。

    “碰!”

    项子御重重的一拳轰击在四绝子身上,顿时传出一声,仿佛是两座无比巍峨的山岳碰撞一般的巨响声。

    四绝子身上的鳞片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凹陷下去。

    下一刻,这一片被击中的鳞片骤然碎裂,断为两截。

    而他的身子更是向着后方远远的飞去,一直飞到了擂台的边缘处,然后继续向飞飞去。

    今日,只有一张擂台在交战,擂台上的法阵,只会保护擂台,却不会再边缘处再出现光幕,阻挡人飞出擂台了。

    四绝子的身子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飞出擂台,重重的砸在擂台与高山之间的地面之上,顿时传出,轰然一声,巨响。

    众人即便站在高山上,都感觉脚下震了一震。

    被击中的地面上,无尽的尘土以及草屑冲天飞起,而在一片尘土飞扬之中,地面已被砸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大地更是如同蜘蛛网一般向着四周龟裂。

    擂台有阵法保护,这外面的大地却没有阵法保护。

    这,还只是四绝子飞被击飞摔落到地面所造成的后果,倘若地面直接被两人的神通轰击,不知道会何等的恐怖!

    深坑之中,四绝子身上,鳞片已是尽数消散,也不知道是因为秘法的时间到了,还是因为项子御那一击。

    “噗!”四绝子猛的张开嘴巴,喷出一大口殷红的鲜血,一张脸已是看不到一丝的血色。

    他抬着眼,望着擂台上,伤势看起来比他好不了多少的项子御,脸上露出一道迷茫之色,他竟然败了!

    在施展了秘法之后,仍旧败了!

    原本他这一次下山,只是与人论道,让人知道,四绝老人的弟子是多么的优秀,结果,镇仙皇朝又要举行众仙争武大会,他的师父直接传令,让他参加大会。

    他从参加大会以来,目标一直都是一个,便是那国师之位!

    可是如今,他却连八强都没有进入便输了,他已经失去了争夺国师之位的资格,现在唯一能够争夺的便是十大仙将之位。

    可是,以他如今的状态,怕是十大仙将之位都无法争夺了。

    可他没有后悔!

    他败了,的确是给他的师门丢人了,可是再让他打一次,他仍旧会选择施展秘法,选择全力迎战项子御。

    这样的对手,值得他全力去战,即便因此受到内伤,因此凡是,因此退出众仙争武大会!

    他的脑海中,不由的又浮现出他的师父,在他临下山时说的话,师父说过,他的天赋,是师父所有弟子之中第二出色的。

    之前,师父还有一位弟子的天赋更加出色,那是他的二师兄。

    其实,第一个以四绝子的名字,在外闯荡的人不是他,而是他的二师兄。可是世人很少知道二师兄的存在,因为二师兄在下山之后,第一战便是身死!

    死在了日月魔宗余孽的手中。

    即便事后,师父出手,追杀千万里将对方击杀,却也无济于事了,二师兄已经死了。

    师父说,自己和二师兄一样天赋惊人,也和二师兄一样,太过骄傲了。

    所以,师父希望自己这一次下山,能够遇到一些挫折,能够尽快的成长。

    毕竟,师父注定要沉睡了,师父,还有大师兄他们沉睡之后,自己的师门,便要依靠自己了。

    师父认为,只有挫折才能让自己尽快的成长。

    而如今……

    这一战,自己其实也是败在了自己的骄傲之中,自己认为自己的神通更轻,认为自己施展了秘法更强,自己至始至终,一直认为自己会胜。

    是自己的骄傲害了自己。

    四绝子脸上的迷茫之色渐渐消失,他抬手在地上一撑,艰难的直立起身子,望着的项子御的方向道:“我败了,你比我强。但是,我会再去找你的,在我们突破进入地仙境之后,我一定会再找你,与你一战。”

    说完,他服下丹药,转身踉踉跄跄的向着外面走去。

    他没有再去山上,而是向着山外的方向走去。

    山上,众人望着四绝子离去的背影,一时间却是充满了无尽的感慨。

    “四绝子竟然就这么败了,这一场战斗开始之前,有谁会想到,四绝老人的弟子,能以四绝子这个名字出山的天才,会连前十一名都无法进入!”

    “其实,他虽然输了,但是……罢了,我估计他也没有什么机会了。这一次他的师门,也只有他一个人前来,也没有高手会帮他疗伤,他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他的伤势,凭借他自己一个人,一天的时间是绝对无法恢复的。”

    “他后面的战斗,怕也是要输了。”

    “他这伤势,都不知道他后面的比赛会不会继续参加。”

    “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觉得,四绝子有些名不副实。”人群中,一个弟子刚刚提出他的问题,他的耳边,立时传来一声冷哼。

    “愚蠢!”宗门内的长老冷声训斥道,“四绝子不够强?他的神通,那一门神通不强?那一门神通没有修炼到接近金丹的极限?你们有谁,有他那么多的神通?他施展秘法之后,你们可有信心,可以挡住他一击?

    竟然认为四绝子不强!你的眼睛,可是长到了你的脑袋上面?四绝子之所以输,并不是四绝子不强,而是项子御太强!”

    长老说着,感叹道:“这便是古之仙体!如今的古之仙体,之所以被称之为今之废体,是因为古之仙体几乎无法修炼,但是,在在同修为境界下,古之仙体却是近乎无敌存在!否则,在上古时期,他们也不会被称之为仙体了!

    四宝峰的那另外三位古之仙体,恐怕……”

    这位长老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是意思却很明白,恐怕,四宝峰的另外三个弟子,也会进入八强!

    今日,众人彻底知道了,古之仙体在同修为境界下,是何等的强势。

    继项子御之后,泠溪、言有蓉和小北言,也分别获胜,在加上获胜的曹振,八强的位置,只是四宝峰便占据了五席。

    而百峰宗,在八强的位置上,也占据五席。

    梨珂和烈焱都被淘汰了。

    烈焱遇到了自然老人的弟子自如子,全面被对方压制,毫无意外的败了。

    而梨珂却是遇到了神道宗的最强天才宗无机,即便立刻施展了朱雀亚火之火,仍旧败给了宗无机。

    不过,宗无机也是险胜。

    至于八强的最后跟一个名额,则是皓月星君。

    这一日的战斗结束,四宝峰之名已是传遍天下。

    所有人都知道百峰宗有一座四宝峰,包括峰主在内,占据了众仙争武大会八强的五个名额。

    而这座四宝峰,竟然还是百峰宗排名第一百的峰!

    “曹峰主,太恐怖了!”

    “是啊,竟然让他的四个弟子也都进入了八强!”

    “我现在有些明白,当初太师为何要直接立曹峰主为国师了!这种培养弟子的手段实在太高明,太恐怖了。”

    “同样是转是大能,那皓月星君却没有培养一个弟子。”

    “其实,或许不是皓月星君不想培养弟子,可能是没有合适的弟子吧。其实,曹峰主的弟子能够进入八强,也是因为他们都是古之仙体的关系。

    曹峰主的小笛子,羿生也是天才,可最后呢,早早被淘汰了。”

    “其实,正是因为皓月星君没有培养弟子,所以,我才认为皓月星君更强,更为恐怖。

    大家都知道,乾坤逆转小纪元到来之后,天下恐怕会大乱。到时候,最强的战力便是金丹巅峰。

    同样是金丹巅峰便是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所以若是想保证自己的安全,如同曹峰主那般,提升自己梯子的修为,多几个金丹巅峰的弟子,那反而是最为明智的做法。

    但是同样是转世大能,皓月星君难道想不到这一点?可是他仍旧没有培养任何一个弟子,为什么?

    因为他有绝对的自信,他相信,他只是凭借他一个人,便能在乾坤逆转小纪元的乱世之中纵横叱咤!”

    今日,总共只进行八场比赛,战斗结束的也比较早,可战斗结束之后,众人关于众仙争武大会的讨论却是越发激烈起来。

    第二天,随着八强进入四强的比赛开始前,众人仍旧议论纷纷。

    “四宝峰有五个人进入了八强,那么也就是说,他们必定有人会相遇,不知道,四宝峰的弟子们相遇之后会如何。”

    “如果说是弟子师父相遇,那大概率,是打不起来了。毕竟弟子和师父打,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当然,意思肯定是要意思一下的,比划比划之后,弟子认输便是。

    但是弟子和弟子相遇那就有意思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打?”

    “我感觉,或许不会真打,他们战斗那就是内耗。反而可能暴露各自的弱点,甚至是受伤,影响胜者接下来的战斗。”

    “没错,我也如此认为。他们都是同一师门,互相之间谁更强,谁更弱,都心中有数。”

    “不见得,他们可是天才,谁知道天才们的想法。”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擂台下方,裁判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百峰宗,四宝峰曹振,对战百峰宗四宝峰北言,双方上台!”

    曹振听到裁判的话音,自己都愣了一下,第一场便是自己和自己的弟子打?自己还以为,以太师的性格,会安排自己的两个弟子交手,甚至,直接安排项子御与泠溪战斗,也不是不可能。

    结果,却是自己和小北言打。

    曹振抬手摸了摸小北言的脑袋,笑道:“好了,上去吧。正好,让为师看看,你如今究竟达到了何等高度。”

    小北言一张脸顿时苦了下来,和师父打?这自己怎么打?

    他就纳闷了,师父四个弟子,怎么偏偏就让自己遇到了师父。

    他看了一旁的三位师兄和师姐一眼,无奈的飞落到擂台之上。然后释放出自己的金丹,望向擂台下方的裁判。

    擂台下方,裁判似乎是感受到了小北言的目光,感觉到了小北言的催促,也没有停留第一时间开口道:“开始!”

    话音落下,小北言身形一跃,一下从擂台上跳了下来。

    他认输了!

    一时间,高山之上,各大仙门之人,面色纷纷大变,满是惊讶的望着主动认输的北言。

    他们刚刚听到北言要与他的师父对战之后,他们便想到,北言会认输,但是他们所想的认输,却不是眼前的这种认输。

    这可是众仙争武大会,是皇帝开口要举行,由太师全程观看的大会!

    在这样的大会上,连动手都不动手直接认输,这不是不给太师面子吗?

    若是是在前期认输还好,大家实力差距大,我知道不敌,我认输,或许太师也不会计较。

    可是眼下,已经是八强进入四强的战斗了,每一场战斗都万众瞩目,在这种战斗之中,直接认输,太师脸上能好看?

    这个北言,哪怕稍微出手一下,然后施展几个神通,再自认不敌,同时说多写师父指点都不会有问题。

    可他现在,却是直接跳下擂台……

    北言抬头望着擂台上,同样一脸诧异的曹振,一脸真挚道:“师父,您是徒儿的师父,是徒儿最为尊敬之人。

    徒儿万万不可与您交手的。师父师父,这两个字中有一个父字,师便同父。我们镇仙皇朝,虽然说是以法治国,却也是以孝治国!

    若是家中父母死去,便是朝廷的官员,都要回家奔丧,甚至是守孝三年……弟子如何能够与您交手呢!”

    曹振真没想到,小北言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而且,这话中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他也明白,可是听起来怎么感觉这么怪异呢?

    守孝?

    这小子,这是什么意思?

    “守孝……”

    “这……所以那北言这样一说……似乎太师也不好发作了。”

    “原来他是在这里等着。其实,当今的皇上早已可以登基,就是因为先帝的话,所以一直等到今年才登基。

    北言一说到孝道,太师真的无法发作了。”

    众人目光纷纷望向了太师。

    太师则是神色如常的站在原地,看不出一点神色的变化。

    “胜者,百峰宗,四宝峰,曹振!”

    既然太师都没有表示,裁判立时宣布了获胜之人,随之他开口宣布出第二场的对决。

    “百峰宗,四宝峰项子御,对战自然老人的传人,自如子。”

    一句话落下,高山上众人纷纷兴奋起来。

    “有意思了,这一次众仙争武大会,总共有两位老人的弟子,一位四绝老人,一位自然老人。

    这两位老人的弟子,竟然全部都让项子御遇到了。”

    “昨日项子御虽然赢了,可是伤势那么重,怕也没有多少战力了。”

    “这一次,项子御怕是输了。”

    “自如子的运气显然比四绝子要好的多。”

    众人议论声中,项子御与自如子两人分别落到了擂台之上。

    自如子,看起来却是无比的平凡,相貌平凡,穿着平凡,真是连他的气息,感觉都是如此的平凡,感觉不到一点天才,高手的气息以及傲气。

    人们看他站在擂台上,甚至有一种错觉,将他扔入人群中,扔入凡人的人群中,人们不去特意感受气息,都不会发现他的存在。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进入了八强!

    项子御落到擂台之上,看着这看起来平凡不已的对手,甚至都没有像之前那般开口说出一堆中二的话语,而是直接释放出自己的战力。

    顿时,又十颗异象大圆满金丹所合而为一的金丹浮现,一股股充沛、纯正、浓烈的气息宛若滔滔江水滚滚而出。

    “这气息!”

    “好强的气息,感觉与他昨日的气息一般强!”

    “不,我甚至感觉,这气息比他昨日的气息还要强!”

    “他不是受到了重创,不是说他一天的时间无法恢复吗?他怎么还有这么强的气息?”

    不少人的目光更是向着他们仙门的长老们望去。

    而一位位仙门的长老们,此时脸上却是一红。昨日说,项子御的治疗神通并不是人们看到的那么强的人正是他们。

    他们也有人开口说过,项子御今日无法恢复,可现实却是,他们被狠狠的打了脸。

    就在一位位长老尴尬之下,擂台上,自如子也释放出了他的金丹,以及战力。

    顿时,一股有别于金丹期的特殊气息向四周涌去。

    风火大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