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赤侠 红烧大黑鱼

318 孤行

    春庆夏赏,秋罚冬刑,这是传承已久的规律。

    “济水龙神”托梦国君,其实还没有被定罪,只是他自己知道,躲是没希望躲了,除非有办法掀翻人祖人皇们定下的道德伦理。

    否则,死是肯定的,就看怎么死。

    夏邑这里虽然说没有大张旗鼓讨论怎么给一位神仙免死金牌,可朝会上的弱智议题,还是在京城中传得沸沸扬扬。

    小皇帝的行为,虽说可以用年幼来搪塞,可皇帝就是皇帝,皇帝这么干,百姓当然可以闭嘴,但心里面各种不爽,那是完全抑制不住。

    谁叫这京城的物价,已经是涨了第五个年头了呢?

    夏邑的百姓,未必有多少关心千里之外的淮水两岸百姓的水深火热,但是,淮水两岸百姓的水深火热,会倒置物资运输不畅,最终的结果,便让京城百姓的日子,也水深火热起来。

    所以,救外地的灾,也就是救自己。

    这个道理,皇城根的小老百姓,还是懂的。

    也正因为懂了,才对小皇帝在朝会上讨论怎么给“济水龙神”减轻死罪,感到无比的火大。

    撒不出来的火,那也是火。

    须知道,这可并不是什么例行会议,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出现文武两班一起扎堆在前殿讨论国家大事的。

    通常中枢决议,各部门都是部门内部解决,只会出现重大议题,需要多部门联合的时候,才会通过朝会来一起协商。

    也就是说,小皇帝在一個重要会议上,浪费了大量官员的宝贵时间。

    这也是为什么民部尚书气得直接开喷,直到礼部侍郎纪天霞打圆场,这才稍稍收敛。

    实在是国事败坏之后,本来就大家普遍焦虑,结果小皇帝作为明面上的一把手,还在搞什么神神鬼鬼,这岂能不让人火冒三丈。

    尚书老大人如此,小老百姓何尝不是如此。

    合着咱们的米面粮油比不上神仙人情了是么?

    这一通热闹,好事者也传得厉害,也多有京城中的精灵互相跟朋友们说起,于是乎,魏昊人在泰阳府,虽说没有人托梦,但各种热闹,居然从一群家雀儿嘴里听说了。

    小鸟们这个正月也不好过,夏邑现在跟禽兽抢一口吃的人间比比皆是,没辙,好歹小鸟们会飞,就是飞远一些。

    “京城应该不至于缺粮吧?”

    魏昊眉头一皱,“我听一位皇族说起过,京城有三大粮仓,加上中原耕地广大,怎会短缺吃的?”

    “大王啊,您说的那都是五年前的事情啦。三仓的库房里,连耗子都饿瘦了,现在哪儿还有多余的粮食啊。我家那姐儿,前头还给人做个裱糊的活计,饿极了,还偷吃浆糊呢……”

    一只红嘴花喜鹊,乃是京城鸟氏,在一户染布坊女工家里做“保家仙”,幼时被那家女儿救活了,机缘巧合吸了一口灵气,于是开慧,生了“智珠”,如今京城找食儿难,它便每天飞远一些,搞些鱼肉回去。

    “怎会这般糟糕?我看往来京城队伍,也都还好啊。”

    “大王啊,您也说是队伍了啊。像我家那姐儿,她能走远了吗?走不了,没那个能力啊。”

    红嘴花喜鹊用鸟喙梳理着羽毛,然后又道,“我家还算好的,总算还有活计,我也能外出搞些肉食,甚么老鼠、青蛙,只要是吃的,倒腾一些,吃不死也能活得下去。有些倒霉人家,卖儿卖女的多了去了。”

    “京城首善之地,不至于吧?”

    “嗐!”

    这精灵顿时叹了口气,“大王您刚才也说了,中原耕地广大,是也不是?”

    “对。”

    “小的自夏邑飞出来,往东百里,杳无人烟,处处都是荒地。”

    “啊?”魏昊一惊,“有地不种,这是搞什么鬼?”

    他是魏家湾的种地小能手,看到浪费的地,就各种别扭,除非是休耕用的。

    “种啊,不过举凡种地,不都是得种自己的么?种不了自己的,那租别人的地,也很正常吧?可是,夏邑周遭百里之内,只要是成片的良田,都是有主之地,怎能随便外租呢?”

    眉头紧皱,魏昊顿时了然,这怕不是典型的土地兼并,王朝末年的正常景象。

    大夏朝的君君臣臣知不知道?

    知道,可只怕是无能为力。

    这些地主,哪个不是皇亲国戚,哪个不是朝中巨宦?

    甚至,君君臣臣自己,何尝又不是地主?

    便是极为开明的“皇叔”娰十九郎,他的确没有就藩,但却有自己的食邑。

    但京城周围一圈搞得跟无人区一样,还是让魏昊大开眼界。

    京城居行大不易,话是没问题。

    可要是京城长居之人有立锥之地,显然就不存在这种大不易。

    “所以,大王啊,这大夏朝肯定是要完了,大王还是早做打算,或者另谋出路吧。”

    “夏邑的护城国运,如何?”

    魏昊没有理会红嘴花喜鹊的抱怨,而是问了一个他原本不曾留意,但其实非常重要的事情。

    “护城国运?”

    愣了一下,红嘴花喜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大王,小的委实说不上来,要说它还有吧,我现在出入也轻松得很,不仅仅是我,京城如今其实聚集了三四百万精灵,尤其是虫怪,正月也能活动……”

    “……”

    “可要说没有呢,我等‘保家仙’想要拼个法力甚么的,还是做不到,依然是被限制着。”

    “唔……”

    摩挲着下巴,魏昊突然觉得这种情况他好像在哪儿见到过,就像是替代了国运的效果一样……

    不就是“姜家沟”这里吗?

    镇压“三神主”的磅礴气势,就是青帝的遗泽啊。

    人祖余韵?

    莫非,是大夏朝的开启者,大禹王的最后影响?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但是一切真相,都要等到他去京城赶考之后,才会知晓。

    京城有袁洪这个妖道在,什么幺蛾子都可能有。

    未必就是人皇的影响力。

    “对了大王,皇城附近,有个护国法坛,打那里飞过,感觉尤为强烈,想来这大国师,也是的确有些本事的。”

    “护国法坛?”

    “正是。”

    “什么模样的?能否描述一番?”

    “当然可以,小的这就……嗯?”红嘴花喜鹊正待描述,却发现自己描述不出来,明明知道的,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魏昊当即知道,那护国法坛是有机关在的,看到的人、精灵,都会被干涉记忆,最后如何都描述不出来。

    这种法子,魏昊在阴间已经见得多了,倒也不稀奇。

    再有就像是袁君平都不敢直接提“济水龙神”,只敢说“隐龙”,就是因为会被感应到。

    举头三尺有神明,神通广大到了,就能抹去自身一切联系。

    有因就有果,把源头抹去,那么这个结果,是无法反向追溯的。

    不过魏昊现在也已经知道,大多数的强者,并不能做到抹去源头,最多就是做个屏蔽。

    总之就是有点儿“您的搜索没有找到结果”那种感觉。

    方法也不难,有能耐介入到规则中即可。

    理论上来说,魏昊只要“烈士气焰”全开,凝聚到一个程度,就能使自身宛若隔绝于天地之外。

    这时候干什么事情,都无法被人推算到。

    只不过魏昊没这么打算干过,行得正、坐得直,他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地方。

    “罢了,没必要强求,那‘护国法坛’有大神通遮蔽,你描述不出来也是正常的。也不要强行去描述,否则会被察觉,千里万里,都能咒杀了你。”

    “是是是,多谢大王提醒,多谢大王提醒……”

    被魏昊一番话吓得灵魂出窍,红嘴花喜鹊连连道谢,而后又小声问道:“大王,那小的以后……还能来这里讨口吃的么?”

    “‘姜家沟’其实日子也不好过,不过山货总有,你要来的话,就少一些朋友结伴而来。我也不是说不让你多救几张嘴,只是咱们也要将心比心。这山乡中的田地,本来就都是薄地瘦田,抠搜一些给神神鬼鬼的,猪狗牛羊都凑不太齐整,有个咸菜团子,就算不错了。”

    “哎,小的记下了。大王放心,我不多叫……”

    红嘴花喜鹊其实也懂这个道理,但它既然在人家做个护宅的精灵,正所谓“宅心仁厚”,精灵逐渐通了人性,就自然多了人情,长了人心。

    见多了街坊的贫弱苦难,也就想着帮一把是一把。

    正月里飞那么远,捣腾一块肉两块鱼的回家,这一路上风风雨雨,也是个难处。

    一只鸟儿,能帮得了几个人呢?

    别看红嘴花喜鹊在魏昊面前嘴碎活泼,实际上它外出一趟返转,到了屋檐之下,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几百里的路程,它不过是一只鸟儿,就算是不吃不喝,又能顶多大的用场。

    魏昊是看穿了它的想法,不想它在这场无休止的无底洞善心面前消耗生命,所以给了一个合理又残酷的理由,让红嘴花喜鹊自己知难而退。

    然而这鸟儿到底也是开慧过的,宛若坊市中的老油条人精,哪里听不懂魏昊话背后的好意,当下心中感动,暗暗道:待魏大王到了京城,若有用得着的地方,我得尽全力……

    鸟脖子上挂了一斤半的鱼干,红嘴花喜鹊连连道谢之后,也没有多加停留,朝着西方就是振翅高飞。

    待鸟儿飞走了,狗子才感慨道:“这世道一难,人难活,飞禽走兽居然也难活。”

    “你就别瞎感慨了,准备妥当之后,我就要前往‘龙墓’。你和玄辛,还是不要去了。”

    “不行!”

    “你说了不算,这次前往‘龙墓’,我必须全神贯注,‘龙墓’九层地狱,就是九重关卡,白辰大概在第五层或者第六层,我最少要击败五六个地狱霸主。除此之外,也不知道‘龙墓’中的冥龙会是什么态度,倘若也要斗上一场,我需要的额外助力,就不在‘龙墓’,而是阳间。”

    “君子需要更多的人望吗?”

    “不错。只有‘众望所归’,才能伟力加身,最后‘众志成城’。”

    魏昊是普通百姓渴望出现的英雄豪杰,而同样的,魏昊也愿意为普通百姓奋力搏杀。

    即便他本身的目的,跟普通百姓无关,只是追求心中道义,但这份道义,刚刚好,跟凡人的渴望,息息相关,完美重叠。

    有些力量,说一万遍不如做一遍,就会被人承认,被人记住。

    没有什么虚头巴脑的东西。

    “那我怎么才能知道君子需要助力了呢?”

    “会有信号的。”

    魏昊抬头看着天穹,手指指着天空,“记得看星象,在‘龙墓’中的战斗,跟屠龙没有分别,一定会有异象。”

    “……”

    “我没有鬼扯,我有这样的预感。”

    “……”

    “好吧,我乱说的。但我的确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通过星象来传递消息。托梦是肯定不行的,我在三公主那里确认过。”

    “君子能感应到星象变化吗?”

    “不能。”

    魏昊摇了摇头,“但是,不要忘了‘盟誓之礼’,也不要忘了你现在其实是一只‘斑点狗’。”

    “那是小星星!”

    “我现在依然不是神仙级数的对手,但是,不是对手,不代表不能一战,也不代表没有战胜的可能。总有一个瞬间,连孩童也能轻易地杀死壮汉。”

    “……”

    狗子听得云里雾里的,但是隐隐觉得,自家君子可能又突破了什么。

    “那么君子什么时候去‘龙墓’?”

    “现在。”

    “什么?现在?!”

    “不错。”

    言罢,魏昊喝道:“日游神何在!”

    “小神在此,小神在此……”

    哭丧脸的日游神赶紧现身,然后抬手画了个圆圈,顿时出现了一个通道,魏昊正待迈步而入,又回头看着狗子道:“对了,记得早点回家。”

    “汪!”

    叫了一声,没有什么多愁善感的分别,就是在刹那间,阴阳两隔。

    明明不是生离死别,但狗子竟然有点儿那种感觉。

    魏昊再次到了阴间,缓缓流淌的黄泉尽头,是一片海,那里,阴曹地府开往“龙墓”的冥船,看到魏昊前来之后,立刻挂起了指路冥灯,随后朝着大海深处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