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太昊金章 粉嫩的萌新作者

第三百三十二章:不灭之体(求收藏,求订阅!)

    虽然张家、丹阳宫中也有着基础的炼尸之术,但是以这些秘术来祭炼驱御天煞魔尸,实在是浪费魔尸的万年底蕴积累,根本就发挥不出其十之一二的威力。

    红莲洞府中,萧山真人应该收录着不少的魔道典籍。

    但是他平日里都不肯给门下弟子参阅,萧山自负一身道法深湛,阅读魔道典籍可以做到只得其益不受其弊,而其它弟子却是不行的。

    南荒最强宗门坤元山一脉,对于域外魔修从来都是毫不留情,萧山也不肯扩散魔功,为丹阳宫招灾惹祸。

    以张烈的地位,说明情况的话,应该是能求到一两册法门的,但现在萧山真人闭关,张烈也只能整理所学,挑选出上古魔功造化魔经以及通幽心诀中的驱魂炼魄通心法门,结合着自身的道法领悟,祭炼天煞魔尸。

    之前张相神倒是尝试过,从天尸上人那里换取一两册尸道功法,可惜天尸上人要价太高,双方并没有谈拢,也就未能完成交易。

    “炼成这具炼尸后,配合小三才阵法,就算是寻常金丹初期修士,我也可以尝试一战了。”

    “上古剑修可以越阶挑战,我所学驳杂,却只能更多积累,以期达到同等战力了。”

    上古时代,最强最出色的剑修可以做到越过大境界挑战,盛名流传至今,然而张烈即便修炼太昊金章,也觉得想要做到这等地步,还需要更多的积累。十万年前,玄黄大世界剑道传承体系鼎盛强极,比之现今犹有出色,而十万年前,其它体系的道法却是远远不如现今的,因此客观而言,想要达到上古剑修那种程度的难度极大提升了。

    并且,再是惊才绝艳,剑挑超越自身一个大境界的敌手,还是要冒着极高的死亡风险的。

    命就只有一条,如无必要张烈并不想做这种事。

    “以太阴魔幡演化域外天魔,主攻幻术雷法,以天煞魔尸主修造化魔经中的不灭魔体,移形换影之术,我自身则是进行主攻……”

    心中这样思索着,青年道人于洞府当中不断控印转诀,梳理着天煞魔尸体内那庞大的尸气,将之导入一种玄妙的运转当中。

    虽然造化魔经当中将这一神通称之为不灭魔体,但这世上哪有真正可以仗之不灭的神通?

    只不过,修炼有成之后生命力与诸法抗性比未修炼成功之前强出许多罢了。

    但是这样也已经足够,满足自身的需要。

    经过数月的祭炼之后,法力构建体系初步完成,同时在这一过程中,张烈同时施展着通幽心诀所记载的驱魂炼魄通心法门。

    以上古魔功造化魔经之术,为天煞魔尸祭炼不灭魔体,以通幽心诀法门,强化控制,避免其反噬其主。

    石台之上,端坐其上的张烈口中念诵着诡异而晦涩的咒语,终于,当持咒完成他睁开双眼的时候,有两道青色的光华,直接射落在了天煞魔尸的脸上。

    顿时魔尸面容因此一动,竟也慢慢睁开了双目,只是眼神呆滞无比,丝毫神采没有,如同傀儡一般。

    张烈却如临大敌,两手飞快地掐诀不停,双目睁开,那两道青色的光华不断涌入到对方的双目内,颇长时间眼都不眨一下。

    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找到了天煞魔尸的那一缕灵性所在,顿时两者身形同时一震,接着天煞魔尸脸上浮现痛苦之色。

    口中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噗通”一声,身躯砸落在地面上,并在地面上打滚翻腾,似乎在经受着极其苦痛的折磨。

    而张烈的身形还稳稳地坐在石台之上,只是其脸上同样露出痛苦不堪的神情,但还能强行克制住的模样。

    洞府当中石室之内的痛苦惨叫声,断断续续,忽大忽小,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那凄厉惨叫之声才渐渐消失。

    通幽心诀若是修炼到高明的境界,就可以在让天煞魔尸修成不灭魔体后,以某种手段将这一神通,转化到自己身上来。

    不过张烈的混元五行法身若是修炼到高深境界,同样覆盖了不灭魔体的效果,因此他并没有这方面的需要,除非是在未来的修炼过程中,遭遇重创,法体极大毁伤,才有必要进行这样考虑,进行恢复。

    又过了两日后,张烈才一脸倦意的走出了洞府石室,但目中隐隐带着一丝兴奋。

    通幽心诀与造化魔经结合的炼尸效果,要远远比自己预估当中的效果更好。

    不仅仅是控制力极大加强而已,并且正在成型中的魔尸威力,似乎也更在自身之前的推想之上。

    “夫君,辛苦了。”

    就在这个时候,秦素心带着侍妾白文静,行走上来,已然准备好了洗漱袍服,让张烈解乏。

    秦素心出生通玄世界修行之家,自小的家庭教育就比较另类,后来又遭遇剧变,故而对求仙问道的追求远过其余。

    她每每看到张烈潜心修炼,都觉得心中安稳,觉得世间男子便该当如此。只是面对眼下宗门形势,秦素心还是有一些忧心的,影魔教联合数宗,大举压境,很明显就是在监测着五岭山的灵气变化,一旦萧山真人有所动静,他们也必然会有所行动,那个时候,夫君就要亲上战场。

    因此秦素心虽然并不会说出来,但是眼底深处温柔中藏着忧虑,却是瞒不过张烈的眼睛。

    “素心,你放心好了,以我现在的神通,不敢说可以力敌任何金丹真人,但是我一意想走的话,影魔教的那些真人也绝对拦不住,我会小心的。”

    张烈轻抚着面前女修俏白的脸颊,这样安慰。

    一旁的侍妾白文静看着有一些吃味,但想一想微微低头却也并没有说什么。自己无任何付出,享用着张家丰厚的修炼资源,当然是比不得老爷与姐姐相伴多年,情谊深厚的。

    时间就这样一日日的渡过着,张烈道法高明修炼资源不缺,因此进境颇速,而五岭山的天地元气,也在渐渐生出涌动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