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盗墓世界开宝箱 拉文克劳的学长

第六百八十六章 紫火烧深渊

    “怎么还叹气,莫不是这颗骨头无用。”张道一问道。

    叶白摇头:“不是,我已经好多了,多谢张师叔。”

    “客气,下面的路还需要叶师侄照拂。”

    “叶白,你小子怎么光谢他,不谢我。”张道一忍不住道。

    叶白笑了笑,拱手道:“也多谢师祖。”

    “既然好多了,那就快离开这里,下面就是万丈深渊,我怎么看都觉得瘆得慌。”张道一带头往前走。

    叶白却开口道:“等等,师祖,我还有一件事要做。”

    只见叶白来到地板走廊边缘,手掌心窜出一团紫色火焰,正是三千炎炎。

    紫色异火如精灵般跳动,将叶白的半张面孔映射得诡异无比。

    感受到火焰蕴含的巨大热浪,张道一吞了吞口水:“叶白,你小子准备做什么?”

    “没什么,看看下面到底有什么鬼东西?”

    话音落下,叶白掌心的火焰也一同落下。

    黑色浓稠的深渊中,一朵紫色的火莲如烟花般绽放,是如此的耀眼。

    唰!

    异火像遇到黑色气体瞬间弥漫开来,深渊似乎化为一团无尽火海,热浪冲天。

    于此同时,一声凄惨的哀嚎从深渊下传来。

    张道一和张九衣皆眉头紧皱,死死盯着火海中那庞大的黑色身躯。

    这庞然大物似乎由黑气组成,表面贴着无数张丑陋人脸,在火海中逐渐化为虚无。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张道一膛舌,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叶白将下面涌出的热浪隔绝,免得伤害到身后两人。

    对于张道一的问题,叶白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不过想来是寄托此地龙脉阴气产生的邪物吧。

    三千焱炎火将深渊中的黑气吞噬完后,体型暴涨了数倍,然后化为一道火光钻入叶白的袖口。

    接着,体内的三千焱炎火的传来兴奋之感,表示这顿大餐很不错,以后最好多搞几次。

    叶白无奈笑了笑,继续向前走。

    “走吧,下面没危险了。”

    张道一和张九衣互看一眼,跟了上去。

    深渊的另一边是一条笔直的大路,非常空旷,而左右两边是一排铜制的覆盖着冰屑的鼎,里面全是黑色的不知名的古老灰烬。

    大路的尽头是一面宫殿,雄伟壮观。

    似乎这里才是中央地洞的入口。

    不过,看铜器的风格和宫殿的样子,都有非常明显的汉风格。

    这云顶天宫是为东夏国建造的,本应该宣扬东夏国的文化,但出现这么多汉文化的东西,想来是汪藏海在承包这云顶天宫的工程时,也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文化来修饰东夏国。

    总得说来,汪藏海的设计还是无法超出他自己的民族和时代限制,或者说,也可能以当时东夏的国力,只能去掠夺边境汉族的东西来凑合了。

    三人缓步来到宫殿前,叶白见此处太暗,将两侧石柱灯盏点亮。

    这次,叶白用的依然是异火。

    紫色火焰如同精灵跳动,不仅没有将黑暗驱散,反而增加的几分诡异的气息。

    张道一终于忍不住问道:“叶白,你这火焰到底是什么东西?”

    “偶然得来的异火,天生地成的。”

    叶白没解释太多,看向宫殿上的牌匾,写着“灵殿”二字。

    殿门前立着一块无字王八石碑,石碑后面就是白玉石门,门很大,几乎有三个人多高,两人宽。

    石门上雕刻着很多在云中舞蹈的人面怪鸟,说不出名字,在门上方的黄铜门卷是一只虎头,门缝和门轴全给浇了水,现在两边门板冻的犹如一个整体。

    异火的温度极高,很快将附近地面的白霜融化,门上的玄冰也开始化为水滴。

    黑紫色的火焰虽然妖异,但驱散了四周绵延不断的寒意,张道一率先走进白玉石门前,缓缓将大门推开。

    嗡!

    门上的碎冰屑缓缓砸落。

    一股寒气迎面扑来,殿内黑暗,看不清什么。

    张道一退后了几步,发现殿外是暖暖的,一门之隔,似乎是两个世界。

    “别说,还真有意思,叶白,这火焰的温度你也能控制。”

    叶白点点头道:“这灵殿许多承重柱都有冰晶镶嵌,若是温度高了,冰晶融化,那大殿或许就会塌陷。”

    张道一觉得有理,但又不解道:“是这么个道理,不过那你点火干什么,不是多此一举吗?”

    “好了师祖,别问了,自然有我的用意。”叶白催促着。

    三人走进灵殿,观察起殿内的布局设施。

    灵殿的规模极大,进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灵宫中间灵道两边的石墩大柱子,大概五米一根。

    张道一凑近观察,柱子上果然嵌有冰晶。

    而且这冰晶形象怪异,似乎是一种千足虫,长虫状,爪子很多。

    应该是事先在柱子上雕刻出花纹形象,然后再浇筑水流,冻结成冰。

    看来汪藏海在建造这些建筑时,花费了不少心思。

    叶白带着两人继续往前,走了大概不到五分钟,已经来到了灵宫大殿的中央,前面就出现一座玉台,四周围着有几只人头鸟身的巨大铜尊,这雕像雕的不是人不是佛,就像一根爬满地衣的扭捏的柱子,谁也说不出那是什么,看上去非常诡异。

    “这是什么怪物,怎么长得如此奇特?”张道一忍不住嘀咕道。

    张九衣开口道:“此地是东夏国抓汪藏海建造的,这些东西自然和东夏国有关。”

    叶白也笑了笑,神色古怪的看着两人道:“东夏国和张家渊源深厚,张师叔和师祖应该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

    张道一先是回看叶白,然后瞥了张九衣一眼:“我从小在龙虎山长大,问我做什么?张家的事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张九衣也摇头:“我也不知,和青铜门有关的事不是张家隐脉能够知道的。”

    叶白深吸一口气,不再多问,带着两人绕过玉台来到大殿尽头。

    这也是一道玉门,是用四块汉白玉片嵌接而成。

    门轴盘着琉璃烧制的百足蟠龙,门楣浮雕乐舞百戏图,看上去花里胡哨的。

    门上没有锁,使用铁汁焊死的。

    叶白皱眉,再一次动用神识,发现门后是通往灵宫后殿的走廊,漆黑一片。